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我的末世的哥

作为一直处于旁观中的尹恋算是把情况摸清楚了,男子呢,可能是因为母亲患了重病需要用钱才选择和他母亲年龄相仿的女子结婚,这样的男子也是极为难得的存在,毕竟人老珠黄的女子说不定玩几天没了兴趣也就会把男子甩了。

被甩的男子可不要想能从妖艳女那分得什么财产,这些事情妖艳女早就预防了,不但得不到相应的损失,估计男子在想娶个好媳妇也会难上加难,毕竟名声在外后,男子的生活也就不是那么方便了,纸包不住火将自己的对象带回家中指不定会被邻居说三道四,如果全家搬走定需要大量钱物,在妖艳女那里生活时间越久,和这个社会脱节的距离也越长,最终很有可能被这个社会残酷的淘汰。

可不像那些女孩子,社会总是会同情女性弱者,一旦闹上台面男子定会维护自己的脸面从而拿钱消灾,女子拿了这些钱找个接盘侠嫁了什么事也没发生,毕竟在男方家生活很难接触道女方家的情况,哪怕是需要回娘家,只需要切到好处的处理也就能瞒天过海了。

所以听了一路尹恋心中不免对妖艳女有些不满,于是开口说道:“人呢,早晚都会死,只不过早晚的事,往往最后一面一直会在心中所挂念,那一刻心中对母亲的不满,自己对母亲的愧疚一切都会释然,这样双发反而会活的洒脱,走的安详。”

“你就一个开车的,好好开你的车,有什么资格掺和我们的家事。”女子大声咆哮着,而身旁的男子拉劝着,有时候越有拉架的反而咆哮的人更嚣张,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

“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是,我和她比是年龄大点,但老娘有的是钱,生活不正是建立在物质基础上吗,她长得这么好看不也是一个跑车的人吗!一无是处,撒也不是。”妖艳女自说自话的,将自己地位拔高些许,好像只有凸显出自己多么有钱才能比的过尹恋。

“没有,师傅不过是想劝一下我们,你怎能恶语频出呢?”男子开始奋力反驳,两者争吵不断,从他们的对话中可以听得出,女子之所以有钱,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妖艳女的前夫在一场事故中意外去世,好巧不巧的事男子死之前买了一张彩票,居然还中了头等将,足足有十个亿这还是税后,妖艳女成功领取奖金,瞅准商机接连出手,虽有不少失败的经历,但好在钱多,总有瞎猫碰上死耗子的时候,于是摇身一变成为千亿富婆。

这个社会不是给有所准备的人,而是那些握有更多次数机会的人的,好比一个机会出现在大家面前,大家可以平等竞争,但入场费却高的惊人,作为老百姓好不容易倾家荡产获得门票结果这不过是一场资本家的骗局,难得获得机会的家庭顷刻间家破人亡,而握有更多机会的人,还可以投身下一次机会,相比较而言穷人翻身的机会也就难上加难了,如此以来富人想不富都很难,穷人想翻身也就难上加难,只能作为韭菜被对方割了一茬又一茬,极少数人通过聪明才智或者特殊手段翻身,但这种见不得光的方式最终的下场也没几个好的。

双方争吵声只高不低,尹恋只好将车子停靠到路边,车子才刚刚停下,从对向车道已经后方便驶来一模一样的卡车,当尹恋再次想要起步时车子是无论如何也挪不动半分。

“你们别吵了,在吵就一起死。”强烈的灯光将争吵的二人拉回现实,尹恋的提示使得后方的二人四处张望,妖艳女准备开启车门。

“师傅,你快把们打开啊!”

“我就没锁车门,车子根本不听我的使唤,走也走不了,玻璃,车门都打不开。”尹恋下意识之中想要动用自己的异能,结果小腹之处没有任何变化,就连异能核心也没消失的无隐无踪。

“这下完犊子了,不过也好,我可以去见我的妈妈了!”男子表现出的十分镇定,最后竟然闭上双眼,无论身旁的女人如何抓挠也不在与她发生争执。

妖艳女将脚下的高跟鞋脱下用力的砸着,两辆大卡车像是无人驾驶一般径直的撞了过来,强烈的灯光使得车内的儿女不得不用手遮挡,嘭!车子像是个汉堡一样被夹击在中间,慢慢的三人的空间变得越来越小。

灯光一闪尹恋居然又出现在完好如初的出租车内,急忙往后面看去,还是之前那两位乘客,只不过两者表情毕竟平静,尹恋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个梦,还是因为自己疲劳驾驶产生的幻觉。

正处于懵逼状态的尹恋四周观望着,结果车子渐渐偏离方向,前方正有一辆大卡车驶来,大卡车连忙切换远近灯光,提醒尹恋,这才使得危险没有发生。

额,怎么这一幕那么熟悉,这不是之前发生过的场景吗?难道下面会?

