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我和大明星闪婚的日子

《春光》剧组。

本来轻松的拍摄气氛,因为一位不速之客的到来变的无比压抑和沉闷。

面对徐总的指指点点、品头论足,谁都知道他是在没事找事、故意找茬,可是就算心中有一万个不满,也不敢说出来,谁让对方是京城广播电视台的人呢?

“我去说说他!”柳青忍不住说道,然后就要朝徐杰走去。

然而刚走了没两步,就被制片张锦江拦了下来。

“青青,没事,咱们抓紧时间拍就好了。”张锦江一边拦一边劝,他知道徐总心里不痛快,如果柳青现在过去,说不定会适得其反,还是让对方慢慢在那里发泄吧,等嘴上痛快了,心里舒服了,自然也就不会再说什么了。

对方现在就是一个气球,肚子里面有太多的气,谁要是过去捅了,立马就会爆炸,自己在那边撒撒气也没什么不好,至少其他人是安全的。

“可他实在是太......”

柳青想说太烦人了,可是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张锦江制止。

“嘘嘘,消消气,没什么。”张锦江赶紧说道,生怕被不远处的徐总听见。

柳青秀眉紧蹙,看了看张制片,最后冲着不远处的经纪人鸥姐使了个眼色,示意对方解决那个男人,如果解决不了,让对方闭嘴也行。

袁鸥读懂了柳青的眼神,只是心中却非常的郁闷。

让她解决身旁这个男人?

如果她能够解决,对方也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整个剧组上到导演下到剧务都解决不了的事,她一个经纪人就能解决了?也太高看她了吧?

不过郁闷归郁闷,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谁让她是柳青的经纪人呢?经纪人的工作之一,就是替艺人解决麻烦。

她暗自叹了一口气,随后鼓起勇气,小声的对身前的男人说道:“徐总,你说的对,不过小点声音可以吗,我能听见,还有,打扰到那边拍戏就不好了。”

徐杰回过头,瞥了瞥袁鸥,问道:“怎么,你现在知道打扰别人拍戏不好了?我那边被耽误了一天又怎么算?”

“啊?这......”袁鸥顿时泄了气,目光躲躲闪闪,甚至不敢与对方直视。

“哼!”

徐杰冷哼了一声。

早在第一次拍摄期间,对方催促柳青去陪老板参加酒局的时候,他就已经警告过对方,平时干什么他不管,但是不要影响到他的拍摄,结果对方却把他的话当成了耳旁风,重拍第一天就跟他作妖,他能轻饶了对方吗?

还是那句话,谁让他不痛快,他就让谁不痛快。

徐杰看着已经开拍的又一场戏,继续在一旁点评。

“你看柳青的表情,该含蓄的时候不含蓄,该夸张的时候不夸张,虽然我没看到剧本,但是从这段故事情节中就能看出来,她的面部表情管理不到位......”

“袁经纪,她从我剧组离开之后,到底都在干什么?不仅没进步,怎么还后退到姥姥家了呢?”

“我去,又开始瞪她那两个大眼珠子了,好怀念呀。”

“快看快看,那个男演员的衣服吊牌都露出来了,能不能走点儿心呀!”

“......”

众人听见后一看,只见男演员的屁股后面多出了一条“尾巴”,还别说,真是衣服的吊牌。

“停!”吴凯石大声喊道,一张老脸也变的通红通红的。

本来以为徐总是在故意找茬,结果怎么样,还真被人找出来了,打脸不?痛不?反正吴凯石是挺痛的。

“造型师,怎么回事?”吴凯石冲着进场整理服装的工作人员怒目而视。

这不是让他在外人面前丢脸吗?

还特么大导演呢,刚才连这点细节都没有注意到,传出去还不被人笑话?

趁着造型师为男演员整理衣服的时候,柳青怒气冲冲的朝着徐杰走了过去,瞪着眼睛说道:“你能不能别说话?”

“为什么?我是在好心提醒,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徐杰一脸无辜的说道,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告诉你多少次了,别在我面前瞪眼珠子,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你,不就是耽误你一天拍摄吗?至于吗?我就从没见过像你这么小气的男人,男人难道不应该是胸怀宽广,不拘小节的吗?”柳青说完故意用嫌弃的眼神打量着徐杰,潜台词好像在说:你简直不是男人。

“哼,没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当道德婊谁不会?谁风凉话谁不会?你应该知道我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时间,结果你不仅浪费了我的时间,还打乱了我的计划,有本事你让时光倒退,我立马做一个大气的男人,给你加个三亿五亿的片酬,我有钱,你有那本事吗?”

