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渣夫另娶,重生后这高门主母我不当了

冀州城几十里外的一座佛刹古寺内。

檀香袅袅,木鱼被声声敲响。

巨大的古钟前正站了一个人,那人托着巨大的圆木,正一下又一下的撞着钟。

撞完了钟,正准备往回走,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立在不远处的小路上,正静静的看着他。

和尚微微垂眸,只是看了一眼,便转身往自己的禅房走去。

“站住。”

身后的人叫住了他。

他似乎也不意外,转头对裴清宴道:“施主有何指教?”

裴清宴原本以为,自己再过来,仍旧会像上次一样生气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的老和尚,他的心忽然就平静了,仿佛所有的过往皆消散如烟,那些他执着了许多年想要知道的东西,此刻也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他想,大概是因为他找到了于他来说更重要的东西去守护,所以别的都不用放在心上了。

“我这次来,是带她来见见你。”

裴清宴没有计较对方的疏离,握着宋安宁的手说:“她叫宋安宁,是我选择相伴一生的人。”

宋安宁大约也猜出了眼前这个人是谁。

她见了一礼。

和尚看着她,微微一怔,随即颇为欣慰。

不过这欣慰只是眨眼之间的事,便已经沉寂下去,他念了声佛号,道:“恭喜施主,若施主没有别的事,老纳便先回房了。”

裴清宴点头,侧身让开。

老和尚带着两个小沙弥远去。

一直等到他们走了很远,已经看不见了,裴清宴才收回目光。

宋安宁握紧了他的手,担忧的望着他。

裴清宴感受到了她的关心,笑道:“我没事,放心吧。”

宋安宁好奇的问:“他是你……”

“是我父亲。”

宋安宁心头一沉。

果然如此。

听说当年长公主死在一场大火之中,驸马爷受不住打击,疯疯癫癫,没过多久就出家了。

他在哪里出家,出家后的法号是什么,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关心。

总之,这件事很快就被揭过。

紧接着就是裴清宴被皇帝收养,带入宫中,至于是找人秘密训练还是什么的,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敢去置喙。

宋安宁曾经也好奇过,裴清宴的生父现在在哪里。

可如今见到了,却没有一丝高兴,反而对裴清宴更加心疼。

裴清宴倒是看得开了,淡声道:“这十几年,我来找过他无数次,想要求证当年我母亲的真正死因,可没有哪一次是成功过的,那时候我很执拗,他不说,我便发火,可不管我怎么发火,他都闭口不言,现在想来,真是幼稚。”

宋安宁摇头。

她很想说些什么安慰裴清宴,可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至亲之死,语言上的安抚都是苍白无力的。

切肤之痛只有自己亲身体会,自己方能走出来。

好在裴清宴现在已经想开了。

不去追求真相,活在当下便好。

可事实上,有时候真相不是他不想追求便可以不追求的。

有些东西一心想要知道的时候,怎么也无法得偿所愿,当他放下,反而会主动找上门。

一年后,裴清宴与宋安宁在青州成亲。

他没有回京城,就在青州宋家的对面买了一所大宅子,成亲除了宋家的亲朋,也只有他的一众朋友和属下。

太子原本想来贺亲,只是听说皇帝的身体不大好了,而且京中事多,他走不开,便没有来,托了身边的亲随送来贺礼。

裴清宴自是高兴。

不过,就在他们成亲后的第三天,就听说皇帝垂危,这次恐怕是救不回来了。

裴清宴的心情十分沉重。

原本被新婚所带来的喜悦也一扫而空。

宋安宁看得出来,他还在乎老皇帝。

毕竟,不管老皇帝有再多不是,从舅舅的角度上,他对裴清宴不错,还有养育教导之恩。

于情于理,在这个时候,裴清宴都应该回去一趟。

于是,宋安宁轻声劝慰裴清宴。

裴清宴自然也知道。

只是他有些担心。

“宁儿,你愿意跟我一起回去吗?”

宋安宁一愣。

不过新婚燕尔,她确实也不太想和裴清宴分开。

想了想,便答应了。

两人一起去了京城,回到京城以后,没能逃过皇帝的耳目,皇帝召他进宫,裴清宴去了,那一晚,很久都没有出来。

宋安宁自然是不能进去的,在宅子里左等右等,心里焦躁到不行。

直到凌晨鸡鸣声响起,天刚蒙蒙亮,忽然听到皇宫的方向传来九声很沉重的钟响声。

她的心猛然一沉。

皇帝去了。

没错。

端明帝于凌晨驾崩,享年四十七岁。

在临死前,他告诉了裴清宴,当年长公主之死的真相。

原来长公主心无反意,是听了身边侍从的话,与陛下大吵一架,姐弟不合。

原本这只是一件小事,但在侍从不怀好意之下,假传圣旨,将矛盾激化,气得长公主进宫找皇帝对峙,却刚好听到皇帝跟身边的太监埋怨,长公主过于强势,只怕自己将来会成为傀儡之话,长公主深感悲切,没想到自己一心维护挂念的弟弟,会这样想她。

她本就是烈性之人,当夜就在府中喝醉了酒,也不知怎的,就失了火。

失火之后,长公主连同长公主身边的所有人都被烧死了。

唯独那个挑唆的侍从。

后来经皇帝查出,一切都是那个侍从搞的鬼。

他是北敌派过来的奸细。

只为了挑动大渊内乱,让他们姐弟俩不和。

皇帝心知,此事除了内侍之错外,自己那些无心的言语也是造成长公主死亡的原因之一,因此他心怀愧疚,对裴清宴也越好的好,可这些好,渐渐随着裴清宴的长大以及他内心的愧疚,又变成了彷徨无措的猜忌。

所以,皇帝才会那样阴睛不定。

才会一次又一次的试探他。

可无论是猜忌还是试探,都随着死亡的降临,将一切消弭了。

临终前,皇帝拉着裴清宴的手,拜托他回到太子身边,继续辅佐太子。

裴清宴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出来以后,太子拦住他,叹道:“不管你选择什么,我都尊重你,父皇……他不是有意的,你不要放在心上。”

裴清宴点点头,再没说什么,大步离去。

其实皇帝有心也好,无意也罢,他死了,一切也都不重要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府里还有个她,宋安宁正等着他。

想到这里,裴清宴心情雀跃,快马加鞭的往府中赶去。

天色正好,阳光明媚,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不科学御兽 宇宙职业选手 深空彼岸 择日飞升 半仙 明克街13号 赤心巡天 人道大圣 神秘复苏 光阴之外
相关推荐:
重生之嫡女世无双顾小姐和曲小姐我每周一个新能力上古重生之妖妃你中计了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