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爆爽!贵女重生后团灭户口本

“送入洞房!”

好不容易终于熬到了婚礼的最后一步,闹洞房。

所有人都提起来十二万分的精神,明修和明远今日也做了回内应,不停地帮着众人给自家主子灌酒,明明准备好的茶水也换成了酒水,姑姑姨妈亲朋好友等人一圈敬下来,已是脸色陀红,醉意熏熏。

几个促狭鬼就等着看好戏了。

当王九渊被人扶走向洞房,他们酒也不吃了,跟着他身后,乌泱泱一群人,脸上都是些不怀好意又暧昧的笑容。

“那个锦盒给文君了吧?”

“当然,这些话本子本宫可是废了好些力气搜刮,就连那些宠冠后宫的宠妃也没有放过,你今日且等着它大显神威吧!”

“只有话本子?”

“图文并茂!”

萧文君安静地坐在床榻上,红盖头还未被揭开,她现在能看见的不过是眼底的那一方小小的空间,入目皆是红色,喜庆而不俗耐。

吱呀一声门开了,又关了。王九渊将所有的好奇心都关在了门外,原本醉醺醺的眸子恢复了清明,深吸口气,整理一番衣冠,这才缓步走向床榻,那里坐着他心心念念、日思夜想的人儿。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的心也跟着雀跃起来,抹了胭脂的脸颊又添上了几分红晕,嘴角的笑意一点点蔓延到了全身。

兜兜转转,萧文君还是回到了萧家最初的地方,这让她十分感慨。

王九渊握着喜秤的手因为太用力,都有些微微颤抖,紧张又喜悦的心充斥着他的全身,在撩起盖头的关键时刻,脑中不由自主的想象,盖头下是怎样娇艳欲滴的容颜。

现在只有他和她!

独一无二的她!

他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快揭啊!”云翊澜矮着身子趴在窗边偷看,腿都麻了,她都快急死了。自己的外甥,平常看着挺聪明伶俐的,此刻却像个雕像一般站着,莫非是临门一脚怯场了?

这一句话像是打开了一个缺口,众人不耐烦的催促声此起彼伏。

任凭气氛组不停的起哄。

王九渊好似没有被外边的动静打扰,定了定神,轻轻从一角揭开沉重又轻薄的红盖头,露出那张令自己朝思暮想、倾国倾城的容颜。其实他们才几日不见……

“哇!”

“太美了!”

所有人都被萧文君惊艳到了,虽然送嫁前已经见过了,还是皇后亲手上的妆,但此时看,好像又有什么不同了。她双颊飞起的红晕,晶亮的眼眸,都煞是好看!

她从来都是一副男儿装扮,甚少点唇描眉,今日这番打扮,正应了那句话:新娘是女子一生中最美的时刻。

“聒噪!”揭了盖头的萧文君像是被解开的禁锢,又恢复了威武霸气,一挥手,劲风袭过,将所有的门窗都关得严严实实。

“今日成婚,我突然想起你答应过我的三件事情,还有一件未完成。”

“娘子请说!”

“你觉得我今日美不美?”

“美极了!”

“那以后我的妆容都交给你了?”

“求之不得!”

众人被她这举动惊到了,皆是愣了愣神,云翊澜刚才甚至差点被卡了脖子,从未见过如此彪悍的新嫁娘,以至于忘记推开窗继续闹洞房。

这下皇后不担心萧文君嫁过来会受委屈了,皇贵妃此刻颇有些同情起王九渊,云翊澜却是幸灾乐祸,其余人也是神色各异,精彩纷呈。

外面被震住的众人,傻乎乎地就着窗上的剪影,看着他们喝了合卺酒。

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时,已是急不可耐的往屋子里冲,爬窗地爬窗,撞门地撞门,有皇后娘娘在这里,他们怎么闹都不过分。

一进来,所有人都傻眼了……

洞房里安安静静,桌上摇曳着烛火,但哪里还有半个人的身影……

众人气结!

