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谍雾暗影

采儿重生过来的第一天,听到林祖昌死了。

这么个折磨沐家家破人亡的名字,这一世这么早就死了?

不会刘黎茂出了什么问题吧……

此时的她内心十分慌张,这要是自己重生过来,还不能挽救沐家,那简直浪费了老天爷给她的这次机会。

直到看到刘黎茂完好无损地站在她眼前,这才放下一口气。

至少这一世的人没有被自己看上的人祸害到……

原主记忆里的技能就是天生存在的,因而沐采只需要小心的装鸵鸟,不让自己露馅。

房间内,沐采在默默地整理药箱,这是她前世带来的习惯。

“你还想着他吗?林祖昌?”坐在对面的沐馥小心翼翼地问道:“总感觉你这两天沉默的很。”

“说不像那是假的。”她淡淡地笑道。

毕竟是前世的痛和恨,这一世重生原以为是给了自己的机会,可是如命运般捉弄,一切来得太迟。

她很想问一问,跟着沐家做事情有什么不好。

自己的信仰不要了吗?爱人也不要了吗?背叛沐家能落得什么好下场?

可惜,这些话始终没有问出口。

“如果你觉得走不出来,那就去中医学院做事吧……”

“啊?”采儿有些诧异,难道自己很伤感吗?表现的这么明显?

“那边的几个老头特别想把你从我身边挖过去,你考虑一下。为我当助理,恐怕也不是你的出路。到时候带出几个学生,也好将你学到的东西有个传承。毕竟你中医的天赋很高,能将自己已经研究出来的东西传授出去,也是你对这世间的一种功德。”

“知道了,我会考虑一下的。”采儿恢复了笑脸:“你也不用太担心我,我又不是离开了男人不能活。现在就想安安心心地陪在你身边,看着你与黎哥俩人生出一堆大胖小子,然后帮你们带孩子呢。”

“在法国带得还不够?”沐馥忍俊不禁:“好了,我不打趣你了。林祖昌的事情你也别往心里去,第一次见到那样风度翩翩的男子跟你搭讪引起你的注意,难免有些心动。等忙过这一阵,我让黎哥给你多介绍几个男子认识,说不定就能很快转移注意力。”

“行,既然夫人要这么安排,那便这么做吧。免得大家还以为我心心念念人家……”采儿害羞道。

她内心里却暗暗发狠:林祖昌……

话说自己能重生回来是有什么契机吗?

怎么偏偏这么巧的事情落到了自己身上?

于是问道:“前两天身子很重,也不知道咋了。”

“突闻噩耗,发烧了一阵。”沐馥叹了口气:“傻丫头为了那个不值得的男人生病了几天,所以家里的人都以为你要跟着他去世,结果隔天好了。”

“原来如此……”采儿点了点头:难怪自己能重生过来,原来是这个契机。

也不知道这傻丫头的灵魂去了哪里……

现在自己占着她的身子,自己倒是很开心。

但是万一回来了,那可就不太好玩。

于是,她决定,还是少发言为妙。

与黎哥和张冬那边的话也得少说,万一这丫头原先是个活泼的性子,看到自己这么沉闷,估计要忍不住怀疑起来。

于是乎,家里的人都对她感到好奇了起来。

这丫头突然有点陌生呀……

“总不至于是因为林祖昌给你带来了麻烦,所以这丫头尽量收敛性子不惹你生气吧。”

这天,沐馥坐在沙发上,忍不住朝着刘黎茂调侃。

这一下,正被沐打听个正着。

她才明白,原来这一世的林祖昌露出叛变的苗头原来这么早?

“他那些事情都被我斩断了,麻烦已经扑灭了。”刘黎茂笑道:“之前安排的那些男的都没看上吗?实在不行,我让张冬再帮忙物色物色。”

“我还不要这么着急地嫁人呢。”采儿忍不住了,走出来翻了个白眼:“怎么?你与夫人和睦了,现在就想要把我尽早打发出去,你们好单独地过往二人世界?”

“你在那边听多久了,什么不出来听?”沐馥笑道:“难道还是想着打探一下这个人的消息?”

“哪里?只是你们觉得我奇奇怪怪的,出来辟个谣而已。”沐采瞪了一眼:“有这么奇奇怪怪的吗?”

