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走丢的乱步大人

作为一个普通中学教师, 国木田没有见过这种阵势。但出于责任心, 明知会有生命危险的前提下,他还是坚持充当了乱步计划之中的“诱饵”。

事实上,真的有那么危险吗?

怎么可能。

在成立侦探社之后,有了父母以及社长的监管, 乱步给出的计划都是基于当前可用人员做出的最佳规划。而福泽谕吉的行动力显然不容置疑,不看异能力,光凭借体术的话, 连港口黑手党内部一流的体术大师中原中也都比不过他。

至于乱步提议让国木田前去吸引犯人注意, 纯粹只是他给国木田的一个入社测验,能让福泽谕吉多一方面考虑罢了。

十分钟的时间刚够乱步吃完一颗糖, 事情就在福泽谕吉雷厉风行的行事作风下结束了。

福泽谕吉单手提着犯人出来。

那家伙个子不高, 被福泽谕吉提着的时候双脚都离开了地面。看起来像是被狠狠地教训了一顿,整个人灰头土脸的, 精神萎顿, 衣服上血迹斑斑。没有人同情他,毕竟他手里已经沾染上了两条人命。

福泽谕吉把人交给了警员收押, 又找到了借他钢笔的那名小警员,把使用过的钢笔还了回去。

小警员瞅了瞅犯人手掌上可怖的贯穿伤,低头看了一眼手中钢笔上面残留的血迹,他觉得自己的钢笔大概是要被收起来当作报告的一部分上交了。

乱步拿着警部的通讯器,冲着那头“喂喂”两声,得到回应后又说:“犯人被社长抓住了,你们可以把那群学生带出来了——嗯嗯, 排爆组的已经进去了,用不着大叔你啰嗦啦!”

接着,其他人就听见通讯器里传出一声极其嘹亮的怒吼:“我才不是大叔!你这小子也没比我小几岁吧!”

乱步当作没听见,直接关闭了通讯。

“社长社长!”他一叠声地喊道,“侦探社里还缺几个能独立出任务的调查员,总不能老是让织田作过来帮我吧?你看刚才那个教师怎么样?他的异能力蛮有用的,而且也能和社长学习体术。”

福泽谕吉被他吵得有些头疼。

“我会考虑的。”

在此之前,被乱步推荐入社的人员只有过一个,那就是织田作之助。

虽说织田作之助是黑手党,甚至年少还干过杀手的行当,但福泽谕吉考察后认为对方的确合适侦探社的风格。原本都已经谈好了,没想到织田作之助自愿放弃转行的机会,说是他的朋友在港口黑手党脱不开身,自己不太放心,必须要照看他。

福泽谕吉也没强求,承诺了可以为对方留一个容身之地,也默许了平日里织田作之助过来串门。

因此,织田作之助和侦探社的关系还算不错。

他偶尔会委托侦探社照顾他收养的孩子,也会作为外援帮侦探社跑腿。再加上得到了首领的许可,他还负责协调港口黑手党和武装侦探社之间的摩擦,但正式入社这件事已经被无限期推迟了。

现在乱步提出了第二名推荐入社者,福泽谕吉会纳入考虑范围。

国木田独步品行高洁,又会教书育人,福泽谕吉不会拒绝他的入社,关键是看他自己有没有加入侦探社的意向了。

国木田在经历了这种事之后,他会拒绝吗?

当然不会。

作为一个普通教师,面临危机的时候,除了焦虑以外他什么都做不到。不仅在警方面前说不上话,看似好用的异能力更是发挥不出丁点儿作用,也许正是因为他的不作为,两名学生才会死于非命。

安顿好学生、又辞去了教师工作之后,国木田独步登门拜访。他对着武装侦探社的社长弯下腰,恭恭敬敬地请求道:“请让我跟随您学习!”

自此,侦探社多了一名新成员。

国木田独步初入社时,并不是侦探社中最年轻的社员,但绝对是什么都不懂的新人。性格严谨的他果然遭受了前辈们的“刁难”——或许使用“刁难”这个词不太合适,用“无恶意的戏弄”可能更好一些。

“锵锵!侦探社闲暇时的竞猜活动!”

“什么?”

不知道是谁先起了个头,引起了侦探社的元老级人物江户川乱步的注意,他饶有兴趣地抬眼:“哦?又到这个时候了,现在也就只有国木田没有猜过了吧。”

上个月刚入社的宫崎贤治为他解释了一番这个竞猜活动的内容。

“国木田先生之前是教师,那来猜猜看其他人是做什么的吧?”自小在乡下长大,性格质朴的少年摸着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之前我一个都没猜中,说不定这次能从国木田先生这里知道正确答案呢!”

“这……”

国木田刚想说他对探究别人的隐私没有兴趣,但乱步却几句话把他堵了回去。

“新人都会经历的,猜不中也没关系,只是无聊的时候拿来作消遣的话题。”乱步说,“更何况从细枝末节来推断事实,这也是侦探必修课程。国木田,这里可是侦探社,太不合群是要受到前辈排挤的,这可不行呀!”