“师傅,你能不能好好开车,刚刚多么危险,你可知道你这样开车我可是要投诉你的!你的生命不值什么钱,但我们的命可金贵着呢!”一名位于后座的女子张口说道,原本还以为车里就尹恋自己一个人,没想到车里居然坐着一对情侣,女子长相一般般,但过重的妆容将自己的面容修饰的和网红女大相径庭。男子则唯唯诺诺的,戴着一副眼镜十分含羞的样子,看其相貌足以做女子的儿子也绰绰有余。

“额,不好意思!”尹恋急忙道歉,不管是重复出现的画面,还是对职业的操守,出现的之前过错确实是尹恋所导致。

表面平静如水的尹恋,心中掀起波澜,女子和之前说的话一模一样,尹恋心中笃定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定时之前发生的那样。

诚如尹恋所想一切都是在朝着之前发展的故事进行着,只不过在尹恋这次极为聪明,在她需要说一些旁白时,尹恋做出了沉默,之后的事情发展居然开始走向另一个方向。

“好了,即便是你妈妈真的去了天堂,也会为了你感到高兴的,又有多少人能够拥有你这样的生活,在说了我们都已经尽力了,包了专机送去国外专家去医治,想必应该会有好的结果。”妖艳女和之前的态度明显好了许多。

“可是,我妈妈的病国外专家可能也无法医治,毕竟年龄已经到了杖国之年能不能扛过西方的手术还是一个问题。”男子有些担心,但言语中却没有过多的责备,毕竟对方也是好心,西方的医学相比较东方的医学,前者备受各个国家的追捧,而东方医学就连国家也表现出不帮扶不倚重,而突入东方世界的西方医学却表现到极大的重视,各大医院拔地而起,什么好的路段,什么绿色通道皆是为其免费开通,很多城市之中,中医医院的数量仅是西医医院的一半。

中西医在圈地的过程中显然落入下风,这也使得民众看病难,看病贵,尤为突出,好不容易挂上号结果要化验这个化验那个,看病的成本自然居高不下,而中医望,闻,问,切,却被一些所谓的专家称之为故弄玄虚,不准确,渐渐使得中医被各方冷落,各大院校所能收到的学员也少之又少。

很多时候中医便能准确的断定出病因,毕竟大部分病表现出的病理便能笃定出是什么病,但这样的手段,可不是什么中医医生可以学会的,往往能够达到这样水平需要十年甚至二十年,需要不断通过望,闻,问,切来进行反复训练,但看病的人不信任,急需得到医治反而促使中医没有了这样的学习环境,西医疗效快但不根治,中医疗效快但效果慢。

“放心吧,那些国外的专家准能治好咱妈的!”妖艳女可是头一次用咱妈,之前可是从来没有过,尹恋继续架势着出租车,车子在山间不断行驶着,周围的景色虽然十分美丽祥和,但男子显然平静不下,于是掏出手机。

“弟弟,妈,他的情况怎么样了?”男子拨通的电话竟是之前被提及的无能小弟。

“托你的福,这会正在抢救室呢!”言语中充满敌意。

“不是,怎么会这样呢,明明在上飞机的时候还好好的,可以吃点东西,怎么就一下子进了急救室呢?”男子歇斯底里的询问着。

“你又不是不知道妈多大,居然还做长途飞机,在飞机上已经抢救过一次了,才下飞机就被急救车拉倒医院抢救了,这会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不和你说了,医生出来了,应该是要家属签字或者缴费。”

“嘟嘟!”电话一端传来忙音,男子绝望的看向身旁的妖艳女,而女子面露紧张票了一眼便转身望向窗外。

“我妈她现在在抢救室,这下好了,原本还可以活个半年多的,很有可能被这么一折腾下不了手术台了!”男子来回摇晃着妖艳女,女子起初还不搭理对方,但时间久了开始反感男子的行为。

“该做的我们都做了,钱也出了,有多少家庭能够像我们这样去救治一个七十岁高龄的人。”

“你就是这个杀人凶手,我和你没完。”男子和女子厮打在一起,为了躲避男子的厮打,女子脱下高跟鞋操起反击,见情况实在难以控制,尹恋不得不又靠边停车,双方已经见红了在不停车很又可能会出人命。

结果可想而知,才刚停下居然一前一后凭空出现两辆卡车,尹恋闭目思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赤心巡天 宇宙职业选手 人道大圣 深空彼岸 神秘复苏 光阴之外 半仙 不科学御兽 明克街13号 择日飞升
相关推荐:
重生甜妻套路深沙漏重生小医仙超级暧昧末日之杀杀丧尸抽抽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