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重生后,我成了宫斗冠军

上官征像是被激怒,整个人挣扎着要挺起身子来。

但他这般动弹片刻,只除了让自己看起来更狼狈之外,竟没任何帮助。

衡月垂眉看着他,目光中不自觉划过一丝怜悯,但这一点点的怜悯却激怒了上官征,他含糊不清的大喊道:“滚出去!滚出去!朕要杀了你,杀了你!”

“皇上不愿意回答也就算了,但臣妾相信,人都有心,相处日久,哪怕是一只小猫小狗都会有感情,何况是枕边人呢。”

衡月叹息般的说道。

被气坏了的上官征只以为衡月是在嘲讽他和魏臻,绿柳却是明白的看了眼衡月,又闭眼叹了口气。

衡月走过去,扶起上官征,让他舒服的靠在引枕上,然后温声问道:“皇上,您还记得西北边疆的楚家吗?”

因为离得近,衡月清楚的看到上官征瞳孔颤抖了一下。

他没有回答,衡月却已经知道了答案。

她低头看着他,片刻后,忽然低低笑了起来。

她笑的声音越来越大,握着上官征的手却不直接的用力,直到他愤怒的将她甩开,都没能止住她的笑声。

笑的太用力,衡月不得不擦擦眼泪,又帮上官征掖了下被子,然后笑着看他。

上官征呼哧带喘的瞪着衡月,此时带反应过来:“你是罪臣之女?你是……叛国余孽?!”

“皇上这话说的实在有些难听了,毕竟事实如何,旁人不知,皇上还能不知道吗?”衡月含笑看着上官征,“新官上任三把火,皇上为了自己的政绩,将那火烧到楚家,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朕是天子!是天下万民之主!”上官征怒道,“朕要做什么不能!”

“哦,皇上说的对。”衡月不紧不慢拿出卷宗,打开便一字一句读了起来。

诚如上官澈所言,这卷宗做的实在不走心,前后矛盾不说,连原因写的乱七八糟。

上官征听的脸色几变,最后撑着身子将那卷宗夺过来往外一扔:“够了!”

“那皇上是听明白了。”衡月不紧不慢的掏出罪己诏,平整的展开,放在他眼前。

上官征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纸上的笔迹,一个字一个字的看完后更是大怒:“衡月!你竟敢这般羞辱朕!”

“皇上,知错就改善莫大焉,这话您也与大皇子说过不是吗?”衡月声音温柔极了,她也不必宫人帮忙,自己去一旁搬来了个小几,又磨了墨,将笔递给上官征。

上官征双眼通红的看着她,不肯接笔。

“皇上。”衡月却笑起来,“若皇上病重,无法写字,便按个手印再盖上玉玺也是一样的。”

“楚衡月!”上官征怒吼。

衡月马上变脸,用更大的声音喊回去:“你不配喊这个名字!”

“你是要忤逆朕吗?”上官征怒道。

衡月不再管他,换了朱墨,大力抓起上官征的手,直接蘸了红色,按在罪己诏上。

上官征越发暴怒,但手脚也越不听使唤,竟连一丝力气也使不上。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衡月将玉玺翻出来,盖在那罪己诏上,然后递给文忠。

那狗奴才竟还恭敬的接过罪己诏,双手捧着认真的听着衡月的话,然后便往外走去。

上官征目呲欲裂:“文忠!你要做什么!你这狗奴才,朕要杀了你,杀了你!”

“皇上还是莫要激动吧。”衡月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再没看上官征一眼,只温柔说道,“皇上没察觉,越是情绪起伏,手脚便越发无力么?”

上官征愤怒之中还未察觉,但在看到衡月又掏出一个纸包后,顿时感觉像是一瓢冰水从头上浇了下来。

他很快又想明白了衡月的话,不敢置信:“余御医也是你的人?”

“皇上说什么呢,臣妾宫女出身,谁会是臣妾的人呢?臣妾能依靠的,一直都只有皇上是。”衡月笑道。

上官征却终于动起了脑子,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你怎么能拿到卷宗?”

他很快想起:“上官澈?你们果然一直有联系!你们竟敢!”

思及此,上官征越发愤怒,唯一能动的手猛的拍向床铺:“朕真是信错了人,看错了你!衡月,楚衡月!你竟敢这般欺瞒朕,玩弄朕!”

衡月不紧不慢又亲手泡了一碗茶,耳听着外面文忠读着罪己诏的声音,垂眸笑了一笑。

上官征还在骂着他们,奸夫yinfu都出来了。

衡月却在此时打断他:“皇上还是莫要这般给自己的女人儿子扣黑锅吧。”

“呸!朕真是眼瞎!”上官征怒道。

衡月笑起来:“是啊,安心辅佐你的魏家你费尽心思铲除,要造反的文家你一扶再扶;真心爱你的魏臻你弃若敝履……如今再看看这后宫,哪里还有真爱之人呢?”

