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走丢的乱步大人

乱步在家里呆了足足有半个月。

在外赫赫有名、全国都排得上名号的刑警江户川繁男又一次在推理游戏上输给儿子之后, 本来撑死能靠阅历在儿子面前装大佬的爸爸颜面尽失, 家庭地位彻底落入最底端。

乱步毫不犹豫地抛下了笨蛋爸爸,去找更聪明的妈妈玩耍。

结果——

在聪明妈妈那里连输三局之后,乱步夹着尾巴灰溜溜地回来,继续和笨蛋爸爸玩起了简单的拼图游戏。

“又挑战失败了啊, 乱步。”江户川家地位底层男主人冲着儿子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家庭主妇果然是最强的。”乱步确信。

虽然比试的内容并不是他擅长的方面,但输给妈妈没什么好丢人的,反正妈妈就是这么厉害。

乱步骄傲地想道。

放在平常人家, 父母与孩子之间二十年的隔阂势必会带来家庭的动荡。可在江户川们的相处中, 这隔阂像是完全不存在了似的。

父母不担心孩子会有危险,从自己得出的结论判断, 年幼的儿子只会在未来会受到更多的、来自于各方各面的悉心照顾。他们也不将忽然长成为大人的儿子作为另一个体进行区分, 反而用一视同仁的态度对待。

受到父母包容态度引导的乱步很快抛弃心中的胆怯,在父母面前愈发活泼起来。他与家人无事不谈, 只要想到了有趣的事就会进行分享, 也算是另类地向父母透露未来情报了。

除此之外,乱步还背着父母偷偷联系上了这个时代的福泽谕吉。

银狼阁下目前还是为政府服务的杀手, 一柄锋芒毕露、政客手中处理政敌的利刃,想拜托他成为谁的保镖是不实际的想法。

可乱步实在想不出第二个可委托的对象了,只能想办法去争取,为了得到银狼的协助着实费了一番力气。

还好江户川繁男在国内拥有不错的名望,父亲的身份给乱步提供了可操作的空间。

乱步故意捣鬼,隐藏身份,在暗网上摇身一变, 成了一名行动策划顾问。短时间内打出名号之后,他开始给政客们制造了一些武力无法解决的“麻烦”,轻松让他们低下头来上门求助江户川。再顺势提出“需要人手来保护调查员”的要求,政客们自然会懂,剩下的事就变得很简单了。

虽然,这些也被江户川菊看透了。

乱步并不觉得自己做了坏事,他在背后操纵这些让政客头疼的疑难案件,根本目的在于获得福泽谕吉的帮助,最终保护父母。

因为知道会被妈妈知道,所以乱步在策划的过程中格外注重保护他人安全,一系列事件下来没有伤害到谁——啊,如果说伤害了政客的个人利益也会被妈妈追究,那当他没说。

单纯被骂一顿就能拥有父母获救的可能,乱步还是愿意被责骂的,想必江户川菊也清楚这一点。

果不其然,在那些黑心政客和亲生儿子之间,思想观念并不迂腐、且性格无比贴合“江户川”的母亲大人选择了后者,对儿子一系列行动保持缄默。

在母亲的包庇之下,乱步顺利达成了目的。

他不怕改变过去会造成什么后果。

乱步能够轻易地一眼看出结论,却是一个格外注重过程乐趣的人。这从之前的穿越中可以看得出来,不管来到了哪一个平行世界、哪一段时间节点,他从不顾虑结局会是如何,随心所欲到了极点。

蝴蝶效应?

祖母悖论?

那些乱七八糟的理论重要吗?

着眼当前,乱步最迫切的当然是更改父母死亡的结局,至于后续会发生什么——

管他呢!

这不是有太宰吗?

既然把乱步大人当作了稳固世界的基石来用,当然得在其他方面付出点酬劳,现在不正好有一个还款的机会吗?

乱步十分无所谓地把后续补漏洞的工作都甩给了持有书的太宰。

他早就清楚太宰的想法,对待怀有私心的太宰向来摆出一副颐指气使的态度,却也不和旁人提起与太宰相关的事,可以说是变相的接纳与保护。

太宰十分清楚这一点,所以对明知一切却保持沉默的乱步愈发尊重,堪称有求必应。

两人的相处模式在港口黑手党之中很是常见,并没有人发现他们私下有什么默认的交易,一直持续到了当前,太宰预支出去的账单终于到了还款日。

前期铺垫已经够长了,努力工作吧,太宰。

乱步心想。

半个月的时间,足够森鸥外内外整治港口黑手党,足够太宰带着彭格列众人打败白兰拯救平行世界,也足够让乱步将这个时代的事情安排妥当了。

虽然江户川们默契地没有将“离别”的话题说出口,但离别的时刻终究会到来。

当粉色烟雾嘭地一声冒出时,乱步没有像上次那样惊讶。明知道不可能把人带到未来去,他还是牢牢抓住了父母的手。

“相信我。”

