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被退婚后,我读书成圣了!

沈浪依然神色不变,淡然对视。

“倒是不知道东云国什么时候出了这等有气魄的小辈。”白色儒衫男子缓缓开口。

沈浪微微一笑:“世界变得很快,你该多看看,不可闭门造车。”

白色儒衫怒极而笑:“好好好,教训的好啊,我吴松翰晋升贤人多年,便是文庙君子也见过,倒是没想到今日会被一个后生教训。”他转头看向林广贤,“林贤人,何不介绍下这是东云国哪位天骄啊?”

天骄两个字他咬的极重。

林广贤抱拳道:“吴贤人,这位的身份可不得了,是白衣半圣张圣新收的弟子,沈浪沈子玉。”

听到白衣半圣四个字,吴松翰神色一凛。

“沈浪,可是那个写出天道圣文《正气歌》的沈浪?”

一直没说话的锦袍中年人忽然开口问道。

沈浪抱了抱拳,道:“是在下。”

锦袍中年人面露赞许之色,点头道:“不错,有此等天骄来参加我云湖文会,是我南岳只幸。”

这话说的那吴松翰脸色微变,看了看沈浪后,没有再开口。

沈浪心头好奇,看来这紫袍中年人的身份不一般啊。

刚想到这里,耳边就传来凝烟的传音:“这是南岳国穆亲王,当今南岳皇帝陛下的亲弟弟,五品武夫。”

沈浪眼皮微跳,果然是大人物。

就在这时,林广贤忽然抱拳行礼道:“穆亲王,这沈浪乃是我东云国学子,老夫身为东云文院教席,要治他个不敬之罪。”

穆亲王微微皱眉,道:“这是东云国之事,与本王无关。”说着,他目光投向沈浪,“晚些开宴,可随无双和大庆来我处一叙,我那调皮的女儿可是对子玉先生崇拜的很。”

“是,沈浪一定赴宴。”

沈浪恭敬行礼。

穆亲王点了点头,这才微笑道:“吴先生,王先生,既然是东云国家事,咱们就不要掺和了,先回吧。”

说完,领着两名儒生转身就走。

穆亲王对邻国局势自然关注,特别是年轻一辈的天骄。而且战无双和孙大庆都是王府常客,两人也不知道提起了多少次沈浪的名字,穆亲王想不知道都难。

特别是最近东云皇城又出了那件大事,沈浪一人力敌八名妖族七品和一名六品,最后斩杀不仅是阵斩六名七品,甚至还把那名六品给干掉了。

这样的人,穆亲王自然会相当关注,自然也就知道了沈浪目前的状况……白身。

这发现让穆亲王眼前一亮,白身好啊!

如此人才东云国不要,我南岳国可以招揽啊。

所以才会留下那个邀约,你林广贤想出手我不拦你,但我一会儿要见到活人。

林广贤看了沈浪半晌,身周的青光终于渐渐散去。

“走吧,接风宴已经安排好了。”孙大庆说道。

沈浪微微点头:“有劳孙兄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走向云湖,便是那跟着紫袍人同来的腰悬古剑的白衣女子,也对沈浪颔首示意。

东云国一众读书人看着沈浪的背影表情颇为复杂。

到了今日,东云国第一才子之争已经没有悬念,当初陈煜和沈浪有过争锋,但最终是沈浪在龙宫诗会上一首《水调歌头》横压全场,此后再没有人提过什么皇城第一才子,京城第一才子。

陈煜之后参加过几次聚会,也严禁旁人再那么称呼他。

就是这样的一个读书人,现在却无法代表东云国参加云湖文会。而南岳国的盛情邀请,更是让东云国一众读书人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

“林贤人,就这么算了?”张绍站在林广贤身旁低声说道。

林广贤只是盯着沈浪的背影良久,这才沉声道:“走。”

……

沈浪跟着孙大庆和战无双一路,那名腰悬古剑的女子只是在一旁跟着,偶尔会转头看沈浪一眼,若是视线对视,也会颔首微笑,除此之外便没有别的言语。

从那古剑的样式,沈浪倒是隐约猜出了对方应该和战无双一样是来自坤元宫,只是不知道具体身份如何。但看她一路跟随的样子,应该是没有恶意。

这一路越是往里走,周围的布置就越是华丽,周围的护卫实力也越发的强横,便是那些女婢,一个个都比外围的娇美许多。

终于是临近云湖,沈浪就看到了一片栅栏将一大块地皮围了出来,周围掀着白色帘子,将这一片的湖岸给圈禁了起来。这云湖边上云集各国权贵和读书人,战无双和孙大庆能做到这一步,倒是让沈浪有些惊讶。

孙大庆微微一笑,道:“宁妃是我三姨,这里是她让人弄的,算不得什么。”

沈浪眼中闪过一抹惊讶,抱拳道:“没想到孙兄还是皇亲国戚。”

战无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孙大庆满脸尴尬,没好气地瞪了沈浪一眼:“就知道你小子没好话!”