郡主府屋顶。

两个红衣身影并肩躺在屋顶上,高空悬挂的明月,构成了一幅唯美的画卷。

“文君,我们这样把他们都丢下,偷偷跑出来喝酒,会不会不太好?”

“你今天不是陪他们喝了一天了吗?难道晚上洞房还想要他们陪着?”

一说这个瞬间来了精神,王九渊翻过身,侧着头眸光亮晶晶地看着她,“你想在这里……”

“想得美!”萧文君横了他一眼,眼波潋滟,风情万种,勾魂摄魄。

“那我们换个地方。”王九渊被这一眼看得浑身燥热,已是急不可耐。

一阵红浪翻滚,两人的身影从屋顶消失,徒留一轮圆月,预示着团圆和美。

新婚第一夜,某个人就被家暴了!

但也尝到滋味了。

……

转眼已经是十二年后。

新皇继位。

先帝谥号文昭帝。

皇后尊为孝贤皇太后,居慈宁宫。

文昭帝为给当今新帝铺路,几乎扫清了所有障碍,又有新帝幼时替萧文君送嫁的情分在,他的登基之路走得算是平顺,生出的波折皆被萧文君等人压制了下来。

如今新帝已将权力牢牢握在手中,朝廷内外无不臣服,经过十多年的休养生息,百姓的日子渐渐好过了,宇文曜叛乱留下的创伤也已经恢复,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边关稳定,四海升平,盛世太平,曾经风雨飘摇的大齐,已经恢复了元气。

新帝在对萧文君过多倚仗的同时,也渐渐生出了不安的心思,萧文君虽是女子,但已然是功高盖主、赏无可赏。他可以说是跟着萧文君长大,对她的人品自然是放心的,就怕其他人生出别的心思。

……

毓秀府。

萧文君吹干信笺上的墨迹,叠好放进信封,在其上龙飞凤舞地写了几个大字:母后亲启。

王九渊两眼放光地看着她做完这一切,连忙走上前来替她揉手腕,“娘子,写这么多字应是辛苦了,为夫替你揉一揉。”

“这下你满意了?”萧文君拍开他的手,笑骂道:“你最应该揉的是我的腰,成婚这么多年了,还不知道节制!”

“阿卿和阿言都说还要个弟弟或者妹妹,为夫不努力些,岂不是要让孩子们失望?”王九渊笑着受了自家娘子的嗔怪,觍着脸就往她身上靠。

这些年来,他早已摸清了娘子的脾气,顺杆往上爬已是练得炉火纯青。

“那你此时撇下孩子偷偷溜走,全了儿时笑傲江湖的梦想,就不怕孩子们失望……”

剩下的话还未说完,就被人堵在嘴里,吞入腹中。

满室旖旎。

……

皇城慈宁宫。

孝贤太后疑惑地打开信笺,新帝也好奇地凑过来看。

信中写道:

世间男儿能做到的,我已经做到了,不能做到的,我也都做了。此生已没有遗憾,从此纵情山水,过自己的逍遥日子,只求太后娘娘和皇上能善待萧家人,足矣!

内容简单明了,如她的心性一般。薄薄的一张信纸,承载了千斤重担。

阅完,孝贤太后和新帝对视一眼,皆在对方眼中看到了错愕。

新帝长舒一口气,笑道:“朕的义姐,还是那般潇洒恣意啊!真是令朕好生羡慕!”

孝贤太后也是笑了起来,“这孩子的脾气秉性当真半点没变,还是一如哀家初见时那般……”

(全书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神秘复苏 人道大圣 赤心巡天 不科学御兽 光阴之外 深空彼岸 择日飞升 宇宙职业选手 半仙 明克街13号
相关推荐:
一品贵女贵女无双三国贵女日常星际贵女娶夫记爆宠萌妻:帝少的心尖宠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