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罗布泊诡异事件簿

回到房间,万寅燕正坐在床上发呆,本想问问她身体上的事,是否如杨垂容所言,还想将杨垂容的想法跟她商量,但话到了嘴边,还是没说出来。

过了很久,荒平与姒寻鹿及那姚女,还有那黑衣蒙面的忽族女人,终于来找我们了。

“神医依利亚正在等待你等,请随我前去。”他还是保持着微笑的样子。

他这样的神态,很容易令人错认为他是这里的招待人员,而不是城主。

万寅燕扶着杨垂容,我与范同跟着,跟在荒平后面,往这个虎山的山顶走了上去。

虎山并不算高,但三面皆是平地,一望无阻,视野极为开阔,两侧又有两条大河,一清一浊,加上这里并无日夜之分,永远都是小晴至阴睛的天时,草木茂盛,风景之优美,令我们四人深深动容。

“在这个世界生活下去也是不错的。”心里又兴起了这个念头。

平滑的石径绕着山,缓缓向上,走起来很舒服,现在真有点象是观光旅游一般。

一路上经过很多房子,那些部落首领住在其中,不时听到他们喝酒作乐之声,哪里有结盟对敌的气氛,都象是来渡假的。

万寅燕好象看穿了我的心事,低声道:“战争没有发生的时候,一切都是美好的,充满了想象,战祸一起,所有东西全都灰飞烟灭,荡然无存!”

听了她的话,脑中闪过以前在电视新闻中看到的场面,但还是没有那种体验感。没有见过真正的战争,那只是一种概念。

接近山顶,有一片石壁,石壁上面刻着各种古怪的符号,上面还留着褪了色的涂料,更显得古旧而神秘。

“此次,曾是神社选址,后荒弃了。”姒寻鹿介绍说。

“神社乃何物?”我禁不住问。

“神社,乃神之住所,供万民朝拜,往时,万民必携礼品,在此供拜,以谢神恩。”姒寻鹿用带着不屑的语气说。

万寅燕侧头看了他一眼,这些人的来历,我跟她说过。

这神社,看来就是我们那里的教堂寺庙一样的场所了,这里也有宗教信仰?但看来这些人都是被逼的,所以不乐意。

石壁侧边下方,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洞口,从外面看不到里面有什么。

“依利亚就在内里。”荒平停下脚步。

我看那洞内光线幽暗,心里大是奇怪:“这神医也没有人跟着吗?一个人躲在里面?”

范同这时候也问了句:“神医是男是女?”他可能觉得要是个男人,给杨垂容看病会不会不方便。

荒平摇头道:“神医是一只鸟,扁鹊鸟。”

一只鸟?!我们四人面面相觑。

姒寻鹿解释说:“神医依利亚,从不以身示人,只以一扁嘴喜鹊,代言吉凶,故人称其乃一鸟也。”

扁嘴喜鹊就是扁鹊?这个说法倒是新鲜。

“吾等数人就此进入?”范同又问。

荒平犹豫了一下,才说:“我亦从未见过神医,不久前,此处有扁鹊出现,能通人言,故得知神医在此。”

我去!这样就判断神医在此?我们四人脸上都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姒寻鹿脸色一整,道:“扁鹊能通人言,此乃神医之象,尔等莫要怀疑。”

既然来了,那就进去看看吧。

荒平和姒寻鹿却没有进去的意思,:“染疾之人进去则可,人多则惊扰神医。”

我们四人对望了一眼,都有怀疑的神色。

“范同,你在这里,我跟她们两人进去。”

有范同在这里,就算有诈,也有个防备。

范同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我与万寅燕在两侧扶着杨垂容,慢慢地走出石洞之中。

一进入石洞,我便发现这石洞非常的特别,特别之处,是两侧石壁之上,有很多浮雕,就是凸起来的那种雕刻物。

这些浮雕的形象,似曾相识,好象在哪里见过,想了一下,才想起来,是在那个观天台里面见过,画着的,是一些人穿着古怪的衣服,驾驭着一些工具,从天而降,就是神来往于天上这类的“神话”故事。

杨垂容和万寅燕也很好奇地看着两侧的浮雕,杨垂容说:“如果这就是神族的某些历史,那它们可能是来自于天上的。”

万寅燕看了看她,说:“我们那个世界,每个民族也有类似的神话传说,那说明我们人类也来自天上?”

杨垂容一呆,喃喃道:“你说得也对。或者,我们都来自天上吧,否则,为什么都留下这样的画刻和神话传说?盘古、女娲这些人,不就是天神吗?”

她们两人,又在较劲了,我只好笑着说:“盘古是天神,伏羲女娲也是,这里真的有伏羲女娲的族人,那个风采云,我跟你们提到过。她长得极象蒙媚,她跟范同有一段情话呢。”

杨垂容好象想起什么,说:“我总是觉得,出现在我们身边的某些人,容貌样子都有相象之处,或者,我们的祖先,以前有些特别之处?”

就在这时,前面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依利亚,依利亚!”

我们三人吓了一跳,停住了脚步。

“依利亚,依利亚!”声音又响起来,非常沙哑,象是一个历尽沧桑的老年男人发出。

“这是那只扁鹊在说话?”我低声道。

这山洞很深,我们已走进去一小段距离,光线已经有点昏暗,前面远处看不清楚,这声音,正是从深处传过来的。

“我等染疾,来访神医!”万寅燕高声叫道。

“呀!”里面那个声音短促地叫了一声,听到“扑扑扑”的几声响,然后沉寂了,过了好一会都没有动静。

这是怎么了?难道万寅燕吓着它了?

“神医在吗?”我将声音放松些,说。

“何人染疾,何人染疾?且上前来!”那声音又叫了,话音未落,山洞里面忽然又“扑扑扑”地响了起来,分明是鸟儿在扑动翅膀。

“大鸟!”杨垂容惊叫一声。

这时候,我也看到了,前面不远处的石壁之上,有一只大鸟正蹲在上面,这鸟好大,足有半人高大,看得到它长着一个长长的嘴巴,扁扁的,背部都是黑毛,双翼和腹部,却是白毛,鸟头中部是黑毛,两侧是白毛,侧着头,一双怪眼仿佛在看着我们,闪着怪异的光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顶级弃少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少年风水师 魂帝武神 重生之拳台杀手 重生之将门毒后 重生弃少归来 弃少归来 永恒至尊 至尊修罗
相关推荐:
穿越到1931大学校园,我的风云际会我的云养女友我真是正经枪械师长陵营川1934狼烟:我的1937佣兵1929民国那些年(1911-1924)你所不知道的秘史逸闻我有一座野生动物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