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请叫我超人吧

“精灵这种生物,没有人知道它们是从何而来,只是在人类文明诞生之初,这样的神奇存在就伴随着一种古老的游戏,出现在这个世界之上……”

“而一些拥有游戏天赋的人在出生的时候,于另一些异次元时空中,就有可能会诞生出,与之相对应的伴生精灵,天赋者与伴生精灵的关系,属于异体同心的存在,互为彼此的另一半……”

“古人无知,有人把自己感知到的精灵给当作是神灵又或者魔鬼去崇拜,私欲等邪恶欲望,让整个游戏多了几分神秘的残酷性。”

“先生,你说的是古埃及时期,联系人与神明沟通的黑暗游戏历史吧?”

“你知道?”

“这些东西,海马集团有出版过一些杂志介绍过,当然,海马集团主要还是为了宣传自家的决斗游戏。

以前,我在一本《决斗历史传》的杂志上看过有关的内容,但那已经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只记得一些大概。”

“那上面有描述胡乱膜拜未知精灵,可能会遭遇的下场吗?”

1123号好奇问了一句。

“这种故事倒是没有,那只是海马集团在宣传自己制作的决斗游戏,给自家制作的游戏赋予上更多的历史性与神秘感,从而吸引更多人去游玩他们的游戏。”

说到这,佩德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不怕先生你笑话,我以前也因为这种宣传迷恋上了决斗游戏,为此花费不少生活费,组建了一套自以为强力的卡组,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决斗者。

可惜,在当初海马集团举办决斗者赛事开始的时候,我就在意大利这边的初选阶段落败被淘汰了。”

“难怪,原来你也是一个决斗者,有没有兴趣来跟我打一场牌局?”

“我可不是您的对手。”

“可看你的样子,很想和我决斗一场,不是吗?”

1123号眼中倒映的身影,佩德里的身上正燃烧着一股决斗者之魂的火焰,也许是跟在1123号身边被近墨者黑了,这位曾经的导游现在助理的人,重燃了年轻时候对于决斗的热情。

“被您看出来了,我的确有这个冲动想要和您决斗一场,但我很清楚自身不是你的对手,所以这也就是个想法而已,还请原谅我这种过分逾越的想法。”

佩德里摇摇头道歉起来,他的衣兜鼓鼓的,里面装着他曾经的卡组。

“一个决斗者,想要和别的强大的决斗者进行决斗,这是人之常情的想法,你不必因此向我道歉,回去酒店之前还有一段路要走,要和我来场决斗吗?”

1123号再次问道,有决斗之魂的决斗者就是好决斗者,能被自己噶韭……咳咳,能为自己带来笑容。

“可先生,我并没有可以称作资本的东西能够输给你。”

佩德里有些心动,但也有些迟疑。

“决斗本身就是一种资本,我获得胜利将能获得胜利后的笑容,而你哪怕输了也可以获得与我决斗的快乐,这是一笔对我们双方是双赢的买卖,我认为你不该犹豫的。”

1123号笑着说道。

“那先生,我就却之不恭了!”

佩德里拿出了一个新买的决斗者轮盘,在双方都喊出【决斗】后,很快怪物就被召唤在了他们的周围。

没有真正的场地,只有决斗者轮盘提供的投影,怪兽的模样显得并不是很清晰。

但只是玩牌的话,这种程度的投影却也是足够了,而不出意外的,连业余牌老都不是的佩德里落败了,但他脸上却没有愁苦的孝容,而是放弃决斗多年后再重拾决斗的快乐与感动。

“先生,谢谢你愿意跟我决斗一场,但我必须和你说声抱歉了。”

不知不觉两人来到了酒店门前,佩德里对着即将进入酒店的1123号,就鞠躬道歉起来。

“经过和你的决斗,我感觉自己的人生不该如此,我准备辞去现在的工作,重新踏上成为决斗者的道路!”

迎着1123号的目光,佩德里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他想要去成为一个决斗者,而不是助理或者导游之类的职业,他想为自己曾经年轻时候的梦想,去拼搏一下。

“有梦想是好事,但想要成为决斗者,你其实不必放弃现在的工作的。”

“如果不放下外在的事物,就以我现在的资质,恐怕难以成为一个真正的决斗者,我指的是职业决斗者的那种,而不是业余选手。”

佩德里认真地说道,他做出这个决定,是下定很大的决心的,他清楚自己作为决斗者的平庸,所以才要全心全意去努力。

“以我的立场,我是乐于见到这个世界多出一个决斗者的,但以与你认识的我的立场,我觉得我必须问清楚一下有关你的情况,佩德里,你的家境是否非常优握?”

