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我生了五个大佬替我去宫斗

涵妃听到这个话一愣,她是真不知道, 怎么会僖嫔跟德妃都这么快就没了。

僖嫔她还有可能想的通, 这犯了这这么大错误, 怎么也会被抓到的, 后路也没有了, 自然是死了还好过还多。

但是德妃不同,她还有好几个孩子,以后四爷登基后她还有大好的前程,那为什么会忽然间就没了。

涵妃是思绪划过,她就赶紧问道:“可有任何想说,这可是不正常。”

康熙也听到了声音, 他看着女人,低声道一句,“那朕先去看看, 你先在宫里看看孩子,不要担心, 朕就去去就回来。”

到底是几个孩子的母妃, 康熙没办法不去看看,即便的这个人曾经对自己女儿下毒, 心思恶毒,但是依然不影响康熙跟她曾经一起这么多年的日子。

涵妃点点头, 低声道着话,“万岁爷,小心一些, 臣妾在宫里等您。”

康熙点点头,离开的时候亲了亲涵妃的额头,低声在她耳边道:“涵涵不要多想,朕知道,是她给温宪下的药,这么恶毒心思,如今去看看,也是想看看是什么原因。”

涵妃一点都不会多想,只是男人这么在乎她的感受,这种感觉总是不错的。

于是她也紧握住了男人的手,低声道:“臣妾从来都相信三爷,也谢谢三爷一直站在臣妾这边。”

说真的,帝王多疑,康熙能在这种情况下对她多一分信任,她这么多年也觉的心暖暖的。

涵妃将康熙送走了后,就让景萃带景青下去休息,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肯定心底是惶恐的。

众人都离开了,屋里,就剩下几个孩子和她,十八阿哥这会儿紧紧的拉着十七阿哥的手,带着哭音叫道:“十七哥,你不要死,我怕。”

涵妃将儿子抱进怀里,低声安抚她,“十八儿,别怕,母妃还在呢,你好生的,等下就好了,太医说了没事的。”

听到母妃这么说,他还是拉着十七阿哥的手,他是真的怕,在他的心底,十七哥有多强,甚至比母妃皇阿玛还要强大,这会儿都躺着没有应他,他能不害怕吗?

涵妃将自己准备好的灵药丸再塞给了十七阿哥吃了一颗,才发现宝贝儿醒来了,一睁开眼睛就看着她,叫了一声,“母妃,我没事了,不担心。”

“怎么了,宝贝儿,你怎么会忽然间这样了,母妃得亏叫太医看了,说了没大事,不然母妃得担心坏了。”

涵妃的声音响起,十七阿哥看着自己母妃眼底的担心,这会儿还感受着身体暖暖的,小手紧了紧,一向不怎么爱笑的小脸儿,冷意散开,给了涵妃一个温和的笑脸,还带着奶音的声音响起,“被yao着了。母妃不担心。”

他说话一向简洁,这会儿为了不让自己母妃担心,只有被yao了是最轻松的。

涵妃一听,果真放心不少,最后又抱着儿子说了不少安抚他的话,最后带着几个孩子出去了,这受伤了就得养着。

这头涵妃带着孩子出去的时候,就收到皇太后送来的凤印。

来人,还是皇太后跟前的大丫头,一见到涵妃就给她行礼,“彩云给贵妃娘娘请安,太后娘娘让奴婢将凤印给贵妃娘娘送来,还请贵妃娘娘来清点下。”

涵妃没想到皇太后动作这么快,竟然提前将凤印给她送来了,只是如今男人要她掌管后宫,这是赶鸭子上架,不行也得行了;

“辛苦彩云姑姑了。”涵妃一个视线一打,景萃就忙过去接了过来,还朝彩云道着谢。

涵妃又让景萃打赏了彩云后,这才道:“这几天宫里的事情有点多,本宫还得熟悉下宫务,皇额娘也刚从热河回来,加之德妃去了,本宫还得忙她的丧事,等这些事情过后,本宫就去给皇额娘请安,还请彩云姑姑帮本宫转达一下。”

彩云见涵妃这么客气,倒是满意不少,又朝涵妃鞠躬后才告退的。

只是一回去跟荒唐说是德妃去了,皇太后都震惊的站了起来,失声叫道:“是谁做的,还是德妃自己想不开?”

