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封侯

关键时刻,第一艘大船却猛地一震,只听水中一阵巨响,船只剧烈晃动,竟然停住了。

“将军,水下有暗桩,船只被卡住了。”

于洪武神情变得十分严峻,这是他们最担心的一件事,没想到还是发生了,他当即令道:“警告后面船只!”

一盏大红灯笼挂起,通知后面百步外的船只停止前行,于洪武随即令道:“发射铁火雷!”

“嘭!嘭!”四架投石机同时发射铁火雷,目标是前方的浮桥,

“轰隆!轰隆!”

一连串的爆炸,白花花的水柱飞起一丈高,水花四溅,其中一颗铁火雷击中了目标,一段浮桥被炸得粉碎,周围的木桩也炸断了十几根。

铁火雷的威力将城头上的折可求惊得目瞪口呆,他意识到形势危急,大喊道:“投掷火油烧船,床弩射击!”

数十只燃烧着的火油桶向大船飞来,大船顿时变成了一片火海,火光中五百支床弩破空而来,数十名士兵被床弩箭射倒,其中有近二十名黑甲士兵被射中。

“快跳水,铁火雷要爆炸了。”

一只装了四枚铁火雷的箱子,在烈火中熊熊燃烧,铁火雷的火绳被点燃,闪烁嗤嗤的火光,看不出是全部被点燃,还是一枚被点燃,一旦爆炸,整个船只都会被炸得粉碎,船上可是有两百名士兵。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一名黑甲士兵冲上去,抱起铁火雷箱子一跃跳入水中,铁火雷在水下轰然爆炸,激起的狂涛巨浪几乎将船掀翻。

船身没有被毁,但船只底部却被炸裂一道大口子,河水疯狂涌入。

船上烈火在焚烧,船舱河水灌入,大船开始下沉,于洪武万般无奈,只得令道:“脱甲弃船!”

就在这时,城头敌军的第二轮进攻开始,又有三十余桶火油砸中船只,烈火更加猛烈,黑烟弥漫,强大的床弩箭射进了黑烟之中,又有二十余名士兵不幸中箭。

船上的弩手纷纷跳船向岸上游去,于洪武和二十余名黑甲士兵也脱去了盔甲,跳河逃生。

整个大船都被烈火吞没,开始迅速沉没,很快,河水淹没了甲板,船只倾翻了。

于洪武回头看了一眼大船,大船已经消失了,只剩下半截桅杆还露在水面上。

于洪武长叹一声,奋力向岸上游去.......

进攻功亏一篑,在岸上观战的将领们都纷纷叹息,但陈庆眼中闪过另外的一丝忧虑,船上有二十枚铁火雷,但前后只有五枚爆炸,还有十五枚沉入了河中,决不能让敌军得到。

陈庆当即对杨再兴道:“立刻派水鬼下去捞铁火雷,一共十五枚,一枚都不能少!”

.........

两更时分,十几艘小船渐渐靠近了船只沉没处,一百多名身穿黑色水靠的水鬼跳入水中,向水底潜去,水鬼们迅速找到了沉没船只,开始在船舱内搜寻起来,不多时,水鬼们从船舱内找到三箱铁火雷,都没有拆盖,每箱四枚,一共十二枚。

但还有三枚铁火雷怎么也找不到,忽然,他们被城头守军发现了,城头守军大喊大叫,两千多名守军一起向水中放箭,箭矢如雨点般射来,几名水鬼被箭矢射中,不幸阵亡,形势不妙,其余水鬼只得迅速撤离。

不过还是有几名水鬼留下,他们的任务已经不是搜寻铁火雷,而是探查敌军在水底打桩情况。

大帐内,于洪武正向陈庆汇报冲击失败的原因。

“正常情况下,船只可以借助惯性冲进城内,但没想到敌军在水中打了暗装,船只被卡住了,动弹不得,成了城头进攻的活靶子,敌军除了火油、火药,还有就是床弩,阵亡的二十八名黑甲士兵都是被床弩射杀。”

陈庆点点头又问道:“于统制能确定只有五枚铁火雷爆炸吗?我们反复寻找,只找到十二枚,少了三枚。”

于洪武低头想了想道:“最后一次爆炸是在水中,我们一名弟兄抱着已经被点燃的铁火雷跳下水,卑职能感觉出来,最后一次爆炸的威力相当大,船只都差点被掀翻,绝不是一个颗铁火雷的威力,应该是好几颗同时爆炸。”

“这名士兵叫什么名字?”

