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难哄!强撩!豪门前夫总想对我图谋不轨!

霍宴开诧异。

“学校门口有监控。”

霍宴开立刻明白,她这是担心对方黑入了校园网,将监控反过来为他们所用,这样校门口有任何风吹草动,他们在里面都知道。

霍宴开闻言立刻给傅江岩发了个消息,顺便问了问他们还要多久过来。

很快傅江岩就回了他一个语音。

“还有三分钟就到。”

“我已经通知了供电局,等我们人一到就断掉整个片区的电。”

霍宴开直接将语音公放出来的,曲晚安听到难免有些讶异:“你报警了?”

“嗯。”

“可我还不能百分百确定他就是方子华,而且就算确实是他,也没有犯罪证据,贸然报警万一弄错了……”

“放心,错不了。”霍宴开淡淡道:“在过来的路上我已经让人查过了,北医大三天前跟邀请了一位北欧医学专家过来演讲,虽然用的是化名,不过照片就是你那位失踪多年的大师兄。”

“至于犯罪证据……”

霍宴开顿了顿:“我让人检查了医院,发现沈婉清的尸体失踪了。”

曲晚安蓦地抬起头来:“沈婉清尸体失踪了?你怀疑是方子华拿走的?可他拿她的尸体做……”

曲晚安说到一半,声音戛然而止,脸色虽然有些不太好,但却不得不承认霍宴开的猜测不是没有道理。

她这两天努力想起了很多事情,其中就包括当初方子华跟外公吵架的原因,好像就是因为方子华觉得外公思想古板,不够变通。

现在想想,或许那时候方子华就已经生出了歪心思,外公努力想纠正最终还是无力回天,所以只能跟他斩断关系,没想到时隔多年外公的担心终究还是发生了。

三分钟后,曲晚安明显感觉到周围变得安静了很多,她正想问霍宴开是不是警察已经到了,一抬头,四周突然陷入漆黑一片,她心里就有数了。

整个抓捕过程只持续了不到半个小时。

曲晚安和霍宴开全程坐在车上,但光是听到远处传来那几声沉闷的枪响,就知道这个过程绝不简单。

好在他们没担心多久,一个脸上笑容干净的帅哥就走到他们车前,叩开他们的车窗:“行动圆满完成,阿宴,这次多谢你,给我们送来一条大鱼。”

霍宴开:“送鱼的不是我,你恐怕谢错人了。”

那帅哥一怔,转头看向霍宴开身旁的曲晚安,微微怔了一下:“原来这一切都是曲小姐暗中帮忙?”

曲晚安看着这张脸,隐隐觉得眼熟,应该是当初她跟霍宴开结婚的时候见过,但她却实在想不起对方叫什么。

毕竟她跟霍宴开结婚的时候,霍家的人不少,霍宴开一走也没人跟她介绍,她自然无从得知。

“这位是市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傅江岩。”

曲晚安点点头:“傅队长客气了。”

简单客气两句后,她想起刚刚那声枪响还是忍不住关心:“刚刚你们没有受伤吧?”

“多谢曲小姐关心,我们这边倒是没什么,不过你那位师兄状况好像不太好。他手里拿着枪,试图袭警逃跑,我们的狙击手出于无奈几种了他的肩膀和手腕,他现在的情况不是太好,不过我们已经叫了救护车。”

曲晚安闻言几乎立刻道:“我去看看。”

傅江岩一怔:“曲小姐如果是想叙旧……”

话还没说完,霍宴开就淡淡打断他:“安安的艺术比她师兄更强,她应该只是想帮他做个简单的止血包扎,毕竟你们应该也不想带个死人回去你吧。”

傅江岩这才意识到自己想岔了,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那就麻烦曲小姐了。”

傅江岩说完,示意身后的刑警将曲晚安带过去。

等曲晚安身影走远了,他才又压低声音对霍宴开道:“你……要去看看沈婉清吗?”

霍宴开微微眯起眼:“她还活着?”

