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走丢的乱步大人

乱步被紫色弹药击中时, 不知为何身体僵在了原地而无法进行有效闪避。

虽说凭借乱步那属于普通人范畴内的运动神经, 以及将他包围得水泄不通的人数来看,处于人群中心的干部也是没办法完全躲开意外攻击的。

福泽谕吉露出了极为不悦的神色。

他倒不是为了港口黑手党的低效率而生气,只是陷入了对自我的厌恶之中。

刚刚产生了要保护乱步的心思,转眼人就在自己眼皮底下出事了, 这对常年从事保镖工作的福泽谕吉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如果说这都是森鸥外为了除掉乱步的安排,要怪罪于这些黑手党也于事无补,他就只能责备自己不够谨慎了——果然不能放着乱步不管, 稍微移开注意, 人就立刻出事了!

碰到这种状况,福泽谕吉怎么说也不能离开了。

他拨开人群往里走, 黑手党们不知是畏惧武者的气势, 还是说对目前现状感到不知所措,竟没有一人敢拦下他, 如同退潮般退开。

“咳咳!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烟雾啊, 是想把人呛死吗?就算是入学仪式的惊喜也做得太过头了,为什么不换成能喷出彩带的礼炮啊?”独属于小孩子稚嫩的声音从未散的粉色烟雾中传来。

……小孩子?

福泽谕吉皱起眉。

他挥了挥手, 透体而出的气劲震散了烟雾。

这下,福泽谕吉终于能看清烟雾之下的情况了,但又完全没有搞懂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像是舞台上的魔术一般,原本应该是乱步站在那里,在烟雾散去之后却只有一名还没成人腿高的男孩。

黑发的孩子穿着学生制服,披着防风斗篷,一顶学生帽压在脑袋上, 看起来像是刚从学校的集会上溜出来似的。

他显然不太喜欢会影响自己观察环境的阻挡物,所以一直捂口鼻,有些不高兴地瞪着一双翠绿色的眸子看过来。确定烟雾散去后,他才撤下捂着口鼻的手,带着好奇的神情凭空挥了挥手,仿佛在疑惑刚才那阵驱散烟雾的风是从哪里吹来似的。

福泽谕吉十分震惊。

因为他已经可以从男孩稚嫩的五官中看出日后的模样了,那上挑的眼尾和长睫毛——这不就是乱步的缩小版吗?他才几岁?八岁?或者更小?身上穿的那是小学生的制服吧?

“……乱步?”福泽谕吉犹豫着,不是很确信地开口唤了一声,“你是乱步吗?”

比起相信这是乱步的私生子,福泽谕吉认为这是异能力者作祟的可能性更大。

男孩听到福泽谕吉对他说话,好奇地打量着他。

“大叔,你认识我吗?”他承认了自己就是乱步,“可是我从没见过你呀,你认识我爸爸吗?”

还不等福泽谕吉回答,男孩就自己接上了话。

“不认识?应该听说过吧……嗯,那我妈妈呢?你认识我妈妈吗?”男孩仔细观察了大人脸上的表情,接着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好吧,看来你也不认识我妈妈。果然大人懂得比我要多,真是猜不到啊,难道大叔是我家的远房亲戚吗?”

福泽谕吉欲言又止,最后只能干巴巴地否认了一句:“我不是你的亲戚。”

对于乱步的事,他知之甚少,只从与谢野那里了解到一些乱步十六七岁时候的事,再往前追溯,就连与谢野都说不清楚。

与谢野和他提起乱步的时候,福泽谕吉有过猜测,乱步可能是当初那名破获了多起震惊全国案件、号称是“千里眼”的江户川警官的孩子。

多年之前,江户川夫妇隐居去了乡下,一直没听说过他们的消息。后来据说夫妻两人因事故亡故,留下了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没有什么亲戚朋友,那个孩子从警察学校退学后也不知去了哪里。

福泽谕吉能查到的部分就到此为止了,如果他的猜测没错,那个孩子就是江户川乱步。

得知了乱步本可以走上光明的道路,却在森鸥外的影响下一脚踏入了黑暗中,福泽谕吉内心的复杂可想而知。事情已经发生,他无法评价这是对是错,只能遗憾当初遇见乱步的是森鸥外,而不是他。

“喂!大叔!你怎么走神了?”男孩十分大胆地扯了扯福泽谕吉的外褂,像是倒豆子一样叽叽喳喳地说开了,“这里是横滨吗?我在书上看到过,我还没来过大城市呢!话说,我是怎么来的?刚才那阵烟雾是什么啊?你会把我送回去吗?”