上官征眼睛瞪的老大,就这么直直的看着衡月,随后“噗”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衡月不避不闪,被他喷了一身血痕。

她低头看看,笑了起来:“皇上病重,臣妾实在忧心的很,还是请皇上喝下这碗药吧。”

上官征话也说不出,只喘着粗气看着她。

衡月笑道:“皇上别怕苦,这药您也不是第一次喝了。”

上官征眼睛像是要瞪出眼眶来一样,不敢置信的看着衡月。

“皇上惊讶什么呢,您吃了那么多的药,拼着掏空身子也要让妃嫔怀孕。”衡月微微歪头,笑道,“是药三分毒啊,皇上就没想过吗?”

上官征唇瓣都颤抖起来,鲜血一股股涌了出来。

衡月轻啧一声。

怎么办,看来她手中的药已经不需要了。

“皇上最近饭食用的不香,臣妾专门叮嘱,让他们将荤油提炼了用来煮粥,那般还能香一点……”

衡月叹道,“果然还是长久的水磨工夫更有用呢。”

上官征像是想起什么,颤颤巍巍抬手指衡月。

衡月看了他片刻。

这个男人,明明还不到四十,此时却又一种风烛残年的感觉。

身上血迹斑斑,手指巍巍颤颤,眼睛外突,嘴唇却瘪了下去。

“皇上……不若还是死在臣妾手里吧。”衡月忽然笑起来,“有始有终,也是好事。”

上官征并不知道她说的始是什么,更不能了解衡月曾经历过什么。

他只能努力吐出“毒妇”两个字,然后就就被衡月轻轻捏住了下巴。

一勺勺的药汁喂进去,衡月温柔极了,笑的也好看。

甚至,还有眼泪流了下来。

上官征不明白她的心思,更体会不到她的感情,但这一刻看着这个女人,他忽然也不挣扎了。

不知是认命了,还是随便了。

已经在床上不死不活的躺了这许多天,上官征也不是没想过要一个痛快。

但他不敢。

这会儿,他却配合起衡月的动作,主动张口吞咽,却惹的衡月眼泪流的更凶。

衡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

她或许是想起了父母,或许是想起了两世都惨死的祝薰烟,也或许是想起了上一世的自己和那个未曾谋面的孩子。

最后一口药喝完,衡月将碗好好的放在小几上,然后转身,忽的扑到上官征身上抱着他痛哭起来。

上官征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轻轻抬手放在衡月后背上,然后慢慢、慢慢闭上了眼睛。

绿柳适时凑了过来,然后一声尖叫,外面有侍卫跑进来,见到这般帝妃和睦的场景先是不好意思了一下,然后注意到上官征身上的血后大惊一下:“皇上!”

“皇上吐血了,快去请余御医啊!”绿柳惊慌的喊道。

衡月闭上眼睛,将自己埋进熟悉的味道中。

之后的事情,像是虚假的一般,衡月有种漂浮在半空中看着一切的感觉。

人声糟杂惊慌,男男女女,嗓音尖细的说着什么,喊着什么,她听不懂。

有人将她从上官征怀里拉了出来,然后衡月就茫然的站在那里,满目仓皇的看着人群。

似乎有宫人过来安慰她,说了什么,衡月听不懂,只茫然的看着对方。

只一声尖细的“皇上驾崩了!”猛然震醒了衡月,她不受控制的身子往前一扑,然后一个踉跄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

“母后,父皇重病无力回天,母后总要吃些东西呀。”

已经换了一身明黄龙袍的箂箂坐在床前,端着一碗粥喂给衡月。

衡月微微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目光后移,和蔼的看着小四小五,还有最小的蓼蓼,最后目光落在站在不远处的高大男人身上。

上官澈和她目光相交,微微一笑,轻轻点了点头。

他身上已经换上了代表摄政王地位的暗黄色蟒服,很是英武的站在那里,映着背后窗户落日的余晖,竟有几分上官征的模样。

衡月别开眼去。

夕阳西下,但新的一天很快就会到来。

正如这宫中的争斗,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从无停歇。

(全文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光阴之外 深空彼岸 半仙 宇宙职业选手 赤心巡天 不科学御兽 神秘复苏 择日飞升 人道大圣 明克街13号
相关推荐:
别闹,我真不是满级大佬啊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灵媒经纪人帝道焚天今天开始做纨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