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奇剑幻魔录

出了村长宅邸,景风察觉到欧阳炼眉间酿着一抹愁云,顿时心头一紧,忍不住发问:“大叔,莲儿她情况怎么样?”

偏过头去,欧阳炼若有所思地瞥了一眼出来的方向,欲言又止。

“大叔……”

看着景风焦急的模样,欧阳炼嘴唇动了动,下定决心般埋下头,幽幽道:“不太好,真气对毒素的抑制作用越来越弱了,不过好在那妮子服用过大咸山主的蛇胆,倒是还能支撑些时日。”

闻言景风思绪飘忽,忆起曾经与欧阳炼一同在大咸山顶洞窟中发现的长蛇遗尸,强如那般的山主,连欧阳炼对付起来都要下很大一番功夫,竟是被斩断头颅,落了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大叔,你是说长蛇的蛇胆?”

景风印象中当日与欧阳炼二人并未动长蛇的尸体。

“是村长夫人告知我的,我犹记得当日长蛇的尸体确实已被剖开,没有一丝生机,只不过是何方高人杀之并取了蛇胆赠予那女娃,便不得而知了。”

欧阳炼向景风解释道。

“该不会是村长做的吧?”

“不像。”欧阳炼摇头否认。

“且不说村长是否隐去了修为,单说长蛇躯体上的伤,定是位修为高深的剑修所为,而他家中既无剑器,身上也不具剑意,只怕另有其人。”

正头头是道的分析着,欧阳炼突然脑海中灵光一现,想到了在北开城遇到的那名女修士。

刚巧那位修的也是剑,实力强大无比,造化亦是炉火纯青。

总不能就是同一个人吧,天底下有这么巧的事?

欧阳炼埋下头,陷入了深切的思索,倏然景风的声音将他的目光吸引过去。

“嗯……有道理啊。”

注意到欧阳炼凝视着自己,景风有些尴尬的笑道:“怎么了大叔?”

欧阳炼并未言语,只是自顾自地想着。

那女剑修似乎就是为了景风而来,而且她的声音,我似乎在哪里听过,总感觉莫名的熟悉。

心中这么想着,一个身影在欧阳炼脑海中放大,逐渐与瞳孔中景风的模样合为一体。

欧阳炼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目,倒是把景风吓了一跳。

“大叔,你怎么了?没事吧?”

“啊?没、没事。”欧阳炼这才回过神来,看向景风的眼神多了几分惊奇。

“你离家这么久,也该回去看看你娘了。”拍了拍景风肩膀,欧阳炼脸上挤出一个和善的笑容。

“村长家女娃这档子事,不能拖的太久,去天囚岭碰碰运气也好,当然,你回去以后得问问你娘亲意见,毕竟风险也不小。”

“小子明白,此番多谢大叔路上照顾了。”

临分别时,景风朝着欧阳炼郑重抱拳,诚恳道谢。

“行了,跟我不必见外,走了。”欧阳炼爽朗笑道,摆摆手便先行离去了。

二人分道扬镳后,景风快步跑回家中,离家好一段时日,说不想娘亲那是假的,他有些期待娘亲看到自己的反应。

“娘!我回来了!”见自家前院的铺子没开,景风踩着墙,身姿轻盈,三两步便翻入院内。

恰巧碰见景洁英端着竹篮走进厨房,双方四目相对,后者明显愣了一下。

“哟,终于回来啦?”上下打量着景风,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景洁英美眸中的喜色几乎难以掩藏,嘴上却嗔道:“有正门干嘛不走?我还以为家里进贼了呢。”

“嘿嘿。”景风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嘴唇动了动,箭步走到景洁英身旁。

“娘,孩儿这不是想你了嘛。”挽着景洁英手臂的景风故意撒娇道,得到的却是一个白眼。

“得了吧,我还不了解你。”

不过,那双灵动的眸子光芒闪烁,朱唇微翘,并没有嫌弃的意思。

见景风赖着不走,景洁英佯装赶道:“去去去,别耽误老娘做事。”

景风抿了抿唇,这才关注到景洁英一身干净利索的打扮,不由鼻尖一酸。

他知道母亲天生丽质,也是爱美之人,对于自己收藏的纱裙、宫装等衣袍爱不释手,却也偶尔穿戴出去,平日需要干活,都是这样一身棉麻长衫的打扮。这个家,也正因景洁英这般辛勤的经营,才得以蒸蒸日上。

念及此处,景风伸手去拿景洁英手上的竹篮。

“娘,你去歇息会儿,我帮你做吧。”

没想到景洁英欠身避开,拒绝了景风。

她柳眉弯如月,眼角含笑道:“你做事毛毛躁躁的,交给你我还不放心呢,正好家里有客人,你替我招待客人去。”

“谁啊?”景风一愣。

“你去了不就知道了?”说完,景洁英曼妙的身形一晃,便离开原地。

带着一头雾水,景风踏入自家宅屋,久违的熟悉感让他心情都变好了。

蓦然间,一个白发披散的背影映入景风眼帘,令他心神振荡。

“师……师父?”试探性的喊了一声,那道背影转过身来,对景风点了点头。

景风心神一动,旋即喜上眉梢,那有着刀削斧刻般的俊俏容颜,身着墨绿衣裳青年模样的男子,不是景风师父还能是谁?

