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侯门嫡女重生后黑化了

郭冲喝了一口水,他真是累极了,此时才缓过来,摇摇头笑着跟萧燕堂说:“咱们不是跟李知州早就已经说定了吗,借了那批去烧枣树宅子的那批混账,去山谷那边。结果你猜怎么着?他们才进去,山谷就炸了。”

炸了?

萧燕堂倒是有些意外。

埋伏这是他早就知道,但是那些人若是还有火药,这个事情就没有那么简单了,怎么看都知道,这里头的事情不简单。

他问:“火药的分量很多?”

“你说呢?”郭冲冷哼了一声,语气里有几分讥诮和愤恨:“能把山谷都给炸塌了,那帮人的能耐可见一斑了,我猜测应该不是楚王同党,他们弄不来这么多火药。”

这一点萧燕堂也是认同的,如果是楚王同党,现在这个时候,缩着尾巴做人还来不及,不会疯狂到这个份上,还出来作妖,还能弄来这么多人跟火药。

这不是明晃晃的在说他们是楚王的同党吗?

那就是其他人出手。

郭冲看了萧燕堂一眼:“你有没有猜测的对手?”

“我若是没有猜错,应当是陈妃和襄王。”萧燕堂冷笑一声,他虽然不在京城,但是对京城的形势却是再了解不过的,现阶段能在京城还调用这么多人手,有这个本事的,就是陈妃母子莫属了。

郭冲的动作顿了顿,先骂了一声娘,才恼怒的说:“这帮人可真是够犯贱的,咱们有没有惹着他们,他们倒是好,这个时候给咱们冲上来添堵。”

但是骂归骂,他自己心里也清楚的很。

这跟得罪不得罪,仇恨不仇恨都没什么关系,说到底,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只要是能够这一次除掉了萧燕堂,那么皇位最有利的竞争者就只剩下襄王了。

虽然这个买卖的风险大,但是同样的,收获也大的惊人,如果是他,他也会这么选择的。

屋子里安静下来,郭冲问他:“抓住了几个活口,你看怎么办?”

“不要我们自己审。”萧燕堂眯了眯眼:“进京,让圣上审。”

天色彻底暗了。

此时的京城,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了,承恩侯府的后花园布置的如梦如幻,被无数的鲜花给衬得像是在仙境一般,可以想象,明天该会是何等的震惊世人。

向晨曦心里满足的不得了,高兴的简直不知道如何是好,扑上去抱住了母亲的胳膊:“娘,您可真是太好了!我太喜欢了!”

柳氏自己其实累的不行,但是见女儿高兴成这样,心里还是禁不住有些得意的,笑着拍了拍女儿的手:“罢了,你喜欢就好,行了,都已经弄好了,你先去休息吧。明天你可是主角,大家都是冲着你来的,你可得把大家都给招呼好了,身上的担子可是重的很。去吧去吧,去睡觉吧。”

向晨曦笑着应了一声是,高兴的去休息了。

这一晚上,向晨曦做了一晚上的美梦。

梦里,她在花会上出尽了风头,所有人都被她的美貌震惊,都在夸赞她的布置精巧,她的主意好。

然后,陈妃娘娘亲自挑选她做襄王妃。

她跟襄王相亲相爱,最后一道受封太子和太子妃。

这个美梦在一声铃铛响中戛然而止,她一下子被惊醒了,从床上坐了起来:“什么时辰了?”

伺候的丫头忙笑着回答她:“姑娘,已经辰时了,您说这个时辰叫醒您的,快起来吧?”

是了,她得梳妆洗脸,然后去迎接那些贵客。

向晨曦嗯了一声,由着丫头给自己穿了衣裳洗了脸,这才出门去拜见柳氏和向明忠。

因为今天是向家的大日子,向明忠跟柳氏也起的很早,见了的女儿过来,两人都是面上带着笑意:“哎呀,咱们晨曦今天起的这么早?快快快,快到前头去,前头热闹的很,你先去看看,外祖母是不是过来了。”

这么大的日子,柳家当然是会过来捧场和帮忙的。

向晨曦笑着答应了一声,果然去二门处迎接了柳夫人。

柳夫人也是神清气爽,金贤他们已经带人出发,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应当是已经成功了。

那么今天其实就是双喜临门,喜事儿都捧到这一块儿来了。

她缓缓地扶着外孙女的手,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又来了许多的客人,大家都知道现在向家风头正盛,都不停的说着好话。

没一会儿,客人们都已经差不多来齐了。

柳氏兴奋得红光满面,她真是头一次操持这么大的聚会,此时见到大家都来了,便笑着说:“真是蓬荜生辉,大家移步后院吧,花儿都在后院呢。”

正说着,忽然听见轰隆一声巨响。

大家都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才发现是花厅的那扇十二扇的泥金屏风竟然摔碎了,那屏风大的有些离谱,比一般人家的屋子都还大一些,此时哄然倒塌,发出的动静就叫大家都惊得不轻。

有些胆小的姑娘都已经被吓哭了。

柳氏反应过来,顿时怒不可遏,若是不是顾忌着这么多的贵客,恨不得把撞倒了屏风的丫头给碎尸万段。

饶是如此,她还是神情不善的问:“怎么回事?!毛手毛脚的!”

