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远去的风筝

韩勇通过六十七军总部,给国民政府林森、军事委员会委员长、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第二集团军司令孙连仲、第二十军团军团长汤恩伯、第二十二集团军司令孙震、坐镇临沂的庞炳勋、张自忠等都分别发了贺电,热烈祝贺国军取得台儿庄大捷。

在给汤恩伯的电报中,韩勇写道:“前者电文中多有得罪之语,想必汤军团长已经明白,那是为了鼓舞壮士上阵。今捷报传来,足证汤军团之战斗力名不虚传。我六十七军将士希望有机会能与二十军团并肩作战,共歼凶顽。”

据说,汤恩伯接到韩勇的电报后,先是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后来不知道想到了哪里,把电报仔细读了读,将电报内容转报委员长、李宗仁和程潜,然后逢人就说韩勇这小子终于向他汤某人低头服输了。

韩勇心里知道日军很快就会采取措施,调集大军合围徐州,也在电报中向委员长、李宗仁反复说明,觉得自己已经尽到了责任。具体委员长某人、李某人会采取何种应对办法,那他是干涉不了的。本来想到徐州去一趟,见见传说中的李、白二人,可惜张廷那里一直没有回话,一时半会儿也去不了,只能沉下心来,抓青阳根据地建设,准备应对日军合围徐州后的形势。

所以当汪道元县长宣布开会后,韩勇并没有过多的闲话,直接说道:“诸位,今天请大家来此,是有几件事想和大家商议一下。第一件事就是青阳县的粮食问题。古语说‘民以食为天’,大家都知道青阳县历年来都是粮食不足的县,现在青阳又面临着日本人的封锁,外面的粮食更加难以运送进来,如何解决青阳缺粮的问题,是首先要考虑的问题,对此大家有什么主意,不妨说说看。”

韩勇的话引起了众人一片商议声,过了一会,有一身穿青色长衫的中年人站了起来说道:“韩司令,某乃四海商号掌柜,姓张,名叫张子良。我的四海商号在泾县城内一直以做粮食生意为主。不瞒韩司令,我的四海商号在湖南,湖北、江西等地都有分号,每年也是从这些地方调运大批粮食前来皖南山区。可是今天这粮食却都堆放在江西,根本运不进来。月初时我还想运进两船粮食,结果在经过芜湖境内时被日本人扣下了。我也没办法啊!”

韩勇听完后问道:“你们运粮是通过水运吗?怎么被日本人发现和扣下的?”张子良答道:“韩司令有所不知,我们青阳县道路多是山路,货物运送不便,因此大宗货物运送都是通过青弋江进出。我的二船粮食刚从长江转进青弋江就遇上了日军在江面巡逻的汽船,日军一见船上是粮食就当场给扣下了。”

韩勇问道:“日军的汽船都是在什么地方巡逻?巡逻的船只数量多吗?”张子良答道:“回韩司令,日军的汽船都是在芜湖的水面上巡逻,每次也只有一只汽船,不过现在巡逻的次数增加了,连以前不巡逻的夜里也有汽船巡逻了。”张子良的话又让别的老板都议论道:“是啊,这小日本的巡逻船只要遇上了,那可就人财两空了。”“谁说不是哪,上次我一船布也遇上了小日本,不但布没了,两个伙计也被小日本打死了,让我赔了不少钱。”

在众人的议论中,韩勇思考了一会后说道:“诸位先别急,这事我来想办法,为了青阳县能发展生存下去,打通商路是唯一的方法。下面我来说说第二件事,那就是教育上的事,据我所知原来青阳就有几个小学堂和一所中学,日本人占领了青阳县后,学堂就关了。现在青阳县又在国民政府的管理下,那么这些学堂和中学仍然要开学。

我的意见是让能上学的孩子们尽量的去上学,以前上学要交纳的学费,现在一律免除。这几个小学堂和中学的一切费用,我会拿出一笔钱来支付,只是这是青阳县每个人的事情,所以学堂和中学到诸位商家处采购时,还请诸位商家不要太过才好。汪县长,你尽快的把这些学校的每月所需费用报给我,我好拨付给县政府,也让孩子们尽快的去上学。”

韩勇之所以突然提出了教一育一事,是因为这几天韩勇经常看见有些十来岁的孩子在帮着大人们干活,当韩勇问起这些孩子为什么不去上学时,有的孩子说学堂停课了,更多的孩子却说没钱上不起学。因此韩勇才想让这些孩子免费去上学,至于几所学校的费用,对于现在的韩勇来说不值一提。

韩勇的话又引起了众人的震动,一位老者起身说道:“韩司令可谓功得无量,能以一己之力,担付起一县稚子之教育,实在让老夫佩服。然此乃青阳县大家之事,岂有让韩司令一己担之,老夫不才愿现上一千元以表心意。”有了老者带头,众人纷纷解囊,一时间这个五百,那个一千。

