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我的寿命都是考来的

2012年12月30日,宜嫁娶,纳采,订盟,祭祀,祈福,终于赶在年尾的这一天迎来了梁草和左良的婚礼。

梁草上一世的遗憾,她母亲担心她会因为渣爹之故从而孤独终生,左良理解她的心结,最终婚礼还是定在田家屯。

婚庆的日子在村里公布之后,很快传到安县,湘省,江湖,左家的亲戚都往田家屯提前赶来。

田家屯从12月25日开始摆流水席,全村老幼妇儒出动,只要过来的人随便吃酒席,家里也收拾妥当,方便客人入住。

今天天公作美,微风轻拂,阳光温暖,梁草穿着一套正宗古装喜服,是西亚友情赞助,还有新郎的配套。

田家福,谭茶花,田晴跟左家长辈坐在上座,乔彬牵着梁草的手踩着红地毯向左良款步而去,一对新人如同神仙眷侣。

乔家几位重要族人全过来了,坐的是娘家一方,而梁源建一家人却是亲朋座那边的观众席,痛切心扉,“那个位置本是我的。”

喜庆的声乐中,主持人高唱:“一拜天地!”

梁草和左良弯腰行礼,梁草发现她头顶上空的云朵似乎亮了几分。

“主人,天道爸爸好像也来观礼了哦。”

“二拜高堂!”

两人给田家和左家长辈行礼,田晴的脸上全是笑意和幸福。

“母亲,这一世你一定要幸福安康。”

“夫妻对拜!”

左良敬重对梁草一礼,“执子之手,与子携老。”

“送入洞房!”

田东喜带着一众女弟子嬉笑着跟在两人身后,“闹洞房去啰....”

后面跟着一串男弟子,被田华勇制止:“你们要负责招待宾客。”

刚拜完堂,礼堂播放的喜庆音乐突然停止,大家愣了一下,安静了几秒,突然,刚才主座侧面的大屏幕上放起国歌。

主持人上前一步温和说道:“接下来请大家保持安静!”

众人不明所以,几千人的室外礼堂瞬间安静下来。

唐小意在一旁负责操作电脑,很快屏幕上就出现一道众人怎么也想不到的人影。

“祝贺梁草和左良喜结连理,永结同心,白头偕老。”

接着又是另一道人影,也笑着说道:“祝贺梁草和左良喜结连理,佳偶天成,花好月圆。”

“天呀,胡老先生和温先生都打来电话贺喜。”

“嘘,安静。”

接着是京都六大豪门的家主纷纷致电道贺,“我是杨廷意,祝贺梁草和左良喜结连理,早生贵子。”

“我是秦川陌,祝贺梁草和左良喜结连理,福䘵寿同。”

“我是施政阳,祝贺兴草和左良喜结连理,情深意长。”

...........

然后又是江湖几大门主,他们穿着各自的门派服饰,让人一看就知道,祝贺的话语雷同,但笑容都很真诚。

让人没想到的是,又接进来国际长途电话视频,是国外那些气运之人,用着不同的语言,说着同样的祝福。

来观礼的人都炸开了,这些人虽然他们不认识,但看着就不是一般人,京都几大世家的家主,田家屯的人自然不认识,但左家的亲戚谁不知,一些对梁草不了解的人,之前心里对梁草还有些轻蔑,毕竟是来乡下地方参加婚礼。

结果连华国那两位都打来电话视频贺喜,他们腿都吓软了。

梁草觉得认识的人虽多,但交情不深,也不好给人家下请帖,没想到这些人都在关注她。

来这异世12年,一路走来,梁草觉得她只是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情,却是收获巨大,心中一片温暖。

因为梁草和左良的婚礼,田家屯热闹了半个月,只要说是来祝贺两人新婚的,好酒好菜伺候。

“不行啦,这些天,我脸都笑僵了。”

“以后来人我接待就好,你在一旁歇着。”

“好在一生就结这一次婚,可真够累人的。”

“我跟爸和舅舅们说一声,有些人就让他们挡一下。”

