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重生侧妃

“什么事?”她发着呆,随口问道。

“皇后娘娘说娘娘您自小身子就弱,她这个做姐姐担心您,问了您近日有不有什么不舒服的,要您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千万别自己忍着,记得要去找皇后娘娘。”

秀玉把皇后说的话一字不漏的说给她听。

“什么?”颜贵妃晃了晃神,重新问道。

“皇后娘娘说您自小身子就弱,说您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千万别忍着,要记得去找她,还问了奴婢您最近的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她说完,软榻之上的颜贵妃勉强笑了笑,干涩的眼里没有任何的悲喜表情。

“过段时日,该去看看皇后姐姐了。”

风从椒兰殿出来,外面的雨小了一些,身边老赵公公撑着伞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小心翼翼的不让皇上刚换的一身衣裳打湿。

“赵公公,你说朕这样做过分不过分?”

赵公公小心看着脚下,压低嗓子让声音听起来没有那么尖利:“皇上您万金之躯,承载着天下百姓和万里江山的重任,您做的事情,都是有自己的道理。”

“你不用跟朕来这一套,朕身边没有几个真正可以说话的人,朕是问你,近日朕对裕王的做法,过分吗?”

“皇上,裕王私闯禁苑,还企图玷污颜贵妃娘娘,您这样做,已经是大仁之举,何来过分一说呢。”

“风渊祭对朕来说,并非是一般的兄弟亲王,可是他这些日子私下的动作,让朕不得不防,还有太后最近对朕的态度,看似是在为昭容的婚事操心,实际上不过是不想理朕而已,她一次性的把所有的事情就推给朕来做,好几次因为朕的决议,惹来朝中大臣们的不满,说朕不如以前明仁,他们这是在夸赞太后,又将朕至于何种地步!”

“皇上您也不用太过于操劳,小心龙体是要紧,奴才不懂这些事情,只知道自古以来只有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这一说……”

“好!”风转身看着低着头的赵公公,连笑三声道:“好!好!好!好一个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

他消瘦的背影在雨帘夜色中,越去越远,刚才他走过的地方,露出一角蓝色的衣料在雨中一闪而逝。

冷牢里白衣而立的男子看着眼前熟悉的刑具,第几次了……第几次进来这个地方?以各种莫名其妙荒唐的理由进来,他熟的都快要认识里面的狱卒了……

沉重的大门打开,明黄的衣裳在黑暗的视线折射着皇家的威严,风径直走到第二个牢栏跟前,看着里面凭栏而立的男子。

“把裕王的镣铐打开。”风做着动作,示意外面的狱卒。

牢里风渊祭轻笑着把手伸出去,狱卒麻木的打开他的手脚镣铐,将钥匙递给风。

“参见皇上。”风渊祭手脚能够自由活动之后,半跪下来,行君臣之礼。

“朕记得,上一次关你进来是因为五年前的那个女子,没有想到,这一次关你进来,也是因为一个女子,朕待你并不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皇上,您还记得五年前的那场大火烧红了整片天空吗?臣记得臣曾经说过,宫里的椒兰殿,不管是谁再次入住,臣都不会放过她!臣当日是这样说,今天还是这样说。”

“风渊祭!你搞清楚!你这一次不会再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上次有战麟国君和云启太子相救,朕睁一只眼闭一眼,这次朕要你死在这冷牢之中,你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风龙袍甩在牢栏之上,以前觉得他赏心悦目的潇洒释然在这一刻看到格外的扎眼刺楚。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风渊祭身为人臣,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的,可是皇上,臣一旦丧命,您惊心布置的大局,不就因为少了一颗棋子而难以制衡了吗?还是说,您宁可让臣死于一个擅闯深宫禁苑的小罪,也不肯为了天下大局而强忍片刻?这与您一向隐忍的风格,可不是太像。”不知道是因为冷牢里面太过于空荡的原因还是他真的是这样想的,他的一段话散散的回荡在冷牢里,让风眯起了眼睛。

“你怎么会知道朕的计划……”风眯着的眼睛里面凶光毕现。

“皇上您长年脸色苍白,羸弱之态,世人都以为您身体虚弱,太后强制与您的身后,才稳定了我天璟的大局,可是试问一下,一个长期病弱的人,身上却无任何药味,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呢……”

风怔了怔,虽然表面上已经让御医长年住在他的寝宫之内,也陈年累月的消耗药材,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喝过一碗药,没有想到,他早就知道。

“你以为,朕会受你的要挟吗?”

“臣并不以为,臣只是认为,皇上因为一个妃子而毁了自己的大好建设是不明智的,而且那个女人还是颜丞相的小女儿。”风渊祭淡淡看着有些微怒的风,垂目说道。

“你……”风看着他从小就喜欢的那张熟悉的脸,铁青的脸色映着明黄的锦袍显得十分可怖。

“您想要扳倒颜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只是可惜皇后是颜家的女儿,结果您现在又爱上了颜家的小女儿,皇上,您不觉得这也太巧了吗?”风渊祭看着牢里湿润的稻草,语气平淡无奇,听起来却让人觉得心惊。

“玉容和一般人不同,她是颜家的女儿,但是朕绝对不会亏待她,朕会给她全天下的幸福!”风狭长的眼睛眯起来,顶着眼前这个心机严重的王弟:“你以为,朕会跟你一样吗?”

果然,风渊祭的脸色变了,他站在牢中的潇洒姿态一下子就委顿下去,像是想起五年前那场莫名其妙的大火,他至今都还在想,那场大火怎么就会烧起来了……

“朕不会要你的性命,留着你,朕还有用处,你且在牢里反思一天,明日朕会派人来处置你!”风拂袖而去。

沉重的大门再次关闭了漆黑的夜色,这一次,他出来之后望着沉色不断落雨的天空,眼光紧紧的看着椒兰殿的方向,似乎是在心底做了一个最为艰难的挣扎。

身后那个白衣甚雪的男子,已经成为了最彻底的过去。

风没有去椒兰殿,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宗主最近,太不正常了,他暗中隐藏的这股实力强大的力量,不能出一点的差错。

闪烁的宫灯明灭的照着他离开的背影,他的身后,忠厚老实的老赵公公忠心耿耿的撑着伞跟在他的后面。

风走向了白日里发现颜贵妃的那间院子……

雨后的几日都是大晴天,椒兰殿被内宫侍卫分散着护卫,殿内是平常耳脸比较熟悉的宫女太监,除了特别召唤的人以外,没有人能够接近这座仅次于皇上寝宫森严守备的宫殿。

“娘娘,您还是带上凤冠吧,不然不合礼数。”秀玉为难的看着手里的凤冠。

“秀玉,你知道这凤冠是给谁戴的吗?”颜姒花对着铜镜把头发散下来,一头乌黑的头发散在白色的宫群上,漾出水墨一样的色泽和神采。(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明克街13号 择日飞升 神秘复苏 光阴之外 赤心巡天 半仙 不科学御兽 宇宙职业选手 人道大圣 深空彼岸
相关推荐:
别动我的鱼尾巴嫁给豪门老男人病毒侵袭:我用盒子玩转丧尸宫斗冠军穿成豪门小可怜侧妃转正有点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