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远去的风筝

来到河边,韩勇让警卫连的战士先撤,可没一人肯先上船的,最后还是韩勇下了命令,何虎才让别的战士先上船,自己带着一个班留下来保护韩勇。等船又回到岸边时,日军的搜索部队己经向河边搜索过来了,守在防线上的几名战士,见日军己经逼进,就对着搜索的日军开了火。

枪声惊动了更多的日军,他们纷纷向这里集中过来。日军人数越来越多,牺牲了一名战士后,其余的几名战士边打边退向河边,河边韩勇不上船,谁也不肯先上船,等阻击的战士也到了河边时,韩勇才和大家一起上了船。船刚开动,日军就追到了河边。

船上的战士在船尾架上了轻机枪,向追来的日军射击,追来的日军也开始向河里的几条船开火。就在这时,苏州河南面岸边停着的坦克车用坦克炮开始向河北岸轰击,来掩护最后的几条船渡河。而己经过了河的侦察连在黄平的指挥下,也架起了迫击炮对着河北岸开炮。

这顿炮击让河北岸的日军慌乱了起来,也顾不上对河中船只射击了,纷纷找掩体躲蔽了起来。韩勇等人有惊无险的渡过了苏州河,只有几名战士受了轻伤。到了苏州河南岸,谢晋元所率领的队伍还等在岸边,而八十八师的参谋长张伯亭也在这里。

韩勇一上岸,张伯亭就和谢晋元等人迎了上来。张伯亭紧紧的握住了韩勇的手说道:“韩师长,我代表八十八师对韩师长的援手之恩表示感谢啊,别的话不多说,以后韩师长有用到我们八十八师的地方,你就只管说。”韩勇也笑着说道:“张参谋长客气了,都是党国军人,帮助同僚份属应当,何必说谢字。对了在四行时我答应过谢团长,离开四行后会送他几支新式武器的,可惜我这也不多,我就送给谢团长五支火箭筒加上五十发火箭炮弹吧。”说完让手下把武器弹药送上来。

谢晋元一下愣住了,他根本没想到韩勇真的会把这么宝贵的新式武器送给自己。当见到韩勇手下的战士把武器弹药送了过来后,才激动的对韩勇立正敬礼,然后说道:“谢晋元代手下官兵谢过韩师长。韩师长放心,晋元一定会用韩师长相赠的这些武器狠狠的打击小日本的。”

韩勇笑着点头说道:“那就好,不过这些武器就算毁掉也不能落到日本人手里,否则一但日军掌握了这种武器的制做技术,可就坏事了。”谢晋元答道:“韩师长,我保证就算全营都牺牲了也不会让这些武器落到小日本手里一件。”两支部队分开后,谢晋元的部队随参谋长回八十八师驻地,而韩勇则领着队伍回到了中路军指挥部。

面对着九十师这样一支战力强悍,让日本人也闻之胆寒的部队,中路军总指挥朱绍良将军就有了把九十师重新布置到苏州河防线上的想法,而且朱绍良也把这个相法和第三战区代司令长官顾祝同将军谈了一下。顾祝同将军考虑到苏州河南岸防线上,日军的进攻还没有开始,而松江城那边也很重要,就没有表态,只是答复朱绍良等一等说。

所以当韩勇回到中路军指挥部时,朱绍良将军只是勉励了韩勇一番之后,就让韩勇回松江县城继续驻防,同时给了韩勇一个补充团一千人的士兵。对此韩勇自然是求之不得,这一个补充团被韩勇放在了佘山交给了萧明进行训练,又给了一个师直属暂编独立营的番号。

回到了松江县城,韩勇和李钦文等人见过面后,得知这几天日军没有任何动静,便把注意力放到了外围防御工事和新兵的训练上来了。现在新九十师的二旅六团有一半战士用的是日式装备,虽然此起别的地方师可能算是很好的了,可是比起刚从粤省出来的时候己经是很差的了,好在每个团都有一个主力营仍然是从粤省出来时的装备,而且每个团的重火力营都仍然是新式武器装备。

“九国公约”签字国会议终于召开了,会议上各国列强对日本公然入侵华夏的事实也只是给了口头上的警告,而没有对日本有任何实质上的制裁行动,这让对各国列强抱以极大希望的委员长大失所望,此时从全国各地赶赴上海参战的中国部队已经超过了七十万人,三个半月的战斗打下来,也死伤了十余万官兵,犹其是做为首先参战的中央军德械师都伤亡惨重。