“叫做张文,京兆蓝田县人,家中父母尚在!”

陈庆回头对参军道:“记下来,命令军部找到张文父母,给三倍抚恤,他的父母由县里赡养。”

“卑职记下来了。”

这时,旁边火器局首席大匠罗宽对陈庆道:“启禀殿下,我们多次做过试验,如果是在箱子里爆炸,那么放在一起的其他铁火雷都会被炸毁,铁壳很脆、粗糙,容易碎裂,绝不会还保持原样,就算找到也最多是半个铁壳,敌军得到也毫无意义。”

陈庆点点头,又对众人道:“两次进攻失败,也让我们见识到了敌军的防御,非常严密,根据水鬼摸底得到的情报,水下的暗桩有上千根之多,不仅封住了洛水两端的入口和出口,还封死了护城河的入口,也就是说,从水路进攻已经不现实,所以我决定放弃从水路进攻。”

“那只能回到最初的想法,用铁犀牛炸毁城门?”杨再兴有些沮丧道。

陈庆还是摇摇头,“折可求是折家将中的名将,经验丰富老道,从洛水攻城就看出来,他部署的防御滴水不漏,用两根铁链封锁小船,用水下暗桩封锁大船,火油和火药都用得非常娴熟,还有床弩,我几乎可以肯定,他在城内的浮桥上和岸上都部署了大量床弩,就是为了对付我们的狼群战术,所以幸亏我们没有用小船满载士兵强行突破,否则肯定是全军覆灭。”

说到这里,陈庆注视着杨再兴道:“这样一个对手,你觉得他会犯下错误,给我们的士兵靠近城门或者城墙的机会吗?”

“我不知道,但应该试一试!”杨再兴沉默片刻小声道。

刘璀道:“殿下的意思是说,我们要摒弃取巧的想法,准备打一场硬仗?”

陈庆瞥了杨再兴一眼,便对刘璀和众人道:“我们也有优势,那就是重型投石机和千步炮,我现在才发现,其实它们才是攻打洛阳的主力,现在大家回去休息,下面该是工匠们忙碌了。”

众人起身散去,杨再兴站起身,低声对陈庆道:“殿下,卑职实在不甘心,想再试一试。”

陈庆淡淡道:“你可以试探,但最好不要用铁火雷,不能让铁火雷落在对方手中。”

杨再兴果断承诺道:“请殿下放心,卑职绝不会让铁火雷落在对方手中,若失手落于贼军,卑职愿以军法从事!”

陈庆很了解杨再兴的倔强,不让他亲历失败,他绝不会甘心,便点点头答应了,“可以!你写一封军令状,我准你尝试。”

.........

就在陈庆在中军大帐和众将商议对策的同时,洛阳城的主帅军衙内,折可求也在和十几名将领商议防御对策。

《青葫剑仙》

折可求对众人道:“我接到完颜昌的来信,要求我们注意敌军的铁火雷,威力很大,一枚铁火雷就将大同城门摧毁,本来我还不相信,但今天我亲眼目睹,我才知道这玩意确实很厉害,如果我们防不住它,洛阳城必然失守。”

“大帅认为宋军还会从洛水进攻吗?”一名大将问道。

折可求摇摇头,“坦率说,我不知道,如果我是陈庆,我会肯定会放弃洛水,他应该很清楚,洛水没有机会了,无论大船、小船还是泅水,都不可能从洛水突破,那他们只能转而攻城。”

说到这,折可求厉声对众人道:“陈庆军队最善于夜间偷袭,我制定的夜间防御十四条规定,必须给我严格贯彻,谁敢不执行,或者敷衍我,我必以军法论斩!”

众人齐声行礼道:“遵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重生之拳台杀手 顶级弃少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弃少归来 重生弃少归来 魂帝武神 至尊修罗 永恒至尊 少年风水师 重生之将门毒后
相关推荐:
网游之双剑合璧英雄学院之最强个性英雄学院的电磁炮我的数据面板长安图港综之超级警察我开挂我骄傲了吗女魔头和她的废柴太子中国有乒乓乒乓生涯

作者其他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