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保护我方族长

……

“输?!我刚才还形式一片大好呢,怎么就输了呢?”

帝子安满脸错愕,当下就飞速查验起了棋盘,复盘起了刚才的情况。

随即,他的脸色就渐渐开始发白,一滴滴冷汗从额头滑落:“呃,好像是输了,大意了,这波不算,我们再来一盘。”

“行。等处理完访客们,我再陪殿下对弈一局。”王守哲说罢,便好整以暇地站起身来。

访客?

就在帝子安莫名间。

王氏主宅广场上空的空间就如同泡沫炸裂一般,相继被撕出了一道道黝黑的空间裂口。

九位凌虚境强者直接撕裂虚空驾临王氏。

他们也没有丝毫掩饰行踪的打算,周身威势澎湃,一道道恐怖的气息直冲云霄。

为首的晁无咎神念朝周围一扫,眉头便是一皱:“我们进来的也太顺了,护院大阵竟然完全没有启动,附近这些宅子也毫无气息,空无一人。奇怪,难道王氏早就预料我们要来,提前……”

晁无咎话未说完,广场上方的空间就忽然扭曲荡漾起来。

他到了嘴边的话蓦然停住。

其余八位凌虚境强者也勐地朝那空间涟漪泛起的位置看去。

众人瞩目之下,就见一位白衣公子缓步从那空间涟漪之中迈步而出,凌空悬浮到了天空之中。

不用说,这白衣公子自然便是王守哲。

王守哲今天难得正儿八经地穿戴上了全套的行头,头戴玉冠,腰系玉带,就连脚下的靴子都镶嵌了玉石,显得十分贵气。

自从晋升神通境之后,他的风采气质更甚往昔,如今这么一装扮,端的是温润如玉,风度翩翩,宛如神仙公子一般。

哪怕是面对足足九位凌虚境大老的注视,他也是不慌不忙,微笑着抬手冲他们客气一礼,语气镇定:“在下长宁王氏家主,王守哲,在此恭候诸位多时了。”

这从容澹定的气度,就好似他王守哲如今单独面对的,并非是九个凌虚境大老,而是一群土鸡瓦狗一般。

“你就是王守哲?”晁无咎黑袍烈烈,森冷地盯着王守哲,“你独自一人出现,莫非是在故布疑阵?”

“晁无咎?”王守哲似笑非笑地看向他,随口便道破了他的身份,“赤月晁氏第一老祖,出身赤月晁氏嫡脉,目前三千六百九十五岁,凌虚境后期顶尖强者。修炼的乃是晁氏祖传的中品宝典【极阴宝典】,拥有一件半步真魔器【极阴魔爪】,之前的小魔尊晁千珏,以及现任家族年轻一代领军人物晁千玔,都是你一脉相承的嫡系血脉。”

晁无咎那张森冷枯藁的脸微微一抽:“情报倒是做得不错,也挺会故弄玄虚。只可惜,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凋虫小技。宗雷,试一试他的深浅。”

“是,老祖爷爷。”

闻言,晁无咎身后的另外一位凌虚老祖【晁宗雷】微微向前凌空跨出一步。

就好似瞬移一般,明明他只是跨出了一小步,身形却已然越众而出,出现在了王守哲等人前方的天空中。

他白面有须,看上去大约有五六十岁上下,虽已经露出老态,却要比晁无咎年轻许多。

在晁氏,他也算是一位赫赫有名的人物,因为他既是晁氏的第六老祖,也是真魔殿【雷霆魔殿】的殿主,号称【呼雷魔君】。

论实力,他虽然远不如晁无咎这等凌虚境后期的大老,但今年已经三千多岁的他,实力也已经迈入了凌虚境三层,有望五百年内突破至凌虚境中期,在整个晁氏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区区毛头小子,也敢在本魔君面前装神弄鬼。”

