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刚刚权倾朝野,就被女帝模拟人生

【京城,御书房。】

【你叫来了周贞文。】

【你:天下风云变幻,一些人已经按捺不住了,这是一场试探,你的人,究竟什么时候出手?光凭古卷的力量,真的能够镇压这些人吗?】

【你:这一次的家伙,很狡猾,他们是有组织有预谋的,也有不少散修高手正在浑水摸鱼,趁着大荒混乱,杀人夺宝,夺取财物......若不控制住,恐怕会掀起更大的动荡!!】

【周贞文神情平静:陛下,乱象不是一蹴而就的,治病需要治病根,这些人不过是切肤之痛,只是表象,若想要拨乱反正,就需要直击根源,让他们一次性痛到无以复加!!】

【周贞文:既然他们想要试探大荒的深浅,那就让他们好好颤栗一次吧......】

【你心头一震,周贞文此言显而易见,他想要弄一次大的布局,将这些人统统坑杀,以此彰显大荒的无上威严!!】

【时间流逝,足足过去了十天,天下大乱,各地都出现了武道宗师,为祸一方,他们从最开始的提心吊胆,到后面的无所顾忌,大荒的威严也一落千丈,曾经令人心有忌惮的祖地王朝,已然威严不在,只剩下虚弱和贫瘠!!】

【乱!!】

【天下大乱!!】

【无数的牛鬼蛇神,统统冒了出来!!】

【各种猜测也满天飞!!】

【讨论之声,不绝于耳!!】

【九幽武者:什么古卷?什么绝巅强者?统统不过是土鸡瓦狗罢了?有本事出来镇压啊?就这点能力吗?】

【另一名九幽武者调侃道:谁说不是呢?那道古卷神通固然强大万分,可又能施展几次?又能在大荒震杀多少人?一旦他动手,没办法解决天下宗师,大荒的虚弱照样暴露无遗,他又怎么敢肆无忌惮的出手呢?】

【九幽武者调笑道:哈哈......什么秦宗师?什么神秘强者?该不会是一个人吧?该不会大荒就只有一个大宗师坐镇吧?如果真是如此的话,大荒还是尽早解散掉算了,一个大宗师,可无法在祖地立足......】

【这些话,令不少大荒武者脸色难看,恨不得出手,斩杀这些嚣张狂傲之徒!!】

【有个大荒武者忍不住说道:朝廷到底在搞什么?任由别国武者肆虐?却不管不顾?】

【另一名稍微年长一点的大荒武者:朝廷也有朝廷的难处,这种情况下,随意出手,反而会暴露我们的虚实,再等等看吧......朝廷估计在憋着什么大招!!】

【那名大荒武者:憋大招?再憋下去,恐怕整个大荒都要亡了......】

【就在几人在布告栏前,交谈之际,一道金光闪烁而起,布告栏之上的文字,重新排列组合,形成了一幅画像,以及一行小字......】

【见到如此变化,众人也是一惊,连忙围了上去。】

【其中一人,看着上面的文字内容,念道:九幽散修·吴天,二品武道宗师,犯下偷盗、劫掠、杀人、强奸等数罪,按照大荒律,当斩!!】

【一张由黑色墨水,组成的画像之上,突兀的出现两道血痕,来回交叉!!】

【处决者——大雷音寺·阿难!】

“阿难?”

“那位自称是大雷音寺罗汉堂首座的大宗师强者?”

女帝梁照也是一惊,某次模拟中的一位佛门大宗师,实力强悍,金刚不坏之躯,印象深刻,能与魔化后的天狼国王一较长短!!

“周贞文居然连这位佛门高手都认识?”

“当真恐怖啊!!”

“可光凭一个阿难出手,恐怕震慑不住天下武者!!”

女帝梁照自然知晓大宗师强者的恐怖,可现在天下大乱,光凭一名大宗师出手,已经镇不住这么多的武者了。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画面,直接让女帝梁照惊掉下巴,瞠目结舌!!

【全国各地的布告栏都出现了相同的一幕,不同的是人名,以及处决者!!】

【处决者——剑宗·剑缺!】

【处决者——儒门·周衍!】

【处决者——魔门·阳顶天!】

【处决者——丐帮·乔峰!!】

......

【一连十几个门派的巅峰强者,纷纷出世,名字一经出现,就震慑天下!!】

【不少人都被震惊了,大荒有这么多的宗师、大宗师?】

【怎么可能?】

【也有人觉得,这只不过是大荒的障眼法,权宜之计罢了!!】

【大荒哪里来的这么宗师、大宗师?】

【开什么玩笑?】

【可接下来的几天内,上过名单、犯下大罪的武道宗师,接连被斩杀,血染长空,拳、脚、剑、刀、指、爪......各式各样的死状,令天下震惊,不少人甚至有看见某个剑道强者,隔着上千丈,一剑破空,斩断苍穹,将疯狂逃窜的武道宗师,拦腰折断,剑气弥漫,十余天,剑气不散......】

【那位佛门的大宗师阿难,更为肆无忌惮,接连处决犯下罪行的宗师,一身金刚不坏神功,刀枪不入,一人独占五六名宗师,仅仅数招,就将几人统统斩杀,就连大宗师庇护之人,也丝毫不惧,反手拍死!!】

【那名大宗师勃然大怒,与阿难交手数十招,被阿难重创,血染青天,狼狈逃窜,阿难追杀上千里,最终斩断对方一只手臂,丢入某座城的城头,以此震慑天下武者!!】

【此举一出,天下英雄,无不心神俱震,不敢妄动!!】

【不少人都去瞻仰过那只断手,仅仅散发出来的大宗师之威,就让不少宗师,望而却步,不敢上前!!】

【一人惊呼:大宗师的手臂,那个阿难居然真的斩掉了一名大宗师的手臂?疯了,疯了,这种级别的绝巅强者,怎么可能被断手呢?这个阿难居然这么强?天人境不出,谁能抗衡啊?】

【另一人道:不止如此,被断手之辱这么久了,那名大宗师居然不敢前来夺回手臂,这是何等畏惧对方啊?宁愿受辱,也不敢前来,这分明就是怕到了极点......】

【九幽武者更是胆寒:大荒底蕴居然如此之深?还存在着这种实力的大宗师?这个阿难估计已经摸到了天人境的门槛了,甚至已经入了半步,已经是半步天人了吧?】

【短短月余,犯下大罪的武道宗师们,逃得逃,死得死,天下肃静,再也无人敢在大荒作乱,哪怕是大宗师也都老实了下来......小心翼翼的寻找着天人之路的入口......】

【天下再次安宁......】

【三个月后,有一则消息,传入大荒,猿魔族的一位天人老祖即将前往京城,面见大荒皇帝,此番前来,为的是给一位古猿岭弟子报仇,大荒必须交给杀人者,不然就血洗京城!!】

【此消息一出,天下震动,谁也没有想到,在这种时候,猿魔族居然会派出天人境老祖,入京城,逼迫大荒皇帝?】

【这简直是要捅破天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深空彼岸 明克街13号 光阴之外 不科学御兽 神秘复苏 人道大圣 宇宙职业选手 赤心巡天 半仙 择日飞升
相关推荐:
空间神医:山里糙汉会疼人晚来春风暖和暴君一起的日子画堂归叔,你命中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