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走丢的乱步大人

国木田独步原先是一名普通的中学教师。

他意外被卷入了一起性质恶劣的校园爆炸案中, 比起体验杀人的快乐, 犯人更乐意看到自诩正义之士的人们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挣扎和羞愧。

“你不能进去!”

“可是犯人找的是我!”教师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他紧攥着一本记事本,墨绿色的封页已经起了褶皱,“他的目的不是那些学生, 他是想看到我的选择!”

“这不是教师应该承担的事!”市警们劝阻道。

“我是异能力者!”国木田急切地解释道,“犯人想知道我的感受,如果是我进去的话, 他肯定会露面与我正面对峙, 请让我参与这次行动吧!”

闻言,警员们面面相觑, 有些拿不准主意。

异能力者十分少见, 但并非不存在。由于本身拥有奇特的能力,异能力者大多是各行各业的佼佼者, 至少比他们这群普通人强多了。如果有异能力者的协助, 的确可以为营救行动增添一份保障。

然而,负责本次行动的箕浦警探却冷酷地拒绝了他的提议:“不行, 无关者请离开现场,这是我们警察的事,不要再给别人添麻烦了。”

箕浦不喜无关人员插手警局的事,这倒不是他刚愎自用,只是认为这是警察的职责所在。他认为自己解决不了,就果断联系了警界赫赫有名的江户川前辈,相信这起案件能很快被解决。

虽然江户川繁男已经处于半隐退状态, 但对后辈还是十分关照,偶尔也会因公事前来警视厅。箕浦和他交换过联系方式,也还算能说得上话。

箕浦试探着打了电话过去,说明了现场情况。

江户川前辈很爽快地就同意了,向他询问了地点,随后又解释说:“距离有些远啊,我赶过去怕是会耽误时间。恰好犬子在附近办公,能够代劳一二。”

箕浦不知道江户川前辈的儿子是哪位,纳闷日本警界也没出第二个“江户川”啊?

说到江户川,箕浦倒是想到了港口黑手党那位孩子气的干部,头脑倒是超出凡俗一大截,可那家伙说话实在太刻薄,根本不顾及他人颜面。也不知道家长是怎么教的,还是说黑手党污浊的环境下养出来的都是黑心莲花。

不过,也没人会把江户川乱步和江户川前辈的儿子联系起来。毕竟一个冷血残酷的黑手党干部,一个尽职尽责的刑警,他们怎么可能是一家人呢?

箕浦转念一想,他再猜测下去也没用,还不如先向总部求援,等人到了再说。江户川前辈的安排不会有错,既然能解决事件,那儿子就儿子吧。

他已经做好了营救计划,但国木田不清楚。

“不能再拖下去了,警官先生!”

之前就已经死了两名学生,而犯人的身份、藏身之所,预埋的炸/弹数量和位置都未知,再过二十分钟又会出现新的受害者。

国木田没办法再忍耐了,想到那些被炸得支离破碎的学生,他就感到一阵心脏被火焰灼烧、喉管被掐住般的窒息。

他要亲手把犯人抓起来!

“马上就要到预告上的爆炸时间了!”

“我们有办法解决。”

“不——”

双方实质上都拥有着善心,但性格又都十分固执,没有做详细解释的情况下,场面陷入了僵持阶段。

忽然,有一个声音介入其中。

“我说,你们就连这种小事都处理不好,为什么还能够心安理得地拿着日本国民的税金啊?”

闻言,箕浦眉头一跳。

不会这么巧合吧?

这个讨厌的声音、这种目中无人的说法!

难道说是……

箕浦猛地往声源方向望去,果不其然看见了江户川乱步。

黑手党干部和上次见面时没什么变化,肩上还是披着一件宽大的黑风衣,只不过黑色西装被换成了便衣,条纹领带的颜色有些俏皮,脑袋上还多压了一顶驼色帽子——嗯,这帽子似乎有些眼熟,仿佛在江户川前辈那里看到过。

他还在叨叨叨地说个没完没了:“按我说啊,就该让森先生把他们都集中起来培训,先天已经不足,后天再不努力就是废物了。当然啦,事先选拔也很重要,毕竟笨蛋是天生的嘛!”

“乱步。”

“……好吧好吧,我不说了。”

出言规劝他的是一名银发的和服男子,通身气势就不像是普通人。此时他正抬手拉开警戒线,好让乱步钻进去,一说是江户川警探派来的救兵,其他人也不敢拦他们。

如果箕浦再认真观察一下,或许会认出这位像保镖一样的武者就是他们警视厅、乃至于地方大小官员人人尊敬的“银狼阁下”。

可惜乱步登场的威力太大,箕浦光顾着盯乱步去了。

港口黑手党的干部为什么来了?这起案件难道和港口黑手党有联系吗?至于江户川乱步与江户川繁男有什么关系,他们能有什么关系!

他惊疑不定,强行忽略了对方脑袋上眼熟的帽子和少见的姓氏。

“原来是你啊,又见面了,警官先生。”乱步看见箕浦,抬手打了个招呼,“听太宰说,上次我掉下海,你特地派人去打捞了,还蛮担心我的嘛?原来是乱步大人的粉丝啊。”

箕浦:“……”

又来了,那种想套上麻袋打人的感觉。

“你来做什么?”他生硬地问道。

“当然是为了工作呀。”乱步倒是无所谓别人和他说话的态度,回答警官,“正好在这附近办公,爸爸让我过来帮忙。”

箕浦张大了嘴,震惊不已。

乱步不觉得自己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信息,自顾自地东张西望:“让我看看,你们该不会还没找到犯人在哪儿吧?嗯?炸/弹的位置也没找到?好吧好吧,都交给乱步大人来处理,之后要给乱步大人的侦探社好好做宣传哦!”

