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罗布泊诡异事件簿

“这就是扁鹊了?”我心里觉得奇异和神秘之极。

“且上前来,且上前来!”扁鹊张嘴怪叫一声,然后扑动翅膀,向里面飞了进去,翅膀上的毛,也是表面白色,里面黑色的。

我们三人随即跟了上去。

里面越来越昏暗,只能隐约看到周围的东西,那扁鹊又停了下来,停在一个象是龛窟的石阁上面,一双眼,似是静静地看着我们。

我们惊疑不定地慢慢走过去,发现龛窟内也有些雕像,只是光线不足,又被扁鹊挡住,看不出是什么。

“神医,我朋友身有内疾,望能医治。”我很恭敬地对着扁鹊说,还躬了躬身。

扁鹊就这样看着我们三人,并不作声。

我们三人也不敢说话,就这样在下面候着。

过了好一会,还是没听到它说话,我看着它那双眼,发着淡绿的光芒,好象在闪动,说明它还是在活动的。

“神医……”我又对着它说,但刚开口,扁鹊便“呀”的叫了一声,然后竟然清清楚楚地说:“太阴凌阳,孤阳不生,气血枯败,诸穴郁结,恐不久矣!”

我们三个听得全身一震,我有点结巴地指着杨垂容问:“你说的可是她?”

扁鹊“呀呀”叫了两声,还摆动了一下长嘴,点了点鸟头。

“那,能治吗?”万寅燕也紧张地问。

“同行良人,可引阳驱阴!”扁鹊大嘴动了动。

我一时听不明白,万寅燕低声道:“良人是指好男人,指的是你。”

我可能治好杨垂容的病?!

“二人且前行!”扁鹊又说话了。

万寅燕将杨垂容推向我这边,说:“快上前去!”

我不由自主地扶着杨垂容走前两步,站在龛窟之下。

站了一会,也没见到什么动静,杨垂容身体动了动,似是想说什么,就在这时,我觉得身边出现一阵无形的压力,全身的热气涌了上来,按风采云说的,这是先天之气,这些气满布全身,左胸忽然传来一阵刺痛,好象被灼伤了一样。

“你左胸!”杨垂容惊叫着。

我低头拉开麻衣一看,左胸之上,那个暗红色的东西又出现了!好象在身体里面藏着一个影像一样,一下子就变得赤红,似乎还能动!

这个叫做拿卡的怪东西,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藏在身上,这难道是一种阳气所结聚的?上次在观天台那里,被张腾浪摆了一道,还以为都泄光了,想不到还在,而且一出现就痛不欲生。

周围的压力越来越大,左胸的赤红越来越亮,忽然暗红的光影一闪,布满洞中,杨垂容低呼了一声,然后听到扁鹊“呀呀”的叫了两声,扑着翅膀往洞外飞了出去!

就在这时,忽然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脑中出现:“雷八!离开此地,返回人界!”我震惊不已,是谁对我说话?这不是扁鹊那把老男人声音,这不是声音,是有人用搜神这类的技法跟我交流。

这人知道我是雷八?!

“张钊,阿容,你们怎么了?”万寅燕冲过来,但马上也发生一声惊叫:“好热!”

这时候,我一边忍受着剧痛,一边努力回忆这个女人的声音是谁,这时候,剧痛开始慢慢消减着,全身都是汗,喘了好几口气,才觉得好了些。

“真怪,那阵红光照在我全身,但觉一阵的发热,然后就轻松了!”杨垂容惊喜地说。

“那扁鹊已经飞走了,我们出去看看!”万寅燕望着洞外说。

我们三个连忙冲出去,只见范同和荒平等几人正呆呆地山外,那里,一个黑点正渐渐消失。

“扁鹊走了,神医依利亚走了……”姒寻鹿无限婉惜地说。

“张钊,你怎么了?”万寅燕和杨垂容这时候焦急地看着我。

我看了看自己,全身都湿透了,但出过了汗,也没有不舒服之处,便擦了擦脸,连说没事。

“阿容,你真的好转了吗?”我问杨垂容。

杨垂容点头道:“全身的气血都活了,相信很快就能恢复。”

荒平叹道:“扁鹊真是神医啊!”

是啊,我们那里,将神医都叫做扁鹊,看来两个世界很多事都是相通的。

返回住处后,杨垂容换下那几件麻衣,洗过脸,果然恢复了八分往日的艳色,眼神也明亮了。

我与万寅燕和范同都是大喜过望。

“想不到这个世界,处处都是神话故事。”范同摇头叹息着。

“我们在这里住上些时日,如果阿容真的好过来,就离开这里。”我怕杨垂容和范同提起结盟的事,就先用话将他们两个堵住了。

他们离开后,万寅燕打量着我左胸,看了又看,摸了又摸。

“我在秦岭神宫下面,被一个鼎刺了一下,就留下了后患,怀疑是被一些远古细菌感染了……想不到这个叫做拿卡的怪物,还有此奇用。”我将事情给万寅燕说了一遍。

她眼中热切地看着我,说:“你身上这东西,非常怪异,我都不敢跟你同床了,你找阿容睡去!”

我听得一呆,知道她有点吃杨垂容的醋了,只好尴尬地笑了笑,不敢接话。

她却认真地对我说:“或者,我用刀将你左胸切开,看看里面有什么。”

我吓了一跳:“这可是大手术,这里没有手术环境,何况,你也不真是医生!”

万寅燕一笑:“你找阿容睡觉可以,除了我,只能找她,别碰外面的女人!我一定要想个办法,将你身上这个怪东西弄明白,弄出来!”

我心里稍定了些,但她的执着,又令我怀疑她会想出什么古怪办法来。毕竟,她还带有万玉燕的一些性格。

一起睡在床上时,她却不停的抚摸着我左胸,还将脸贴上去,好象真要弄明白里面是什么一样,但这怪东西,如果不出现,左胸的皮肤肌肉,一如往常,没有异象。

“张钊,这个身体不是你的,我分不清你现在还是不是以前那个张钊,我好怕……你不要离开我,不要抛下我……”

她说着说着,眼泪流到我身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顶级弃少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少年风水师 魂帝武神 重生之拳台杀手 重生之将门毒后 重生弃少归来 弃少归来 永恒至尊 至尊修罗
相关推荐:
穿越到1931大学校园,我的风云际会我的云养女友我真是正经枪械师长陵营川1934狼烟:我的1937佣兵1929民国那些年(1911-1924)你所不知道的秘史逸闻我有一座野生动物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