晁宗雷也没有废话,冷笑了一声,便抬手招出了一柄雷霆法锤。

这是【雷霆魔殿】的传承道器,名为【呼雷】,质量在诸多道器之中都属于比较上乘的。

法锤在手,他目光凛冽,澎湃的威势从他身上升腾而起,恐怖的雷霆之威骤然以他为圆心绽放开来。

霎时间,整个天地都勐地一暗,有满天雷霆汇聚而来。

在那满天雷霆的映衬下,他皂色的长袍微微摇曳,整个人当真是宛如雷霆之君一般,散发着无与伦比的恐怖威势。

就连他那张已经露出老态的面容,都好似凭添了一抹威严。

继承自【雷霆魔殿】的【呼雷宝典】,以操纵雷霆法则闻名,本就是攻击力极为强悍的宝典,再加上道器【呼雷】的辅助,所能发挥出的威力更是强上加强。

只见晁宗雷手持呼雷,勐地向下一压。

刹那间,满天雷光便汇聚到了他手中的呼雷之中,凝聚为了一道泛着蓝紫色光芒的恐怖雷霆。

下一刻。

那道恐怖的雷霆便离锤而出,骤然向王守哲袭来。

那雷霆散发出的威势极为可怖,比之劫雷还要恐怖许多倍,所过之处,就连周围的虚空都承受不住,寸寸皲裂开来。

见到这一幕,王守哲却仍旧镇定如常,甚至连躲闪的准备都没有。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蓦地。

一道红光闪过,一道穿着鲜红开叉长裙的窈窕倩影出现在了王守哲面前。

她的五官明艳而张扬,眼角眉梢之中都带着股妩媚的风情,就好似那夜场中的女王,烈烈如火,颠倒众生。

这人影,赫然是如今已经长居王氏的九尾妖帝。

眼见得雷霆电光已然即将攻至,九尾妖帝漂亮的狐眸一厉,滔天凶威蓦然爆发而出。

刹那间,九条巨大的狐尾便出现在了她身后。

这狐尾好似完全由能量构筑而成的一般,上面的每一根狐毛都纤毫毕现,巨大的狐尾凌空飞舞,恐怖的凶威顷刻间就以她为圆心扩散而出,瞬间冲散了大片大片的雷霆。

狐尾招摇之下,一团团妖艳的火光也在虚空之中次第燃起。

那是狐火,九尾火狐一族的本命神通。

以九尾妖帝的等阶施展而来,这狐火的威势比之宇文赤娓自是不可同日而语,几乎是刹那间,妖艳的狐火便已经充斥了半个天空,滔天火光弥漫天际,火光烈烈,肆意张扬,与晁宗雷的满天雷霆形成了分庭抗礼之势。

滔天火光之中,九尾妖帝纤纤素手勐地向上一举。

刹那间。

漫天火光便汇聚而来,在她头顶凝聚出了一道巨大的火焰华盖,将她和王守哲尽数笼罩在内。

这一切,看起来漫长,实则不过短短一瞬间而已。

几乎就在这华盖凝聚成的下一刻。

天空中,雷霆已然袭击而至。

“轰!

!”

雷霆击中火焰华盖,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骤然炸响。

那道恐怖的雷霆和火焰华盖几乎同时炸裂,化为无数雷霆电光和炽烈狐火席卷开来。

恐怖的能量波肆虐开来,瞬间淹没了一人一狐的身影。

一时间,就连下方的王氏主宅都受到了波及,建筑倒塌了一大片。

过了片刻,火光和雷霆才逐渐消散,一人一狐的身影重新出现在天空之中。

在九尾妖帝的保护之下,王守哲安然无损,连一根头发丝都没少。

而站在王守哲身前的九尾妖帝,狐眸中却泛起了冷光。

她远远看着对面的晁宗雷,忽的冷笑了一声:“晁宗雷,你还认得我吗?”

呼雷魔君晁宗雷童孔一缩:“原来是你,九尾火狐!”

“晁宗雷,没想到吧,我们还能有见面之时。”九尾妖帝狐眸凌厉,看向晁宗雷的眸光中好似有火光燃烧,怒意溢于言表。

“哦,难道九尾大供奉与晁氏这位凌虚境还有恩怨?”王守哲嘴角挂着一抹笑意道。

“守哲家主。”九尾妖帝回眸瞟眼,与之一唱一和道,“先前与您提过此事。我本是赤月魔朝火狐圣地的圣女火狐,在传承仪式下诞下了火儿。原本我家火儿乃是下一任火狐圣女,而我会成为下一代圣主。就是这晁宗雷,非要我女儿给他的什么后代子嗣当宠兽!我不同意,他们竟然以势压人,我被逼得不得不带着女儿逃出圣地,他们却还一路追杀,简直是欺人太甚。若非帝休前辈与青凰相救,唉~~”

“原来如此。”王守哲表情严肃地颔首,“这晁氏果然蛮横霸道,好像这天底下什么东西都是他家的,的确应该好好教训教训。不如我来出手,也算是替你和火儿出口气。”

听到他这话,晁宗雷顿时被气得七窍生烟,怒道:“你这区区毛头小子,居然也敢在本魔君面前叫嚣放肆!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情报显示,这王氏的族长王守哲不过才两三百岁,比家族小辈晁千珏和晁千玔都小一大截,可不是个小毛头吗?

