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请叫我超人吧

循声看去,大德寺就瞧见一名学生,直接从墓地中召唤出了一只白袍人形怪兽出来。

“我发动魔法卡同行炼成,当场上有炼金怪兽的时候,可以从卡组里特殊召唤出相同名字的炼金怪兽出来。

我发动霍恩海姆的怪兽效果协同炼成,当场上每存在一只同名霍恩海姆的时候,此怪兽提升攻击力和守备力各1000点。

我场上一共有三只霍恩海姆,所以每只攻击力提升至3200点,去吧,霍恩海姆,使用炼金术终结掉对手!”

三道不一样的炼金术轰向对手,对手不甘示弱大喊一声:“我打开盖卡,发动神圣防护罩-反射镜力,当对手怪兽发动攻击宣言的时候,反弹对手怪兽攻击并摧毁敌方场上所有攻击表示的怪兽。”

“没用没用,你这只是徒劳挣扎,我发动场地魔法卡【真理世界】的效果,通过舍弃一只炼金怪兽,无效化你的陷阱卡效果。”

场上一只霍恩海姆被献祭掉,剩下的两只霍恩海姆攻击力下降到只有2200点的程度,但却也足够对LP值不到三千点的对手,去进行丝滑的OTK小连招了。

“我输了。”

落败的学生跪在地上,呈现失意体前屈的支撑姿态。

“你已经很强了,可惜还抵不过那位借于我的卡组,回去再接再厉锻炼自己的牌技吧,我期待下次和你的决斗!”

胜利的学生抛下这话就准备离开,但却突然被一人拦住去路:“同学,我能打扰一下吗?”

“诶,大德寺老师,您有什么事吗?”

大德寺在学园里为人和善,关心学生,爱给学生夹学生喜欢吃的菜,并假装自己不喜欢这样菜的样子。

如果GX学园有个教师受欢迎程度排行榜的话,这位大概就是除了一些美女老师之外,最受学生欢迎的谦谦君子类男老师了,所以,被拦下的学生倒也没有出现不自然或者不耐烦的情况。

“我刚才听到你的卡组里,似乎有叫做【贤者之石】的这张卡牌,却不知道能不能借给我观看一下?”

大德寺也没有绕弯子打哑迷,而是直接说出自己的目的。

“呃,可以倒是可以,不过大德寺老师,您难道也对决斗卡牌感兴趣吗?”

学生有些奇怪,一边找出贤者之石的卡牌,一边把问题给问了出来。

“我是一个炼金学者,而在炼金体系里面,贤者之石就是传说中的最高杰作。”

大德寺笑着解释说,结果了学生递过来的【贤者之石】卡牌,上面所描述的效果,是无条件复活墓地里,以及被除外区域的炼金怪兽,召唤到己方场上来。

“呃,可这是卡牌,和现实炼金术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名学生有些不解这里面的关系,而这人正是在吸血鬼卡缪拉来袭当晚,因为做出舔卡牌的举动而提前退场的倒霉蛋。

“多数和神秘侧有关联的卡牌,多数都是根据古文记载内容所制作出来的东西,东方有句古话叫做见一叶而知深秋,窥一斑而见全豹,这些卡牌上透露的信息,也是有可能会帮助到炼金学上的一些考古研究。”

大德寺煞有其事地说着,当然,他说得不全对,但也不完全是假话就是了。

如今,这个世界人类的数量,却是比起古代多了不知道多少,谁也不知道一些未知的异次元世界里,到底产生了多少未知的精灵。

“那这个对大德寺老师您有用吗?”

这名学生对炼金学没什么认知,所以大德寺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只是他看见大德寺望着那张【贤者之石】卡牌,开始出现皱眉的情况,不由就顺嘴问了一句。

“信息太少了。”

大德寺摇摇头。

“却不知道有没有和它配套的卡牌?”

他明知故问。

“有,我手里的卡组,大半都是贤者之石配套的卡牌。”

这名单纯的学生并没有发现问题,直接实话实说。

“那真是太好了。”

大德寺先是高兴说了这么一句。

“不过,比起观摩这套卡组,我其实更想了解你是从哪里获得这套炼金卡组的?”

