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历史的天空之靖康遗恨

夕阳西下,天色渐渐朦胧起来。

汴京城中,沿街楼亭民居,大门上皆挂上了红灯笼。红灯笼发出橘红色的光芒,映红了整个大街。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喜气洋洋,热闹非凡。

汴京诚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华。

小御街,杏花楼门庭上也挂上了红灯笼。

杏花楼中,李师师正在和李妈妈说着事情。

李师师道:“此番金人入侵,汴京军民饱受其害,太上皇也远避江宁,城中秩序大乱,全没了尊卑之分,无论官府民宅,均饱受骚扰,苦不堪言,若非小乙兄弟鼎力相助,情形不堪设想。妈妈在上,以女儿之见,不如趁金人撤离,汴京城防宽松,趁早离之,另寻安稳之处居住,不受世间诸事搅扰,以安享晚年,是为上计。”

李妈妈听了李师师这番话,慢慢皱上了眉头,表情显得不悦起来。

李妈妈心想,金人撤了,城中又恢复了往日繁华,街景日趋锦绣,正是做生意挣钱的大好时机。这小蹄子虽然名誉上是太上皇的妃子,其实暗地里也做些皮肉生意;特别是朝廷中的一些达官贵人,既有身份,又有银子,这小蹄子也和他们来往,钱挣得容易。此时,金人已经走了,汴京也安稳下来了,这这小蹄子借金人入侵之由,要离开汴京,莫非是另有目的?这小蹄子是要甩了老身不成?

从李师师要离开汴京的这个想法上,李妈妈进一步想到了燕青。金人围城之时,那燕小乙来到杏花楼中,屡劝这小蹄子随他远走,只因当时兵凶战危,一时难以离开;现在,这小蹄子如此一说,恐怕是想去找那燕小乙。

李妈妈心想,若是这小蹄子去找燕小乙了,以后哪有老娘吃香喝辣的?到那时候,老娘靠谁去?就算她带了老娘去投靠那燕小乙,好日子是他们的,老娘能捞到什么?不成了乡间老太了嘛!再说,这小蹄子挂上了当今太上皇,如此一来,老娘俺就是当今太上皇的老丈母娘,这是何等荣耀,何等富贵?怎么可以舍弃呢?不行!老娘无论如何不能让她离开京师;老娘要让她在这里等太上皇归来,到那时候,老娘还要给太上皇当丈母娘,还要享泼天的富贵呢!

李师师在说完自己的想法后,就盯着李妈妈看,想得到李妈妈的答复。

李师师之所以要离开汴京,是她怕了。这次金人围城,太上皇脚底抹油,说走就走了,连吱都没吱一声。太上皇对自己如何,李师师心里清楚。假如时间允许,或是情形允许,太上皇自然不会忘记自己,会有个安排;关键是当时情形危机,太上皇不得不急忙出走。李师师怕的是城里失控后,官府并没有有效地保护自己,连小小的禁卫军头目都敢来杏花楼索要财物。这次进军围城,多亏了张叔夜及燕小乙的保护;将来再若有事,没了张叔夜和燕小乙的保护,自己靠谁去?既然如此,还是趁现在能动的时候,赶紧离开的好。然而,李师师不知道李妈妈是如何一个打算,故此试探着说了这个想法。

李师师抬头看着李妈妈,见李妈妈皱上了眉头,脸上显出不悦的表情,遂问道:“妈妈似有不悦?”

李妈妈闻言心想,老娘悦你个头?!

李妈妈哼了一声。

李师师见状,赶忙说道:“妈妈,将来不论俺到哪里,都带着妈妈。”

“你打算去哪儿?”李妈妈看着李师师问道。

李师师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抬起头来,看着李妈妈道:“妈妈在上,女儿打算去大禹山找燕小乙。据燕小乙告诉女儿,那里四面皆山,上有平顶,耕种劳作,足以自给;峻岭险道,要塞关隘,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进可攻,退可守,是个清净险峻之处。”

“你到那里去作甚?”李妈妈不慢地看着李师师说道:“师师,你莫要嫌为娘说话难听。说到底,咱们是行院人家,做的是皮肉生意,靠卖色卖笑生活,你到那大山里面,谁去买你的色、买你的笑?哪里都是些粗鲁山民,懂甚的生活?有甚的情趣?”

这话李师师不爱听了。李师师心想,俺都三十多岁、半老徐娘了。这些年来,俺给你挣的银子还少吗?银子那个东西,什么时候能挣完?什么时候是个够?人心不足蛇吞象,眼里只有银子,只看到眼前的蝇头小利,将来肯定要吃大亏。

李师师刚想劝说李妈妈跟她离开,结果李妈妈抢先劝李师师道:“师师,做人要有大眼光,不能只看眼前。你看,金人走了,太皇要回来了,你是太皇的明妃,等太皇回来后,你又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师师,难道你不想念太皇?”