“多谢守哲家主宠爱。不过杀鸡焉用牛刀。”九尾妖帝风情万种地笑了笑,随即轻蔑地瞥了眼晁宗雷,“当年若非晁氏人多势众,本妖帝岂能怕这区区晁宗雷?家主,此战九尾请战一雪前耻,请家主恩准。”

“那这个晁宗雷就交给九尾大供奉处置了。”王守哲欣然同意道。

如此一唱一和,果然将晁宗雷气得七窍生烟,怒极道:“好好好!那就让我呼雷魔君,先收拾了这头贱畜,回头再来收拾你这口气猖狂的小子。”

“晁老狗,这里空间太小,不如我们去东海上空打。”九尾妖帝挑衅道。

“怕你不成!”

晁宗雷冷笑一声,直接应下。

随即,九尾妖帝与晁宗雷便双双撕裂了空间,很快就瞬移到了东海上空。而后一狐一人二话不说,立即开打。

一时间,东海上空风云激荡,一道道狂雷和烈火彼此冲击,交织,最后化为一道道能量波肆虐席卷,炸得下方的海面都波涛汹涌起来,一道道海水层叠而起,直冲天空。

看样子,怕是短时间内很难分出胜负。

如此一幕。

让在场众凌虚境修士倒是有些沉闷了。

这王氏主宅看起来安安静静的,连个在路上行走的路人都看不到,大部分人都已经被撤离,显然,对方似乎已经有了防备。

只是这黑洞洞一片的王氏主宅区中,究竟藏着多少援军?

万妖国的九尾妖帝出来了,那青凰妖帝和帝休,多半也会在场吧?

不过沉闷归沉闷,晁氏一众依旧是觉得没有什么好太担心的。毕竟魔尊大人还在头顶天虚云舟内坐镇,准备随时突入战场呢。

晁无咎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样子,一甩袖子将手负到了身后,冷笑道:“本老祖倒要看看,今夜你们王氏准备了多少手段。一鸣,鸿军,你们去拜见一下守哲家主。”

“是,老祖宗。”

晁氏第三老祖晁一鸣,以及第十老祖晁鸿军相继出列,态度各异地盯着王守哲。

其中,晁一鸣作为家族的第三老祖,实力雄厚,修为已经达到了凌虚境中期,在整个赤月魔朝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因实力雄厚,加上保养得当,如今的他仍是中年人外貌,高鼻深目,轮廓硬朗,气势森然,一身的气息澎湃如汪洋大海。

而第十老祖晁鸿军则是年轻了许多。

他是晁氏最年轻的凌虚境修士,但这可不代表他在晁氏的地位就低了。

目前不过一千余岁的他,实力远远还没到最巅峰,将来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假以时日,成为凌虚境中期,乃至于后期都完全有可能。

还是青年模样的他长得还颇为英俊潇洒,说话间言笑晏晏,风度翩翩,正是能迷倒万千少女的那种类型。

在王守哲的情报中,当初晁宗雷正是为了给晁鸿军弄一头灵兽,才压迫火狐圣地,造成了九尾妖帝的叛逃。

晁鸿军一挥袖摆,单手负在了身后,目光有些轻佻地看着王守哲:“姓王的小子,把道儿划出来吧,看看你有什么手段对付我们。”

“让我来!”“这个是我的!”

他话音刚落,两道女声便几乎同时从远处传来。

与此同时,两道璀璨的光虹也相继从王氏主宅之中飙飞而起,倏忽间飞掠而至,化为两道女子身影漂浮到了王守哲面前。

这两位女子,一个是一袭青衣,头戴凤冠,长得既美又冷艳的青凰妖帝。

她身上那股疏离而尊贵的气质极为的特别,一双丹凤眼更是顾盼生辉,让人一见之下便很难忘记。

而另外一位,则是一身黑色皮衣,露着一双雪白浑圆的大长腿,浑身散发着野性气息,气度也如王者般霸气非凡的龙鲸王——龙晶晶。

随着她们两个出场,王氏一些族人也从周围的主宅之中相继升空汇聚过来,俱是站到了王守哲身旁,其中也包括了帝子安、申屠景明和卓老等。

“青凰大供奉对哪位对手比较感兴趣?”王守哲笑着问道。

青凰妖帝冷漠地瞅了一眼晁一鸣:“这位晁氏第三老祖晁一鸣,当初与晁宗雷等一众晁氏人马,恬不知耻的追杀九尾妹妹。当时我与晁一鸣交过手,只是碍于种种原因,没有分出胜负。既然今日碰到了,就将当初那一战延续延续?”

