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替嫁医妃撩夫到手后,她拐崽跑路了

景烜拧眉思索了一下,点头:“你若是想,我自然会帮你,只是父皇那里,得费些周折。”

皇帝不喜褚家,以前褚家自恃军权和祖上军功,行事过于放肆,皇帝逮着机会都回敲打为难褚家的。

比如她替嫁之后,尽管没能真正对褚家怎么样,但是抬举了冼氏敲打了褚家。

褚漱玉的事情后,皇帝也逮着机会分了褚家的兵权,还让褚漱玉做侧妃,撕了褚家一块肉不说,还狠狠打了褚家的脸。

这次褚玉津犯下这样的错,他又是褚家的世子,板上钉钉的死罪,皇帝自然乐意处死他的。

没了褚玉津,褚眀修又这个鬼样了,褚玉成年纪还小,褚家二房三房必定不会消停,褚家算是不成气候了。

景烜接着又不解道:“只是我之前瞧着,你分明是真的想要褚玉津的命,怎么现在又不想了。”

褚欢不知道怎么和他说。

也不想说。

若她真的是冼氏和褚眀修的女儿,她对褚家怎么报复,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可她不是啊。

她不是,那么,她可以报复对不起冼氏的褚眀修和邓氏,可以报复逼原主替嫁,间接害死原主的褚眀修和邓氏。

但是,再以父母之过去索要对她和冼氏都并无实际伤害和过错的褚玉津 的命,就没那么心安理得了。

尽管她这具身体,是顶着褚家女儿的名义,除了她和冼氏,也没人知道她不是,褚家就是对不住她背负的这个名义的孩子的。

可她又清楚自己不是。

算起来,褚家欠了冼氏,欠了那个孩子,也欠了原主。

但是……

她也不知道怎么捋这其中的恩怨。

因为她事实上不是褚家的孩子,其中的恩怨是非,就难以清算了。

该是她该做的能做的,她自然都会去做,可不该的,她也不想沾染。

可是到底怎么去清算其中该与不该,她自己也很矛盾。

她轻声道:“或许,我是想为孩子积德了吧。”

景烜拧眉不语。

她没说实话。

过了会儿,冼氏和褚玉成都回来了。

见母子俩都面色奇怪,褚欢淡笑道:“看来祖母真的让娘和六弟来找我求情了?”

冼氏无奈叹气道:“你既然猜到,怎么还跑来娘这里等着啊?回了王府不就省事了?”

褚欢笑笑:“若祖母把希望放在你们身上,即便我走了,她难道不会求你们去王府找我?何苦还让娘跑一趟呢?”

冼氏莞尔:“娘倒是不介意跑一趟的,说起来,你嫁去都三个多月了,娘还没去过明王府,看看你生活居住的地方呢。”

褚欢笑道:“娘想去自然好,但是得是真的想去看看我和我生活的地方,而不是为了别的事,顺带去看我的。”

冼氏含笑应道:“好,那娘以后寻个机会,特意去看你和王府的情况,不为旁的人和事。”

褚欢煞有其事的点了头。

这时,一直坐在一边纠结着的褚玉成终于开口了:“姐姐,你真的想要二哥的命么?”

他问的时候,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紧紧看着褚欢,有些紧张。

褚玉津虽是长房嫡孙,但是在褚家这一辈子弟中,不是长孙,褚家长孙是二房的嫡子。

褚欢问:“玉成不想他死?”

褚玉成摇头:“不想的,娘和姐姐想让我坐世子,我知道,我也愿意做世子,但是我并不想为了做世子,要了二哥的命,二哥他……以前对我还是可以的。”

褚欢闻言,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他对你可以?”

小小少年很认真的点头:“嗯,二哥和他母亲不一样,和三姐姐也不一样,不会看不起我,不会欺负我。”

褚欢略有些诧然。

冼氏道:“之前一直也没跟你说过,褚玉津对我也好,对玉成也好,都素来是没有恶意的,虽然作为邓氏的儿子,他也没对我们多照顾,但是,好歹还算怀有善意。”

褚欢看向冼氏:“所以,娘也希望我放过他,是么?”

冼氏沉默了一下,低声道:“刚才老夫人说,褚玉津可以死,她只希望那个人,能活一条命,”

顿了顿,她看向褚欢,目光微凝,轻声道:“欢儿,邓氏已经死了,还声名狼藉的死,褚眀修也毁了,褚漱玉……大概也没有活路了,其实也够了。”

褚欢沉默了一下,侧头对景烜道:“殿下,你先带六弟出去,我想和我娘单独说会话。”

景烜有些黯然额看了她一眼,才点头,起身,带上有些担心的褚玉成出去了。

候在一旁的拂兮她们,也跟着出去了。

屋内剩下母女二人。

冼氏唤她:“欢儿……”

褚欢淡淡笑着,有些怅然:“娘,其实我,也已经不想要褚玉津的命了,一开始是想的,但是现在,已经不想了。”

冼氏迟疑着问:“是因为,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么?”

褚欢笑笑:“是啊,到底我不是褚家真正的女儿。”

冼氏当即不赞同道:“不是,欢儿,我有过这个孩子,既让你替了这个孩子的身份活着,你就是这个孩子了,你不要因为这个,就觉得自己没有了这个身份和立场。”

褚欢见冼氏误会了,忙道:“娘,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并没有因为自己不是您和褚眀修的亲生女儿,就觉得自己没资格做这些事了。”

她看向前方,目光有些失焦,轻声道:“我的想法和您一样,我替了您的孩子的位置,就该享有这个孩子应得的一切,只有你我知道我不是,那褚眀修和邓氏不知道,却做了那些事情,那就是对不起我的。”

“我可以恨他们,可以报复他们,可总归是有些区别的,若我是褚家真正的女儿,我经受了这些,所有的报复都是理所当然的,可既然我不是,我报复了褚眀修和邓氏母女无可厚非,但是……”

她垂眸低声道:“但是我和褚玉津之间,就不是非生即死的恩怨了,我若要他的命,就算是伤及无辜了吧。”

她不想伤害无辜的。

虽然她对褚眀修说褚玉津不无辜,但是她自己知道,褚玉津于她的立场角度中,也没有错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光阴之外 深空彼岸 择日飞升 神秘复苏 不科学御兽 明克街13号 半仙 宇宙职业选手 赤心巡天 人道大圣
相关推荐:
重生星际后她靠美食征服世界一品枭雄亡夫,别这样穿到星际当花匠替嫁医妃超凶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