1123号直接问。

“并没有很优握,我是普通家庭出身,家里有一个姐姐三个妹妹、姐姐嫁人了,但妹妹还未成年需要养,父母有工作,但却只是超市里的工作人员……”

佩德里说话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追求梦想是种好事,但过了追求梦想年纪的你想要追梦,就得考虑更多的东西。

不然,盲目地追求成为一个真正的决斗者,你可能会因为外界各种不利因素的影响,继而在决斗者的道路上走向歧途。

嗯,你还记得我刚才提到过的,一个人如果胡乱膜拜某种未知的精灵,可能会遭遇何种下场的问题吗?”

“呃,您刚才说的,难道不是一些神话吗?”

“我可以告诉你并不是,那是真实曾经发生在这个世界上的事情。

而被古代人类给当做神魔崇拜的精灵里面,有些邪恶的家伙就喜欢蛊惑一些遭遇不幸、处于困扰之中的人类。

打个比方,就比如踏上决斗者道路,但却发现现实是如此艰难,未来作为一个落魄决斗者、妄图追求强大决斗力量的你。

或许,你个人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但却可能会化为那些邪恶精灵的爪牙,为其做出伤害别人,乃至是伤害家人的事情。

在遥远的过去,我就曾见过许多疯狂的神官,杀了自身的亲人和族人,以至亲之血做为祭品,去供奉祭祀那些操纵自身心灵的邪恶魔灵。”

说到这,1123号像是回想起某些曾经吃过的美食一般,舔了舔嘴唇、又咽了咽口水,才接着说:“我无意践踏你想要成为一个真正决斗者的决心,但作为和你相识的人我想劝告你,如果你爱你家人的话,最好就不要让自己陷入到,成为会被邪恶精灵盯上猎物的状况。”

别以为这个世界发展到了现代,这种邪恶的灵性生物就不存在了,只要人类依旧存在邪恶的欲望,它们就会源源不断地在精灵世界里诞生。

当然,很多这种存在都无法从异次元世界里面走出来,但少数能走出来的却是缔造了这个世界的黑暗面,像是黑暗决斗者那种家伙,里面大部分人都能和一些邪恶精灵扯上关系。

不过,这个世界的现代不比过去时代那么露骨,会搞出屠村灭城血祭的那种事情。

故而,1123号也就懒得去追杀那些,不管怎么杀都无法根绝的家伙了,顶多就是遇上被它们操纵的黑暗决斗者后,用黑暗决斗完全剥夺那些黑暗决斗者的决斗之魂,直接让那些人再也不想打牌。

在这个牌老的世界里,不想打牌等于失去超凡力量,而没有超凡力量的一般人,是大部分精灵都不会正眼瞧上的路边石头。

毕竟,决斗者之魂不足,想要用力量强制操纵,完全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给了佩德里告戒,1123号就回去休息了,他准备去翻翻另一半意识那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才会突然苏醒过来。

失去了幻魔之门,卡缪拉有些痛心,但相比于失去生命,只是幻魔之门的丢失,倒成为了一件可以接受的事情。

而就在这位吸血鬼准备离开的时候,GX学园的学生却不想放她走,哪怕卡缪拉说出可以把变成玩偶的学生全部变回原样,这群学生也拒绝她的离开。

“既然来了,那就得打牌!”

“桀桀桀,我们还有这么多人,不在你身上爽完,像话吗?”

“休想走,决斗到天亮!”

……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GX学园的这部分学生,也算是遭受1123号力量产生的对应精灵影响的决斗者了。

从深夜到天亮,卡缪拉经历了惨无人道的多人决斗,哪怕后面的决斗已经和黑暗决斗没什么关系了,但一次次决斗的败北,却还是让她感受到了深深的屈辱。

清晨,当学生们心满意足地离开训练场后,这位吸血鬼贵妇人已经倒在了场地中央,犹如被玩坏掉的人偶那般泪流满面。

“这份屈辱,我绝对会报复回来的!”