韩勇说道:“好!青阳县不愧是人文之地,诸位的心意我已明白,这样我们成立个教育基金会,选出一得高望众之人任会长,再选出二人任理事,共同管理为了教育各方捐赠的款项如何?”韩勇的提议大家一致通过,最终选出最先捐钱的老者,名叫钱俞之的为会长,又选出了二名理事,当场收到了捐款一万四千六百元。最后韩勇一下捐了一万块现大洋,并表示不足自己再补,也算把这事定了下来。

韩勇回到指挥部后,立刻把黎远宏、何虎和黄洲三人喊到了指挥室中,三人到齐后,韩勇面色凝重的说道:“今天我在工商界人士会议上了解到了一个情况。青阳县因陆上交通不便,商家大宗货物进出青阳县走的都是青弋江水路,可自从日军对泾县加强封锁之后,青弋江在芜湖段已被日军江上的巡逻汽艇封锁了,不但商船无法通行,商家近日还遭到了损失。

我们在青阳县要想立足,要想发展壮大,打破日军对泾县的封锁是唯一的方法。陆路上的封锁容易打破,可是江面上的封锁想要打破就会困难很多,今天把几位找来就是想和几位商议一下,如何才能打破日军的封锁线。”

韩勇的话刚说完,黄洲就接过来说道:“军座,我们侦察团己经发现了从芜湖市经青弋江可以直达青阳县县城,因此在军座离开青阳县后不久,就在泾县北面奚滩镇的青弋江边选了一处险要之地,设下了阻击阵地,此阵地在青弋江两边的山头上都有一二零重迫击炮四门,并安排了轻重机枪,有此阵地在,日军想要从青弋江偷袭青阳县,可能性不大。

而且在更远的文昌镇我也安排了一家临江客栈,用来监视江面上的日军汽艇。但据侦察员报告,日军仅在芜湖县境内才有汽艇在江面上巡逻,西河镇上的江边哨卡是离泾县最近的一处哨卡,日军汽艇每日的巡逻也是到西河镇为止,不再往南。”

黄洲的话让韩勇点了点头,接着韩勇说道:“黄洲,你马上派人沿青弋江北上,想办法搞清楚日军在青弋江上进行巡逻的一共有几艘汽艇,每一艘汽艇上正常情况下有多少日军,火力配备情况如何。搞清楚后立刻向我汇报。另外还要摘清楚日军都在哪些地方,哪些道路上设立了哨卡或据点,这些据点或哨卡有多少敌军,火力配备情况。”

黄洲应道:“是军座,卑职马上派人去侦察。”黄洲离开后,韩勇对黎远宏和何虎二人说道:“你们回去后要抓紧训练新兵,做好战斗准备,待黄洲把侦察到的情况汇报上来后,我们就要全面出击,要一举打破日军对泾县的封锁,让日军知道我们独立旅的厉害。”

之后的几天里,部队的战士知道可能要有战斗任务了,训练的更加起劲,犹其是独立团中两个多数是新兵的刚组建的营,在军官和老兵的带动和监督下,训练的非常刻苦。五天后,黄洲送来了侦察员的报告。

韩勇接过报告后认真的看了起来,首先是关于青弋江上日军巡逻汽艇的报告。这份报告上说:日军在青弋江上分成两段水道进行巡逻。第一段是芜湖县境内南从西河镇开始,沿青弋江北上至易太镇结束,全长约四十余公里。此河段水比较浅,因此巡逻船只是四条平底木船上加装了一台汽油机驱动。

船上有日军六人和伪军八人,配有二挺轻机枪和船头的一挺重机枪。其余士兵都是步枪。这段江面上每日是上午、下午分别从易太镇和西河镇对开一艘船,而夜间则是不定时的从易太镇开出一条巡逻船,晚上船上有探照灯二只,可旋转使用。

第二段是从芜湖市郊的卞家店到长江入江口宝塔根之间的约十公里江面,这段江面不仅很宽阔而且水深很足,因此是四艘炮艇在江面上巡逻。白天一般都是两艘炮艇相对行驶。这种炮艇上有日军的一个班十二人和伪军六人,还有操做炮艇的日军八人。

这种炮艇全长约为二十米左右,前后各固定一挺速射炮,船舷也各有二挺重机枪。巡逻时船上的日军还配有二挺轻机枪。若在白天攻击该炮艇则会引起江边日军的注意,如此很快便有支援船只到来。青弋江日军巡逻艇的侦察报告之后便是关于泾县周围几条主要道路上的日军据点的侦察报告。

报告上显示,泾县往南陵县、宣城县、旌得县三个方向的公路上都有日军新建的据点。宣城方向的双溪镇据点自上次被攻破后,又在修复和加固。南陵县方向日军在石铺镇外修筑了一个据点,该据点有一大一小两座炮楼,驻有日军一个加强小队七十二人,和伪军一个中队一百二十人。配有九二步兵炮六门,迫击炮八门以及轻重机枪。

