零点看书

我的召唤物很奇怪

超高浓度的魔力共鸣爆炸,瞬间释放出堪比克洛伦斯魔力燃爆的能量。

爆炸产生的强烈冲击波如镰刀般割向晨曦领脆弱的临时墙体,土崩瓦解已经可以预见。

巍峨如山的身影阻断了那个可以预见的场景,他努力地将双翼展开到极致,晨曦领尽在他的庇护之下。

霍古像是在奔腾的水流中突兀出现的巨石,将燃爆、冲击波全都阻隔在了另一端。

路禹正打算强撑着召唤出下一只召唤物破局,塞拉拿出了另一口备用箱子,路路的变身已经蓄势待发,霍古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别碍事!”

“可那是燃爆,你身体内的魔力会沸腾,由内之外摧毁一切!”塞拉不管不顾,就要打开箱子。

“时间久远,你们已经忘却了巨龙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霍古的身体伴随着燃爆的魔力冲刷,每一片鳞片都闪烁着橙黄色的微光,他将头颅高高昂起,斜视着众人。

置身于霍古的羽翼之下,路路惊讶地发现…霍古身体内的魔力气息节节攀升。

忧心不已的她骤然间想到了…

路禹也想到了,那是凡妮莎在种族观察手册中描述过的,巨龙一族的天然优势。

“须臾,给我确认位置!”霍古大喊,感知力超绝的它自然知晓须臾尚未被突然的爆炸抹除。

霍古身体如同甲胃般的泥土簌簌掉落,露出了下方已经赤红的龙鳞。

龙鳞滚烫,朦胧的雾气缭绕全身,他背上那株小树依旧绿意盎然,直至此时霍古仍然能够分心为它提供庇护。

霍古金色竖童戾气节节攀升,遍布利齿的巨口缓缓张开,源源不断的魔力从全身各处被调动,万千河流汇聚而至!

远处的山林中,须臾一剑斩杀了一只向她释放了冰锥术的浸染——她不管这些浸染是否有意识,它们让自己的小弟重伤退场就必须死!

她是路禹的刻印召唤物,自然就是他所有召唤物的姐姐!

为了确认这些浸染拥有的意识达到何种程度,她使用了血魔法,活生生将一名精灵法师吸成干尸,看着精灵法师自救式为自己释放草木属性的疗愈魔法,以及眼中忽然闪现而过的“理性”,须臾头皮发麻。

身为克洛伦斯意识碎片,须臾有了一个极为荒唐的猜测。

听闻霍古呼唤自己的名字,须臾毫不犹豫将血剑掷向空中,引爆。

伴随着血雾绽放,毁天灭地的气息瞬息而至。

“还好我是召唤物,不过可惜,你们不是。”

须臾送给不远处那群流露出惊恐之色的浸染一个轻蔑的笑容,随着路禹的召回,消失在原地。

相较于须臾惨无人道的血魔法,霍古的【涤魂之光】显然更讲人情味。

聚集在一起释放魔法的浸染视野被耀眼白光覆盖的一瞬间,身子便已经飘起青烟,眨眼间,灰飞烟灭。

【涤魂之光】缓慢移动,横扫山麓,所到之处,一片焦土。

如果把各个种族放在同一赛道上竞赛,巨龙、海妖、精灵等种族无疑赢在了起跑线上,天生亲和魔力的他们是世界的宠儿。

魔力亲和度极高的巨龙能够控制与储存的魔力远超寻常种族想象,魔法燃爆完全被霍古当做食粮,经由身体过滤吸收后转化为自身的魔力。

刚刚被路禹召唤物震撼的众人又一次目瞪口呆,生于这个时代,巨龙已经是遥远的传说,想要知晓他们的强大只能诉诸于文字。

而今日,他知道了梅拉各族为何恐惧巨龙,为何要联手将其埋葬。

路禹嘴角抽搐,看着粗壮的光柱涤清路径上所有浸染,他下意识想象到了长相酷似手电筒的卫星炮,如果对抗的不是浸染,霍古能够肆无忌惮于天穹之上翱翔,而涤魂之光如手术刀切割大地…路禹打了个抖。

难怪第一次浸染期间,巨龙结队所到之处,危机瞬间解除。

塞拉虽然努力克制着表情,但是不断起伏的胸口显示了她极不平静的内心…

“霍古…你真的是,六阶?”路路问出了一个自己都觉得很蠢的问题。

霍古合拢嘴,一缕炽热的烟气自嘴角喷涌而出,鼻孔中热风呼呼。

“位阶总是不准的,路禹不也是四阶吗?”霍古朝着路禹努努嘴。

瞥见雾妖挂在须臾身上,目光呆滞,霍古低下头,轻哼道:“这种力量,你觉得如何?”