大德寺又笑着用好奇口吻探听起情况来。

学生没有戒心,一五一十把这套卡组的来源告诉给大德寺听。

在听到卡组是来自那位入学没多久,就搞出不少大事的新生后,大德寺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询问学生能不能把这套炼金卡组借给他研究一下。

“我只是研究一下,保证不会损毁卡牌的,嗯,如果可以,以后你过来红色宿舍这边的食堂吃饭的时候,我都给你加鸡腿,不是我做的,而是我给校长提要求,新请过来的厨师,手艺比起我来说,那是一级棒。”

大德寺做出了保证,又给出了好处,在学园里人缘十分好的他,让被请求的学生根本不好拒绝。

“加鸡腿是小事,但大德寺老师您真的不能损毁这些卡牌啊!”

千叮万嘱,学生才勉强把炼金卡组借给大德寺。

“没问题,如果真的被我不小心弄坏了,我一定会负起责任的,去跟借给你卡组的那位学生解释。”

大德寺笑着告别了这位学生,拿着卡组一熘烟就跑回了自己在学园里的宿舍。

进入的宿舍中,撸了一把躺在自己床上的大猫,大德寺就掀开床板走入自个悄悄挖出来的地下室中。

地下室的灯光被打开,借来的炼金卡组被大德寺放在了工作台上,作为同样能够观测到精灵存在的炼金术士,他明白只有具备对应精灵的卡组才能将卡牌能力运用在现实当中。

所以,大德寺想要确认一下,这些炼金卡组是否存在着相对应的卡牌精灵,一张张炼金卡牌被铺开放在有透射光的背板上,他拿出了曾经考古时候,从某个拥有神秘力量的墓穴里,所得到的一种特殊水晶打造成的眼镜,就给戴在了自己的鼻梁上。

“从卡面上看,和我的炼金卡组不是一个体系的,这是一套自成体系的炼金卡组,用这种能够照射出卡牌精灵的光线进行投射,里面并没有浮现出卡牌精灵来,不过上面残留了些许精灵的气息,证明这些卡牌应该是有相对应的精灵存在的,而核心精灵应该在于这张最强的炼金神卡之上……”

捏起了【真理之人】的卡牌,大德寺有些激动地自语着。

卡牌上能够找到精灵力量的痕迹,就意味着这套卡组是拥有影响现实、扭曲现实的能力的。

以他如今作为炼金人偶的情况,如果能得到这套卡组的精灵的帮助,恐怕自己身体支撑不住的问题,直接就能得到解决。

“然而,没亲没顾的,又该怎么才能获得这套卡组核心精灵【真理之人】的帮助呢?”

找到了延续生命的机会,大德寺是高兴的,但怎么让无亲无故的对方帮自己续命,这则是另外的问题。

“不过,比起只能跟着影丸理事一条道走到黑,去解封三幻魔的情况,我现在却是有了更多的选择。”

大德寺加入七星组织是为了续命,并不是为了毁灭世界,当然,这种原因对于影丸理事也是差不多的,他都是为了续命。

然而,和七星组织背后的BOSS,同时也是金主的影丸理事不同,那人可以为了续命不在意世界的存亡。

而大德寺作为一名炼金术士兼考古学家,则还对生命抱有着敬畏之心,当自己的生命和世界的毁灭,被放在相同天平两侧的时候,他的情感和想法是十分复杂的。

以他个人的角度,他想要苟且偷生活下去,但以曾经身为人类的角度,他又不想看到这个世界毁灭。

在他相较于吸血鬼,那不算太过漫长的生命中,有过交往的人都能给他一些心灵的感触。

虽然在很多时候,他都是别人生命里的一个过客,但与人接触交往的经历记忆,无疑也是他如今还把自身给当成一个人的宝贵财富。

世界上,并不是每个人都想超越人类的极限,去成为非人类的存在的,大德寺就是属于那种依旧卷恋人类这个身份,贪图与陌生人交往并在交往之中创造新的快乐情感与记忆的家伙。

“算了,先不想这么多了,还是尝试把这套卡组的精灵召唤过来吧,如果召唤不过来的话,有什么想法都是白费的,但如果能召唤过来,或许土下座的请求会有用,如今年轻人的潮流好像说了,真诚才是真正的必杀技……”

大德寺滴滴咕咕着,打电话用身体不舒服的理由跟交岛校长请了个假,就在自己的地下工作室里准备起唤灵仪式,得益于曾经考古学家的身份,他知晓很多呼唤精灵的方法。

当然,很多呼唤精灵的方法都是需要用到关联的媒介的,如果没有相对应的媒介,就算知道唤灵方法也是白瞎。

不过,大德寺的目光看向桌面上的炼金卡牌,自语道:“有这些精灵曾经待过的卡牌作为召唤媒介,只要对应精灵不进行强烈的抵抗,召唤它们过来还不是轻轻松松。

就是不知道那些被召唤过来的精灵,会不会因为掌握卡牌的我是个不认识的陌生人,就根本不听我的解释就对我直接发动进攻?”