“坐。”低沉冷酷的声音激不起一丝波澜,就如声音的主人一样,沉着自如,坐怀不乱。

迫于师父的威严,景风乖巧地坐到旁边,丝毫不敢造次。

突然想到上次回来时,师父特意叮嘱过要等他回来,但景风还是独自赶去了北开城,不禁有些心虚的低下头。

“怎么?做错事了不敢抬头?”

师父少有的一句调侃,却让景风心头一喜,连忙龇牙道:“哪有,徒儿可没在外面给你闯祸。”

师父眸光一直没离开桌面,不急不徐地捧起一盏茶,轻轻吹了一口。

雾气氤氲间,景风见师父呷了一口,突然又紧张起来。

“你一人敢单枪匹马面对数名天通境武者,还有数千名等着取你人头的士兵,真不知道该说你勇敢还是胆大。”

“我……当时急着救人嘛,也没想那么多。”听出师父声音逐渐低沉,景风小声回道。

“别人对你有恩,出于情意你回去救人自然没什么不妥,只是你尚且年轻,心思不够老练,着了旁人的道。”

说这话时,景风察觉到师父转过脸来,直视着他:“有人做局唤醒你身上的魔种,若是你不加以控制,日后麻烦不断。”

景风神色黯然:“我知道了师父。”

“魔种算是一种因果,不过有人替你承担了这一部分因果。”说着,师父一双桃花眼似有若无的瞥向一旁。

“是何人?”景风好奇问道。

但师父并未明说,而是卖了个关子:“现在告诉你只会徒增你的烦恼,往后你自会知晓。”

景风无奈地撇撇嘴,自己师父总是打哑谜,搞得心中好奇得紧。

这番反应自然落入男子眼中,他放下茶盏道:“魔种的事为师会帮你处理,你只需潜心修炼,安心做自己的事即可,若是修行上遇到困惑瓶颈,还是去木屋找我。”

景风无言地点点头,但心胸早已被暖意充斥,颇为感动。

同龄的孩子小时候都有父母作伴,景风虽没有父亲,但这些年来,师父几乎充当了父亲的角色,和母亲景洁英两人给他的关爱一点不比其他孩子少。

“对了师父……”景风想来,关于去天囚岭的事情还得征求一下长辈的意见,于是说道:“村长家的闺女同我是青梅竹马,我想去天囚岭采千年雪莲救她,您觉得以我现在的实力,能不能去?”

对方略作思索道:“自然去得,修炼本就是一条漫长的攀高之路,若你能带上一个帮手,那是最好。”

“帮手?”脑子里把认识的人过了一遍,景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卞月,除此以外几乎没有实力与自己相匹配的。

“为师倒是觉得,那狮魔山的山主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男子注视着景风,眼角隐约含着玩味的神色。

景风不由大惊:“师父,您不是开玩笑吧?那可是山主!”

对于占领狮魔山为王的那个生灵,景风也有所耳闻,传言其暴戾乖张,实力更是深不可测,凶名比长蛇还要显赫的多。

“它起码相当于天通境的存在,而我只不过才肆气境,想要降伏它未免太……”一边说着,景风一边打量师父的反应,他知道师父不会无缘无故让他去做一件没把握的事。

“那头狮妖被为师所伤,实力应当下降许多,如今的你足以应对。”

轻描淡写的话语落入景风耳中,却是十足的震撼,在景风崇拜的目光中,男子再度开口道:“时间紧迫,往后为师不一定随时在你身边,有些东西是该提前给予你了。”

话音一落,只见男子伸出修长的手指,点在景风眉心。

霎时间,一股磅礴的能量如洪流滚滚,拥入景风脑海,但他并未感觉到丝毫胀痛,想来是师父把控的极好。

手指挪开以后,景风只觉得精神抖擞,除此之外倒是没察觉到有什么不同。

“师父,发生什么了吗?我没感觉有什么变化啊。”景风摸着自己身体问道。

男子明亮的眸中浮现出笑意,把桌上铜镜举在景风面前。

景风一眼就看到,自己额头上出现了三道青纹,配上这张俊俏的脸庞,显得颇为神异。

“为师在你体内留下三道禁制,你只需运起真气指向天穹,默念‘神罚青雷’,便可解开禁制,引动煌煌天威,九天之雷,助你灭杀敌人,但你记住,只能使用三次,切不可浪费。”

闻言,景风两眼放光,几乎对师父崇拜的五体投地。当然,他也理解师父的良苦用心,如此强大的杀招限制三次,也是为了不影响自己正常修炼。

“多谢师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半仙 深空彼岸 不科学御兽 神秘复苏 择日飞升 明克街13号 宇宙职业选手 人道大圣 光阴之外 赤心巡天
相关推荐:
迷案追凶变身食神少女都市极品食神贤内助奇幻灵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