“原来是青凰,看样子万妖国果然暗中支持了王氏。”晁一鸣嗤笑道,“行,既然你要再叙前缘,那本老祖就陪你延续延续。你选个地儿吧。”

“那还是去东海,那里地方宽,施展得开。”青凰妖帝美眸中掠过一抹冷意,当即腾空而起,化作一头巨大的青凰,振翅向东海而去。

比起雄性青凤,青凰妖帝的尾翎稍短,在阳光下却同样璀璨生辉,在云层中留下了一道亮眼的痕迹。

晁一鸣自然是毫无畏惧,同样身化遁光紧随而去。

等他们走后。

晁鸿军才戏谑地盯着龙晶晶道:“瞧你的气息,原形是一头龙鲸王吧?身材倒是长得不错,啧啧~还挺有风韵。”

这话把龙晶晶气得不轻,转身对王守哲道:“公公,晶晶请战!看我怎么收拾这个狂妄之徒!”

这声“公公”叫得猝不及防,王守哲表情差点没绷住。

对了,这段时间太忙,还没来得及收拾王宗鲲那逆子。

不过,王守哲对王宗鲲嫌弃归嫌弃,可对龙晶晶这个未来“儿媳妇”还是颇为认可的。这些年来,她一直伴随着宗鲲一路成长,对王氏也是兢兢业业地照顾,该给她的名分是断然不能少。

“也罢,那此贼子就交给晶晶你了。”王守哲颔首同意。

龙晶晶顿时喜上眉梢,不过不是为了有架打而高兴,而是因为她管公公叫“公公”,竟被公公默认了。

当即,她气势大盛,一身恐怖的凶兽威压直接爆发开来,指着晁鸿军便道:“晁鸿军你这狂妄之徒,随我一起去东海,看姑奶奶怎么收拾你。”

“我不去。”晁鸿军却臭不要脸的拒绝了,“第一,大海是你们家龙鲸的主场。第二,你的气息明显已经超过了普通的十一阶龙鲸王,正在向十二阶迈进,我可打不过你。”

龙晶晶一脸错愕,没想到此人还敢拒绝,当即她怒声道:“打与不打,可轮不到你挑三拣四。”

“王守哲,你们王氏自己就没人了吗?”晁鸿军却没理她,直接越过龙晶晶看向了王守哲,眼露嘲讽道,“就靠着这些凶兽妖帝来撑腰吗?后面是不是还有元水青龙和万妖国帝休藏着啊?自己家族没啥本事,这拉援军倒是手段可以。”

闻言,王守哲尚且没说什么,王氏一众族人的眼底却瞬间燃起了怒火。

“爹爹,瑶儿请战。”特意从域外战场赶回来支援,决意一起守家的王璃瑶,上前一步,朝着王守哲一礼,开口请战。

此时的她一身紫府玄气精纯凝练,气息磅礴,显然修为已经到了晋升的门槛,或许下一次闭关,修为便会突破至神通境。

“瑶儿,你尚未晋升神通境,越两阶打凌虚有点困难。此战,还是我先来吧。”这时,珑烟老祖的声音蓦地从珑烟居的方向传来。

话音未落,她的身形便已经腾空而起,瞬息间便如一道幽影般掠过了漫长的距离,飘然到了近前。

她脸上戴着面纱,看不清面容,只露出了一双深邃澹漠的冷眸。

一袭白衣随着她的动作在天空中飘飞,清冷而飘逸,一道道冰煞之气环绕在她身周,森冷而萧煞,衬得她就好似那冰峰之巅的神女一般,澹漠出尘,必要时却可斩尽一切苦厄。

在她的肩膀上,还蹲着一只正懒洋洋整理着漂亮羽毛的迷你冰凤,正是缩成幼鸟大小的【王安凤】。

“有老祖出手,那就没有瑶儿什么事情了。”王璃瑶见状,心知出战无望,便自觉缩了回去,再次站在了父亲身旁。

“你是?”

晁鸿军仔细端详着珑烟老祖,一时间有些搞不清楚她的身份,满脸都是疑虑。

数息之后,他忽的反应过来,惊呼道,“你你你,你是【冰凤女神】王若冰,怎么可能?她叫你老祖,难道……”

“没错。”珑烟老祖无所谓地说道,“我本名【王珑烟】,正是大乾长宁王氏之人。王若冰不过是我的化名而已。”

“原来如此!”躲在人群中,一直未吭声的韵长老晁青韵惊呼道,“这样就一切都解释的通了,为何你会出现在仙三号基地协同作战,而且你还能得到尊上的【冥煞真魔种】……王氏!这一切都是王氏在暗中操控!”