国木田只觉得无奈。

大家显然只是想在他身上找点乐子,作为新人,他是没办法拒绝的。更何况乱步先生都已经拿职场守则来说事了,他不参与说不过去。既然决定要玩这个游戏了,国木田力求做到最好。

目前正在教导国木田体术的社长福泽谕吉是很有名的武者,声望很高,甚至在政客面前也说得上话,只要稍微打听一下就能知道社长的前职业——大概是保镖吧?又或者雇佣兵什么的。

不过除了知情的乱步和与谢野,侦探社的其他人也没胆子去向社长证实这一点。国木田不想冒犯社长,干脆就忽略了他,其他人也没说什么。

“乱步先生的话……”国木田有些迟疑。

在加入侦探社后,国木田已经知道了侦探社支柱的本事,他也见过了乱步的刑警父亲,但要让他确切说明乱步以前是做什么的,还真有些难以判断。毕竟乱步的脾气看起来不像是当警察的料,上次的箕浦警官也很不待见他。

国木田想到了最近忽然流行起来的一个词汇,忍不住猜测道:“乱步先生难道是咨询侦探什么的吗?”

“不对哦,国木田。”乱步否认道,“说到咨询侦探,第一个也只能想到福尔摩斯那家伙吧!嘛,如果从出谋划策的角度上看,咨询侦探算是擦边了,至于其他方面……哼哼,再努力猜猜看?”

“那是……”

之后又接连猜了两次,均被否认后,国木田对乱步职业的猜测宣告失败。

其他人倒是好猜许多。

与谢野晶子从一开始就以武装侦探社专属医生的身份登场,侦探社目前租用的办公场地原本是她拿来开诊所的。当国木田指出她是医生的时候,与谢野见怪不怪,自顾自欣赏着刚做好的蝴蝶美甲。

年纪较小的宫崎贤治平时会把乡下的农务挂在嘴上,所以国木田也很轻松地就猜中了他过去的经历。

谷崎兄妹都还在读高中,这点能从谷崎直美的学生服看出来,有时候国木田还会帮他们辅导功课。

其他一些负责文书工作的姑娘们都是被招聘进来的,她们是没有异能力的普通人,经过考核后加入了侦探社,大多都是刚毕业、或者在读的大学生。

至于剩下的几人,比如中岛敦、泉镜花之类的……

国木田:“你们还在上学的年纪吧?”

中岛敦:“呃……”

早年一脱离孤儿院就立刻投身港口黑手党的中岛敦不禁有些心虚,校园生活离他有些太远了,从没有想过自己还要去读书。

不得不说,环境真的能影响一个人。

中岛敦身边哪有人好好读书了的?

他尊敬的对象,像是太宰先生、乱步先生,他们十四五岁都能在黑手党里呼风唤雨了,谁还能在象牙塔里呆得下去?

芥川就更不用说了,让那家伙去上学,光是想想都不太现实,说不定第一天就能血洗校园。

中岛敦不觉得自己和其他黑手党有什么区别,真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他在太宰先生的掌控下是可控的,精神正常,致力于维护横滨的安定,没有堕落成杀人魔。

被太宰先生送到武装侦探社后,在社长的异能力“人上人不造”的辅助下,中岛敦得以控制自己的异能力“月下兽”,去除了脖颈上用于束缚的项圈。

对他来说,能和镜花一起在侦探社工作,做一些能证明自己价值的事,他已经心满意足。

所以说,上学对他来说并不是必须的。

见中岛敦这个反应,国木田皱起眉,不由自主地代入了教师的角色,有些严厉地问道:“你的家长呢?”

“敦君是孤儿哦,小镜花也是。”乱步替中岛敦回答道,“他们两个是特殊情况,反正国木田也猜不到,就先跳过吧。”

“……抱歉,敦。”国木田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不禁露出了懊恼的神色。

“没有关系。”白虎少年好脾气地说道。

原本还算热烈的气氛有些降温,中岛敦为了不让国木田继续愧疚下去,贴心地提出要去楼下的漩涡咖啡馆喝一杯。

平时侦探社的几人都会去那家店里用餐,正巧到了午休的时候,大家便收拾东西一同去了楼下。

咖啡馆内只有零星几位熟客。

中岛敦才刚走到门口,隔着落地窗就看见了里面的人影,兴高采烈地喊了一声:“太宰先生!……啊,织田先生也在!”

吧台旁落座的两人闻声侧脸向门口望了过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深空彼岸 明克街13号 半仙 不科学御兽 神秘复苏 赤心巡天 宇宙职业选手 光阴之外 人道大圣 择日飞升
相关推荐:
天价前妻:霸道总裁要倒追99次追缉令:霸道总裁宠上瘾霸道总裁契约妻闪婚蜜爱:霸道总裁蜜宠妻南宋末年特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