丫头惊得话都说不出来了,指了指外面,半响才急的边哭边说:“夫人,侯爷,出事了,好多好多官兵来了,围住了我们府里......”

什么?!

柳氏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这帮人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他们有没有做什么事儿,官兵围住他们府中做什么?

正想要训斥她胡说八道,向晨曦却忽然尖叫了一声,指着门外:“向昔微?!”

在一片哗然中,向昔微缓缓地从外头进来了,摘下了头上的披风帽子,啧了一声,看着这么一大群莺莺燕燕,轻声说:“这么热闹啊?”

向昔微?!

柳氏震惊的去看自己的母亲。

而此时的柳夫人比她还要震惊的多。

她不仅震惊,面上还勃然色变。

向昔微没事,那萧燕堂自然也就没事了,那这些围住府邸的士兵到底为什么会来,还用多说吗?

完了,什么都完了。

她面色惨淡的抖了抖嘴唇,最终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向昔微挑了挑眉了,目光落在柳夫人身上:“夫人,我回来了,想必你是很失望的,可是怎么办呢?没法子,外头的士兵到底是来抓谁的,想必您心里也清楚的很吧?”

柳夫人都站不住,往后退了两步,险些摔倒在地。

向明忠厉声呵斥:““混账东西!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这就是你的教养,你一回来,便是这么对着你的长辈说话的吗?”

向昔微就忍不住笑了。”

这个时候向明忠竟然还有脸说什么教养不教养的,这个时候,是说教养的时候吗?

她不由得有些同情的叹了一声气:“父亲,不是我没有教养,是柳夫人实在是犯了大错了,她意图行刺六皇子,现在外头正等着要把她捉拿归案呢。父亲这么有教养,那不如,父亲去代替了柳夫人吧,反正父亲是有教养的。”

这话一说出来,向明忠面色都变了。

什么?

柳夫人行刺萧燕堂?!

这怎么可能呢?

但是他虽然想要反驳,但是现在也不是他能反驳的时候了。

很快,外面便涌进来一大批士兵,将柳夫人给抓走了。

柳氏惊得面无人色,想要阻止,但是哪些士兵哪里会给她面子,都阴恻恻的看着她:“不要阻碍我们办案,否则的话,便是同党!”

被同党两个字刺了一下,柳氏立即就缩回了自己的手,怔怔的看着柳夫人被带走了。

这还只是开始,当天晚上,他们就接到消息,柳家已经被抄家了。

向明忠骇的魂飞魄散,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岳母能做出这样的事来,但是这也不是害怕就能解决的事,因为,很快,他跟柳氏也同样被抓了。

顺天府的推官来的时候倒是笑眯眯的,轻声说:“侯爷和夫人不要着急,都是些陈年旧事了,但是虽然是陈年旧事一,这也得好好的问一问,问清楚才是,是不是?”

向明忠面对白老爷和白夫人说出来的那些话,哑口无言。

柳氏更是直接崩溃了。

柳夫人和柳司业都出事,她已经没有了依靠,而向明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嘴脸,现在不用别人说,她自己心里也是清清楚楚的。

她马上就意识到,自己是根本靠不住向明忠的。

果然,向明忠立即便推脱说事情全都柳氏勾引他,都是柳氏闹出来的。

不过不管他们如何的互相撕咬,这都已经不关向昔微的事了。

因为她已经给陆氏还了个公道,这些对不住陆氏的人,如今终于得到了报应,都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宫里的陈妃娘娘也已经上吊自尽。

丰庆帝经过这么大的打击,一夜之间老了十岁,宣布让萧燕堂当了太子,并且给他赐婚,向昔微成了堂堂正正的太子妃。

至于向晨曦?她目睹了这一切,已经完全疯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明克街13号 赤心巡天 人道大圣 不科学御兽 半仙 择日飞升 深空彼岸 光阴之外 神秘复苏 宇宙职业选手
相关推荐:
侯门毓秀侯门骄女侯门娇宠:重生农家小辣妃重生之再为侯门妇冲喜当天死相公,侯门主母摆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