这个世界,宗教民俗学考古学家可是个高危职业,他们所遇到的危险里面,除了考古遗迹塌方这种自然风险的情况外,最大的危险其实是胡乱按照一些遗迹里面发掘出来的神秘学内容,去做出一些不信邪的危险考古——按照内容做一遍仪式。

大德寺本人在换上这具陶土炼金人偶的躯体之前,原本的自然人身体就是因为好奇心重做多了一些危险考古,而被一些未知的能量感染,最后造成身体支撑不下去的情况。

尽管意识靠着学习到的炼金知识活了下去,但还是变成如今这般半死不活的模样。

但半死不活归半死不活,如今的他已经没有了太多的选择,他还是有条不紊地准备着唤灵仪式所需的一切材料。

在次日深夜的时候,大德寺一个人来到了GX学园无人海岸边,一座废弃了有十年的灯塔内,就开始进行起唤灵仪式。

只见他先将炼金卡组放在仪式阵的中央,整个人就如同鬼上身一样跳起了某种祭祀的舞蹈。

探照灯下,跳起诡异祭祀舞蹈的他身影鬼魅,不知名的咒语伴随着舞姿被他念出。

周围摆放在用白粉笔画成的仪式法阵边的蜡烛,突然就无火自燃了起来,而那散发出来的黄色光芒竟是一时之间,压过了探照灯的白色光芒。

“咯咯咯……”

三只被带过来的活鸡一只只被大德寺抓起,他用随身带来的菜刀砍掉了鸡头,就把鸡血浇灌在地面的法阵之上。

在鸡血浸染了法阵,探照灯和蜡烛提供的光芒就突然暗澹下去,一股不详的血光从地面白粉笔画成的法阵中亮起。

“解读世间万物的真理精灵,请您为我答疑解惑赐予我真理的答桉,为此我可以付出相对应的知识作为代价去进行交换,如若您对这场凡人的交易感兴趣的话,就还请降临在我的面前吧!”

这次的唤灵祷词是经过大德寺修改过的,这玩意原先是呼唤神灵献上祭品的祷言。

其中的危险就是会把自身也给当成祭品献上去,如果不修改里面的内容就按照原版唤灵仪式进行最终召唤的话,主持仪式的人是没有任何自主权,会把所有自主权交给自身可能召唤过来的精灵。

大德寺可不想把自身变成砧板上的鱼或者是待宰的羔羊,在发现唤灵仪式没有失败而是继续运转下去后,他就拉远了一些与仪式法阵的距离。

手中拿出了决斗轮盘以及最强大的太阳神卡组,如果等下那个被召唤出来的精灵是个不好惹且富有攻击性的家伙,那么,大德寺也已经做好了与对方进行一场黑暗决斗的准备。

“你哪位,找我干嘛?”

2325号本来跟在1123号身边给当替身守护灵摆设的,但突然就接到召唤有些好奇就接受召唤直接传送到了这边,在见到陌生不认识的男人后,他直接就询问起来。

“我叫大德寺,是个炼金术士,我快要死了,我想要请求你帮我治好我的情况。”

见到出现的【真理之人】精灵没有直接动手,大德寺不由松了口气,他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说出自己的需求。

“当然,我可以支付相对应的代价作为我自身的治疗费,无论是我掌握的一些知识也好,又或者是你想让我去做点什么事情也罢,只要是我有的,都可以给,我能做到的事,都可以去做。”

2325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深空彼岸 明克街13号 赤心巡天 宇宙职业选手 半仙 人道大圣 择日飞升 不科学御兽 神秘复苏 光阴之外
相关推荐:
好色春仙全球高武之我的系统送错了怪盗基德之我只是开餐厅的怪盗基德:月光下魔术师KID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诸天之从南宋网游世界称霸仙武之无限小兵仙武之路诸天之英雄联盟洛星的假面次元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