彩云摇摇头,“目前还没有听说,只知道,万岁爷的銮驾已经往宗人府去了。”

皇太后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德妃的性格不会这么快想放弃的,难不成这次是受刺激太大了?

不过给自己女儿都下毒的德妃,皇太后也没什么好印象了,去了也就去了吧。

皇太后这头就不管德妃的事情了。

涵妃这头,因着后宫宫务是她管的原因,她还得管这事儿。

晚上的时候,康熙就回来了,跟着回来跟她一起商量德妃后事的,康熙看着她问,“涵涵,朕打算好好安葬她。就,以德妃的名义吧,你觉得怎么样?”

如今,涵妃也不可能跟个已经不在了的人计较,自然是没什么意见了,于是涵妃朝康熙笑笑后道:“一切都听三爷的,三爷这样,也顾全了雍郡王和十四贝勒,五公主几人的脸面,又对德妃妹妹够宽容大度了,三爷是真真好的。”

涵妃的话一落后,康熙的脸色,明显很动容,这个德妃身前这么对她,她却一点不计较她的谥号,康熙握紧了涵妃的手,将她紧紧抱在怀里,长长的叹息一声,声音含着无限柔情,“涵涵,有你在真好。”

她是最懂他的。

这点谁也比不上。

涵妃看着男人,她没有接着话,只是安静的陪着男人,一直等男人累的睡着了,她这才找了景萃来问,问这个德妃的事情,却得知德妃是自己提前就准备自杀的,一到了宗人府就吞药自杀了。

这么事情,还不能对外这么公布,只能说是病疾,涵妃叹口气,只能感叹生命无常,又让人去好生安抚五公主和十四阿哥,她这才开始主持操办德妃的后事。

有谁能想到有一天,她却是要为后妃办起她的身后事来?

时间转眼一过,等一过了德妃的丧事过后,时间不知不觉间到了八月底,这会儿,康熙答应她的,说是要准备带她去南巡的事情,终于提上了日程。

这八月底就说了去的,却不想,等所有准备准备好的时候,銮驾出发进行第四次南巡的时候,还是九月初了,只是九月初出发的时候,涵妃她们的队伍,还没出发多久到了德州后,就传来太子病了。

无法,康熙又带着涵妃回了宫里,这一来一往间,时间就快到十月中旬了。

康熙本来准备弥补女人,准备南巡,好好带着女人去放松下的时候,却中途被打断了,康熙回宫的时候,心情就不知怎么好了,这自然是回宫后就很少笑了,这段时间,在前朝的时候,执政就严格了不少,好些大臣都吃不消。

涵妃在后宫都听到过好多次,说是,这久大臣们一有点什么事情犯在万岁爷跟前,就会被拖到乾清门广场行杖刑,可算没将众人给吓够呛。

不过这个事情,她只是后宫,是没法干预前朝的事情。

而且,涵妃知道康熙,他也不是无故发火的人,如今形式如此紧迫,定然是这段时间,九龙夺嫡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不然男人不会如此震怒。

果真涵妃的预感没有太差,这不,等四十一年的年底晚宴过去后,刚跨入四十二年没多久,就惹出事情来了。

康熙四十二年的时候,春寒没这么严重,涵妃还是怕几个孩子会冷,就提前给准备了几套预寒的春衣,却不想,这天景玖急匆匆的跑进来,边跑边焦急的叫道:“主子,主子,不好了,出事了。”