箕浦更关注前面的信息,拔高了声调:“你就是江户川前辈的儿子吗?!”

“不然还能是你吗?”乱步停下侦查环境的步调,稀奇地看着他,”我想江户川的姓氏不多见,而且大家都说我和爸爸长得很像,你也应该见过吧,居然这都认不出来吗?”

像是像,共同点也有,但身份和脾气完全不一样啊,完全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箕浦很想这么说,但气氛实在是尴尬了。

他的内心有些崩溃,自己崇拜的偶像人设崩塌,把孩子养成黑莲花的竟然是那位江户川前辈!话说,刑警的孩子到底为什么会去当黑手党啊?他刚刚说什么?还成立了侦探社?港口黑手党干部成立什么侦探社啊!还能洗白转行的吗?

现场最焦虑的就是国木田了。

在学生面临危险的情况下,国木田听不下去官场的寒暄,但无奈这几人才是行动的主导者,而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教师,只能破格出言提醒他们:“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已经快没有时间了,请你们——”

乱步忽然看向他:“你是国木田独步?”

国木田迟疑了一瞬,心想自己并没有告知对方姓名,但还是点了点头:“是,我是国木田独步。”

“社长,你看他如何?”乱步扭头问道。

银发男人闻言看了过来,那眼神十分具有压迫感,如同战国时期千军万马压境。沐浴在这种视线中,国木田一下子就冒出了冷汗。

不过,国木田并没有难受太久。

“这件事之后再说,先解决委托。”福泽谕吉言简意赅地说道。

“是是。”乱步懒洋洋地回应,随后便抬手指了一个方向,“犯人在那里,实验楼有个地下研究室,路牌上有标明,麻烦社长过去一趟啦。”

福泽谕吉没有多问,向警员借了一支钢笔,往乱步指明的方向走去。

乱步又将白净的手指挪向另一个方位,对排爆组的警员们说道:“学生们在那边的体育器材室,爆破用的□□埋在体育馆的上部支架,坍塌的话可能会压到人。顺便说,这里到处都是摄像头,你们去的话,说不定直接就引爆了哦。”

“这要怎么做?”箕浦下意识询问他的意见。

乱步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可以不用管啦,等社长把主犯解决,事情自然就结束了。”

“可是万一对方察觉到了有人接近,提前引爆了怎么办?”国木田还是不放心。

“说的也是呢,万一社长的行动没有成功,犯人提前引爆了炸/弹,那些学生都会被压成肉泥吧。”嘴上说着令人心寒的话语,乱步脸上却是笑嘻嘻的。

他仿佛早就知道国木田会这么说,像是开玩笑般地提议道:“那就由国木田去吸引对方注意吧,给社长制造突袭的机会。毕竟犯人很喜欢性格高洁的人,如果是国木田的话,就算有被炸死的危险也会去吧?”

“喂,江户川。”箕浦有些不满地皱了皱眉,“不要牵扯到无关群众。”

“国木田可不是无关群众啊。”乱步回答,“比起其他警员,他是最合适做这件事的人。”

国木田未来可是武装侦探社的调查员,在平行世界也是能和太宰组成搭档的人,甚至说,他还是社长的继承人,没点本事怎么行呢?

“让我去吧。”国木田坚定地要求道。

“你……”箕浦神色复杂。

虽然很看不惯黑手党干部任性妄为的作态,但箕浦不得不承认江户川乱步是有真材实料的,再加上有他爸爸的担保,至少不会放任无辜群众去死,箕浦有些自暴自弃地同意了。

“随便你们好了,不过我也要跟着一起进去。”警官瞪了一眼乱步,“你给我呆在外面,真是的,如果出了事我可不好交代啊。”

他从没想过终有一天自己会为了黑手党担心,江户川家怎么都这么奇怪啊!

乱步并没有觉得自己被关心了,又或者说他早就习惯了别人的关照,依旧是挂着令人恼火的笑容,不关己事地提醒道:“你们还有十分钟。”

“走!”箕浦咬牙切齿。

国木田:“……”

这青年到底是什么人?

作者有话要说:  武侦篇差不多就是,国木田受到迫害吧…

下一章预告:

“国木田来猜猜看乱步先生以前的职业吧!”

“……警探?”

“国木田来猜猜看织田先生的职业吧!”

“小说家?”

“国木田先生来猜猜看太宰先生的职业吧!”

“……不是演员的话,他就是无业游民了。”

首领宰:“?”

感谢在2020-05-03 08:52:21~2020-05-05 20:52: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吴修、双儿、灸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吴修 17瓶;浅川の祁门红爱发呆 15瓶;咸鱼k 10瓶;翕兮子 6瓶;南华长秋水 3瓶;玉贤 2瓶;迦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深空彼岸 明克街13号 半仙 不科学御兽 神秘复苏 赤心巡天 宇宙职业选手 光阴之外 人道大圣 择日飞升
相关推荐:
天价前妻:霸道总裁要倒追99次追缉令:霸道总裁宠上瘾霸道总裁契约妻闪婚蜜爱:霸道总裁蜜宠妻南宋末年特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