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重生1983年

温玉庆叫了邻居几个人帮助搬家具。

室内地板贴了瓷砖,墙壁刮了石灰浆,还刷了涂料。

楼顶装了水箱,把水从井里抽到上面去,然后用水管接到厨房和卫生间。

卫生间装了抽水马桶,洗刷用品都是崭新的。

家里冰箱电视洗衣机一应俱全。

温小芹拿来蜂蜜倒入凉开水,放入冰箱,对小文杰说:“等下就可以喝冰糖水,现在我拿杨梅干给你吃。”

她用果盘装来几种特色小吃,招呼潘东玲母子和柳宗盛几个工人。

柳宗盛带了另外一个工人,把大床和柜子安装好。

忙碌了一个多小时,才把家具安装好。

温小芹把货款付给他。

招呼他们吃了晚饭再回,柳宗盛说:“天黑路不好走,还是回南康厂里再吃晚餐吧。”

跟大章闲聊了几句就离开了。

大章问温玉庆:“温叔,要不要定个日子搞个过火仪式,请亲戚朋友吃餐饭?”

温玉庆说:“新房建成了肯定要搞个搬迁仪式,我今天翻了黄历,这个月十八号是乔迁的好日子,要么就定在十八号那天?”

潘大章遗憾地说:“我十五号就要去京城,十八号参加《名诗刊》的创作笔会,小芹和冈州的爷爷奶奶也说一起去,可能要二十一号左右才回来。”

温玉庆说:“你和小芹既然十八号那几天没空在家,那就等到二十五号也行。黄历上说二十五号也是乔迁的好日子。”

零点看书

女儿和女婿都不在,请客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建这栋别墅都是女婿出的钱,包括家里家具和所有的电器。

女儿还给他们足够的生活费用。

现在全村的人对他老两口都是非常羡慕,有些人暗地里还有些嫉妒。

可是没人敢表露出来。

人家命好,找到一个有能耐的女婿。

姐夫和郭建设这时也回到了小芹家。

郭建设让工人收拾好行李,明天留二个人在这里粉刷围墙,其他人随他去麻油坑村。

许静金观看了小芹家别墅后也认为效果非常不错。

只是房子建在大树下,又是傍山脚。

山上松树荆棘密布,蚊子特别多。

潘大章抱小文杰坐在客厅看电视,不到几分钟就有十几只蚊子,叮咬在小孩粉嫩的小手和脸蛋上。

温小芹匆匆找来蚊香点燃。

潘大章说:“明天去俞督找人把窗和门都装上沙网,那样蚊子就基本上进不来。”

吃过晚饭回到月舟村的家里。

老妈看见外甥,乐得合不拢嘴。

抱去大脚盆洗澡,拿爽身粉扑得一身都是。

熊兰不在家。

“她接你电话就回家去了。”小章告诉大章。

熊兰接电话时老妈也在旁边。

“你说兰兰她哥是怎么回事?”老妈问。

潘大章把熊六福在工区采矿场当安全员,利用工作便利偷窃钨产品出去售卖,而且数量比较大。

若是给抓获,一定会判重刑。

当了几十年工人的老爸说:“现在的年轻人正是一点法律意识都没有,真是越来越不象话了。象我们以前,就算是没钱吃饭,也绝对不会干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人还是本分一点,才活得长久。”

“就是怕他以后栽进去,才匆忙叫兰兰回去让她爸去劝说她哥。”

“也不知道兰兰她爸会不会去劝说她哥?”小章担扰地说。

大章见他表情,笑着说他:“既然担心她,又为什么不跟她一起回她家去?”

“我是想跟她回去,可是兰兰说,我若跟她回去,跟她父母不好解释。”

大章也在考虑:前世这熊兰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脑子确实比较好用。

怕以后她长大了,会瞧不起小章。

……

此时在丰禾镇大嫂家的熊兰连续打了几个喷嚏。

“这是谁又在背后议论我呢?”