乱步知道当自己出现时,父母就已经知道了死亡的结局。如果他们不信任自己,担心改变未来会对儿子造成更大的伤害,那乱步安排再多也没有用处,他们只会欣然接受死亡以确保未来的“照常”发展。

“不要丢下我。”他说。

像是交待,又像是恳求。

手中一空,表情似哭非笑的黑发青年消失在了烟雾之中,取而代之的是脸上粘着鲜奶油、穿着昂贵洋装的孩童。

幼年的乱步懵懵懂懂地看着面前熟悉的脸庞,随后一扔手上的勺子,哭着扑进了父母的怀里。这对天才父母将孩子护在中间,心中不知作何感受,像是被钝刀划过似的隐隐作痛。

他们真的舍得抛下乱步吗?

这显然是不行的。

父母心中已有决断。

还没温存一刻,门外忽然传来了门铃声。

“——福泽谕吉。”

属于这个时代、收到委托前来保护江户川一家的银发武者面无表情地报上了姓名。

他一低头就看见躲在父母背后的孩子,那双水洗过的翠绿眼眸正盯着他看。

江户川家的孩子从父母身后绕出来,走到福泽谕吉跟前。他的眼眶微微发红,脸颊上眼泪和奶油混在一起,仰着头看福泽谕吉的时候,像是一只可怜兮兮的花猫。

“……我是福泽谕吉。”鬼使神差地,如兵刃一般的年轻武者试图收敛起周身锋利的气势,但他显然没有成功,最终只能僵硬地重新做了一遍自我介绍,多补充了一句来意,“是受托来保护你们的人。”

“乱步知道。”孩子吸了吸鼻子,带着鼻音闷闷地开口,“我是江户川乱步,要好好记住乱步的名字。”

“啊。”

从这一刻开始,故事的走向发生了改变。

这场蝴蝶风暴来得悄无声息,席卷了整个世界。

就像上次因圣杯造成的特异点那样,大多数人都不清楚世界究竟在发生什么变化。在他们看来,自己的生活并没有发生变动,理所当然地认为现实就是日常。

实际上呢?

“我说,太宰——”

“嗯?”

从平行世界十年后拯救世界归来的太宰治此时坐在黑色王座之上,新上任的港口黑手党首领接见了自己的干部。他将手中的书籍放置一侧,捋顺了脖颈上挂着的暗红色围巾,好整以暇地冲着乱步微笑。

“乱步先生想说什么?”

“森先生去哪里了?”

“当然不会亏待森先生啦,毕竟也为港口黑手党任劳任怨这么多年,我可是有好好安排职工退休后再就业的事呢。”年轻的首领语气轻松地回答他,“明天早间新闻就能看到森先生了,如果实在等不及的话,乱步先生就请先将就着看看报纸吧!森先生的话,也算是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吧?”

身处蝴蝶风暴中心的太宰有掌控这场风暴的自信,他早就开始动手篡改世界线,把江户川夫妇存在合理化之后引发的变动都镇压下来。

江户川夫妇活了下来,他们还去找了还是军医的森鸥外,之后的事不必多说。没有父母愿意让孩子将来去当黑手党的吧?可太宰的确需要乱步的协助,为了让乱步留在港口黑手党,他几乎将这个世界的走向全部都改动了一番。

于是,目前就是这么一个状况。

森鸥外仕途一帆风顺,在各方面运作下,最终被推举成为国家领导人。而太宰治则顶替了他的位置,成为了最年轻的港口黑手党首领,负责掌控着横滨黑夜的秩序。

至于乱步——

“干得不错嘛,太宰。”干部身份未变的乱步对待首领也完全不客气,笑嘻嘻地拍着太宰的肩,像是对待小弟那样夸赞他。

首领身后充当护卫的中原中也十分无奈,这个时候他理应站出来斥责对方无礼,但如果对象是乱步先生的话,谁都说不出什么重话吧?

“讨人厌的ace呢?”乱步问道。

“不用乱步先生出手,前不久他的赌场被警方带人查处了,大概在吃牢饭吧?”太宰微笑,嘴角的弧度泛着凉意。

“顺便说,负责人是江户川先生。”首领故作可惜,摊了摊手,“没办法啦,既然是江户川先生找上门,港口黑手党也只能放弃了。对吧,乱步先生?”