徐杰朝着柳青就是一顿输出,把对方说的面红耳赤,血压上升。

“你......”柳青用手指着男人,一时间竟不知道该骂什么才好。

她本来想用激将法的,没想到现在竟然被对方教育了。

“别你你你了,赶紧去拍吧,已经耽误了我一天的时间,怎么,还想耽误吴导和曼姐的时间吗?”徐杰冷冷的看着柳青,跟他讲道理,对方还嫩着呢。

“有你在,怎么拍呀,嘴巴一直嘚吧嘚,扰的大家心全乱了,简直就是一个......搅屎棍!”柳青没有好气的说道。

“如果我是搅屎棍,那你们又是什么?”徐杰直接发出灵魂的质问。

呃......

全场安静,所有人都无语了。

柳青很快就反应过来,不禁面红耳热,她刚才的那句话,不是把整个《春光》剧组的人都骂了吗?

“青青!”袁鸥赶紧拉走柳青,小声的劝道:“行了,别说了,你说不过他的,还是以拍戏为重吧。”

柳青还想骂人,但是考虑到敌我双方的实力差距,最后还是忍了,她怕一不小心再把周围的人误伤了。

拍摄继续。

然而柳青显然是受到了刚才的影响,明显不在状态,特别是面部表情,总给人一种很不高兴的感觉。

这可是一场好友相逢的戏,不高兴怎么行?

“停!”

“停!”

直接刷出一波八连停。

吴凯石一脸无奈,虽然他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可是该说的已经说了,改劝的也已经劝了,总不能开口骂吧?演员也是有自尊心的,而且骂也不一定能够解决问题,于是看向柳青说道:“青青,你先歇一会儿,等一下咱们再继续拍。”

“抱歉,导演。”柳青知道自己的表演没有达标,所以十分的自责。

“没关系。”吴凯石摇摇头,表现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生怕再次刺激到柳青,到时候状态更难恢复了。

柳青来到休息的地方,看着笑眯眯的徐杰,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转身向保姆车走去。

“青青,等等!”

袁鸥赶紧追了上去,她也不想在那个男人身边待着。

吴凯石望着柳青的背影,暗自叹了一口气,随后来到徐杰的身边坐了下来,说道:“徐总,今天这件事,我也有责任,是我没有搞清楚,才造成后来的误会,耽误了你那边的拍摄工作,你就别跟柳青计较了,她还那么年轻,遇事想不到那么多,难免会有不周的地方。”

吴凯石知道,如果今天不能消了徐杰的气,那么接下来这几场戏就别想拍好,要知道柳青可是这部电影的主角,主角不在状态,电影还怎么继续拍下去?

“她年轻不懂事,可她的经纪人呢?也年轻不懂事?”徐杰撇了一眼柳青保姆车的方向,然后回头看向身边的吴凯石。

他也不想跟眼前这位大导演闹的太僵,所以表情缓和了几分,继续说道:“吴导,我气的不是她不去我那边,而是明明约定好的事情却屡次失约,让全剧组上午等完下午等,还要不停的为她修改拍摄计划,我跟那么多艺人合作过,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吴凯石听见后心想:那是因为你以前拍的是电视节目,代表京城电视台,如果你从一开始就是电影导演,就知道这种情况很正常了。

“徐总,明星都是这样的,别说爽约,有的明星拍着拍着就玩起了消失,甚至谁都联系不到她人。”吴凯石说道。

他刚入这一行的时候,经常能够遇到这种情况,有的是去拍摄其他电影,有的是去参加商演,还有的是去约会,他也是后来拍出了成绩,名气逐渐大了,在他面前耍大牌的明星才逐渐变少的。

“吴导遇到这种情况通常会怎么办?”徐杰看向吴凯石问道。

“唉,能怎么办?还能临时换演员不成?只能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的继续拍喽,毕竟观众进电影院,都是奔着这些明星去的。”吴凯石说完叹了一口气。

xiaoshuting.cc

虽然电影强调的是剧本故事,可实际上一直都是以演员为主,冲着演员去看电影也已经成为电影的一种常态,拥有票房号召力的演员很多,但是拥有票房号召力的导演却屈指可数。

“吴导,说句你不乐听的,就是因为像你这样好说话的导演太多了,太纵容这些演员了,所以才导致现在的演员一个个都太把自己当人物了,严重的影响到了演艺圈的风气,我是绝对不会惯着她们的。”徐杰严肃的说道。

吴凯石听后,不禁露出苦笑。

他也曾向面前的年轻人一样,想着坚决不惯演员的毛病,可现实总是会狠狠的打他的脸,通常还没等他教训,制片人、投资人就开始替演员说情,他一个导演又能怎么样呢?

