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请叫我超人吧

“那您也犯不着拿封印结界的密钥出来,为了解决学生的牌瘾问题,就打算打开据说封印着足以毁灭世界三幻魔的结界钥匙出来。

校长先生,我感觉你的精神状态或许也出现问题了,如果有必要的话,还是去检查一下吧!”

助理由衷地说道。

“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的精神状态绝对没有问题。

事实上,要不是学园里面发生了学生出现牌瘾的症状,我还真忘了这东西的存在。”

交岛校长看着贴封印符纸的盒子,想到了年轻时候遇见的占卜师,对方预言了他在未来得到了这份封印结界的密钥,并告知了他在什么样的时机,打开这些被封印的密钥才合适。

“当有掌握黑暗力量的强大光明决斗者出现在面前之时,当你遇到自身都感到棘手无法解决的问题之时,当你身边重视之人需要强大之敌作为磨刀石之时,在二十多年前,那位占卜师就是这么跟我说的。”

交岛校长说道。

“那您觉得开启密钥的条件,现在已经满足了吗?”

助理问。

掌握黑暗力量的强大光明决斗者→出现在学园里、光明正大决斗吊打学生的决斗大魔王(1123号);

遇到自身都无法解决的棘手问题→患上决斗综合症、如今决斗实力强大的学生团体;

当身边重视之人需要强大之敌去作为磨刀石之时→此时,此刻!

“我觉得,条件应该是满足了!”

交岛校长想了想回答道。

与此同时,助理的思维也同步化想到了造成如今境况的1123号,突然就有一种无言以对的感觉。

“但这毕竟是传说中,能解开拥有毁灭世界能力的三幻魔的封印密钥,校长,您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毁灭世界的三幻魔传说吗,老实说,那个传说我是不太信的,毕竟三幻魔只是对标三幻神的存在,在掌握三幻神卡的武藤先生依旧是我们GX学园理事之一的情况下,就三幻魔想毁灭世界,武藤先生是不会坐视不管的。”

“交岛校长,您这种隐喻天塌下来有高个子决斗者顶着的发言,是不是有些不太负责任?”

助理不由吐槽起来。

“那你有什么更好建议吗,解决学生的牌瘾问题,以及解决这些密钥在我手中的情况。

老实说,这东西在我手里就是一个烫手山芋,看管了这么多年,我其实一直都有些担忧这些密钥,可能会被预言中的邪恶组织夺走。”

“交岛校长,若不是我亲眼看到你是从仓库堆里找到这个压仓底的封印木盒,我肯定会相信你现在说的话。”

“咳咳,总之,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我不想晚上因为这东西睡不着觉,而学生出现牌瘾的病症也必须得到解决的办法。”

“既然校长先生您心意已决,那么在开启这东西吸引来强敌之前,您最好跟所有可能为您擦屁股的人打声招呼。”

助理是个靠谱的,提醒道。

“嗯,这事就交由你去办,理事会那边通知一下,海马集团那边也要通知一下。”

交岛校长点头,同意他的说法。

“……”

助理有些无言,但还是应承了下来。

“另外,跑出去用我们学园公费,去别的地方打牌的那位,现在有消息吗?”

交岛校长想到了什么,就又问道。

“我已经委托意大利那边的侦探,去当地有名的决斗学校帮忙打听消息了,但就目前为止,却还没有发现吴克先生的踪迹,他似乎并没有拜访当地的决斗学校,干打交流赛或者砸场子的事情。”

助理说道。

“多增加一些委托去更多决斗学校调查吧,如果早点找到人的话,这东西或许就不用打开了。”

交岛校长说道,他的想法是好的,但往决斗学校方向找人,注定找不到1123号的。

1123号现在,正在罗马地下决斗场打牌打得乐不思蜀,连手机这种对于普通人来说十分重要的通讯工具没电了,充电插头故障没充上电的情况都没注意到,整天就放在居住的酒店里吃灰。