她老爸正在苦口婆心地劝儿子。

“我在铁珊笼矿干了二十多年,从来没有拿过公家的一枚锣丝钉,你才去单位上班多久,就起这种歹意,总有一天会栽进去的。”

熊六福并不服气:“所以你穷了一辈子,拿一点死工资,一辈子都会吃不饱饿不死的,我才不想过这种生活。”

熊兰也忍不住说:“想要赚钱也要走正道才行,象大章哥一样,他赚再多的钱,也没人会说他半个不字。哥,你若是想赚大钱,就干脆不要去矿里上班,出来跟大章哥赚大钱。”

旁边熊六福老婆也说:“是呀,要么你就听爸的话,以后不干这事了。”

熊六福大声地说:“富贵险中求懂不懂?今天云松去卖二吨多货就到手三万多,在矿里上一辈子班有三万多吗?穷人转眼就变成了富翁,不做这个能达到目标么?再干一段时间,赚到足够的钱就不干了。”

旁边的他岳父反过来安慰熊仁贵。

“亲家,现在的年轻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也不会听我们劝的。”

熊仁贵老泪纵横地说:“我怕到老了,一世的清名都会毁在他手上。”

“亲家没那么严重的,六福他那么聪明,应该不会出事的。”

熊仁贵似乎明白了源头出在什么地方,说不定六福起歪心就是这吕老头怂恿的。

他指着儿子气愤地说:“你现在娶了老婆就忘了老爸老妈了,是不是?我当初就不应该让你去顶替。你要是还不收手,以后你就不要说是我的儿子。”

熊六福不屑一顾地说:“我看你就是天生的穷命,想跟我断绝关系呀,我也无所谓。不要到时候,你们老了说我不赡养你们哦?”

熊仁贵气得浑身发抖,指着他大骂:“孽子气死我了。”

他起身就要离开。

熊兰也从他家里赶了出来。

“爸,你不用生气,他不认你们,我认,你们老了,我会赡养你们的。可是,我们现在回去,路上也没有班车了呀。要么还是去嫂嫂家住一宿,明天才回去?”

这时吕家人也追了出来。

“亲家,现在天黑了,没有班车回去了,还是住一宿明早回吧?”

儿媳也劝道:“是呀,爸你先别急,有机会我会劝他的。”

吕母也在旁劝说。

熊仁贵和女儿只好返回吕家。

他吃了晚饭气鼓鼓地睡了。

熊六福把妹妹叫到一边,问她:“兰兰,是潘大章回去跟你们说这件事的?这小子也太不地道了,到处去传播。明天我要找到他,骂他一顿才行。”

熊兰怼他:“你算了吧,人家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以及表哥的面子上,才特意提醒这件事的。你别不识好歹,狗咬吕洞宾。你以后犯事挨抓了,那时你才知道后悔当初没听好人劝。”

熊六福不知道平时温顺的妹妹,几个月不见变得尖酸刻薄了。

见老爸不在旁边,熊六福在妹妹面前开始憧憬未来。

“你哥我已经是万元户了,以后家里要钱急用,尽管来跟我要。我岳父已经同意把街面这栋楼给我和你嫂嫂,今天我已经问过泥水匠,把这栋旧楼拆下来重新建,也花不了多少钱。况且建房的钱我也已经有了,隔几天就开始建。”

熊兰肯定打死不会跟他说自己收到几枚古币,经大章帮忙,有了四万块存款在银行。

她肯定地说:“我才不要你的钱用呢,我在大章哥家打工赚的钱足够养活我自己,每月我还寄二十多块钱给爸妈用呢。”

以前都是因为大哥娶老婆,老爸借了许多外债。

若是没有那些债务,老爸每月都有一份退休工资。

家里除父母外,只有一个在读小学的妹妹,也用不了多少钱。

老爸的退休工资都够用了。

“你不是说现在有钱了么,那么你结婚时向亲戚朋友借的债就自己还了吧,省得老爸每个人发了工资都拿去还债,本来也是因为你结婚才欠的钱。”

熊兰知道他现在手里有三万多块钱,家里还欠债上千元钱,还掉这些钱对他来说也不算难。

但是熊六福却说:“那些钱又不是我去借的,干嘛要我去还?”

熊兰气愤地说:“那不是因为你结婚,老爸才去借的吗?你不结婚老爸需要去借钱么?”