当然,对方跟他不一样,对方是电视台的人,背后有明星惹不起的靠山,自然不怕得罪明星。

“徐总,我佩服你的胆识,那接下来的拍摄......”吴凯石看向徐杰,希望能够高抬贵手。

徐杰并没有立刻松口,否则他今天岂不是白来了?

哪怕吴凯石是知名导演,但是有些事必须说清楚,该争取的利益,还是要争取的,毕竟一旦电影没有如期拍完,没有人会可怜他同情他。

“吴导,袁经纪在电话里面跟我说,你们已经研究好了,以后上午柳青在你这边拍,下午去我那边拍,是吗?”徐杰淡淡的问道。

“这是袁经纪今天提出来的,不过我还没有考虑好。”吴凯石说道。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反正我对这个提议并不认可,咱俩的电影是两个不同类型的,柳青的演技又没到炉火纯青道可以随意切换角色的地步,她要是演不好,导致票房失利,背锅的只会是你我,吴导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徐杰看向吴凯石。

“嗯。”吴凯石点点头。

在电影市场上有个非常奇怪的现象,如果电影票房大卖,人们通常会说是演员的功劳,可如果电影票房扑街,通常会把责任推到导演的身上,大骂:拍的是什么玩意。

“所以,我觉得还是让柳青专心一些比较好,让她能够长期的保持一种角色状态,而不是来回切换......”徐杰继续说道。

吴凯石一愣,随即就有点明白对方的意思了。

“吴导,有个词不知道你听没听过,叫做:先来后到,意思就是按照先后排练次序进行,柳青先参加的是我的电影,理应先拍我的电影,对不对?”徐杰问道。

“......”吴凯石全身一震,果然和他猜想的一样,对方要先用人。

可是,他这边已经连续拍了快一个月,就这么放柳青走,接下来该怎么办?下个月剧组可就要离开京城,转战横店了。

徐杰看到吴凯石面露难色,于是问道:“吴导,有什么话你就说,我是一个讲道理的人,只要你能说服我,我就听你的。”

吴凯石看了看徐杰,心想:我不是说服不了你吗?我要是能,早就说了,也不会一个劲儿的赔不是。

“徐总,我这部电影打算在今年的春节档上映,拍摄档期有点急啊。”吴凯石想了想说道。

“我这部电影在国庆档上映,吴导你说咱俩谁急?”徐杰反问道。

“哦。”

吴凯石咽了一口吐沫,想了一会儿又说道:“我们这的演员档期排的很满,错过了这段时间,演员就很难凑到一起了。”

“吴导,不瞒你说,过段时间别说我们剧组的演员了,就连我也没有档期,因为过了这个月,我就要为《平凡的勇气》第二季开始准备了,这个综艺节目也要在国庆节后播出。”徐杰说道。

“是,是吗?”吴凯石嘴角一抽,然后说道:“我们在横店那边已经租好了场地,订金都已经付了。”

“我的剧组穷,折腾不起,只能托关系在京城熟人的影视基地拍摄,钱都已经付完了。”

“......”

吴凯石直接无语了。

不管他说什么,对方都有理由在等着他,而且看起来比他还充分。

这这这,这还讲个屁道理?根本讲不过啊。

等等,剧组穷?

这倒是一个突破点。

“徐总,你看这样怎么样,柳青在我剧组拍戏期间,你们剧组的误工费我出,行不行?”吴凯石充满期待的问道,希望对方能够答应。

“吴导,你搞错了一个问题,我的剧组虽然穷,但穷并不是最棘手的问题,时间才是我需要的,如果我的电影是在明年国庆档上映,别说让你一个月,就算让你半年又何妨?”徐杰大气的说道。

吴凯石表情一僵,这话说的,纯属打嘴炮!

他的电影要是明年春节档上映,也可以让对方半年。

吴凯石一时间面露难色,到底怎么说服对方呢?

他不禁求助的看向周围的其他工作人员,制片、副导演、编剧、摄像、灯光、剧务等等等等,有一个算一个,然而等了许久,连个屁都没有等出来。

吴凯石有些生气,要知道整个剧组有上百人,怎么连一个人都对付不了呢?败的也太彻底了吧?

“吴导,你还有其他的理由吗?如果没有,明天我可就把柳青带走了,不过你放心,15天之后一定归还。”徐杰笑着说道,脸上也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

“15天?不是说10天吗?”吴凯石不解的问道。

“啊?”徐杰心头一紧,没想到吴凯石连这也知道,看来袁鸥那个女人对吴凯石这边倒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嘛,于是硬着头皮说道:“对啊,原来是10天啊,但是她今天没去,彻底打乱了我的计划,所以需要进行补偿,至于到底补偿几天,那就要看她的戏份什么时候能够拍完了,不过你放心,最长也就5天。”

“......”