能让景玖都说出事的,定然事情不可能小,涵妃刚一抬头,就见自己十五儿急匆匆的进来,一见她就道:“母妃,要不您去一趟吧,二哥出事情了,皇阿玛震怒,这会儿还在乾清宫里大发雷霆的,说是要将二哥拖出去杖刑。”

涵妃一呆,太子出事是在四十七年,今年才四十二年,这是发生了啥事情,竟然惹得男人震怒了。

涵妃忙将十七十八还有十六十五以及小九儿的衣服放好,不过匆匆批了件小披风就急急的朝乾清宫而去,只是一到乾清宫的时候,整个乾清宫外面都跪了一地的人,不过,打头的还是几个成年的阿哥。

众人一看到昭涵贵妃一到的时候,不知如何,心底倒是送了口气,这会儿,整个后宫里,估计也就皇太后和贵妃娘娘能让皇阿玛息怒了,只是先前皇太后已经来为太子求过一次情了,却是还没有求到情。

这会儿见到贵妃娘娘来的,到是有一丝希望。

涵妃看着跪在最前面的太子,视线看了看他,倒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涵妃就收回了视线,往里走了走,一到乾清宫门口,就见梁九功都在外面站着的,这会儿正在焦急的走来走去。

一看到涵妃,就忙上前行礼,叫道:“贵妃娘娘,您来了,万岁爷震怒,这今日已经快一天没吃东西了。”

康熙虽然是宠她,可也不是每天都去她宫里的,她还真不知道,这个男人会一天没吃东西了。她点点头后,就对梁九功道:“麻烦梁公公给本宫通报一声,就说我要见三爷。”

梁九功忙‘喳’一声就进去通报,只是一进去,就被一声震怒的声音,叫道“滚。”说话间,还有一个杯子跟着被扔了出来,‘蹦’的一声响起,涵妃想着,这是愤怒成什么样子了,才样会如此。

她心情这般想着,不一会儿,梁九功就顶着一头的茶水出来了,一看到涵妃,就忙跨着个脸道:

“贵妃娘娘,您进去吧,奴才也不敢进去,太子爷因为索相爷的事情,跟万岁爷起了冲突,这会儿还跪在外边呢,这已经是僵持一天了,万岁爷这一点米水都没进,奴才这心底是担心的啊。”

要不怎么说梁九功是聪明人啊,这一句话就将事情给她透露了一大半。这样她就不会丝毫没有准备了。

涵妃对梁九功点点头后就推门进去,果真,整个乾清宫里乱的跟什么一样,到处都是乱糟糟的各做碎片杯子,还有各种纸张墨汁等等,这男人是被气到什么样子了吗?

重点是她一进去,男人给了她跟梁九功一样的待遇,‘蹦’的一声茶杯炸开,她在想,这男人扔了这么多的茶水杯子,又没有人送进来,他从哪里拿来砸的。

“朕让你们滚,听不懂吗?”

这声音,那是十足十的愤怒,她忙退开一步才避开了茶水,这男人,真是攻击无差别。

涵妃也没说话,而是低头就蹲下开始收拾房间,从远而近,将这些被碎片全都将大的捡起来,放到一边,纸张这些也是全都收拾好。

她既没有如梁九功一样,去劝他用膳,也没有如皇太后一般说让他息怒保重龙体啥的,反而是自己自顾自的开始收拾,就当男人不存在一般。

也许是涵妃这特殊的举动引起男人的注意,这下,总算不将个脑袋低着开始见人就骂了,而是眼睛一突就看到了下面的人,只是一开始他还没有看清,到底是哪个胆大包天的人,他让走了还在这里。

只是等涵妃将头一抬起来后,康熙就发现竟然是女人,忙脑袋一当机,身体快过脑子,几步走到涵妃跟前,焦急叫道:“涵涵,你怎么来了,这个会伤到手,不要你弄,有宫人弄的。”

康熙说话间,果真,就见这杯子碎片将女人的手指割了一个口子出来,艳红的血出来,男瞳孔一缩,忙将女人手指拿出来看,焦急的叫道:“涵涵,你怎么样,疼不疼啊?”

