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隋末扬旌

由于木鱼表面的明暗纹路会随着阳光的角度改变而改变,必须不断地转换位置,才能把木鱼身上的纹路看清楚,所以结果就是高不凡刚临摹完第一枚木鱼,从窗口照进来的阳光就没了。

于是乎,三人便把面盆搬到院子中,不断地调动角度,终于又在阳光下见到了木鱼身上隐藏的纹路,这次为了节省时间,高不凡和长孙无垢两人分工合作,各画一幅。

两人争分夺秒地折腾了半天,终于把四枚木鱼身上的线路图都大致临摹下来了,只是四幅地图凑到一块后,两人又懵了,因为根本拼接不起来,自然也就无法看懂了。

高不凡皱起剑眉道:“差了两枚木鱼,地图不完整,也不能确定先后顺序,所以根本看不出画的是什么地方,得把剩下的两枚木鱼也找到了才行。”

《最初进化》

“姑爷,这是一幅藏宝图吗?”侍书弱弱地问,她傻呼呼地看着高不凡和长孙无垢忙活了半天,结果却不知就理。

高不凡笑了笑道:“没错,是藏宝图!”

侍书不由眼前一亮,仿佛眼中全是金子银子,激动地道:“这幅地图画得如此隐秘,里面的宝物肯定非同一般。”

高不凡暗忖,当然非同一般了,得了这宝物就能得天下,你以为呢?

长孙无垢忽然轻咦了一声,高不凡连忙问:“无垢可是有了新的发现?”

此时日已正午,阳光直射,长孙无垢惊喜地指着四枚木鱼道:“夫君你看这些木鱼的后背。”

高不凡定眼一看,差点便蹦了起来,原来在阳光直射下,四枚木鱼的顶部竟然都若隐若现出一个小字,不仔细看还真瞧不出来。

只见这四个字分别是:乾、离、兑、巽!

高不凡和长孙无垢对视一眼,冲口而出:“八卦!”

没错,木鱼背上现出的四个字竟然是八卦方位,这时阳光估计是偏了一些,四个字又不见了,高不凡急忙凭记忆将乾、离、兑、巽四个字写在对应的四幅地图上,这才轻吁了一口气,成了!

此时此刻,高不凡和长孙无垢都不禁佩服得五体投地,制作这些木鱼的人简直太过“丧心病狂”了,竟然弄出了这么多的弯弯道道来,不过,其雕刻的手艺也着实出神入化,让人叹为观止,竟然在小小的一枚木鱼上刻出这么多花样来。

高不凡把盆中的四枚木鱼捞起来仔细收好,又吩咐侍书把水给倒掉,这才和长孙无垢回到了房间里。

长孙无垢飞快地在一张宣纸上画出了一个八卦图案,然后将四幅临摹出来的地图按照八卦方位摆放,瞬时间,四幅地图便直观了许多,不过依旧看不出是什么地方,毕竟地图并不完整。

“夫君,若是按照这种摆法,地图应该有八幅,而不是六幅,也就是说,木鱼不止六枚,而是八枚。”长孙无垢轻声道。

高不凡点了点头,轻吟道:“缘木求鱼究可哀,烈火焚躯见如来。六道轮回四十载,九州一统佛莲开。看来所有人都被误导了,其实木鱼有八枚,而不是六枚,无名法师这首佛谒中的‘六道’,根本没有对应所谓的六枚木鱼。”

长孙无垢点头道:“这些木鱼显然是无名法师坐化后,后人才制作出来的,故意牵扯上无名法师的这首佛谒而已,之所以流传出六道就是六枚木鱼,估计也是想混淆视听。”

高不凡苦笑道:“这家伙也是个促狭鬼,谁又会想到,佛门中人竟然会使用道家的八卦来暗藏玄机。”

长孙无垢也很是无语,高不凡这才醒起问道:“无垢是怎么发现木鱼上的秘密的?”

长孙无垢浅笑道:“夫君昨天不是说过,这些木鱼在夜晚的水里会发光吗?正好侍书打水给我洗脸,人家便试着把一枚木鱼放到面盆里,这时阳光又刚好照进来,结果无垢就看到上面的纹路了。”

真是机缘巧合,机缘巧合啊!

高不凡情不自禁地搂住长孙妹妹香了一口,欣然道:“无垢,你才是我的福气啊!”

长孙无垢既羞且喜,能给夫君解开木鱼之迷,她也很开心,不过有点惋惜地道:“可惜这这幅藏宝图还差一半,要不然……”

高不凡微笑道:“命里有时终须有,是我们的肯定跑不了,夫君的运气一向不错,如今有了无垢你,那就更加不消说了。”说完指了指自己的头顶,笑问:“无垢你看了没?”

长孙无垢看了一眼高不凡的头顶上方,疑惑地问:“什么东西?”