吴凯石听完,一口气差点儿没上来。

亏一赔五?

这也太霸道了吧?

高利贷都没这么狠的!

剧组的其他人也是一副不满的样子,还你一天也就算了,竟然还要赔五天?这简直就是打劫!

“不行!”

突然一个喊声传来。

接着就看见柳青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保姆车,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众人看见后心中一喜,当事人终于来了。

如果是柳青反对,看这个徐总能有什么办法。

“反对无效!”徐杰直接说道。

“我是当事人,有权力反对,而且上次拍摄结束的时候说的很清楚,还剩下10天的时间,说10天就是10天,10天之外就是我自己的时间。”柳青态度坚决,毫不退让。

如果放在以前,她或许还能松一松口,多拍个几天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她刚刚受了那么大的气,现在还没原谅对方,又怎么会答应对方所谓的“赔偿”呢?

身后的袁鸥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却在心里支持柳青。

那个破剧组,有什么好待的,还是这边好。

“哼,你还说今天会去我的剧组呢,结果你去了吗?”徐杰看着柳青反问道。

“我......”

柳青的嗓子直接卡住了。

她也知道自己理亏,这个男人讲道理占不到任何便宜,于是只能气急的看向一旁的经纪人袁鸥,希望鸥姐能够说话。

平时的袁鸥,确实是能说会道,帮柳青谈个业务,挣个资源,那都是嘴到擒来的事,可她现在面对的是徐杰,身份特殊,这也让她束手束脚,不敢全力去发挥,更何况,她在这个男人面前,从来就没有赢过,也算是遇到克星了。

“徐导,年后拍摄的时候,青青就已经比预计多拍了好几天,你也不能贪得无......咳咳,是不是?更何况这件事是我没有处理好,你想罚就罚我吧。”袁鸥这时挺身而出。

如果不能在艺人最需要的时候站出来,那她这个经纪人也干不长久,所以她这样做既是为了青青,也是为了她自己。

“哼,你以为我奈何不了你吗?”徐杰冷冷的看着对方,说道:“别说是你,就算是你师父刘晶华,我也有办法治她!”

袁鸥听完浑身一颤,想到华姐的艺人曾被封杀,又想到年初有多位艺人选择不与繁华经纪公司续约,这种后果可不是她能承担起的,说不定就连背后的公司都会受到连累,她相信这个男人绝对能够干得出来。

本来还挺直的腰板,顿时弯了下来,就连神情也从之前的坚定变成心虚了,甚至有些胆怯。

“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意见,那就这么说定了。”徐杰满意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看着吴凯石说道:“吴导,我那边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同时也谢谢你能够理解我,先紧着我这边拍,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只要我徐杰能够办到,绝对不会推辞。”

说完还抱了抱拳,然后转身走了。

他就是要让人知道,跟他抢人的后果,看谁以后还敢跟他抢人。

“......”

吴凯石快要哭了。

谁理解你了?明明是你自作主张的好吗?

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他快步的追了上去。

“徐总,咱能不能再商量商量?”吴凯石大声的问道。

“都是熟人了,不用客气。”徐杰一边说一边摆手再见

吴凯石表情一僵。

你是不客气了,我呢?

很快,徐杰就溜溜达达的消失在远处。

“吴导,15天的时间,是不是有些多啊?”一位工作人员小声的问道。

“咱们在这里总共就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了,现在可好,直接被人抢走半个月。”另一位工作人员愤愤不平的说道。

“太过分了!”

“是呀,连演员的想法都不顾。”

“......”

“都别说了!”吴凯石没好气的大声说道:“刚才你们怎么不说?现在话这么多?”

众人心想:我们不是不敢说吗?

柳青看着吴凯石说道:“吴导,你别急,10天之后,我一定过来,脚长在我身上,我就不信他能把我囚禁起来。”

吴凯石吓了一跳,赶紧说道:“青青,你还是15天之后再来吧,你没去1天,徐总要赔5天,你要是拍10天就走,他还不得跟我要25天?算了,还是先紧着他那边吧。”

说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真的是惹不起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魂帝武神 重生之将门毒后 弃少归来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少年风水师 顶级弃少 重生之拳台杀手 永恒至尊 至尊修罗 重生弃少归来
相关推荐:
我还没上台,经纪公司就倒闭了贞观匹夫我在贞观开酒馆贞观三百年精灵的正确打开方式腹黑首席,情难自控情难自控幽冥剪纸人大宋剪纸人仙门逆徒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