刘黎茂和沐馥都点了点头,她看着这副模样,忍不住扶额:“好了,既然他给沐家没造成什么伤害,那我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以后就让你们看着我表现的正常点……”

她说完,忍不住瞪了一眼:家里看起来很和谐的样子。

张冬从厨房走了出来:“这些日子沐采表现得很低调还以为转了性子,现在看来只是害怕被找麻烦呀。”

“我跟夫人低调点,你们潜伏任务就会更顺利一些嘛。”

“有的时候也不用这么低调。”刘黎茂忍俊不禁:“听说你们前两天拒绝了一个患者,实在不用为我这么小心谨慎,明天赶紧去看看,别拖延了病情。”

“知道,我也正想去看看,哪个人身上的疑难杂症可以好好地研究一下。”

沐馥放下茶杯,朝着采儿笑道:“当然,也需要采儿一起会诊。”

“好。”采儿愉快地答应了下来。

她想了想:或许是自己多虑了……

之前的刘黎茂只是接受任务来到伪政府潜伏传递情报,可是通过他们的言语之间,似乎这个家伙有了更多的身份保护自己。

可是,这样的身份组织是允许的吗?

现在的她也无力去深究这件事,只要沐家的人一切都好,至于他什么身份,后面或许会受到什么惩罚,这并不是她所关系您的事情。

大小姐也有一些变化,与谭家的谭跃安生了个孩子,现在在苏联。

似乎发生了一些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些事情虽然很曲折,好在一切事情都是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保持平常心,静静地看着这些事情的发展吧……

说不定还要跟大小姐一起想一条出路,等着出事的事情逃难用。

沐采默默地想着,一旁的张冬却看在了眼里。

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可爱了,记忆里的都是跟在夫人身边,作为夫人的得力助手,做了不少与女孩子家不符合的事情。

没想到,居然也会露出一些小女儿的心态。

隔天,沐馥与沐采乘坐张冬的车子离开了沐家。

这天是刘黎茂休沐的日子,他在家闲着也是闲着,正想着在哪里去打探一下消息。

刘黎茂在伪政府职位也待了一段时间了,虽说是潜伏任务,但实际上大多数人都将他当成走狗差不多了。

他打探消息,也是为了防止有人暗杀。

不然任务完不成,还落得个骂名的下场,真是得不偿失。

就在这时,沐采递过来一张字条。

“等会儿这上面的药材需要你帮忙采购一下。”

张冬愣了愣,想着估计是前两天拒绝的那个病人他俩应该大致掌握了病情。

既然要下定决心去治,药材这些就是必不可少的。

“好,我将你们送到了就去置办这些。”张冬回过神来,笑了笑:“还有什么其他的也可以一并吩咐给我。”

等张冬买完药材回来,沐采已经站在了门外。

“这家里穷得很,这药材钱恐怕也收不回来。”无意中的一句话,让沐采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行医的人讲究悬壶济世,沐家家大业大的也不在乎这些药材。”

“你说的对。”

张冬看着门口的炉子和药罐子,想必是在做熬药的准备工作。

“要不我来帮你。”

“那你拆一包出来,将药材浸泡个半小时,再端过来吧。”采儿不客气地指挥起来。

印象中的张冬还是前世的记忆,这个家伙与自己十几年没见了,没想到这一世却成长为黎哥的得力干将了。

这一世跟上一世的差别还蛮大的……

她忍不住想到:前世的张冬似乎只在信件里出现过。

自己跟随沐馥早早的去了国外,后面虽然有回国替组织做事,但大多都是文职工作,并没有这一世这种惊险刺激。

如果按照前世的这个时间,大小姐应该在江城当速记员,自己则是在一所学校教书。

而林祖昌是组织安排的人,与之接触,互生情愫。

现在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似乎时刻在提醒她现在并不是前世。

这中间应该是出现了什么变故,要么沐家有什么人比自己提前重生,改变了这个局面。

刘黎茂的这么多的身份是变化最大的一个,难道是他??

她越想越不对劲,索性就不想了。

既来之,则安之。原来自己最近的表现在他们的眼中就已经够奇怪了,只要沐馥不出啥事,那她也不会有任何举动。

这时,张冬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药材泡好了,你在想什么呢?”他忍不住笑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现在毕竟在敌后,我与夫人救治穷人肯定会有人帮忙宣扬,到时候会不会影响你们做事?”

“陪着黎哥回到申城,夫人的任务就是做做正常的事情。这要是突然之间变得不正常了,反倒还遭人起疑。而且你俩的这种日子没有我们水生活热的,黎哥也很乐意看到你们这样。”

“明白了。”采儿接过箩筐,将浸泡过的药材倒了进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不科学御兽 赤心巡天 宇宙职业选手 半仙 深空彼岸 明克街13号 神秘复苏 择日飞升 光阴之外 人道大圣
相关推荐:
网游之暗影舞贼神级养成系统开局百万金币最强军魂之暗影暗影浮沉木叶之暗影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