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回到清朝做盐商

“打……”

位于城门楼上的机枪阵地的最远射程达到了一千五百米。

机枪手在敌人进入一千米的距离就已经开始射击。

不是二营的子弹多的用不完。

实在是奥萨人的骑兵阵型太密集了,在一千米的距离射击与五百米区别也不是太大。

而且王振超也不想将敌人放的太近。

他们的人太少了。虽然用的都是快抢,但是火力平摊下来,还是略显不足。

所以他们必须提前射击。

机枪在这个距离虽然准度也有限,但是还是能够击中敌人的攻击集群。

一时间那些骑在马上的黑袍,人仰马翻,黑潮中一对对人马翻倒在地。

哈希姆被这样的场景差点惊到了下巴。

他是一个马上打天下的国王,在战场上判断距离的能力还是有的。

这么远的距离都要撵上他们的火炮射程了。

还好自己刚才没有将火炮给拉上来,不然自己的那几门宝贝疙瘩岂不是要遭殃了。

好在进攻的军队足够的多。

哈希姆的手下也很聪明,在被攻击之后就主动地拉开了距离。

分散开来,减少进攻队伍的密度,可以减少被攻击到的概率。

此时它们距离城下还有一段距离,队伍完全可以拉开。

但是越往前,空间就越狭窄,进攻的军队不得不再次向一起汇聚。

此时他们距离城墙已经只剩下五百米的距离。

城内的迫击炮开始射击。

只是迫击炮的数量有限,这对于进攻的部队来说显得有些稀疏了。

机枪扫射的效率比之前更高了。枪手能够清楚地看到敌人了。

机枪子弹的扫射出一条条缺失的线,彷佛是一把巨大的刻刀在作画。

那些进攻的奥萨人军队聚集在一起就像是一块黑色的画板。

刻刀划过,露出一道道空白的痕迹,随即又被黑色的墨汁填上。

只是随着刻刀在画板上来回地刻划着,那黑色的画板颜色是越来越浅。

“轰轰轰……”迫击炮的炮弹落在敌人的集群中,让敌人进攻的阵型更加的散乱。

敌人进入了四百米……

所有的步枪开始射击。

在步枪的精准射击之下,敌人倒下的速度更快了。

这些身披黑袍的敌人似乎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畏惧。

他们依然在全速向前冲刺。

二营的战士看不到对方的表情,只见到那些人根本不在意身边战友的死亡。

他们只露出一双眼睛,那眼睛里面似乎也只能看到前方的目标。

“自由射击,不要慌,敌人不会飞上来。”王振超一边给手下打气,自己也抄着家伙在射击。

他的心头实际上已经捏了一把汗。

这些敌人一上来至少损失了一成的兵力,但是他们却丝毫不为之所动。

这些敌人的战斗意志很强烈。

怪不得这个国家可以在这个敏感的地方坚持这么多年。

王振超手中的步枪几乎每一枪都能够带走一个敌人。

得益于丰富的射击训练,复兴军的战士射击的精度都还可以。

即使是像112师这样的新编师,士兵们也都是参加过多年的民兵训练。

他们每年都要参加射击训练和考核。

当然这要花掉不少钱,但是董书恒知道这都是值得的。

士兵的射击技能都是要靠子弹喂出来的。平时不去实弹射击,光靠练习架枪是练不出好的射术。