“……”

福泽谕吉被问得哑口无言。

因为福泽谕吉不知道面前这个显然还处于“小学生”阶段的乱步是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刚才的爆/炸和烟雾是怎么回事,更不清楚要如何把他送回去。

而小学生乱步显然有着不输于成年人的眼光,他看出了福泽谕吉的僵硬,语气也慢慢地弱了下去。

“大人的话,一定知道要怎么把我送回去,对吧?”面容稚嫩的男孩有些不确定地再三询问道,“妈妈说了,大人懂得比我要多,所以大叔肯定知道要怎么回去,对不对?我不能在外面玩太久,爸爸今天会来接我回家……”

或者说,他不像是在询问,更像是自言自语般碎碎叨叨地念着。

福泽谕吉意识到了。

乱步天才的头脑是与生俱来的,但在同样天才的父母照顾下,尚且年少的他显然还没有意识自己与其他人有何不同。

虽然面前这个乱步只有七八岁的年纪,但他能看到的东西不止是七八岁孩子应有的内容物。

所以,绝对不能糊弄他。

福泽谕吉组织好了语言,打算向一个孩子如实相告,并且尽自己最大所能去帮助他。如果真的是因为异能力的关系,涉及到少见的时空间方面,那就不得不求助于港口黑手党另一名拥有异能无效化的干部了。

“乱步——”

福泽谕吉的话还没说完,向他求助的孩子却忽然松开了他的衣摆,不再继续和他说话了。那双冷翠色的眸子转向周围穿着黑西装的男人们,他伸手点了一个人出来,命令道:“把手机给我。”

不知道是因为乱步本身性格就不会别人客气,还是说他已经推断出了要用什么态度来面对这些“未来的部下”,他的祈使句得到了很好的回馈,被点名那名黑手党没有任何迟疑,恭恭敬敬地奉上了手机。

乱步摆弄了一会儿手机,在场没有人敢打扰他。

一个部下的手机不可能存有首领的联系方式,目前只有七岁的乱步显然不是为了联系森鸥外,他能获取到最直接的信息就是时间和手机的型号。

一旦知道了这一点,对于乱步来说,他很轻松地就能判断自己有很大几率联系不上自己的父母,再配合上福泽谕吉支支吾吾的态度,他完全可以得出自己的父母已经不在人世的结论。

他已经知道了。

福泽谕吉心想。

乱步已经知道自己离开了父母,离开了熟悉的环境,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一个他完全不想接受的、“没有父母存在”的未来,甚至不知道回去的道路在哪里。

他向“认识江户川乱步”的福泽谕吉寻求安全感。

可是,福泽谕吉给出的反应显然让他失望至极。

福泽谕吉沉默半晌,还是坦言道:“对不起,这些我都不知道,不过我会帮助你的。”

稚嫩的男孩沉默了一阵,忽然伸出一只手死死地扯住了福泽谕吉的衣摆。

“真的吗?”他问。

正当福泽谕吉准备再承诺些什么的时候,男孩嘴巴一瘪,眼眶里溢出了泪水,那泪水漫过眼球,沾湿睫毛,大滴大滴地落了下来。

“呜——呜哇——”

他哭了起来。

福泽谕吉叹了一口气。

福泽谕吉对这种情况简直束手无策。

除了工作以外,他已经很久没和人接触过了,尤其是像乱步这样的小孩子。他完全不明白该怎么处理现状,便只好伸出手摸了摸男孩的脑袋。

“一定有办法回去的。”

* * *

对乱步做出了承诺后的一个小时,福泽谕吉已经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自找麻烦。

因为这小子在撕心裂肺地哭完一阵,平静下来之后就开始任性地对别人提出要求,譬如说要带他吃冰淇淋、去坐摩天轮什么的——刚刚发生在他身上(虽然是二十年后的他)的一切还不够吗?

“才不是想玩呢,我只是想寻找回家的线索啊。”刚上小学一年级的乱步理直气壮地说道,“反正大叔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跟我一起上去看看怎么样?”

理由充分,竟让人无法反驳。

福泽谕吉不放心,只好有些焦虑地陪在他身边。

得知了乱步出事的消息,中原中也和织田作之助不久之后也赶到了现场,他们亲眼看见了身体、心智、记忆各方面均缩水的乱步,织田作之助还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中原中也率先气炸了。

“肯定是那群混蛋干的好事!”橘发干部骂道。

织田作之助原本还蹲着和乱步交流,听到中原中也的话,不由得抬起头来:“你知道什么吗?中原干部。”

“黑衣组织。”中原中也咬牙切齿,“乱步先生一定误食了那个组织研究的毒/药。”

这么一说,织田作之助似乎也有了一些印象。因为乱步的任务报告大多由他经手,所以比较清楚一些干部才知道的信息。

“aptx-4869存在副作用,有一定几率会将成年人的身体缩小到小孩子的年纪。”那份报告上是这么写的。

虽然这么说,但好像哪里不太对?

作者有话要说:  没想到吧,不是十年后。

是二十年前!

实际上是家教依靠仪器把人送平行世界去,

但黑锅是黑衣组织背了。

七岁的幼乱父母还没去世,还以为自己是个普通孩子,大人一定懂得比自己多。

彭格列:草怎么回事,人呢?帮手呢?

太宰治:你们搞什么?人呢?给我整二十年前去?

江户川爸爸:我儿子呢???

福泽谕吉:黑衣组织的毒/药???

感谢在2020-04-11 23:42:13~2020-04-14 23:16: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灸、双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隰 20瓶;楊家胖橘 15瓶;Ц小魔女╀博 10瓶;木木木木、松子的木夏 5瓶;雨眠 4瓶;浅夏灰烬、依昙、阳阳、倾青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深空彼岸 明克街13号 半仙 不科学御兽 神秘复苏 赤心巡天 宇宙职业选手 光阴之外 人道大圣 择日飞升
相关推荐:
天价前妻:霸道总裁要倒追99次追缉令:霸道总裁宠上瘾霸道总裁契约妻闪婚蜜爱:霸道总裁蜜宠妻南宋末年特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