有什么事完全由暂时转职为他在意大利这边的生活助理,帮忙照顾他沉浸式打牌生活的佩德里,原先的那位导游先生在负责。

想要注意到自身正处于失联的状态,大概得等地下决斗场最近因为他而掀起的赏金挑战赛,那些过来挑战他的决斗者频出的高峰期过了之后,才有可能。

交岛校长联系不上人,GX学园里的学生打牌饥渴症越来越严重,甚至都已经出现了人传人的现象。

无奈之下,等不及找到他的交岛校长,只能开启了封印三幻魔结界密钥木盒上的封印,从里面取出了像是积木的七把密钥。

当然,在这之前,交岛校长是有提前和GX学园的理事会,以及如今最大财主的海马集团通过气的。

而理事会当中,一位影丸理事在得知解封三幻魔的密钥,早就被交岛校长拿到手,只是一直被藏着到现在才被拿出来后,一张褶皱的老脸却都有些被气绿了。

这位影丸理事长表面是GX学园背后的大财主理事之一,但真实的身份却是一直在暗地里追寻三幻魔力量,意图利用三幻魔力量恢复年老身体的青春,还要从三幻魔身上得到永生不死生命的人类。

换句话说,对方就是交岛校长曾得到的毁灭预言中,意图解封三幻魔的邪恶组织,其背后的Boss。

而他之所以资助GX学园的原因,也是为了盯着三幻魔的封印之地,一边派出手下全世界寻找解封封印结界的密钥,一边则在封印之地守株待兔,防止其他得到密钥的家伙,越过自己去获得三幻魔的力量。

一个将死的老人,一个靠着尖端医疗科技吊命的有钱人,每天一闭眼,都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睁开眼,这种对于生老病死、纯粹面对不知何时到来死亡的恐惧,又有谁能明白他一个将死老者的痛苦?

而就在他焦急等待、辛苦寻找的时候,冷不丁身边一个人自曝,自身早就找到了他苦苦寻找的解封三幻魔的密钥,且还是在十多年前就已经找到,只是藏得好一直没被发现……

影丸理事在得知这情报的时候,差点没背过气当场去世,好在他的医疗团队足够坚挺,愣是把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去,把消息传给七星,让他们去GX学园,把解封三幻魔结界的密钥,给我全部夺取过来!”

躺在重症病床上,影丸理事拉着管家的手,有气无力地交代着自己对七星组织下达的命令。

“老爷,您就好好休息吧,我会去通知七星组织这个消息的。”

管家世世代代侍奉影丸家族,很忠诚地回应老主人的吩咐。

位于世界各地七星组织的成员,很快就得到了传讯。

“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了吗?”

GX学园,炼金术课执教老师,欧西里斯红宿舍的舍长,大德寺在接收到传讯后,不由叹了口气。

不知何时,原先追求永恒生命的他,开始有了普通人类的多愁善感,如果可以的话,他并不想要伤害自己的学生。

“喵?”

卧在他腿上的大橘猫,因为他抚弄按摩的手掌停下,有些奇怪地看了看自己的铲屎官一眼,却是喵呜叫了一声。

“算了,让其他七星成员先上吧,要是他们搞不定,我再上场也不迟,唉,普通老师的校园执教生活,若是可以的话,我也想继续下去。

这真是一段平凡而又令人感到安心的日子,比起以前我们到处流浪的生活却是好多了。

你说是不是啊,小咪?”

大德寺轻挠着大橘猫的下巴就问。

“喵~”

大橘猫享受着这种服务,舒服地叫了一声。

来自七星组织的袭击者很快到来,第一个出场的是被某股黑暗力量操纵的天上院吹雪。

他是天上院明日香的哥哥,但在就读GX学园二年级的时候突然失踪,天上院明日香进入GX学园这里,有一部分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回自己失踪的亲大哥。

天上院吹雪踩踏着月色来到GX学园之中,脸上带着富有神秘感的黑暗面具,逼格满满找到了保管其中一把封印密钥的游城十代。

不出意外的,明日香的哥哥天上院吹雪落败了,与原本会和游城十代打得有来有回的情况不太一样,已经经受过挣扎决斗特训、还患上一定决斗综合症的游城十代,如今追求胜利的心理极为强烈。

一套E英雄卡组,愣是压着天上院吹雪的真红眼黑龙卡组打,从头压制到尾,不给对方半分翻盘的机会。

等到有人发现这边出现的黑暗决斗,天上院吹雪与游城十代的决斗,就已经到了尾声。

“新宇侠,给对手致命一击!”

“啊啊啊啊!”