此时在进攻的奥萨士兵眼中,城墙似乎近在迟尺。

在他们眼中,似乎只要靠近了城墙,他们就能够取得胜利。

这个时候,他们的眼中出现了一道低矮的拒马。

拒马由粗壮的原木做成,削尖的部分斜对着城外的方向。

一部分行动比较快的骑兵已经靠近了那里。

有些人在徘回,但是战马没了速度之后,很快就会被城墙上的复兴军士兵瞄准射杀。

有些奥萨人对自己的骑术非常有自信。没有减速,径直向拒马冲了过去。

他们用手拍打鼓励自己的战马,试图跳跃过去。

当他们跳过去之后,没有按照预计的样子稳稳落地,而是不见了。

从奥萨人这边看去就是这个样子,连人带马不见了。

而从城头上二营士兵的视角看去,这些人连人带马摔进了堑壕之中。

等他们慌张地爬起来之后,早就已经有二营的步兵瞄准了他们。

奥萨人也不傻,他们已经看出来这道拒马没有那么简单,不高的矮墙后面竟然藏着一道壕沟。

这道拒马要是不去掉的话,他们是靠近不了城墙的。

前线的军官开始组织士兵下马拆除拒马。

复兴军自己建造的拒马和矮墙这个时候刚好成了他们掩体。

这一挖才发现,这个拒马之所以不高是因为原木大部分都埋在地下。

因为没有办法快速地打开拒马。

后续的奥萨骑兵只能在这道拒马前下马隐蔽。

还在远处的骑兵则开始向射程之外徘回,等待前方的同伴打开缺口。

只是这样,他们的战马依然暴露在复兴军的枪口之下。

复兴军的士兵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开始射杀这些战马。

许多与自己战马关系亲密的骑兵眼睛都红了。恨不得与自己的战马一起去赴死。

这样的情况僵持了有半个小时,直到奥萨人终于在这道拒马矮墙上打开了几道缺口。

后续的骑兵才能够从这些缺口冲过去。

穿过这道矮墙,奥萨人的老式火枪和弓箭终于也能够派上用场了。

不过当他们从这些缺口突破的时候,受到了重机枪的重点照顾。

这么多人要从缺口挤过去,在重机枪的扫射下,缺口的位置躺下了成堆的尸体。

城头上的机枪因为长时间的作战,枪管已经开始发热,好在这种水冷的机枪稳定性相当好,持续作战能力比以前的转管机枪要好的多了。

“所有人都对准缺口的位置打。”王振超下令道。

这些人的进攻办法并不高明。其实就是拿人命来填。

复兴军最喜欢这样的敌人了。

因为复兴军是最为注重火力的军队。

要是将此时所有国家的军队拿出来做一个对比的话,复兴军的火力输出一定是最强的。

不过这也限制复兴军正规军的数量。

因为这么强的活力配置,花费也是巨大的。

哪怕是董书恒家大业大,也无法装备太多这样的军队。

此时在城中驻守的只有一个营的兵力。总人数不超过五百人。

但是现在他们杀伤的敌军数量绝对达到三千人,是他们自身数量的六倍。

也就是说现在奥萨军的伤亡已经超过了两成。

但是这些人依然没有撤退的意思。

有些奥萨人已经靠近城下对着城墙上的复兴军进行射击。

敌人的数量太多,而王振超的手中就只有那么点人。

他不可能阻止所有敌人靠近。

此时,王振超的二营也难免出现了伤亡。

“迫击炮和机枪给我封锁住缺口,其他人将进来的敌人先收拾掉。”