卡缪拉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并没有放弃夺取幻魔封印结界密钥的想法。

“为什么我们不把那个吸血鬼黑暗决斗者给直接干掉呢?”

另一头,正前往学园食堂吃早饭的丸藤翔,有些不解问向自家亲哥。

“干掉她了,对方以后还能找过来决斗吗,翔,目光要长远一些,杀鸡取卵的事情做不得。”

丸藤亮细心给解释着,和学园里患有决斗综合症的学生一样,他还是分得清楚一顿饱和顿顿饱的区别的。

如今的学园里面,需要的就是吸血鬼女这种头铁,会自己找上门来决斗的强大决斗者。

虽然和这些人决斗有着一定的危险性,但比起这点危险来说,如今学园里大部分患有决斗综合症的学生,那无法被满足的决斗欲望,反而才是更大的问题。

“难怪大哥你最后会告诉那个吸血鬼,想要得到我们学园手上的封印密钥,就让她带着更多的同伴,来用决斗打败我们的那种话,原来是有这种算计在里面啊?!”

丸藤翔反应过来,有些惊叹自家亲哥的算计。

丸藤亮的眼角抽了抽,他也不想要有这种算计的,奈何这是他的师傅交岛校长拜托给他的事情,要他缓解学园里众多患病学生的病症。

“去吃饭吧,吃饭后赶紧回宿舍休息,指不定下一个袭击者或是那个不甘心的女吸血鬼,就会带着人过来进行决斗。”

黑暗决斗者的来袭,并没有给GX学园带来太多负面的影响,相反每一个患有决斗综合症的学生,那欲求不满的决斗之魂得到了一些满足。

面对着未来可能会袭击过来更多黑暗决斗者的情况,这些学生只想说:让这场暴风雨,来得更勐烈一些吧!

【活见鬼了,GX学园这里到底是什么风水宝地,为什么除了被封印的三幻魔外,还有一只没有被封印的魔神存在?!】

大德寺忧心忡忡,关注过卡缪拉袭击过来那晚决斗的他,并不是很确定自己七星众等人是不是已经落入那位真我魔神的捕食网中。

而现在对方之所以没有明确出现,阻止他们七星组织的行动,或许就是为了当捕蝉螳螂背后的黄雀。

当然,目的应该不是他们这些小虾米,而是他们想要解除封印的对象——三幻魔。

大德寺是个炼金术士,在过去考过不少古代遗迹的古,而一些古代遗迹里面,就有记载那位【真我魔神】的故事。

本来记载故事的石板无法制作成为对应的卡牌,还以为是古人杜撰出来的神话内容。

但现在看来并不是杜撰,而是对方一直都没有被封印,还自由活动在这个世界上。

【三幻魔解封的预言,该不会就是对方操纵的黑暗决斗者,所放出来的信息吧?】

突然,大德寺产生了这种想法,也不怪他有如此猜测,根据他曾经看过的一些古代遗迹石板上的有关记载,那尊突然出现在卡缪拉决斗中的魔神,常游荡于古代时期的神魔祭祀场所。

每当出现都会将祭祀神魔的信徒,连同他们祭祀的神魔本体一起吞噬掉,是来自于黑暗界非常喜好吞噬神魔的恐怖之神。

论起位格来说,比三幻魔还要恐怖。

“不过,我好像也没有退缩的权利了。”

看着今早上自己不小心磕碰到桌角的手指,如今上面出现的丝丝裂痕就像是裂开的粘土陶器情况,大德寺不由叹了口气。

现在这具身体是一具用带有魔力的陶土制成的人偶,坚持这么些年已经抵达了极限。

要么解封三幻魔得到延续寿命的力量,要么就是自己能灵感爆发,在消亡之前制作出贤者之石来。

不然……

“我使用魔法卡【贤者之石】,复活墓地里的霍恩海姆!”

“嗯?!”

路过室外训练场的大德寺,直接停下脚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深空彼岸 明克街13号 赤心巡天 宇宙职业选手 半仙 人道大圣 择日飞升 不科学御兽 神秘复苏 光阴之外
相关推荐:
好色春仙全球高武之我的系统送错了怪盗基德之我只是开餐厅的怪盗基德:月光下魔术师KID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诸天之从南宋网游世界称霸仙武之无限小兵仙武之路诸天之英雄联盟洛星的假面次元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