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侯门贵公子

杨文舒站在苍岩山腰,目光远眺,面露担忧之色。冯柯随着他的目光望去,湖面水波不兴,岸边停靠着大大小小的十余艘画舫。

“你在看什么?”

杨文舒指了指停靠在岸边那艘最高最大的画舫。

冯柯故意调侃道:“你想游湖?听说价格很贵的。”

“那艘画舫上有我们的人,已经在画舫上潜藏了十三年。”

冯柯没有表现出丝毫意外。

不过杨文舒接着又是一声轻叹:“不过他现在应该已经暴露了。”

这一句倒让冯柯大吃一惊:“他潜藏了十几年都安然无事,为什么这次会暴露?”

“因为苏时。”

“又是他!”冯柯一声惊呼:“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执事今日卯时才得到消息,昨夜苏时似乎解开了手绢的秘密,并且在画舫上告诉了平乐公主,然后被他窃听到。于是他立即将消息传入宫中,潜藏在宫中的人无奈之下,只得铤而走险,在平乐公主回来之前偷走那条手绢。”

冯柯一脸不解:“既然手绢在宫中失窃,平乐公主为什么不在宫中追查,反而查画舫上的人?”

杨文舒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执事给我的紧急信函上只写着‘尤贵中计,速将其转移,若事不可为,不必强求,保重自身。’不过当我赶到这里,平乐公主和苏时已经上了画舫,而且不允许任何人上下,想来尤贵已经被他们发现了,也许现在正在审问他。”

冯柯眉头微皱:“那现在怎么办?”

杨文舒沉默了一阵,缓缓说道:“既然执事并没有要求我强行做事,要不就是他信任尤贵,相信他不会泄露任何机密之事,要不就是执事已有安排,不怕尤贵招供。”

画舫之上,周瑾已经冷静下来,不过还有一事她不明白。

“我得到消息之后,在路上一刻都没有耽误,为何他们还能捷足先登?”

“信鸽。”苏时一语道破天机:“即使你马车的速度再快,我相信也快不过信鸽。”

周瑾摇了摇头:“如果尤贵在画舫上饲养信鸽,早就应该被人发现,引起猜疑。”

苏时看了看尤贵,又侧脸看着周瑾:“信鸽应该饲养在它处,当他得知我们发现手绢上的秘密后,便立即下船放飞了信鸽,然后又匆匆赶了回来。”

说到这里,苏时又看着尤贵:“如果当时你在船上,那么对于公主殿下的离开不会感到疑惑,而且脚步也不会显得那么匆忙。”

然后苏时显得有些遗憾:“如果你不那么着急,继续听下去就好了,其实后面的话才是重点。”

不仅是尤贵,就连周瑾都大吃了一惊。

“难道后面我们谈论的事你是说给他听的?”

苏时忙解释道:“主要是给殿下一个解释,当然如果他们能听到就最好。”

“为什么?”

“我说过,如果裴泫在,绝对知道资本的厉害之处,一定会有所行动。但裴泫一死,他们只有在真正感受到威胁时才会行动,只不过那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了。”

这句话听得周瑾一头雾水:“这难道不是好事?”

苏时郑重的摇了摇头:“不好,一点都不好。”

周瑾更加不明白了:“为什么?”

苏时只是一阵沉默,周瑾不知道他是因为尤贵在场,不愿意说出来,还是心有顾虑,便没有再追问下去,又把目光转向尤贵。

此时她柳眉倒竖,杏目圆睁,厉声问道:“潜藏在宫中,盗取手绢的人是谁?”

这一声喝问,尽显王室威严,小兰和林漠内心不由得一阵惊惧。

然而在人前一直小心翼翼、唯唯诺诺的尤贵,听到这声喝问却面不改色,眼神漠然、

周瑾怒意更甚,怒喝道:“难道你不怕死吗?”

尤贵淡淡一笑:“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此话一出,周瑾一脸震惊的看着尤贵,倒不是因为他说出这句话,而是她看出来尤贵说的是真心话。

这世上真的有不怕死的人?

周瑾无法相信,却又不得不信。

苏时一直在注意尤贵的反应,此时他内心的震撼远远超过周瑾。

过了许久,他才深吸了口气,直视着尤贵的眼睛,突然问道:“你认不认识一个叫赵亮的人?”

尤贵认真想了想,摇了摇头:“不认识。他是谁?”

“他是一个车夫。”

尤贵肯定的回答道:“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没有人会想到苏时在这个时候居然问出这种奇怪的问题来,周瑾疑惑的看向苏时,却发现苏时的表情变得从来未有的认真和严肃。

即使当他发现太子是被谋害时,他的神情都没有此时这般严肃。

苏时还是不死心,继续说道:“赵亮大概三十多岁,身材不高、微瘦……”

然而尤贵冷冷的打断了他的话:“不认识就是不认识,苏公子不必多费口舌了。”

面对尤贵的冷言冷语,苏时却没有丝毫怒意,反而有些迟疑。

“你跟随公主殿下这么多年,想来是了解殿下的秉性,应该知道你可以不死的。”

尤贵罕见流露出认同的表情,叹道:“公主殿下秉性纯良,我是万分敬佩的。”随即他又凛然道:“只不过要我出卖他人换取自己苟活,请恕我做不到。”

看到尤贵如此冥顽不灵,周瑾怒火中烧,正欲说话,但此时苏时却向她微微摇头,等周瑾强压下心中怒火后,苏时才对林漠说道:“你先带他下去,好好看着,不过不要强迫他。”

林漠虽然满腹疑窦,但还是依命而行。

等林漠离开之后,苏时陷入了沉思之中,因为有很多问题他需要想清楚。

周瑾没有打扰他,虽然苏时今天的言行有些怪异,但她依然相信苏时。

而且她也知道苏时遇上了一个难题,因为她能感觉到苏时心中的矛盾和犹豫。

但是她不明白苏时为什么产生矛盾的心理,又在犹豫什么。

苏时思考得很久,当他清醒过来,周瑾发现他似乎并没有打开自己的心结。

而此时苏时的脸上也流露出一丝歉意。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只不过直到现在有些事情我还没有想通,所以暂时无法给你答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神秘复苏 宇宙职业选手 光阴之外 不科学御兽 择日飞升 深空彼岸 人道大圣 半仙 赤心巡天 明克街13号
相关推荐:
侯门娇女狠角色侯门宦妻侯门嫡女惨死下堂,重生后大杀四方侯门弃妇昨日侯门长媳,今日前夫坟前蹦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