“早没气了。”傅江岩说完意识到自己这说法不准确,又纠正道:“也不能说早。我们停电的时候,方子华正好在给沈婉清做手术。看到停电,方子华意识到情况不对,立马放弃沈婉清,收拾东西准备跑路。等我们抓到了方子华,再回到手术室找到沈婉清的时候,她已经凉透了,这次是真的死得不能再死了。”

傅江岩想了想,到底还是没把他们冲进手术室时看到的沈婉清躺在手术床上肠开肚破的情形说出来。

毕竟,当时那画面冲击力太强,饶是他们这些警察也有些不适应,他就不说出来恶心霍宴开了。

“没什么好看的,”霍宴开声音平淡:“既然死透了,就直接送去火化吧。”

傅江岩心里已经猜到他大概率会这么处置,点点头,目光随着他的视线看向远处正在做包扎的曲晚安,眼里多了几分调侃。

“怎么,这是打算吃回头草了?”

霍宴开面无表情收回视线,转头睨他:“做你的工作吧。”说完顿了顿:“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个方子华背后势力不小,你最好多派点人守着。”

说起正事,傅江岩也收起了眼底的调侃:“放心,我就算拼上这条命也绝不会让他跑掉。”

霍宴开挑眉:“想让他闭嘴,不只是跑掉一种办法。”

傅江岩闻言面色一凛:“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放心,我会时刻派人严加看守,尽快审出结果。”

……

医院救护车赶来后,傅江岩为了保证方子华的安全,亲自跟车去医院。

折腾了一晚上,曲晚安也有些累了,霍宴开开车将她送回家。

车开到楼下,曲晚安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不料他却忽然叫住她:“安安。”

曲晚安回头。

“我……”他抿紧唇,有些艰难,但最终还是选择开口:“可以请我上去喝杯茶吗?”

曲晚安一怔,本来已经有些困意的神经重新绷起。

“我保证,真的就只是喝杯茶,喝完我就走,好吗?”他低着头,声音带着点疲惫后的喑哑,一张脸在昏黄路灯下显得棱角模糊,看不清表情:“我不想那么快回去,一个人面临那个空荡荡的家。”

曲晚安闻言再次怔住。

什么叫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家?

“霍夫人呢?”

他抿了抿唇,终于吐出实话:“沈婉清临死前给省厅寄了封信,举报我妈蓄意杀人,这会儿阿聿应该在省厅劝我妈戴罪立功,争取减刑的事情。”

曲晚安:“?”

她不可置信瞪大眼睛:“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你没跟我说过?”

“这几天你需要操心的事情已经够多了,而且省厅那边还不清楚情况,我想等情况弄清楚了再告诉你。”

曲晚安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努力压下心底的疲惫和震惊,缓缓开口:“这么晚还喝茶,晚上回去得失眠了,我给你煮点安神的果茶喝吧。”

霍宴开看着她的身影,眼底的疲惫压抑化开,晕成温柔的形状。

“安安。”

“嗯?”

“谢谢你。”

曲晚安背影微微僵了下,声音有些不自然:“不用这么客气,一杯茶而已。”

霍宴开唇角微微上扬,没有再说话,迈开步伐跟上她。

——

半年后。

省最高法院1号法庭,正在举行着最近那个震惊全国的特大人口贩卖及器官买卖案的二审判决。

“综上所述,刘子华、江孟德、宋平……等人犯故意杀人罪、最拐卖妇女儿童罪、洗钱罪、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行贿罪等,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故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伴随着法官法槌落下,几乎所有守在1号直播间的网友们都狠狠松了口气。

因为二审结束,就意味着这些畜生的垂死挣扎彻底结束,意味着他们马上就要面临被枪毙的命运,也不枉江城警官为了将他们一网打尽所付出了努力和牺牲。

在1号法庭宣布审判结果的同时,极少人知道隔壁2号法庭同时也在进行着与此案相关的另外一个案子的判决。

“本院认定华颖犯故意杀人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但因其主动交代犯罪事实,态度良好,且在‘1218特大人口贩卖及器官买卖案’中提供重要线索,帮助警方破案,故本院认定应从轻判决,依照《华国人民共和国刑法》第**条,判决华颖四年有期徒刑。”

……

三年后。

因为在狱中表现良好,华颖,也就是霍夫人,被提前一年释放。

霍夫人刚走出监狱大门,就被一个扑面而来的身影抱了个满怀:“妈!我想死你了!”

霍夫人心里一颤,微微用力抱住女儿,努力压住声音里的哽咽:“傻丫头,自己都是要当妈的人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毛毛躁躁的。”

“我不管!当了妈难道我就不是妈妈的女儿而了吗?”