总是埋汰霍古的雾妖愣了好半晌,这才茫然地连连点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霍古笑了,很满意这个效果,他打了个哈欠:“身子发麻,燃爆让我不适,休息一会…撑不住可以呼唤我的名字。”

涤魂之光将山林化作一片火海,毁天灭地的威势下,原本源源不断向着晨曦领而来的浸染消失了。

趁着这难得的空隙,在后方准备食物的厨师连忙把食物运了出来——秉承着城破了食物也带不走的想法,两位厨师聆听着前方轰隆隆的阵仗,弄出了异常丰富的一餐。

看着由几辆餐车上的食物,众人彷佛回到了寒节当晚。

原本口水直流的畜牧组愣住了。

“全牛宴…这不会是我们才认养了不久的…”

“要是被浸染破城,囤积的食物可就浪费了不是吗,这可是路禹大人批准的…对了,牛肉的边角料也没浪费,我们遵照路禹大人的料理方式做了一锅酱卤汤,不过还没出锅…不知道该死的浸染会不会突然回来,如果还有时间,也该焖好了。”

“这是小牛犊吧?”畜牧组有些悲伤。

“战斗激烈,得吃好的,路禹大人是这么说的…很香啊。”

是很香,畜牧组的每个人都流下了悲伤的口水。

“我们吃的这是什么,表面的这一层很嫩,但是细细咀嚼很弹牙,还有些嚼头。”

紫星在与阿尔文的食物争夺战中抢到了一块带骨肉——她不知道是什么肉,但是看阿尔文想拿,那她就想抢。

“紫星女士,那是沼泽魔蛙的肉,是前阵子白狼带着小狼们练习捕猎顺带着带回来的…因为体型很大,所以我们今天这餐吃的是腿…”

滔滔不绝的厨师看着好几个战斗组的修女脸色惨白,慢慢闭上了嘴,只有紫星听到之后环视四周,问:“你们没食欲啊,那给我吃吧,浸染还会再来,不吃饱一些可拉不开弓。”

看着众人从高度紧张中轻松下来,并且有说有笑地享用着美食,路禹欣慰地笑了。

没有损失,这对他而言就是最重要的。

放飞了塑形元素风,让小蝠鲼向着燃烧的山林前进,搜寻浸染的踪迹,同时塞拉、路路也都释放了魔法信使在各个方向进行查探。

借着这个空档,路禹把须臾唤出。

“说清楚,和黄昏城那时一样的感觉是什么意思?”

须臾眉头紧锁:“被浸染的他们并非毫无意识,只有本能的怪物…至少并不全是如此,袭击二号晶柱的浸染不仅会释放魔法,同时具备一些…”

须臾努力寻找合适的形容词:“我不知道是否该形容为理智,但在那一刻,他给我的感觉不像是行尸走肉,我在黄昏城与傀儡人偶相处了数百年,你要相信我!”

路禹内心的忧虑被勾了出来,他用拳头抵着下巴,不断地踱步。

路路端着路禹最喜欢的牛杂飘了过来,看到路禹严肃的模样,用征询的目光望向须臾,于是须臾也向她解释了森林中见到的一切。

“如果他们有意识,那么这是谁的意识?”路禹一针见血指出问题所在。

克洛伦斯将意识化作碎片,分类保存,为的是避免衰朽,完成永恒。

如果浸染是一种外来意识,操纵并占据另一个躯体对它的意义是什么?

五百七十二年前与现在,浸染的表现出奇一致,尽可能地将更多的生命变成“自己”,然而在大多数时间都是被感染者的【进食】本能在引导着他们行动…

想不通,可疑之处实在太多,浸染的一切对于所有人而言都是谜团。

回过神来,发现路路就在自己身边,眨着大眼睛,端着牛杂看着自己…

看着塞拉不在,路禹想也没想就接了过来,然后毫不犹豫地先喂了她一口,路路完全不拒绝,反而十分狂喜地接受了路禹的“款待”。

两人一起分着吃完了一碗牛杂,又一起确认了晨曦领各个方向浸染全无,这才狠狠地松了口气。

枫血城堡的六翼布金被带到了路禹面前。

得到路禹警告的枫血城堡做足了准备,艰难地抵挡住了浸染的攻势,不过他们的状态并不太好。

虽然布金基本不提战损一事,只说枫血勇士的英勇无畏,但是从他说话的语速,以及不经意间透露出的一些细节来看,枫血城堡四阶以上战力应该受到了毁灭性打击。

比方说…布金提到枫血主动将卷属撤离,由五阶以上魔法师集体施法,粉碎了浸染的进逼。

枫血对卷属的态度路禹此前看在眼里,会如此好心地保护这些在他们眼里等同于炮灰和食物的奴隶吗?