旌德县方向在蔡家桥镇的岔路口上也被日军设下了据点。该据点有炮楼一座,驻有日军一个小队和伪军一小队共计一百二十人,配有九二步兵炮四门,迫击炮四门以及轻重机枪。另外在泾县通往青阳县、宁国县和徽州府的几条山路上也有日军设下的哨卡,这些哨卡多数由日军一个班加上二十余名伪军在驻守,火力上只有一挺重机枪和二挺轻机枪并二支掷弹筒。

在韩勇看这些报告的时候,全旅营以上军官都得到消息来到了指挥所,只是除了副旅长黎远宏和参谋长武建周、警卫团团长何虎进了指挥室外,连何山虎这位重炮团团长都没敢进指挥室。韩勇看完了厚厚的报告,才发现了来到指挥室和指挥外面站着的这些人。

对这些军官的来意韩勇是十分清楚的,正好韩勇也想和他们商议一下做战方案并把战斗任务布置下去,必竟对日军的封锁线是越早突破越好。想到这韩勇笑了一下对黎远宏说道:“既然大家都来了,就都进来吧,我们开个会研究一下突破日军封锁线的事。”

黎远宏听到韩勇这么说忙几步来到指挥室门口对外面的这些人说道:“军座让你们都进来。”这些人哄的一下都涌进了指挥室,把指挥室给挤得满满当当。韩勇扫了大家一眼说道:“怎么,才二个多月没打仗,手又痒痒了?好吧,只要想打仗那就有仗给你们打。”

韩勇的话让众人都笑了。这时韩勇又说道:“去个人把后勤处的韦处长请来。你们先自已找地方坐下。”不一会韦长海也到了,韩勇说道:“大家也都知道了,为了打破日军对我泾县地区的封锁,我决定对泾县周围日军刚建的几处据点和山路上的哨卡下手。

这次我们下手要快和狠,不仅要全歼据点里的日伪军,还要把这几个据点给搬空,然后毁掉炮楼等工事。这次对日军的双溪镇、石铺镇、蔡家桥镇三处据点的袭击将由旅独立团担任主攻,警卫团和装甲团进行协助。

双溪镇据点不久前刚被我们破袭过,还没修好,不会有多少日伪军驻守,这里只要派上一个连过去,把不多的日伪军干掉,把强行征用来修复炮楼工事的百姓释放了,再把修了一半的炮楼工事彻底毁掉就行了。难度不大,关键是防止宣城的援军。具体的战斗任务由黎副旅长来布置。

蔡家桥镇有日军的一个小队以及伪军共计一百二十人左右,并有火炮等重武器,对这里的攻击我认为有独立团的一个连加上警卫团的一个连,再以装甲团的二辆轻型坦克和三辆装甲卡车为辅助力量,应该可以顺利的拿下了。警卫团的这个连要带上八二无后座力炮和四零火箭筒以做攻坚准备。

最要引起重视的是石铺镇这个据点。且不说这个据点有日伪军近二百人,而且还有十几门火炮,地势也是易守难攻。光是这个石铺镇据点离南陵县城只有五公里的路程就是件麻烦事。五公里,以日军的速度只要半个小时或许更短的时间援军就能到了,可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如何能打掉有二百多日伪军驻守的据点呢?大家可以议一议。”

其实对如何攻打石铺镇据点韩勇心里已有主意了,之所以不马上说出来,就是想让这些营级军官们也动动脑子,别光是听着上面的命令机械的执行。这时下面的这些营长都三三二二的议论起来。韩勇一言不发的看着桌上铺开的地图,好一会后才抬起头问道:“谁有主意了,说说看。”

独立团三营营长何为初起身说道:“军座,卑职以为攻此据点当动用一个营之兵力,以装甲团之坦克配合独立团之二个连步兵攻击据点,以独立团一连步兵在南陵县和石铺镇之间打阻击,待主力打掉据点后再一同撤退。”

韩勇问道:“从南陵县城至石铺镇总共只有五公里,日军的火炮从南陵城城墙上可以直接打到石铺镇,你以一个连的兵力在两地之间打阻击,那么我问你这一个连的官兵在日军炮火和步兵的攻击下能支撑多久?会付出怎样的伤亡?”

面对韩勇的反问,何为初无法应对,只能红着脸坐了下去。韩勇又看向众人,这时侦察团一营营长魏长兴站了起来说道:“军座,卑职有个想法。据卑职手下侦察后报告,南陵县城内在一月之前守军增加到日军一个中队,以及伪军一个大队。

在往石铺镇派出了驻守的日伪军后,南陵县城内日伪军数量不多,我们能不能想办法让南陵县城的日伪军不敢轻易出城去增援石铺镇呢?”魏长兴的话让众人又议论开了,而王海涛则是眼睛一亮说道:“那你说说看,用什么办法可以让南陵城的日伪军不敢出城支援石铺镇呢?”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深空彼岸 宇宙职业选手 择日飞升 不科学御兽 明克街13号 光阴之外 赤心巡天 人道大圣 神秘复苏 半仙
相关推荐:
默示Ⅰ:方舟金牌销售是如何炼成的金牌销售全公司反向C位出道少年战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