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走丢的乱步大人

太宰原本的打算是想借着指环争夺战的好时机, 近距离观察世界基石“七的三次方”之二——彭格列指环、以及彩虹之子的奶嘴, 这些道具究竟有何效用。

但显然,年轻稚嫩的彭格列十代目尚且不能展现出彭格列指环最大价值,而拥有奶嘴的彩虹之子们也只表现出了被“诅咒”的特质,更别说是站在掌控者的角度去使用道具了。

太宰不相信被称之为世界基石的东西会是废物。

太宰自己就持有“书”, 当然清楚世界级的道具会造成什么效果,所以不放心其他人拿到此类道具,因为那会影响到他编织的世界线稳固。如果条件允许, 他更希望把所有的戒指都拿到手, 只不过彭格列这边有彩虹之子照看,不方便下手。

所以, 在指环争夺战之后, 太宰决定前往意大利,对持有世界基石玛雷指环的第三方基里内奥罗家族进行调查。

在他向首领打出差报告前, 意外发生了。

站在泽田纲吉身旁的太宰意外被十年火箭炮击中, 来到了平行世界的十年后。

太宰着实有些头疼。

十年火箭炮可不是什么异常,是属于“科技”的产物, 他的人间失格没有起到无效化的作用。

更让太宰觉得事情发展脱离掌控的是,他并没有从书中观测到过这个平行世界,对世界的走向一无所知。也就是说在这个平行世界之中,没有“太宰治”的存在。

该不会是出生就死了吧?

太宰心不在焉地思考道。

他并不是很在意平行世界自己的死活,对他来说死了更好,碰见“自己”也是很糟心的一件事。

稍微调查一下,太宰发现这个世界百年前存在与他同名同姓的文豪, 自己认识的其他人也是如此。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反正自己没有从书中观测到文豪“太宰治”,那就不是“自己”的同位体。

当务之急是——

“十年后基里内奥罗家族与杰索家族合并,密鲁菲奥雷家族拥有玛雷指环,他们的首领白兰·杰索打压其他组织,想要夺取彭格列指环用于毁灭世界。”太宰慢条斯理地总结了当前现状,“你们希望我能够帮忙,所以将我带来了这里。”

有求于他的彭格列众人静默了一瞬。

“没错。”reborn回答。

因为奶嘴和诅咒的关系,晴之彩虹之子不得不在未来穿上防护服,也是他想到了太宰的用处,特地在拯救世界的名单之中加上了太宰治的名字。

“我帮你们有什么好处吗?”太宰惊奇地看着彭格列的守护者们,“凭什么那么确信我会同意,这可是平行世界呀,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这家伙——”

“嘛嘛,冷静一点。”

十年后脾气有所收敛、本质依旧直率暴躁的岚之守护者十分看不惯这家伙的态度,他不满地皱起眉,很快就被雨之守护者安抚下来。

reborn黑黝的瞳眸直视太宰,向他公布了已知的情报:“白兰拥有共享平行世界记忆的能力,借助玛雷指环,他还能做到跨越平行世界。无数个平行世界已经遭到毁灭,不阻止他的话,马上就轮到我们的世界了。”

“感谢彭格列的情报。”太宰微笑,依旧是一副不愿出手帮忙的态度,“我只要回到十年之前找到白兰这个人,再抢先把他杀掉,世界就和平了……嗯,就是这样!麻烦把我送回去吧?我还要拯救自己的世界。”

“平行世界的织田作之助被杀掉也无所谓吗?”reborn忽然开口,“白兰可是做了不少事。”

“……”

闻言,太宰脸上调笑的表情尽数褪去。这位黑手党干部面无表情的时候,眼底仿佛涌动着黑泥,反倒显得整个人更真实了一些。

在港口黑手党调查彭格列的时候,彭格列也在暗中调查他们的情报。

太宰治作为“港口黑手党史上最年轻的干部”,背负着“天生的黑手党”、“双黑”等盛名,他上门自荐来接触彭格列十代目,自然会被彭格列着重调查,而织田作之助是太宰治的朋友这件事早就不是秘密了。

太宰冰冷地注视着对方。

reborn知道自己抓住了太宰治的弱点,说实话,他也很意外太宰治这个男人竟然可以为了朋友做到这种地步。虽然激怒了对方,但至少对方不会再拒绝了,只不过之后彭格列要多付出一些代价。

“我知道了。”隔了一会儿,太宰给出回答,“不过这件事我需要乱步先生的协助,把他也带过来吧。”

reborn同意了,帮手越多越好。

没想到的是,不依靠玛雷指环、单纯依靠科技来跨越平行世界的技术并不纯熟,再加上中途还有时间轴的跃迁,出现差错的几率不小。

乱步被扔到二十年前,完全是一个意外。

太宰在得知自己要求的助力无法抵达此处之后,确实有些烦恼。

乱步去往二十年前,按照他不管不顾的处事方法,很有可能会对过去做些什么,导致未来的变动,这就是蝴蝶效应。

太宰不得不拿出书来研究,如何把乱步的影响降至最低。

紧接着,他又得到了费奥多尔在白兰阵营的消息,立刻对原定针对密鲁菲奥雷的计划进行变更。

太宰“背叛”了合作伙伴彭格列,与白兰、费奥多尔结成了新的同盟。都说三角形最稳固,但他们这个三角联盟堪比女生寝室塑料姐妹花,三个人能有四个私聊群,虚伪又做作。

十年后拯救世界的战场局势混乱无比。

说到底,费心费力干活的只有太宰一人。

对于乱步来说,和二十年前的自己互换之后,他倒是不用帮助太宰拯救世界了,不过这让他面临着比世界毁灭更大的危机。

那就是——

乱步站在门口,心情复杂地瞪着围墙上“江户川”的门牌。自从父母死后,他就再也没回过这里,离开乡下旧居前往横滨,远远地避开了伤心之地。没想到因为意外,他又被人揪回来了。