路禹知道纽曼派布金来是为了什么,自从布金和几位使者进入晨曦领后就四处张望——他们急欲知道晨曦领的状况。

“晨曦领人手不足,防守状况较为不乐观,面对浸染来袭处境更是艰难,因为浸染而减员更是可以预料…为此枫血愿意分出一些勇士协助…在灾厄面前,我们应当同进同退,齐心协力。”

听到布金旁敲侧击的提及战损,甚至提出愿意给予晨曦领帮助,路禹、塞拉、还有路路默契的交换了眼神,嘴角的笑意快要抑制不住了。

正在狼吞虎咽享用大餐的众人则是瞪大了眼睛,像是在看一群傻子。

眼泪从嘴角不断淌下来的畜牧组修女们一边吃着牛肉,一边笑道:“你看我们像是处境艰难吗?”

说着,他们还让厨师揭开餐车上的盖子,露出了被吃得只剩下半边身子的小牛犊。

长相甜美可爱的医疗组组长新绿抱着半个牛头,很不顾及淑女形象地乱啃:“血族的各位,叫声姐姐,这个给你们吃…别嫌弃嘛,上面还有不少肉的。”

土木组的萸草更不在乎形象,像是四大国田间随处可见的老农一般蹲在地上,一手拿着碗勺,一手抓着另外半个牛头。吃一口牛肉,吃一口混杂着草药与肉糜,稠稠的米粥,萸草发现了布金看着她时脖子下意识向后一缩,一脸嫌弃,眼神古怪…

萸草懒得解释,吃完了她还得带着人去检查泥墙呢——该死的浸染居然引发了这么大的爆炸,也不知道墙体是不是还牢固,要加固吗,加固到什么程度?

想到这些,萸草吃得愈发凶狠!

布金感觉不太美妙,晨曦领的每个人都在进食,而他们吃饭时不断瞟过来的视线充满了侵略性…他们像是进入了食尸鬼巢穴!

“我们先是听到了恐怖的爆炸声,魔力的浪潮令最好的血族祭司都心神剧颤。那之后又听到了震耳欲聋、令人惊惧的龙吼声,然而梅拉已无巨龙…不知道几位领主是否听到了相同的声音,或是看到了什么?”

路禹并不打算回答这些问题,而是轻描澹写地转移话题:“在消灭浸染上,晨曦领有一些小小的心得与经验,取得了还算不错的战果,目前为止尚无人员死亡,只有几个不小心和墙壁亲密接触的倒霉蛋。对于纽曼大人以及枫血元老们的关心我十分感激,嗯…布金阁下吃过了吗,要不和大家一起吃点?”

yawenba.net

路禹自豪地说:“别的我不敢保证,晨曦领的饭食绝对足够精致,这可是我与厨师一起探讨的料理哦。”

布金嘴角抽搐,显然他对于路禹所说的“毫无伤亡”压根不信。

枫血只一个上午就有两百名勇士,两千余名卷属受到污染,第一个感染开始之后一切就像是连锁反应,想要中断只能使用威力巨大的仪式魔法将污染区毁灭。

听到晨曦领这边接连响起巨响,他们下意识认为路禹也做出了同样的“艰难决定”。

但是…

一路走来,晨曦领看上去好像还真是毫无损伤,同伴悄悄数了数在场的人数,发现与此前估算的总人数并无太大差距。

“总不能是真的吧…”布金满头大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永恒至尊 至尊修罗 重生弃少归来 重生之拳台杀手 重生之将门毒后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弃少归来 顶级弃少 魂帝武神 少年风水师
相关推荐:
他最野了炼世邪仙美漫里的超级拳皇海贼拳皇巨舰大萌神级国宝培育系统替嫁后,病娇相公把我宠成了小祖宗半岛之侠半岛的快乐生活装A的O怎么可能再找A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