梁草本就是个冷淡,不多话的性子,这些天来祝贺的人实在是太多,她做为新娘子,自然得露面,真是苦不堪言。

两人的蜜月旅行还是兑现了承诺,在城堡陪多伦呆了一个月,然后四处游玩,一年后才回来。

主要是梁草害喜严重,两人只好回田家屯安胎。

次年,梁草产下一对龙凤胎:左烨,左斓,左良承当了奶爸的角色。

因为这个位面已经没有危机,只有世人之间的矛盾纷争,梁草不便过多插手这个位面的正常运转。

梁草在婚礼后正式成为新一任的龙卫首领,捍卫国家安全,没有继续扩张碧血阁的规模,龙卫才是国家护卫的根本。

十年后,左长宁和季君玫相继离世,这一世他们活到了九十多岁,左良笑着陪两位老人走完最后的时光。

十五年后,田家屯和谭茶花相继离世,这两位老人给了梁草家人的温暖,梁草在他们坟前静座了一天。

三十年后,左明宇和叶凤琴,乔彬和田晴也相继离世,梁草在田晴的坟头大哭了一场。

梁草将龙卫的职责交给了他们的儿子左烨,左良将那枚空间戒子作为左家的传家宝留给了左烨,与梁草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

看着年轻一辈长大,老年人离世,梁草感受了世间轮回,生命短暂与无常。

人们对时间所拥有的只是一瞬间,而时间却绵延流转,从不会因为人们的欢笑或悲伤而停滞,珍惜眼前,珍惜每一刻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该离开了。”

“行,这里的事情交给他们。”

两人踏遍千山万水,看云卷云舒,看着每个人不同命运的起伏,在这个世界中扮演着短暂而微小的角色。

每次轮回都是人类成长的机会,才能日渐完善自我,只有不断迭代自我,才能在轮回中不断超越自我,最终实现内心的真正升华。

这里没有修真界的刀光剑影,却有其自身衍生的世间百态,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苍桑。

一百年后,左良已经一百八十多岁,虽然不像其他老人垂暮,但明显感觉到力不从心。

梁草依然是二十岁的模样,岁月不曾在她身上留下痕迹。

“媳妇,我好舍不得你。”

“不怕,我会一直陪着你。”

梁草抱着左良继续前行,左良希望在临死前回到故土,看看他们的后人,虽然他们两人在后人心里已是‘祖先’。

苍海桑田,田家屯早就已经成了一座大城市,物事人非,基本没有认识的人,梁草抱着左良在安县转了一圈就剑气离开了。

来到京都左家,已经是他们第三代子孙在管理政务,左家一切都安好,左良欣慰地笑了。

“媳妇,一直,你才是我最重要的。”

“夫君,你也是我最重要的。”

“媳妇,我希望死后葬在空间里,永远陪着你。”

“好,我答应你。”

“媳妇,我想睡了。”

“好,我陪你一起睡。”

梁草看着左良闭上眼睛,渐渐停止呼吸,一颗心也跟着疼了起来,将人紧紧搂在怀中,眼泪情不自禁地往下流。

“主人,你别伤心啦,小奶狗会走得不安心的。”

“小花,我只有你啦.....”

梁草抱着左良哭昏了过去.....

......

梁草再次睁开眼眸的时候,感觉全身撕裂般痛苦,顾不得那么多,往怀里一摸,发现空空如也,“小花,我夫君呢?”

“主人,之前我们与你是切断联系的,你怎么有夫君了?”

“小花,是不是你将他藏起来了?快还给我!”

“主人,刚才那么危险,你不是不让我们出空间吗?”

小红也附合道:“是呀,主人,小花没有骗你。”

小黑也担忧道:“主人,其他的以后再说,你终于渡劫成功,赶紧修复身体。”

梁草这才看清周围的环境:飞升台,柳暗花明的反转应接不暇,天道的馈赠如甘霖飘散在梁草周身,晃如在梦中。

“难道在现代生活的一百多年都是一场梦?”

这时一道声音在梁草脑袋响起:“臭丫头,别以为吾不知道你老在心里骂吾小气。”

“你是天道爸爸?”

“吾没你这种不省心的闺女。”

“呵呵...既然那一切都真的,我不能没有你女婿....”

“你不是飞升了嘛,自个儿找去.....”

本书(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明克街13号 半仙 择日飞升 深空彼岸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光阴之外 神秘复苏 赤心巡天 人道大圣
相关推荐:
无限流修仙附生兔儿神弄姻缘之生子同人凤逆天下你的寿命余额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