“乱步,过来。”江户川繁男推开了院子的外门,回过头催促儿子跟上自己。

“不进去不行吗?”乱步极为不情愿地说道。

“你是在害怕吗?乱步。”江户川家的人似乎都有一种天生的本领,他们能把一切问句说成肯定句,“你是在害怕见到菊啊。”

“才没有!”乱步梗着脖子嘴硬道。

江户川菊,是一名籍籍无名的家庭主妇。

按理来说,丈夫是大名鼎鼎的、被警界称之为“千里眼”的刑警,儿子也是自幼展露才能,拥有举世无双的天才,普通的家庭主妇又如何能够掩盖二者的光辉?

通常情况下,家庭主妇可能会无法跟上丈夫和儿子的步伐,被抛下后终日郁郁。哪怕得到了家人的特殊照顾,也完全无法融入进天才们的生活。

可令人意外的是,在江户川这个奇怪的家庭里,占据食物链顶端的永远是这位普通的家庭主妇。

江户川菊普通吗?

从人生经历上来看的确普通,她按部就班地学习,毕业后嫁给了有名的刑警,不久就有了一个儿子。家庭和乐,结婚之后夫妻从没闹过矛盾,丈夫自持,儿子聪慧,她成为了人人羡慕的家庭主妇。

既然如此,那就该想到一点——

能融入江户川家庭之中的不是什么普通人,江户川菊的见地和学识应该远远超出常人,可以与天才们站在同一高度交流,只有这样才能和丈夫感情融洽、将家庭维持得如此完美。

换句话说,江户川菊也是“同类”。

那她能厉害到什么地步呢?

就这么说吧,在锻炼幼年乱步推断力的家庭游戏中,不管是解谜、还是推理,江户川家的男主人没有一次能赢过妻子。

家庭主妇是最强的。

这个印象在年幼的乱步脑海里根深蒂固,以至于乱步二十年后依旧坚持认为妈妈是世界上头脑最聪明、知识最丰富、见识最长远的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乱步格外害怕和妈妈碰面。

一定会被妈妈知道的!

自己做了什么坏事,一眼就会被看穿的!

就算爸爸说了会帮他打掩护,但如果同盟是爸爸、而对手是妈妈的话,完全就没有安全感嘛!

毕竟爸爸没有一次能藏得下私房钱,全部都被妈妈搜出来了,想消除证据也依旧会留下蛛丝马迹。在旁人看来可能已经做到了无证据犯案,但在妈妈的眼皮底下,父子俩根本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爸爸太没用了,比我还不行。”乱步哀怨地看着他。

江户川繁男不为所动,输给老婆有什么好丢人的?

反倒是儿子的问题比较大。

年幼的乱步对各方面的知识尚不全面,需要家庭的培养,江户川夫妇有计划地对儿子进行逐步引导。

二十八岁的乱步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他的人生中足足有二十年是没有父母参与的,而那二十年里包含了塑造一个人的人格、三观、健全的心理等最关键的黄金时段。

如果换做是其他人,能否看出儿子的身份还另说,就算告诉他们真相,也没办法用正常的态度来面对二十年后的儿子。

八年的相处,二十年的离别,除了最初的血缘以外,关系已算得上是形同陌路。

幸好,江户川的思维永远和其他人不同。

江户川繁男一路上已经得知了不少乱步成长的细节,他不能评价儿子的经历是好是坏。

同样随性的父亲认为既然儿子能找到工作(虽然不是什么父母期待的工作),但总归是融入了这个社会,健康平安地长到了这么大,至于其他方面不追究也罢。

他相信自己的妻子会和他达成共识,也知道儿子在害怕什么,所以才会拉着不情愿的儿子回家。

更何况——

乱步看起来没什么变化。

在父母眼里,孩子永远都是孩子。

“幼稚的小子。”

父亲伸手揉了揉儿子的脑袋,把本来就层次不齐的黑发揉得更乱了。

乱步不满地看着他,却没有拍开脑袋上做乱的手。

“我们回来了!”江户川繁男推开门。

“欢迎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马上大结局了呜呜呜。

我已经想到要怎么把森先生送上首相位了。

太宰也拿到剧本了、他拿出了书开始改剧情。

感谢在2020-04-23 16:16:14~2020-04-26 16:31: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双儿、灸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hedy 30瓶;一颗战斗的白菜、啷啷、游船冷、vita-sexualis、mooi.、乱步降临到我身边、時透無一郎 10瓶;吴修 7瓶;笑籁清风、芊墨 3瓶;山有木兮、天劫何殷殷、马甲日抛、云似墨、乱步大人的玖爷、覃言墨、理理理子、望天三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深空彼岸 明克街13号 半仙 不科学御兽 神秘复苏 赤心巡天 宇宙职业选手 光阴之外 人道大圣 择日飞升
相关推荐:
天价前妻:霸道总裁要倒追99次追缉令:霸道总裁宠上瘾霸道总裁契约妻闪婚蜜爱:霸道总裁蜜宠妻南宋末年特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