男人的的话,声音透着焦急,也不管涵妃回没回话,就赶紧对外叫道:“快,快,叫太医。”

在外面守着的梁九功,终于听到万岁爷说话了,虽然这话是叫太医,但是证明万岁爷不是先前的反应了就对了。忙高兴的应了声“喳”,就赶紧跑去叫太医了。

涵妃这才抬头看着三爷,低声道:“三爷,臣妾听是您一天没吃东、西,担心,就过来看看,谁知您用杯子砸臣妾。 ”

她的声音带着委屈,一下就让男人心疼了起来,忙用锦帕将涵妃手指包裹住,这才将女人拉进怀里,声音带着无限的悲凉,“涵涵,太子要反朕,他要反朕,”

男人的声音带着脆弱和悲凉,涵妃想,一个人的时候,男人不知道哭过没有,太子是男人亲手抚养长大的,如今知道自己抚养长大的人,要反他,肯定是要震怒的。

这个事情,涵妃还真不知道如何安慰男人,因为历史上的太子,就是因为这个理由,被康熙给废的。

不论这个理由是真是假,总之,帝王他认为这个是真的,它就是真的。他认为这个是假的,那就是假的。

涵妃一把回握着了男人的手,声音低低柔柔的,“三爷,您有证据亲自看到吗?太子是您亲自抚养的,平日里,臣妾就看他对三爷您的话,一直在听的,您想想,这样一个事事乖巧的太子,会反您吗?”

康熙的声音是真的很悲凉,但是女人的话,一句句的传进他的耳朵,多少让男人震怒的心思冷静了下来。

这会儿,男人将腿打直,让涵妃坐在他身上,细细的为女人理着鬓角的发丝,男人将头枕在涵妃的身上,声音哀求道:“涵涵,让朕靠一会儿。”

涵妃没有打断他,而是安静的陪着男人,这样的时间,男人闭幕养神了一会儿,这才睁开眼睛,看着她,声音柔的滴水,“涵涵说的对,都是索额图这个老贼将朕的保成带坏的,才想着要反了朕,保成是朕亲自抚养的,他什么秉性,朕最清楚。”

说话间,涵妃敏感感觉到男人眼中的杀气。

涵妃张张口想说什么,恰好这会儿,梁九功带着太医来了。

太医给她包扎伤口,她却见男人在她耳边低声安抚一句后,这才起身,立马书写圣旨,不过须臾时间,男人就让梁九功去传旨了。

她本以为事情已经好了,起身后,又叮嘱男人要吃晚膳,康熙远远的朝她道:“涵涵,朕晚膳来陪你,你先回去,朕还忙会儿。”

涵妃一点点头后,就将梁九功叫进去打扫房间,男人都没有表现有任何异常的时候,这头,涵妃带着人刚出了乾清宫,就见康熙跟前的御前侍卫出动了。

她眉目一跳,还没有想明白什么,不过晚膳的时候,儿子就来说,索相爷被万岁爷抓了,关在了索府,终身监、禁,太子爷也晕了过去。

心忽然一沉,这九龙夺嫡的大战,终于开始了么?

浑身一股寒意将她包裹的时候,忽然间,她耳边传来一声柔声,“涵涵,朕想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先来~至于德妃等人的事情,后续还有交代~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似水流年、32328425 1个;【挨个亲亲】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狠狠亲】

河边春暖花开 1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半仙 人道大圣 择日飞升 不科学御兽 宇宙职业选手 赤心巡天 神秘复苏 深空彼岸 光阴之外 明克街13号
相关推荐:
嫁给豪门老男人病毒侵袭:我用盒子玩转丧尸宫斗冠军穿成豪门小可怜侧妃转正有点难重生侧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