痛呼声转瞬即逝,七星组织的第一个袭击者倒在地上,脸上的诡异面具因为决斗失败而脱落下来,一股股黑气从面具上涌出。

这回,游城十代看得真切,在自己决斗胜利后,自己的身后就浮现出一道巨大的黑色虚影,像是某只卡牌精灵,但具体模样又看不清楚。

对方在出现后,就探下来一张模湖的脸,却是像是抽烟气一样,把从诡异面具里冒出的黑气,给全部吸收掉。

而在黑气被吸收走后,游城十代便感觉自己焦躁的内心,竟是在这一时间得到了平静,像是被满足了一般。

“等等,你是不是教官的卡牌精灵之一,学园里我们这些参赛学生最近的精神异常情况,又是不是你搞出来的?”

游城十代的质问被直接无视掉,浮现的虚影没有回答他任何问题,在吸收掉诡异面具上的所有黑气后,就迅速地消失掉。

次日,天上院明日香因为游城十代,在昨晚击败带回了她失踪已久的哥哥,对游城十代心生感激。

另一头,游城十代分享说出决斗综合症的真相以及缓解方式后,却是让所有患有决斗综合症的学生捶胸顿足,为什么昨晚七星组织的袭击者来袭击的不是他们。

之后的夜晚,很多因为决斗综合症而睡不着的学生,就自发地在GX学园中巡逻起来。

而他们巡逻的目的,却不是为了保护学园不被入侵,而只是为了让自身被邪恶组织决斗者袭击的概率,能够尽可能提高一些。

在这种神奇的行动逻辑之下,当第二位七星组织的袭击者——吸血鬼贵妇人卡缪拉,带着自己的船只、红毯,以及出场BGM找上门。

只是类似恶魔城风格的BGM刚响起的时候,GX学园里那些患上决斗综合症、夜晚有些难以入眠的学生,就在昏黑的环境中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飘起迷雾的湖岸边,一群学生汇聚过来,有些沉默用犹如饿狼的眼神,看向BGM响起的湖泊,那迷雾浓重的方向。

迷雾里,呆在船上的卡缪拉有些被岸边的场景给吓到,一开始看的时候还以为是野狼群。

然而,等到看清楚那一双双犀利目光的主人是人类后,她的心中却是更加发毛起来。

那些人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能具备那种像是饥饿到了极点的狼群,在看着能够让自身饱餐一顿的猎物的目光。

【要暂且先撤退吗?】

这个想法刚浮现,就被卡缪拉打消。

【自己可是货真价实的吸血鬼,怎么可以害怕区区的人类决斗者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吸血鬼贵妇人卡缪拉踏上了红毯,出现在湖岸边决斗者的面前。

只一出现,学生们就激动起来。

“她是我的,由我来跟她决斗!”

有人已经迫不及待了。

“不不不,咱们要讲究一个先来后到的道理,我是第一个跑过来这边的,理应我先和这家伙进行决斗!”

卡缪拉才刚表明自身的袭击者身份,提出要进行黑暗决斗,但还没说出黑暗决斗赌注的时候,岸边听到决斗的学生们就吵了起来,纷纷表示自身要最先和她决斗。

那些人话语里的自信程度,就仿佛击败她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事情。

卡缪拉有些怒了,她想要让这群人类学生,认清黑暗决斗的残酷性。

于是,她说道:“你们这群抢着要和我决斗的家伙,最好要想清楚一点,这是真正的黑暗决斗,如果你们决斗输了,可是要被我抽取灵魂,封入玩偶里面的!”

卡缪拉本以为这种话能吓住大部分学生,但没想到此言一出,岸边的学生就露出不屑的笑容。

“你打牌只是赌上灵魂吗?”

“看来黑暗决斗也不过如此。”

“你要知道,我们每次打牌,都是当自己生命最后一场牌局在打的!”

“我们是赌上一切在打牌的决斗者,挣扎与痛苦时刻相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深空彼岸 明克街13号 赤心巡天 宇宙职业选手 半仙 人道大圣 择日飞升 不科学御兽 神秘复苏 光阴之外
相关推荐:
好色春仙全球高武之我的系统送错了怪盗基德之我只是开餐厅的怪盗基德:月光下魔术师KID致命诱惑:绝色女领导诸天之从南宋网游世界称霸仙武之无限小兵仙武之路诸天之英雄联盟洛星的假面次元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