刚才因为机枪手更换枪管,一下子有大量敌人从缺口钻了进来。

这些人在城下寻找机会对复兴军进行杀伤。甚至有奥萨战士向城墙上投掷短矛,抛射弓箭。

方法虽然原始,但是确实对复兴军造成了伤害。

甚至有敌人跑到了城墙下,进入了复兴军射击的盲点。

二营的战士只能将手榴弹扔到墙下。

战斗有些白热化。

二营出道到现在,还没有打过这么艰苦的战斗。

有些士兵甚至开始胆怯。只不过没有人逃跑。

不仅仅是因为复兴军的军法严格。

还因为他们知道这里是一座孤城,他们面对的是凶残的土着。

他们无路可逃,对方也不会优待俘虏。

留下来可以拉更多的敌人给自己垫背,跑了的话,就真的白死了。

还可能会连累自己的家人。

战场逃兵,不仅仅没有没有抚恤,官府要收回以前发给其的公田,甚至还要追缴以前发放的奖励。

所以,在战场上,复兴军少有出现逃兵的情况。

王振超也发现手下有些人在紧张,他没有怨他们,也没有骂娘,而是一边射击,一边在战场上移动,用自己的行动给手下的战士们鼓舞打气。

重机枪的火力终于大开,几个缺口都被重机枪封锁住。

城墙上的士兵开始对壕沟内侧的敌人进行猎杀。

城墙的前方早就已经清理过,进入了堑壕,就没有任何的遮挡。

以热兵器的杀伤效率,这些城下的士兵仅仅骚扰了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就被消灭。

战斗从正午一直持续到了傍晚时分。

战场上到处都是穿着黑袍的尸体,那堆积如山的战马尸体更是醒目。

天空中东非兀鹫展开它那巨大的翅膀在天上盘旋,等待降落下来的时机。

战场上还在不断发出沉闷的枪声。

奥萨军的军官还在大吼着驱赶士兵向缺口处冲锋。

“营长,我们的弹药不多了。”这个时候一名连长找到了王振超。

王震超最担心的就是这个事情。

“让大家节约弹药,各连将子弹集中给神枪手。敌人不大规模进攻的时候,机枪就不要发射了。”王振超擦了一擦额头上的汗水,对作战进行了调整。

《仙木奇缘》

仗打到了现在,敌人的伤亡已经超过了三成。

很明显,敌人的进攻没有那么密集了,大量的奥萨骑兵滞留在了后方。

他们似乎是在转换战术,试图用前线既有的兵力来消耗城头上士兵的弹药和意志力。

“陛下,您还要继续攻打吗?”在哈希姆苏丹的后方角落中,达维拉说道。

他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还是传到了哈希姆的耳朵中。

因为此时哈希姆的身旁,那些文武大臣都噤若寒蝉,默不作声。

就是傻子都能够看出,战场上的情景对奥萨的军队非常的不利。

那散落在战场的人马尸体是做不得假的。

听到了达维拉的话,哈希姆却没有发怒,他脸上的表情依然自信而稳定:“我看到了敌人的胆怯,我们奥萨战士的无畏勇敢已经让那些来自东方的异教徒感到害怕了。我看到了城头上的枪声越加的稀疏,只要再给我们的战士一点点时间,我们就能够攻打下这座小城。”

达维拉没有争辩,至少今天他们是攻不下这座城市了。

而且即使攻打下来了,达维拉也觉得没有任何的意义。

仅仅是这一座小城,就消耗了他们好几千的兵力,那么后面呢?

他不相信这里是复兴军的主力。

虽然他们在距离城市几公里外的距离,但是还是能够感觉到对方的人数肯定不多。

想想也是,对方不可能将自己的主力给集中在这样一个小镇之中。

而哈希姆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这里就是这些东方异教徒的所有的主力所在。

一旁的那些武将也在一旁附和,要不然就没办法解释他们为什么在战场前方承受了那么大的损失。

“鸣金收兵,让战士们休息一下,明天继续进攻。”

哈希姆下令到,身后的将领似乎是松了一口气,立马有人去执行。

他们也担心自己手中的士兵在这里全都死光。

那样还打什么仗。

“呜呜呜……”

沉闷的号角声在战场上响起。

与周围逐渐昏暗下来的天色相互呼应。

那些穿着黑袍的奥萨士兵来的汹涌,走的也干脆。

战场上只剩下零星的枪声,那是二营的神枪手在猎杀撤退的敌人。

二营不会因为对方撤退就手软,只有死掉的敌人才是好敌人。

撤退的奥萨人对这些枪击也丝毫不在乎。

他们就如同潮水一般,向远处退去。

不一会儿,整个战场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那些天上盘旋的兀鹫。

他们就像是炮弹一般从高空中落下来。

不过这些兀鹫都是落到战马的尸体上。也许在它们的眼中,战马的尸体比人类的要更加美味。

“啊……嗡……啦……”

低吟的清唱声在远处响起,那些幸存下来的战士在低声诵经。

王振超也在组织士兵收拾战场。

下午的战斗他们全营损失了一百多人。

这是他们出道以来,损失最大的一次。

不过,他没有失落,因为这些牺牲都非常值得。

他们消灭了将近自己十倍的敌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弃少归来 重生之拳台杀手 顶级弃少 魂帝武神 重生弃少归来 重生之将门毒后 少年风水师 至尊修罗 永恒至尊
相关推荐:
嘉佑嬉事寒门仕子[综英美]宝石商人豪门隐婚:傅先生,你中奖了天降巨奖我的秘书是狐妖醉宝鉴宝鉴天佩五行修神录五行修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