“是爸爸啊。”

乱步一听就知道这是太宰和父亲商量好的,太宰想要处理对首领有异心的干部,而父亲那边可能是被官方逼迫干点成绩出来。

嗯,还是建议爸爸趁早辞职算了,替官方打工有什么好的,还不如来他的侦探社。

乱步心想。

“之后我会处理,不会让钱都流出去的。”

“那就拜托啦。”

两人简单交谈了一番。

乱步最近对武装侦探社的热情高涨,太宰也十分支持他的事业,特地把一些本质不坏的人才,比如中岛敦、芥川银之流,一股脑都给侦探社塞了过去。

被太宰指名的几个顺利通过了武装侦探社社长福泽谕吉的入社测试,正式成为了武装侦探社的一员。而申请被驳回的芥川为此和中岛敦打了一架,拆了两层楼,最后被中原中也无情镇压。

至于织田作之助——

“织田作不愿意去侦探社吗?”太宰十分不解,“织田作不应该留在这里,可以救助弱小的侦探社就很合适,他还可以写小说。”

早就看穿一切的乱步撇了撇嘴:“笨蛋,非要我说出来吗?”

织田作之助为了不让乱步沉沦下去,可以放弃写小说的心思,自愿留在他身边当一个助理。在乱步独立出去拥有一份侦探事业后,织田作之助又为了太宰留了下来。

“织田作留在港口黑手党可是为了你啊。”

没人盯着太宰的话,这家伙说不定就要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擅自去死了。

“你和其他人的牵扯已经不少了吧……嗯,漫画里常说的羁绊?”乱步伸手摸向首领办公桌下隐藏的按钮,一边说道,“就算是为了回应别人的期待也要好好活着,传统意义上大家都喜欢小说结尾,可没有用死亡做结局的啊,太宰。”

最后一个词落音,遮光板被打开了。

横滨的夕阳大片投了进来,驱散了房间内的黑暗。

“妈妈说不要在黑暗下办公,眼睛会瞎掉的。”乱步自顾自地说道。

“……”

太宰觉得有些好笑。

笑容之中也的确多了几分真情实感。

在乱步离开之前,他开口挽留了一步:“乱步先生,武装侦探社开业还没送礼,这个就当作是礼物吧。”

太宰拿出了一个木盒。

里面是七枚戒指,虽然只垫了一层丝绒布,但那些戒指一看就是珍贵的宝物。不同色泽鹅蛋型的宝石镶嵌在正中,金属底托是延伸而出的翅膀,被夕阳镀上了一层光晕。

——是玛雷指环。

“挑一枚?喜欢什么颜色?”首领说。

乱步从中拿走一枚绿宝石的雷之指环,并不清楚其中含义,单纯只是中意它的颜色。

指环向来代表着羁绊。

太宰愿意把这东西拿出来分享给其他人,这是在对他作出保证,因此挑什么颜色都无所谓,乱步是自愿成为太宰的守护者的。

等乱步挑完,太宰招呼身后的护卫:“中也也挑一枚吧,反正是从别人那里拿来的,不要钱。”

“什么啊,像那群意大利佬一样搞什么信物,居然还是花里胡哨的戒指……真是恶心死了。”中原中也嫌弃着,还是上前挑走了属于岚之守护者的戒指。

“嗯,要和中也戴一样的戒指,确实挺恶心的。”

“你这混蛋,别以为当上首领我就不敢打你。”

“我可是首领,中也是下属,你真的要对我动手吗?”

“你——”

乱步早就在他们吵起来的时候就溜走了——福泽阁下还在等他下班呢,要负责把他好好送回家才行呀。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所以这个if宰的确是首领宰。

原本我中途设定这个宰是要结局去世的。

后来好像…嗯,乱步把他当朋友了、还是算了。

之后写《赤司征十郎的灾难》

也只剩下结尾了,我打算写完了再去开新坑。

其实预收坑有三个了…

自己点专栏看哈,我一般好像不怎么宣传新文。

说不定大家在榜单上又碰面了呢(诶嘿

乱步之后还会有番外吧。

你们想看什么番外?我详细写一下。

感谢在2020-04-28 22:14:13~2020-05-01 23:18: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剑哥、双儿、灸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折梦樱也 57瓶;消失后会剩下什么、panda、大阪城内无博多 50瓶;天然卷的都是好人啊、青青子矜 20瓶;千葉 13瓶;花江夏树、鸦鸦、扇语罄岚、我想产粮 10瓶;千黎 8瓶;青言、粽子、南华长秋水、清古 5瓶;森之妖精奈亚、附子、cici 3瓶;霖氤、金木 2瓶;芊墨、剑哥、亓洛山、浅夏灰烬、忘羡、辞宣、津岛幻步、迦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深空彼岸 明克街13号 半仙 不科学御兽 神秘复苏 赤心巡天 宇宙职业选手 光阴之外 人道大圣 择日飞升
相关推荐:
天价前妻:霸道总裁要倒追99次追缉令:霸道总裁宠上瘾霸道总裁契约妻闪婚蜜爱:霸道总裁蜜宠妻南宋末年特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