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罗布泊诡异事件簿

杨垂容连连点头:“对,这样最好,也免得你跟阿燕陷入这些俗事之中。”

我觉得“俗事”这两个字在她嘴里说出来,有点讽刺的味道,不知是不是自己敏感了。

“据我打听到的情况来看,西河水面平静,燕姐也不会受到颠簸,那涂河,在这里的一段非常湍急,过去后才能平静一些。”范同又说。

“这样也好,但是,你们得要小心,不要分开,范同的雷鼓和阿容的箭,在这里是一种必杀的武器,特别是范同的雷鼓。”我再三叮嘱。

看到能顾全了两方面的事,我心里才算松了口气。

万寅燕听到范同的计划,也很高兴。

“我不喜欢你参加他们的会盟,更不要见到你跟他们盟誓。只是阿容和范同为何非要……”

她是在担心。

“以我一路上的情况看来,吕子先生说得不错,神族在这里的确起不了多大的作用,这些人,甚至只听说过神族,而龙族鬼兵和雷兽、双头水龙这类的怪物,也只是传说。以阿容和范同的能力,自保是没问题的,我们在西方等着他们。”

她嗯了一声,语气有点怪异,可能在心里责怪杨垂容和范同了吧。

范同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真的在荒城的外城临近西河边上,找了几处非常宽大的房子,同时,把九垒族在城外的那些人都弄了进来。

他现在是这里的新贵了。

“城外那些人,都已走清光了,正如容姐所说,荒城可能是在等待我们到来……”

范同在我眼中,已经是无所不能。

所有事都很顺利,我觉得在神界其实也不错的,起码,我们在这里享受贵宾一样的待遇。

范同跟吕子先生和荒平等人说了我们不喜欢被打扰,所以,除了九垒族和有弓族,其他人一直没有出现。

依照我们那里的模式,范同领着人装饰着房子,也不过是弄来些颜色鲜艳的布料、涂料到处挂着和涂上,这样一来,就有了新婚的喜庆味道,他还用大红的颜色将背包里的纸染红了,杨垂容用刀修理出几个喜字和一些花饰,贴在墙上,石房子马上就成了新房。

所有人都表露出欣喜的神色,特别是男人,他们觉得终于有女人怀孕了,是神界的荣耀吧,但杨垂容虽然也是笑容满脸的,眼神却有些忧郁,我想跟她说些什么,却不好开口。

想到万寅燕的话,这里是神界,将她一起娶过来?刚兴起这个想法,马上就给自己两个巴掌,将这念头扑灭。

对于男人来说,或者对于女人来说,在某个时候,都会有这样的纠结吧。

万寅燕被杨垂容和范同宠得象个公主一样,我陪着她,乐得清闲,经常坐在河边上。

西河的水很清,也很缓和,在这里,还系着几条小船,就是那些“曲足之舟”,这种小船比较尖长一些,可坐几个人,样式古朴。

“张钊,你真的要娶我为妻吗?这感觉很不真实。”万寅燕依在我肩膀上,说。

我想了一下,说:“你觉得不真实,是因为我的身体不再是以前的,更因为这里是神界,景物风俗与我们那里大不相同。你自己也跟以前不同……”

我们四个人都在变,包括身体,或者还有思想。

“会不会有一天,我们两个,或者我们四个,都会变得面目全非,不再象以前那样亲切?”万寅燕幽幽道。

“如果一直留在神界,或者会吧,毕竟人是环境动物,环境变了,会引起各方面的变化。所以我们要尽快找到那个八卦门,一起离开这里,返回我们的世界!”

万寅燕叹了口气:“只怕也没那么容易,神族如果尚有余威,怎会无动于衷,任由事态的发展?还有西方的润后,那个替你生过孩子的女人,她又岂会轻易让我们进入神塔那里?”

她说得也对,所以范同的计划也算是谨慎。

“要是回不去,永远留在这里,你——”她挽着我的腰说。

“要是没办法进入神塔,或者找不到那八卦门,我就跟范同他们一起,灭了神族!永远留在这里!”这方面我也想过了。

可能我说话的语气重了,她手中紧了一下,“如果神族还在,只怕不容易……”

她想事情好象没有以前那样果断了,可能是因为怀孕的原因,自从知道要做爸爸后,我也是这样。

“只要能与你在一起,无论在哪里,天上地下,我都不在乎!”我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她转过头来,看着我,眼波如水。

“张钊,亲我!”

婚礼并不复杂,范同找了有羿做证婚人,杨垂容和狐族三女做伴娘,他做伴郎,这其实有点中西混合的味道。

有羿惊讶地说:“若依往时神族之礼,到神社祭拜,才是完整的婚嫁礼式……只是此礼式,各部落已不遵行多时。唯西方之地与黑巫依旧行之。”

万寅燕将一张纸拿在手里,对有羿说:“汝听我之言,将之记下,待行礼之时诵唱。”

说完,念了起来。

“今有佳木,方君张钊,振振公子……”

我和范同听得目瞪口呆,拿过来一看,洋洋洒洒数百字,司羿认不出我们的文字,这一段下来,够他背的了。

杨垂容叹道:“阿燕真才女也!”

万寅燕微笑不语。

有羿呆了呆:“荇菜乃祭祀之物,何以自比此物?”

我听得也是一呆,仔细品味万寅燕这诵词,虽则**,但好象有种说不出的惆怅味道,一时也说不出什么来。

万寅燕对有羿说:“你且诵读便是!”

但想不到的是,有羿只听了几次,便背了下来,就不知道其中内容,他能懂得多少,只是期间不时皱眉,不知道是否真有什么不妥当之处。

毕竟这个地方,跟我们生活的地方,对某些字词的理解,会有不同吧。

婚礼热闹而不繁琐,就是做个样子,叫有羿唱诵婚词,然后吃喝一番。

九垒族和有弓族知道我与万寅燕不喜欢吵闹,也不喜欢那种胡混的场合,故而婚礼仪式过后,由范同领着到他处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顶级弃少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少年风水师 魂帝武神 重生之拳台杀手 重生之将门毒后 重生弃少归来 弃少归来 永恒至尊 至尊修罗
相关推荐:
穿越到1931大学校园,我的风云际会我的云养女友我真是正经枪械师长陵营川1934狼烟:我的1937佣兵1929民国那些年(1911-1924)你所不知道的秘史逸闻我有一座野生动物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