“七彩祥云啊,你不觉为夫是鸿运当头,福泽深厚之人吗!”高不凡煞有介事地道。

长孙无垢噗哧地失笑出声,一双明眸善睐弯成两轮甜甜的新月,摇头道:“无垢也不会望气之术,当然看不到。”

高不凡笑道:“如果有一天,有人跟你说他会望气之术,那这个人一定是神棍,遭雷劈的那种。”

……………………

是夜,月朗星稀,忽然一道惨白的电光把整座洛阳城照得亮如白昼,紧接着是一声震耳欲聋的惊雷,很多人都从睡梦中惊醒了,包括高不凡和长孙无垢。

“夫君,发生什么事了?”长孙无垢从床上坐了起来,俏脸上带着一丝惊色。

高不凡摇了摇头,安慰道:“应该是打雷,估计是要下雨了。”

刚才那道贼亮的白光,把窗户都照得亮堂堂的,高不凡虽然闭着眼睛,但还是感受到了。

长孙无垢闻言放下心来,倒头继续睡去,没办法,睡觉前被喝了某种汤的某人折腾得太累了。

“无垢你自己先睡一会,我出去看看什么情况。”高不凡有点不放心,翻身下了床。

长孙无垢只是轻嗯了一声,她现在连一根指头都不想动了。高不凡打开房间门走到院子中,发现天空中明月高挂,疏星朗朗,分明是个大晴天,哪来的云和雨?

那么问题来了,刚才那闪光和巨响是怎么回事?旱天雷?陨石?外星人登陆地球?

高不凡飞身跃上屋顶环顾四周,忽然发觉西边有红光闪闪,似乎是什么建筑着火了,那个位置正是皇城,很明显,是皇宫有东西着火了?

什么情况?炼丹炉炸了吗?

高不凡知道杨广在宫中圈养了一些炼丹的道士,别不是某位真人炸鼎了吧?毕竟火药就是炼丹道士搞出来的副产品。

高不凡倒是想跑去看个究竟,但那里是戒备森严的皇宫大内,若被发现,说不定会被禁卫军当成刺客万箭穿心。

不过,约莫半炷香时间,红光便消失了,估计是明火已经被扑灭,高不凡眺望了片刻不得要领,也懒得多想了,返回房中继续搂媳妇儿睡觉,毕竟这种八卦事件应该很快就会有风声传出来。

上清宫,观星台,李淳风吐出一口污血,脸色苍白地瘫倒在地上抽搐,一条人影三步并作两步奔上了观星楼,赫然正是袁天罡。

袁天罡见到李淳风那惨相,不由面色急变,连忙奔上前把后者扶起,取出一粒参丸塞到他的嘴里,后者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急忙吞了下去。

袁天罡又解下腰间的葫芦,往李淳风嘴里灌了几口,良久,后者苍白的脸才慢慢地恢复了些许血色,长长呼出一口气来。

袁天罡冷哼一声道:“李道兄何故想不开?竟然强行窥视天机,没把你劈死就算你造化了。”

李淳风从怀中摸出了一块碎掉的玉圭,苦笑道:“是贫道大意了!”

袁天罡皱眉道:“幸好你用了李代桃僵之法,要不然贫道想给你收尸都难找得到一块完整的。”

李淳风叹了口气道:“紫微帝星旁边的两颗星辰越来越亮了,锋芒外放的那颗夺宫之势越发明显,而另一颗却始终岿然不动,但又暗藏锋芒,贫道是越发看不懂了,它到底是犯主的客星,抑或是护主的将星?”

袁天罡眼珠一转道:“所以李兄道就想窥视一下,结果被雷劈了,那……李道兄可有所得?”

李淳风捋着长须苦笑道:“惭愧惭愧,贫道的道行还是太浅了,差点搭上性命,竟然一无所得。”

袁天罡暗哼一声,我信人个鬼,狡猾的家伙,肯定窥视到点什么了,却又不肯说,枉贫道还救你一命,岂有此理,不说就不说,贫道也不是吃素的,那就看看咱们谁先寻着真命天子。

“咳,麻烦袁道兄扶我下楼,现在贫道浑身使不上力气。”李淳风道。

袁天罡皱了皱眉道:“不好意思,贫道突然有点内急,先失陪一下。”说完便头也不回地溜下了观星楼。

“哎,袁道兄……袁道长,袁真人,回来啊……袁天罡,我擦你个*****的!”李淳风禁不住破口大骂,可是袁天罡早已经跑得连影儿都没了。

李淳风欲哭无泪,只能仰面朝天瘫睡在高高的观星楼顶上吹了一夜的冷风,第二天便重感冒了,作孽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永恒至尊 顶级弃少 魂帝武神 弃少归来 重生之将门毒后 重生之拳台杀手 重生弃少归来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少年风水师 至尊修罗
相关推荐:
我要做明世祖异界的转生者们再见2002截教少教主三国从忽悠贾诩开始重生,1997重生97科幻2009开局:穿越王者大陆全球异变:王者大陆降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