委员长生怕再打下去中央军会全部折损在上海战场上,便示意给第三战区代司令长官顾祝同,要顾祝同用后面抵沪的地方部队顶替中央军的部队在一线驻防,而把中央军撤到后面进行休整。顾祝同对委员长的命令自然无条件的服从,因此苏州河防线上的各中央军部队纷纷后撤至吴福防线进行休整,而空出来的阵地则由刚到上海的第一四四、一四五、一四六、一四七、一四八这五个川军师补上。

这样一来整条苏州河南岸三十五公里的防线上只有十二个地方杂牌师进行防守,中央军连同刚开始就参战的几个师一共是十一个师和一个上海税警总队全部撤到了吴福防线进行休整,这些部队中有几个师比如八十七师、八十八师、九十八师、十四师这几个师的确是伤亡惨重。

犹其是八十八师只剩下了一些军官在,所以还保留着番号。而一师、三师、三十六师这几个师却基本建制还算完整。而十一师、六十七师、三十六师、七十八师这几个师有一半的官兵损失在了战斗中。不得不说中央军的这次撤退对华夏守军的士气有了一定的影响。

十二月八日,日军已经把兵力凋整完毕,在苏州河几处重要的桥上和渡口开始发动了试探性的攻击。而第十三师团则秘密的在金山卫登陆了,第十军的司令官柳川平助中将手中因第十三师团的到达而有了四个师团的兵力,又听到了支那军的九十师被调往了苏州河南岸防线,而守卫松江县城的支那守军换人了,便对第十三师团和第五师团余部下达了重新攻击的命令。

日军的第十三师团再次来到了黄浦江上三十号桥的南边,而此时防守三十号桥的部队是五四七团剩下的八百多名战士。上次第五师团攻击三十号桥无法成功时,派出了一个联队从侧面偷渡黄浦江,并侧击三十号桥守军,才拿下的三十号桥,这次由第十三师团主攻三十号桥,而第五师团选择了从胜利港这里偷渡黄浦江。

韩勇也因为手上兵力不足,所以只能重点防守松江城外围,而对胜利渡这样的地方只能派出一个排进行防守。十三师团的师团长荻洲立兵中将,在建立起了联队炮兵阵地之后,便让炮兵联队开炮,掩护第二十六旅团的一一六联队进行攻击。

面对日军七五山炮这样的炮火攻击,五四七团的战士根本没放在心上,七五山炮比起一五零榴弹炮这样的重炮来说威力就小的太多了。日军的步兵开始进攻时,刚前进到桥中央,就遇到了守军轻重机枪火力的全面打击,只能丢下几十具尸体,撤了回去。

日军的第十三师团在攻击陈巷那座拱桥时,也经历过差不多的反击,当十三师团二十六旅团的旅团长沼田德重少将在观察了日军的这次进攻后,心中就惊疑不定,这反击的手法,武器和当时太像了,简直是如出一辙,不是说防守的支那部队不是那个九十师了吗?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为了能更准确的判断对面守军的情况,沼田德重少将又对三十号桥发起了几次攻击,几次攻击无一例外的被击退了,但定通过这几次的攻击,沼田德重少将确定这次又遇上老对手支那军的编九十师了。沼田德重少将连忙把这一情况上报给了师团长荻洲立兵中将。

当报告送到了朝香宫鸠彦王中将这位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的面前时,朝香宫鸠彦王中将难以相信的大喊道:“呐呢?支那军的九十师仍然在松江驻防?这怎么可能?那出现在四行仓库的又是什么部队?为什么会有猛虎师这面军旗?而且第三师团在追击时亲眼看到了苏州河南岸有支那军的战车,并遭到了战车炮的攻击。难道是支那军的九十师被分开了?”

朝香宫鸠彦王中将思考了一会儿后,对几个师团下达了全面攻击的命令,大日本皇军不能因为惧怕一支支那的军队而放弃攻击,那样就不配作天皇的武士。接到了命令的几个师团在飞机、火炮的掩护下再次对上海的南北二面守军阵地发起了凶猛的攻击。

第十三师团在对着三十号桥拼命攻击着,而第五师团却清松的在胜利港这渡过了黄浦江。守在胜利港的一个排战士在拼命的阻击之后,仍然无法阻挡日军第五师团的攻击,除了报信的一名战士外,其余的战士全部牺牲在了阵地上。韩勇得到消息时,第五师团己经渡过了黄浦江。

