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三国:狱中讲课,我教曹操当奸雄

族谱回来的第三天。

天气越来越冷,雪花飘零,洋洋洒洒地铺垫在地上。

寒风吹来,雪花被卷起。

地面的积雪,也被吹起来。

漫天狂卷。

寒风吹拂,给冬天降温,使得天气更冷,冷得让人颤抖。

刘备的心有些微微地颤抖,但是眼神坚毅,脚踏在积雪上,通过长长的行宫通道,往刘协上朝的大殿走去。

族谱的事情,必须要有个结果,无论是好是坏。

如果好,那自然好。

如果坏,他也做好了足够的准备,最多就是受点苦,被折磨一下,还是有信心活着离开许都,不经历一点折磨,无法坚毅起来。

“皇叔。”

董承跟上刘备,道:“曹操突然要验明你的身份,我认为不怀好意。”

刘备肯定道:“这些我都知道,如果不怀好意,我能否活下去,就得全靠国丈你们,只要我能离开,马上渡河找袁绍,劝说其南下灭曹。”

“好!”

董承认同了,找袁绍这一做法。

尽管袁绍此人很可恶,当初多次让他来,他都不来,但是纵观天下,除了袁绍,还有谁敢和曹操硬刚?

荆州的刘景升,都没有这个自信。

袁绍应该有。

董承要破局,唯有找袁绍。

至于袁绍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曹操,这个将来再考虑,他们也要想好办法,防止袁绍也独揽大权。

“玄德,国丈。”

这个时候,一道声音从他们身后出现。

那是曹操的声音。

他们被冷得,心里有些颤抖。

但曹操的心,是热烈的,看向刘备的眼神,仿佛看着一头待宰的羔羊,哈哈笑道:“你们在聊什么?”

董承说道:“我们在聊,皇叔很快就能确定身份了。”

曹操点头道:“只要确定玄德的身份,以陛下皇叔的名义,留在陛下身边,我们一起匡扶汉室,如此甚好。”

对于曹操的话,刘备和董承二人,连标点符号都不相信。

但是也只能和曹操,如此客套地说话,一起走进大殿。

进了大殿没多久,刘协就来了,宣布正式上朝。

朝会上的第一件事,就是验证刘备的身份。

刘备心里忐忑,有些不安,可以想到曹操这么做一定有问题,但是问题出在哪里,他们无法预判。

越是不知道的事情,越容易让人不安。

刘备正是如此状态。

“传,大宗正。”

刘协只好配合曹操,高呼了一声。

一会过后,大宗正上前。

他的手里,拿着一卷从雒阳来的汉室族谱。

曹操把从涿郡让人送来的,中山靖王一脉的汉室族谱,送到大宗正手中。

这个大宗正,早就是曹操的人。

在以前,如此职位,一般以汉室宗亲担任,比如刘虞他们,都当过大宗正,但是现在的汉室宗亲,七零八落。

可以跟着来许都的,少之又少,大部分的能力都不怎么样,除了刘备和刘晔他们,其他的平平无奇。

“大宗正,开始吧。”

曹操把族谱交出去后,淡淡地说道。

他们汉室族谱,并非竹简,而是布帛,这东西很长,记录的名字也很多,如果用竹简,现在得拉几车过来。

但是布帛的话,几卷就够了。

大宗正看到刘协点头同意,唯有硬着头皮,摊开族谱,朗声道:“中山靖王刘胜,有子一百二十人……”

他首先打开,放在曾经雒阳的族谱,从中山靖王开始,一直念下去。

“刘雄,被举孝廉,官至东郡范令,其子刘子敬、刘元起,世居涿郡。”

念到了这里,大宗正就停下来了。

刘协他们,正在等待。

刘备也很期待,大宗正念出自己父亲的名字,从而再念自己的,以证明汉室的身份,有族谱为证,将来他的名声可以更盛。

没有人不知道自己是谁。

刘子敬和刘元起,正是刘备的叔父。

“大宗正,念下去啊!”

吴子兰见停顿了那么久,催促说道。

大宗正作揖道:“回陛下,诸位大臣,没了。”

吴子兰问道:“什么没了?”

“族谱,没了。”

大宗正说道:“记录到了这里,中山靖王,到刘雄这一脉,就只有刘子敬和刘元起两个儿子,再无其他了。”

“怎么可能!”

刘备的反应最大,听到族谱到这里就没了,差点跳起来。

族谱里面,不可能没有自己父亲刘弘的名字。

刘协也惊呼道:“怎么可能,会没有了?”

这个不正常,超级不正常。

朕的英雄皇叔,不可能不是汉室宗亲。

董承说道:“族谱一直留在雒阳,近几年天下比较乱,可能以前的大宗正,没有把名字记录上去,不是还有一份涿郡的族谱?那是中山靖王一脉,一直记录下来的,一定有名字。”

“没错,一定有。”

曹操微微一笑,又道:“我们看另外一份族谱吧!”

看到曹操的笑容,刘备的心沉下去了。

一种很不好的想法,在他的心头萦绕。

雒阳的族谱肯定有自己的名字,但是现在变成没有,涿郡的族谱,是曹操让人取回来的,就算有,同样也可以变成没有。

反正一切,都在曹操掌握之中。

都是曹操说了算。

有和没有,对曹操而言没有区别。

刘备总算明白,曹操要做的是什么,这是把他汉室宗亲的名义给抹去,让他一无所有,那么仁义也没了。

大宗正开始读涿郡来的族谱。

但是和雒阳那份一样,都是到了刘子敬和刘元起,就停下来。

下面的,没有了。

族谱上,没有刘弘的名字,更没有刘备的名字。

一时间,大殿上的群臣愣了好一会。

不少人意识到,曹操想做什么。

董承等和刘备报团的人,脸色变得很复杂,也很难看。

他们不相信族谱没有了,认为一开始是有的,但是到了曹操的手,就变成没有,连汉室族谱都敢更改,还有什么是曹操不敢僭越的?

“怎么可能?”

刘协还没想到这么多,为这个英雄皇叔,不是自己皇叔而感到不可置信。

好像梦想,化作泡影一般。

曹操把众人的反应看在眼内,满意地笑了,再淡淡地说道:“玄德不是一直自称,是陛下的皇叔,中山靖王之后,怎么两份族谱上,都没有你的名字?”

这是把刘备的名字,用简单直接的方式,在族谱上面除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人道大圣 择日飞升 赤心巡天 不科学御兽 神秘复苏 光阴之外 深空彼岸 宇宙职业选手 明克街13号 半仙
相关推荐:
洪荒我有一道传送门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胤禛]缘来如此水母我的极品厂妹司花

作者其他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