怎么会不想念太上皇呢?是太想念太上皇了!关键是,关键是现在的这个局势危在旦夕,太上皇就能扭转此危局?假若太上皇能扭转此危局,又何必远避宁江?

提到太上皇,李师师低下了头,心里恋恋不舍起来。说实话,李师师太想念太上皇了。在李师师的人生中,除了燕青外,就数太上皇最是妙趣横生之人了。在李师师心里,太上皇温文尔雅,优雅大气,豪情逸致,知书达理,善解人意,懂得怜香惜玉;最关键的是,太上皇诗文词赋,琴棋书画,五音六律,吹拉弹唱,无所不通,真乃风流倜傥也!相比于燕青,李师师更欣赏太上皇。李师师觉得,太上皇比燕青更懂情趣。

李妈妈仔细地观察着李师师的表情,见在提到太上皇的时候,似乎出动了李师师的情怀,遂进一步拿太上皇来开导李师师。李妈妈不想让李师师离开,那样的话,她就一点活头都没有了。

李妈妈遂假装诚恳地说道:“女儿呀!娘老了,没啥活头了;你还年轻。你看看,芸芸众生,哪个比你更活得舒心如意?天下只有一个太皇,太皇又极为宠幸你,作为女人,更复何求?师师,以为娘之见,不如静守在汴京城中,待太皇归来,到那时候,当留着留,不当留时再走,也为时不晚。”

李妈妈想着先把李师师给留下来。李妈妈心里清楚,只要李师师现在不走、只要李师师能等到太上皇归来,到那时候,太上皇自然能留住李师师,自己照样给他太上皇做丈母娘。

李师师被李妈妈劝动心了。李师师心想,金人已经撤离了,太上皇也马上要回来了,再在汴京诚理呆上一段时间,也不是什么难事。等太上皇回来了,自然有人给自己撑腰了,自己就有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了。然而,李师师的心里,总感到不安,似乎有一种不详环绕在心中。

李妈妈见李师师动心了,遂看着李师师逼问道:“师师,走的想法不要再有了。你现在就告诉我,是不是要留在汴京?”

李师师想了想,轻轻地点了点头。

李妈妈大喜,高兴地说道:“这就对了,我就知道师师最顺娘的心。”

李师师一脸正色道:“妈妈,师师暂且留下来,等着太皇归来;但将来走与不走,全有师师做主,妈妈不得干涉。”

“那是当然!”李妈妈一口答应了下来:“若是将来情况不好,你不走为娘还不答应呢!”

当即,李师师和李妈妈商量好了,决定留在汴京诚里,等着太上皇从江宁府归来。

与此同时,皇宫里也是一派喜庆。

钦宗高坐于龙坐上,满朝大臣站立在大殿中,相庆着金军撤离,汴京保卫战取得完全胜利。这时,张叔夜出班奏道:“启奏圣上。目今,金人撤离,太上皇尚在江宁州。这段时间以来,太上皇担惊受怕,龙体欠安,当及早接太上皇返京,一来进圣上之孝心;二来也稳定天下百姓之心。”

钦宗闻奏,想起远在宁江州的父亲,心里酸楚,不觉间留下泪来。

李刚刚从太原那边回来,见张叔夜奏请钦宗接回太上皇,遂也出班奏道:“启奏圣上,臣以为张总管所言极是。目今情势,当及早接回太皇,以稳定天下。臣还以为,金人贪得无厌,在索要金银及城池未完全得到满足之情况下,断然会找各种理由,再次南下,朝廷当整备兵马,加强河边边防,以防金人再次侵扰。”

秦桧也出班奏道:“臣附议。”

对张叔夜、秦桧,耿南忠、张邦昌、唐恪、吴敏等人倒不是很在意。在他们眼里,张叔夜、秦桧都是单纯之人,没什么威胁;但对李钢,耿南忠、张邦昌、唐恪、吴敏等人极为忌惮,一来他们怕李钢鼓动钦宗与金人作对,再次引起金人入侵;二来怕钦宗重用了李钢,使他们在朝廷中失宠。于是,在听了李纲的奏请后,几个奸臣开始围攻李纲。

唐恪首先出班道:“启奏圣上,臣也以为当及早迎回太皇;然李宣抚使所言却用心叵测。汴京被围,赖朝中大臣多方斡旋,终送金人离境,现如今整备兵马,无疑引起金人猜测,臣恭请圣上明辨。”

李纲辫道:“金人离境,朝廷不整备兵马,难不成要放弃武备?假若金人再来,朝廷将如何迎对?”

钦宗见说,频频点头,表示认可李纲的奏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人道大圣 神秘复苏 深空彼岸 明克街13号 择日飞升 宇宙职业选手 赤心巡天 光阴之外 半仙 不科学御兽
相关推荐:
国安十二分局末日进化大师末世之神级进化系统我!荒岛之主!拯救小白的可行性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