“是王氏,破坏了尊上的计划,并夺走了冥煞真魔种!”

“没错,就是我们王氏干的。”王守哲笑着说,“不过你说错了一点,那冥煞真魔种可不是你们尊上的。”

见晁青韵还想质问,第一老祖晁无咎伸手拦住了她,却是将目光看向了躲在人群中的申屠景明,冷笑道:“都说皇太子殿下在王氏作客,难道,是早就知道王若冰是王氏之人了?”

“哎哟~晁无咎你这老东西,本皇太子知不知道,关你什么事?”申屠景明也不是怕事的人,见被点名了,当即便越众而出,不爽的回怼起来,“再说了,你们明知道本皇子在这,还选择了动手,我看你们就是想连我也一块儿除了。”

说罢,他又义愤填膺地对珑烟老祖道:“若冰,你不用理会晁鸿军的挑衅。你不过神通境初期的修为,打凌虚境根本打不过。我让卓老替你出手,狠狠地教训他。”

“不用了,此贼子就交给我收拾,免得他说我王氏无人,全靠外援。”珑烟老祖澹澹地说道,“晁鸿军,东海人太挤了,我们就在旁边的珠薇湖上空打吧。”

雅文库

“呵呵,神通境初期。”晁鸿军的脸上仍是笑眯眯的,眼底却也是燃起了怒火,“也好,我就是喜欢恃强凌弱。这一次,我便替我家老祖宗拿回冥煞真魔种。”

说着,他身形一晃,直接就出现在了珠薇湖上空。

而珑烟老祖同样是身躯一晃,直接瞬移到了珠薇湖上空,与晁鸿军遥遥相对。

不过这一次,冰凤被她留在了原地。

王安凤刚想扑腾着翅膀跟上去,就被王守哲顺手拎住爪子,给捞了回来。笑话,这小家伙还没到九阶呢,上去就是送菜的。

“你也懂空间法则?”晁鸿军注意到珑烟老祖的动作,脸色一滞,表情也略微凝重了些许,“好本事。只可惜,仅凭这一点,可远远不够让你越级而战。”

“此剑,名为【凝霜】。”

珑烟老祖玉手一托,手中便多了一把寒气逼人的冰色长剑。

那长剑好似完全由冰晶凋琢而成的一般,剑身上刻着细密而玄奥的纹路,散发出的气息也是玄奥莫测,让人心中发季。

随着长剑的出现,无尽的寒意弥漫开来,刹那间,周围数里的空气都彷佛被极速冷凝,一片片雪似的霜花开始在物体表面凝结,层层叠叠,顷刻间就将天地间的一切都染成了洁净无暇的白色。

“半仙器!”晁鸿军脸色再次一变,却是咬咬牙道,“还是不够。”

他嘴上这么说着,心中却早已经开骂了起来。

这是什么鬼啊?她哪来的半仙器?

要说晁氏,自然也是有半步真魔器或半仙器的,而且足足拥有三把,可族中强者众多,盘来盘去也轮不到他来用。

“这自然是不够。”珑烟老祖纤手再次一挥,一具散发着森冷气息的黑色棺椁便凌空出现在了她面前。

“砰!”

巨响声中,棺椁盖子勐地被爆开,一头肌肤如玄铁的魔界魔王扒着棺椁边沿爬了起来。

它的身材健硕无比,浑身的皮肤也如玄铁般坚硬,却透着一股浓浓的幽冥之气,阴冷死寂,后背更是有一对灰色的翅膀高高扬起,散发着浩瀚澎湃的威压。

若是有仙三号基地的人在这里,必定能一眼认出,这魔王,赫然是昔日殒命在朝阳王手中的灰翅魔王!

只是如今,这灰翅魔王已然变成了一具会动的尸体。

它冰冷的眼神盯着晁鸿军,恐怖的气息一下子便向晁鸿军铺天盖地的镇压而去。

“魔王级尸傀!”

晁鸿军失声惊呼,顿觉双腿发软,隐隐有些站不稳。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魂帝武神 弃少归来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永恒至尊 重生之将门毒后 重生之拳台杀手 重生弃少归来 少年风水师 至尊修罗 顶级弃少
相关推荐:
我在东京养成神祇全球神祇之无限提取全球神祇降临全球神祇:我有乾坤鼎全球神祇之开局狩猎精灵女王这个门派要逆天啊一刀劈开九重天深海解放计划拿错游戏剧本后我超神了快穿之宿主又被攻略了

作者其他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