几人靠近后,侍卫立刻将帘子掀开一角。

穿过一片白帘帐,眼前视野豁然开朗。

远处一片湖光景象,其上云雾升腾。湖边是一座别致亭苑,其中已经有不少人在候着。

沈浪看了眼,就发现这里竟然还有熟人。

“沈兄,中秋一别多日不见了。你可是瞒得我好苦啊!”

李云山笑着走了过来。

沈浪也是含笑还礼,道:“龙宫诗会上非是有意隐瞒身份,还请李兄见谅。”

沈浪对李云山没什么好感,但也谈不上讨厌。当初那个赌约让沈浪有些不舒服,但也仅仅如此。毕竟当日两人也不认识,沈浪又堵着泉水把战无双洗了一遍,李云山作为战无双的朋友,下手黑一点好像也没什么不妥。

除了李云山外,竟然还有陈林志。

鬼修跑来参加儒道盛会,这倒是很少见。倒不是因为身份的原因,主要是浩然正气对死气有天然压制,鬼修在这种场合不会很舒服。而且鬼修大多沉默寡言,相比喜欢“唇枪舌剑、口舌之利”的儒修,那完全是两个极端。

“沈兄。”陈林志朝沈浪行了一礼。

“陈兄好久不见。”沈浪还礼道,“不知郑兄如何了?”

当日郑江辰肉身崩溃,陈林志带走了魂珠,之后也没听战无双提起过这事,沈浪倒是有些关心。

“已经无法重铸肉身,只能看找到合适的新尸,看郑兄能否借尸还魂。”陈林志说这话的时候,眉头微蹙。

沈浪心头一动,道:“可是有什么难处?”

陈林志叹了口气,道:“不瞒沈兄,确实有些难处。郑兄修炼的是儒道,但要让他还魂必须以鬼道秘法。沈兄也知,浩然正气与死气本身天然冲突,郑兄若是实力低微也还好说,偏生已经是七品学士境,要想郑兄的神魂安然进入新尸,就必须让浩然正气与死气完美结合,但这一点很是困难,必须借助外物。我倒是听说文庙有一篇承载了鬼道的经文,但也不知真假,而且这东西宝贵异常,便是真有恐怕也很难得到。”

沈浪道:“若是能拿到那篇经文,陈兄可有把握?”

陈林志苦笑道:“我知沈兄乃张圣弟子,但要拿到那种级别的东西,恐怕也不容易……”

说是不容易,其实陈林志很清楚,那根本是不可能。以儒道文章承载鬼道,这根本是逆天的宝物。并非是说这宝物有多强大,而是这种东西太过珍惜,几乎是不该存在于世间。

别说是沈浪这么一个张圣弟子了,就算是张圣本人,想要拿到那东西恐怕都不容易。

沈浪摇了摇头,道:“这个我来想办法,我就想知道若是真有那东西,是否能让郑兄安全进入新尸?”

见沈浪说的认真,陈林志也不犹豫,点头道:“这本是还魂最困难的一步,若是真能拿到,那我至少有八成把握让郑兄安然还魂。”

沈浪微微颔首,道:“如此便是,待云湖文会结束我们再细谈此事。”

陈林志有些惊异地看着沈浪,就见沈浪神色很平静。

难道还真能拿到不成?

孙大庆又给沈浪介绍了许多人,都是南岳国年轻一辈的修士,各道都有。一众人见了沈浪也很客气,虽说不知道细节,但大多都听孙大庆说了,沈浪是他和战无双等人的救命恩人。

沈浪找了个空闲,偷偷问战无双道:“你给我找的雇主不会是你们南岳国的吧?”

战无双瞥了他一眼:“这是你该关心的?”

沈浪讪然,道:“就是随口问问。”

战无双这才低声道:“放心吧,不是我南岳的,其他的就不透露了。”

沈浪轻轻点头。

战无双是中间人,守护两边身份秘密是必然的,能不因为和沈浪关系好就把对方卖了,这一点反而让沈浪很是欣赏。

沈浪唯一关心的,就是对方是不是南岳国人。

无论东云国现在和沈浪关系如何,沈浪毕竟是生长于东云国,若是南岳因为这次云湖文会实力大涨,那对东云国并非是好事。

至于说到时候战无双手中的名额是否给南岳国,那就不是沈浪关心的了,只要不是从他手中直接入了南岳国就行。

正想着,忽然就见听远处传来一阵喧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人道大圣 光阴之外 明克街13号 不科学御兽 半仙 宇宙职业选手 赤心巡天 神秘复苏 择日飞升 深空彼岸
相关推荐:
[陆小凤同人]剑心陆小凤同人之西门猫猫捉鬼天师第一女将超级龙骑的穿越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