得知日军第五师团从胜利港这里渡过了黄浦江,韩勇第一个反应就是五四七团危险了。五四七团本身就只剩下八百多名战士,如果被日军的第五师团从侧后包围攻击一下,就有了全团覆没的危险。因此韩勇立刻给五四七团的张炅甫发去了电报,让五四七团对胜利港方向进行警戒,一但发现日军则立刻放弃阵地,绕向松江县城东门方向撤回松江县城。

在给五四七团发电的同时,韩勇又通知了米市渡的五四六团做好应对日军攻击的准备,并且一并通知了友军一零七师和一零八师。张灵甫接到了王海涛的电报,马上派出一个侦察班向胜利港方向进行警戒,而全团除了正在一线阵地上的一营官兵外,做好随时撤退的准备。

日军第五师团在渡过了黄浦江之后,派出了一个大队的士兵向三十号桥阵地侧面前进,准备和第十三师团夹击守卫三十号桥的支那守军,而主力却避开了松江县城的正面,向淞江火车站方向前进。第五师团的师团长板垣征四郎中将对九十师那扑天盖地的炮击仍是心有余悸,因此干脆放弃正面的攻击,向松江县城的侧面前进。

第五师团的一个大队在向三十号桥阵地侧面前进时,就己被张灵甫派出的侦察班发现,并立刻向张灵甫做了汇报。张灵甫听说从侧后上来了一个大队的日军,暗恨自己兵力不足,若是五四七团齐装满员,侧后别说上来日军一个大队了,就是上来一个联队,张灵甫也有信心挡住日军。

现在一线阵地上日军的进攻还没有停止下来,此时不是撤退的良机,张灵甫命令二营往胜利港方向修建临时工事,一定要把日军阻挡到天黑,又把半个重火力连派给了二营。二营营长高光轼手上还有不足三百名官兵,此时接了任务二话不说,立刻赶往胜利港方向驻防,火力连连长邵金城也亲自领着半个重火力连一同前去。

二营在离阵地侧面五百米的地方刚修了一些简单的工事,日军的先头部队就赶到了,一个小队的日军正在搜索前进,被二营战士突然的机枪火力一下摞倒了十几个人,剩下的连忙趴倒在地,和二营的战士开始对射起来。二营的战士虽然用的也是日式装备,可是轻重机枪有十余挺,加上半斤重火力连不仅有新式轻重机枪,还有五门六零迫击炮,二门八二迫击炮。

这样的火力配备是日军比不上的,日军小队中的轻机枪和二门掷弹筒刚打了一会,就成了二营几名神枪手的目标,在他们被干掉之后,这个小队剩下的十几名日军撤了回去,对付这样的小股敌人,重火力连的重火力根本就没用上。二营的战士知道日军接下来就会有大队人马进行攻击,趁着日军还没上来,抓紧加固工事,挖深战壕。准备阻击日军的大队人马。半个小时之后,日军的大队人马来到了二营的阵地前。

日军的大队长见到前面有支那军队的阻击阵地,命令把大队装备的二门七五山炮和四门迫击炮都架起来,同时在离阵地三百米的地方把大队机枪中队的八挺重机枪全部架了起来。准备好后,大队长就对炮兵下达了开炮的命令,日军的炮弹开始落在了二营的阵地上。

这些日军在前面的对华夏军队的进攻中,基本上没遇上华夏守军近距离的炮击,根本没想到对面人数不多的守军也会有炮。邵金城在阵地后面一看日军这么嚣张,在这么近的地方公然建起了炮兵阵地,那么不让这些日军尝尝自己炮弹的滋味,就未免有些对不起人了。

邵金城亲自来到炮兵阵地上,吩咐炮兵瞄准了日军的炮兵阵地。五四七团的炮兵骨干都是从原重炮团中被抽凋出来的,这么近的距离上甚至连试射都不需要,就能保证首发命中。七门迫击炮在得到了邵金城每门炮三发急速射的命令后,来了个齐发,日军听到守军阵地上也传来炮声时,再想躲避就来不及了。

重火力连的第一轮炮击就让日军的炮兵阵地被炸了个七零八落,后面的二轮连续的炮击,日军的炮兵阵地上火炮连同炮兵都飞上了半空。日军大队长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炮兵阵地被笼罩在了硝烟和尘土中,愤怒的拨出了指挥刀,让机枪开火,掩护着步兵进行攻击。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深空彼岸 宇宙职业选手 择日飞升 不科学御兽 明克街13号 光阴之外 赤心巡天 人道大圣 神秘复苏 半仙
相关推荐:
默示Ⅰ:方舟金牌销售是如何炼成的金牌销售全公司反向C位出道少年战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