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不退婚后,我儒圣的身份曝光了!

这世间有太多的事,难就难在人上,事虽分难易,可人心却没有,而恰恰是这点,使得很多事很难办。

秋风瑟瑟。

“还真是怀念啊。”

君寒霖拎着两坛酒,笑着环视眼前种种,夜幕下的国教院,点亮很多灯,驱散了黑暗,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和先前相比,国教院多了不少人气,想来公子也很忙吧。”

“清闲是不可能了。”

苏十三笑道:“说起来,楚兄一直想要潇洒的逍遥自在,只是这一愿景,也只有在酒罢去时实现了吧。”

“是啊。”

君寒霖感慨道:“我还挺怀念在酒罢去的日子,虽说累点,但是却很轻松,现在想想,我最喜欢的,还是做跑堂伙计。”

“是做楚兄的跑堂伙计吧。”

苏十三直接拆穿道:“毕竟难求的美酒佳酿,你即便偷喝再多,楚兄也不说什么。”

“哎,这就不地道了。”

君寒霖伸手指向苏十三道:“揭人不揭短啊,再说了,当初去找公子时,我就说过要喝酒。”

“是是。”

苏十三笑着摇摇头。

“君哥哥?”

“苏哥哥?”

本前行的二人,被一道声音打断,就见项彦年神情激动,朝君寒霖他们跑来。

“是彦年啊。”

君寒霖露出笑意,打量着跑来的项彦年,“嚯,这才几日没见,都长个了,看来国教院的伙食很好嘛。”

说着,君寒霖伸手揉了揉项彦年的脑袋。

“是很好。”

项彦年小脸兴奋道:“君哥哥,你们怎么回国教院了?先前听公子说,你们要忙一些事情。”

“回来看看楚兄。”

苏十三淡笑道:“你这身打扮是……”

“赚钱。”

项彦年回道:“想要在国教院进修,就要靠自己赚钱,吃的,穿的,用的,这些都要考虑到。”

“呵呵~”

二人相视一笑,对项彦年讲的这些,他们是知晓的,这也是国教院,跟国子监和七大书院最大的不同。

在国子监或七大书院的学子,或者其他地方的学子,一个个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诸如金银这等俗物,根本就不是他们要考虑的,然而在国教院这边就不同了,进了国教院,就别想着什么特权了,什么都要靠自己。

读书是前提,围绕这一前提,国教院的正式生和旁听生,每天要做很多事情,可谓是排的满满当当。

“那你去忙吧。”

君寒霖伸手说道:“我看你那几位同窗都等急了,等有机会了再聊。”

“那我先去忙。”

项彦年有些犹豫,转身看了眼小伍他们,对君寒霖他们道:“我会尽管把事情做完,到时再来找……”

“不必急于这一时。”

苏十三笑着摆摆手,“忙你的事情就好。”

对项彦年的改变,君寒霖也好,苏十三也罢,都是看在眼里的,也为其感到高兴,能在国教院进修,哪怕是旁听,只要能好好学,今后的前程定然差不了。

毕竟楚凌是有真本事的。

这点二人比谁都清楚。

“还是回国教院好。”

跟项彦年告别后,朝楚凌小院走去之际,君寒霖感慨道:“不累心,很舒服,不像那庙堂……”

“君兄,到了地方,就别聊这些了。”

苏十三提醒道。

“知道。”

君寒霖回道:“走吧,我想喝酒了。”

“好。”

繁星下的国教院灯火通明,而楚凌所住小院却很僻静,经历的事情多了,人就喜欢安静独处的感觉。

楚凌就是这样。

“公子,您喝茶。”

在小院,安落花端着茶盏,来到小亭,对倚着躺椅的楚凌道。

“嗯。”

楚凌应了一句。

安落花随楚凌来了国教院,做的事情不多,就是端茶倒水,嗯,顺带帮楚凌考校项若男的功课,这倒叫楚凌闲了下来。

在国教院的生活,是安落花不敢想的,这跟梁王府完全不一样,甚至安落花一开始还有些不适应。

“公子。”

“楚兄。”

弯腰将茶盏放下之际,安落花却娥眉微蹙,下意识侧首看去,紧接着君寒霖和苏十三的声音就响起,这令安落花忙低首,只是这一幕,却落在楚凌的眼中,不过楚凌却没有多说其他。

“你们怎么来了?”

楚凌转身看去,笑着对二人说道。

“来看看公子。”

君寒霖拎着酒坛,朝小亭走来,“顺便喝口酒,馋这口很久了。”

“去跟阿莲一起,准备些下酒菜。”

楚凌起身对安落花说道。

“是。”

安落花忙道。

不过在其离开之际,苏十三却一直盯着安落花。

“还是公子会享受啊。”

君寒霖瞥了眼苏十三,嘴角微微上翘道:“这才离开多久,身边就多了位红颜。”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楚凌笑骂道。

“楚兄,这是梁王府的人?”

苏十三此刻却道。

“是。”

楚凌点头道。

梁王府寿宴虽说过去,然而楚凌出手救一人之事,也在上都传开了,不过多数称赞的却是梁王。

“这舞女可不简单啊。”

苏十三意味深长的说了句。

“是不简单。”

楚凌却浑不在意,“不聊这些了,你们是要离开上都了?”

君寒霖、苏十三闻言相视一眼。

“我就说嘛,什么事都瞒不住公子。”

君寒霖笑着摇摇头道:“我还跟他打赌,说公子必然能瞧出,看来,这三杯酒,你是逃不了了。”

“我可没有跟你赌。”

苏十三皱眉道:“你这好赌的性格,什么时候能改改?”

“改不了了。”

君寒霖耸肩道:“再改,那还是君寒霖吗?”

“你就是嘴硬。”

楚凌却直接拆穿道:“借着赌的名义,好多喝些酒,看来去骁果军,对你是不错的选择。”

“公子,你要这样说,我可是会伤心的。”

君寒霖却咧嘴笑道:“不管怎样说,我也是骁果军的副统领了,即将奉诏北上,就不能对我说些好的吗?这一去,可能一载,可能两载,都见不到公子了。”

讲到这里时,君寒霖脸上笑意没了,打仗他不怕,他怕的是分别,这种氛围是君寒霖不喜欢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不科学御兽 人道大圣 宇宙职业选手 深空彼岸 择日飞升 神秘复苏 光阴之外 半仙 赤心巡天 明克街13号
相关推荐:
我真不是电竞神话啊不当电竞选手以后干什么电竞大神每天都在崩人设战神归来:我的七个漂亮姐姐我的七个徒弟风华绝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