霍夫人哭笑不得拍着她的后背哄着她:“说什么傻话,你当然一辈子都是妈的女儿。”

说完,霍夫人又转头看了眼自己的准女婿。

纪子轩有些腼腆地上前:“伯母。”

三年前霍黎欢在大卫的治疗下虽然没多久就醒了过来,但恢复了记忆的她,很长时间都没能走出童年那段阴影。

好在纪子轩知道她的情况后,干脆在医院旁边开了个甜品店,每天带她到店里一块做甜品,虽然最后她还是没学会做甜品,但是整个人吃得胖了一圈,情绪也重新恢复了正常。

之后两人便顺理成章在一起。

纪子轩知道霍黎欢想要等霍夫人,所以从来没有主动提过结婚的时候,直到半个月前霍黎欢意外怀孕,正好霍夫人也快出来了,他才鼓起勇气跟霍黎欢求了婚。

“傻孩子,还叫什么伯母,叫妈吧。”霍夫人对纪子轩这个女婿很满意。

看着自家闺女终于找到了幸福,她心里也踏实了许多,一转头,看到霍宴开和曲晚安并排站在一起,她眼里笑意顿时更盛:“安安也来了。”

曲晚安笑着点头:“伯母。”

霍夫人笑得眼睛都弯成了两道桥,拉着她的手笑得合不拢嘴:“好孩子,我就知道咱们肯定还会是一家人,果然你跟阿宴兜兜转转这么多年还是在一起了。”

曲晚安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可看到霍夫人脸上那真诚灿烂的笑容,到嘴边的话又实在不忍心出口。

反而是霍宴开就霍夫人误会,直接挑明道:“妈,你想多了,安安还没答应跟我在一起呢。”

霍夫人眼睛蓦地瞪大,看看曲晚安,再看看霍宴开,最后一脸恨铁不成钢。

看看人家纪子轩,三年时间孩子都有了。

再看看自家这个蠢儿子,三年时间连个名分都没有,这大概就是人比人气死人吧……

“行了妈,赶紧上车吧,子轩做了一桌子的菜,再耽误恐怕菜就要凉了。”

霍夫人这才收起情绪,瞪了霍宴开一眼, 然后果断上了霍黎欢和纪子轩的车。

等到霍夫人上车后,曲晚安才没忍住低低地笑出声:“我本来还担心伯母这三年过得太辛苦,没想到伯母这性格反而更有趣了,看着这三年在里面过得应该还好。”

霍宴开唇角微微上翘:“我妈那个性格,在哪儿都挺受人喜欢。”

这点曲晚安倒是很赞成。

“走吧,上车。”

不料曲晚安却站在原地没动:“阿宴。”

霍宴开一怔,回头:“怎么了?”

她深吸了口气:“我们在一起吧。”

霍宴开愣住,心底第一个反应是狂喜,但紧跟而来的念头又让他的笑容瞬间消失:“是不是我妈的话让你觉得有压力了?”

“没有。”

“安安,你真的不用这样,我觉得现在这样也挺……”

霍宴开话没说完,忽然感觉唇像是被什么堵上,他睁大眼睛看着突然靠近的那张脸,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在做梦。

不,梦里头都从来没吻过他。

都是他主动。

可惜曲晚安只是的吻只是蜻蜓点水,在他唇上轻轻顿了下就松开了。

“安安,你……”

曲晚安唇角微微上翘,看着他难得红着耳根回不过神的样子,忽然起了逗弄他的想法:“霍总脸怎么这么红……该不会是第一次被强吻吧?”

……

霍黎欢车上。

霍夫人见霍宴开的车还没跟上来,不由得皱眉:“这臭小子在干嘛,怎么跟个车还能跟丢的?”

霍黎欢也不知道,于是选择倒车回去。

一回头,刚好看到男人高大的身影将女孩压在车上深深吻下去……

霍黎欢和霍夫人面面相觑片刻,再也忍不住勾唇露出姨母笑。

(全文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明克街13号 光阴之外 择日飞升 人道大圣 赤心巡天 深空彼岸 神秘复苏 半仙
相关推荐:
野兽之国猛兽动物园野蛮兽医如梦令异世界的黑科技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