熊六福说:“父亲给儿子娶媳妇是天经地义的事,谁家不都是这样,借的钱老头慢慢还,想我去还,真是想得美。”

熊兰郁闷至极,从小都知道这个哥哥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但是一直认为他本质上并不是那么坏。

现在听见他嘴里亲口说出这么混蛋的话,假如自己比他强壮,自己一定当场抽他两个耳光。

“熊六福,以前也知道你是个没有良心的人,现在说出这样的混蛋话,确实证实了你的为人。我算是看透你了,以后你过得好坏都跟家里无关。”

她也气鼓鼓地跑去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两父女就离开了吕家。

坐最早一班从潘古山矿到俞督县的班车。

来到俞督后,她去银行把平时存的七八百块钱取出来,递到老爸手里。

“爸,那个逆子的事就不想他了,以后他被抓,挨判刑也是他自己的事。他再有钱,日子过得再好,都不会给你们一分钱。这些钱是我在大章哥这里打工赚的钱,你拿去把欠的债还了。以后过好自己的日子,他怎样都不管他。”

熊仁贵热泪盈眶。

谁说女儿不知男,懂事的女儿比那个逆子好上百倍千倍。

……

潘大章昨天晚上跟三叔和德明约好了,今天坐他车去新封稀土矿。

三叔原本想叫正在读初一的小儿子德胜也跟去做工,被大章劝阻住了。

“德胜和德英就让他们好好读书,德胜学习上用点功,争取初中毕业考上高中,读几年高中,要是争气考上大学了,也是你家的一件大喜事。”

三婶刘地女叹息着说:“德胜和德英都不是读书的命,象德胜能够混一张初中毕业证就算完成任务。德英估计小学毕业就到顶了。以后都是去打工的命。”

大章私下问三婶:“德林和菲菲嫂也去我稀土矿上班,三婶你想不想去?”

刘地女狠声说:“我跟老东西在一起只会天天吵架,现在他去你矿里做事,我还耳根清静。我在家照顾二个小的,有空就去你家茶园搞茶叶,赚点零花钱,日子肯定过得比以前舒畅。”

说到德林两人的事,她还特意叮嘱大章。

“干脆让德林两个人把婚结了,反正两人年龄也不小了。”

德明去稀土矿做事,那间碾米房就暂时没人经营了。

老妈说:“明天门口贴个广告去,肯定会有人来承包的,不用担心。”

村里要是没有一个碾米房,村民的稻谷都要挑到外村去加工,会很麻烦的。

老爸搞到一片茶园,干得真起劲,肯定对碾米不感兴趣。

其实碾米房一个月也可以赚上百元,只要知道潘德明不干了,肯定会有人来承包的。

上次那间榨油房,黎龙生兄弟干了几个月,据说也赚了五六百元。

顶得上工人一年工资了。

黎龙生本来就是负责月舟村的电工。

潘大章叫弟弟去把黎龙生叫了过来。

“黎叔,德明跟他爸跟我去稀土矿,那间碾米房你有没有兴趣去承包,承包条件不变。”

黎龙生在河堤租了一百亩沙滩地,搞来种脐橙,孙月庭租的一百亩说这种药材,潘德东租一百亩种薄荷。

潘大章还是端午节那次发大水才去过一次河堤。

知道德东已经种上薄荷苗了。

不知道他们两个有没有开始种植。

“黎叔,你的脐橙树开始种了没有?”他感兴趣地问。

就算他把脐橙树苗种下去了,但是等到有收成也要四五年时间。

所以这几年他都是在投资没有收入,肯定要想办法赚钱,熬到果树结果。

“我怕种脐橙没有技术管理,所以就种植了枯子。现在投了很多钱,还欠了一屁股的债。大章,要谢谢你第一个记得我。我去承包你的碾米房,比其他人有更好的条件。第一我管电,也懂机器修理。以后你的碾米房和榨油房都承包给我吧。”

潘大章当然没有意见。

黎龙生叹惜着说:“我要没有去种桔子树就好,干脆也去你稀土矿打工还更省事。听许多人都说在你稀土矿打工,比去广东打工都工资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重生之将门毒后 重生之拳台杀手 重生弃少归来 弃少归来 顶级弃少 永恒至尊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至尊修罗 少年风水师 魂帝武神
相关推荐:
谁把谁当真神话从童子功开始我掌控了二次元人在王者大陆:开局被错认成李白爱情公寓续写第六季史上最强棺材铺漫威里的不义之神宋士吃舰娘软饭的日子重生到舰娘世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