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宠妾灭妻?和离后,世子妃转身嫁奸臣!

夏云仙眸色冷厉,一股凛冽的气势从身上散开,让王院使不由得一怔。

不知为何,她的神情和语气,竟是让他想起了一个人。

那个人同样的心高气傲,仗着优越的出身和天赋,就对自己这个师兄视若无睹……

王院使暗骂了一句,他怎么被一介妇孺唬住了,还想起了那么晦气的事情!

“皇上!臣妾相信世子夫人。”宸妃也注意到东陵皇在夏云仙抽针的时候变了脸色,但她相信自己的眼光,若无把握,夏云仙是不会如此不分轻重的。

谁知这时,一道凄厉的哭声从外传来,“不!不准碰小殿下,他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除非我死,否则谁也别想再折磨他!”

只见一身富丽打扮的嫔妃冲了进来,作势就扑倒在十一皇子的身上。

“我可怜的小殿下,母妃今早去花园里帮你抓了小蝴蝶,你倒是睁开眼看看呀!”

嘉妃一出现,众人立刻变了脸色。

明明是她的过失导致小皇子生命垂危,此刻却说得像是只有她心疼孩子。

而且皇上和宸妃都在这儿,她却如此吵闹撒泼,实在没有身为妃子该有的端庄礼数。

谁都知道,嘉妃本不受宠,当初是东陵皇一次醉酒认错了人,才让她意外怀上了龙嗣,生了十一皇子后母凭子贵被抬为了妃,否则,就她这样的,根本入不了皇上的眼。

“嘉妃,你冷静一点,我们现在正想办法救小殿下。”宸妃看着她这幅模样,不由得想起自己刚刚失去腹中骨肉时,同样的心如死灰。

“冷静?你根本不懂我的心情,我恨不得把命给他,你要我怎么冷静?”

嘉妃仿佛疯了一般,越说越不像话,只听啪的一声,宸妃突然抬起手来毫无预警的给了她一巴掌。

殿内突然安静了下来,嘉妃难以置信的捂着脸抬起头,就对上了那张冰冷至极的妩媚面容。

“糊涂!若本宫是你,哪怕是微乎其微的机会,本宫都要抓住,让他活下来!而不是如你这般寻死觅活,丢人现眼!”

众人吃惊的看着此时此刻的宸妃,尤其是东陵皇,一直以来,宸妃在他面前永远都是一副风情万种妩媚温柔的样子,何曾如此刻这样,犀利冷冽。

她美眸微红,却高高的抬着下巴,唯有这样才能不让她的眼泪落下来。

她想起了自己那个未出世的孩子,天知道她多么希望自己能够早一点认识夏云仙,说不定那个时候,夏云仙也能给她一个希望呢?

东陵皇不由得被眼前的宸妃所动容,因此更加厌恶地上的嘉妃,“来人,把她拖出去!”

他转而看向夏云仙,给了她一个威严默许的眼神,“尽力而为,朕不怪罪。”

一旁的王院使心中嫉妒极了,他们这些人稍有不慎就要掉脑袋,怎么皇上对夏云仙反倒如此宽容?

见终于没有人阻碍,夏云仙的银针已经熟络无比的落在了小皇子的脉上。

众人皆不言语,眼见着那小手小脚上扎住了数根银针,夏云仙才回过身来,“留针半个时辰,小殿下会醒的。”

王院使眼神一变,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说什么,会醒?

她的意思是,她能把已经断气的小殿下救活?

完了!

这下彻底完了!

明明陛下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哪怕她说自己尽力了,小殿下真的已经无力回天,宸妃娘娘也能够看在她的面子上,替御医院的所有人求求情。

可而今她给了陛下希望,倘若一会儿小殿下还是醒不来,只怕陛下将她五马分尸都难以解气!

“世子夫人,十一殿下真的是诈死?”

宸妃难以形容自己的心情,她一看夏云仙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赌对了!

“元气极虚之症,很容易导致厥逆,病者呼吸全无四肢僵硬,但脉仍存薄弱,方才臣妇查探了殿下的脉搏,他手上六脉全无,但足三阴脉尚存,便还有得救。”

夏云仙说得头头是道,而王院使额头上的冷汗已经冒了出来。

他方才只探了十一皇子的脖颈和手上之脉,而忽略了双足,难道说……他又疏忽了?

半个时辰,众人皆在等。

直到东陵皇突然站了起来走到榻旁,伸出手去试探那孩子的鼻息,众人分明看见他的眼神当即充斥着震惊与喜悦,“活了?!”

他感觉到了,自己断气了一早上的皇子, 此刻又重新有了生机!

话音刚落,原本跪在地上的宫人们纷纷喜极而泣,宸妃也由衷的高兴,“世子夫人,小皇子何时能醒?”

众人期盼的看了过来,而夏云仙已经上前拔出了银针,用同样的手法刺入了孩子的百会穴。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

此时四周已经响起了一阵阵赞叹声,而王院使的脸色十分难看,他低着头忍不住在心里嘟囔,这妇人不过就是细心了一点儿,哪有那么神?

眼见着榻上的十一皇子脸色渐渐红润起来,很快,一阵惊恐的哭声打破了原本的宁静。

“我不喝药,我不想喝药!呜哇——”

十一皇子猛地睁开眼,双手挣扎着坐了起来,他第一眼就看见了守在榻旁的东陵皇,顿时就吓得一个激灵,“父、父皇……”

“他说话了!他认得朕!”

东陵皇的喜悦溢于言表,死而复生,这种神奇之事就发生在眼前!

而被押在殿外的嘉妃敏锐的听见了十一皇子的声音,很快就有宫人奔走相告,“世子夫人妙手回春,十一殿下活过来了!”

这话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传进了赶进宫中救急的白玉京耳中。

他起先只是一怔,随后就笑出了声,“她倒是翅膀硬了,如今都不需要我出手相助,就能打一场漂亮的胜仗!”

虽然,这翅膀是他装上去的,可白玉京还是止不住骄傲。

不愧是他看上的人。

“大人,那我们还去吗?”

“去做什么?我最讨厌小孩子哭了。”

若无必要,他还是别和夏云仙一起出现在那个人面前为好。

可转身之际,白玉京抬眼竟看见了对面回廊上匆匆行走的儒雅身影,萧钧澜的面色带着少有的冰冷,而他的身边,跟着同样焦急的宋瑾儿。

贤王?

莫非他也是打算赶去帮夏云仙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不科学御兽 宇宙职业选手 半仙 光阴之外 神秘复苏 赤心巡天 择日飞升 深空彼岸 明克街13号 人道大圣
相关推荐:
99次追缉令:霸道总裁宠上瘾霸道总裁契约妻闪婚蜜爱:霸道总裁蜜宠妻南宋末年特种兵走丢的乱步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