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军婚甜蜜蜜:七零肥妻被大佬宠翻天

许静头上也是满头大汗,可是,她捏着银针的手指却异常沉稳,在庞教授和陈书杰冲过来的时候,厉声呵斥道:“都别动,否则他会死!”

许静极少有疾言厉色的时候,可是这一次,她的目光却是清寒无比,脸上的表情也极为凝重。

莫名的,庞教授和陈书杰都不敢再乱碰她,两个人想去阻止她的那双手也都放了下来。

纵然他们都不曾学过中医,但也知道在针灸的时候不能盲目打扰施针,尤其是涉及生命安全的大穴。

师徒两人目光死死地锁住许静的手,生怕她一个不稳就酿成大祸。

“丫头,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要不要先把针拔出来?”庞教授忍不住道。

陈书杰此刻也做不到之前那般笃定许静能救回老大了,中医对他而言未知数太多,纵然他相信许静的手术能力,也知道许静能采中草药也势必懂点中医,可是中医真的就能治大病吗?

他不放心地问:“小静,这样冒险,真的能解老大身上的蛇毒吗?不如我们用药物慢慢清除试试。”

“来不及了。”

许静没抬头,视线也凝在自己的手指上,逼着自己冷静下来。

她解释道:“他身上,不仅仅是喝了鸡汤中毒,他刚刚输的营养液也有问题。”

“什么?怎么会……”

陈书杰和庞教授对视一眼,齐齐看向病床上方刚刚被许静把掉的那瓶人体白蛋白营养液。

“宋东权体内有两种毒。”

“……”

“下手的人非常清楚他的身体状况,为了以防万一,对方同时用了两种手段,也用了两种剧毒。”

“……”

“他的肝脏和脾脏都才手术过,基本功能都还没恢复,就算注射了血清,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也代谢不了余下的毒素,我必须让他把毒吐出来!”

她唇角露出一抹苦笑,稳住指间将要升起的颤抖,终于抬头看了身边陈书杰和庞教授一眼,直言不讳地道:“我说过,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但我真怕他会是那百分之二十的风险。自古医不治己,我也不确定,我能不能救回他。”

许静顿了顿,将心底的恐惧压下去,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她在乎他,比她想象的更在乎!

许静坚定地道:“可无论如何,我必须要救他,无论代价是什么!”

病床上,一直昏迷不醒的男人,隐约中听到了一声坚定的话语,让他在黑暗无边的混沌中,终于感受到了一丝光亮。

许静,是你吗?

庞教授和陈书杰都不在说话,他们心惊于有人为了杀宋东权竟然出手如此狠毒,更震惊于眼前看到的一切。

许静竟然只是探了探宋东权的脉搏,就将他身体的情况全部探查了出来,还准确地猜测到是营养液的问题。

想到许静高超的手术技巧,两个人这才明白,什么是传说中的中西医结合!

许静见两个人都不再强行阻拦,再也不浪费时间,收回视线的她深吸一口气,捏着银针的手开始微微用力,将近十厘米长的银针一点点刺进宋东权的胸口。

这一针,许静用了三分钟,可是对于在场的几个人而言,每一秒都是煎熬。

还好最后刺进去有惊无险,宋东权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和异常。

庞教授和陈书杰都松了一口气。

可他们这口气还不等吸进去,许静的第二针再次刺向了宋东权的心脏,这次的位置,比上一针看着还要让人心惊胆战,他们好不容易放下心又跟着悬了起来。

接着,第三针,第四针,第五针……

每一针,许静挑的位置,都挑战着两个专家的神经,但许静从最开始的小心翼翼不同,到了后面,她的行动已经越来越快,而原本清丽的小脸上,汗水也凝聚成汗珠,不断地低落下来。

与此同时,庞教授和陈书杰也发现,昏迷的宋东权似乎有了知觉,而且越来越不安稳。

原本青紫的脸色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的胀红,身子也开始颤抖,像是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偏偏因为昏迷,他动不了,也挣扎不得,更是连痛苦都无法发出声。

强悍如宋东权,部队里最铁血坚韧的男人,什么时候露出过这样的痛苦的神态?尽管陈书杰看过宋东权太多生死攸关的场面,此刻也有些不忍了。

再看许静,那满头沁出来的汗水,也彰显出她心里其实并没有表现出来的这般冷静,可偏偏许静的目光坚韧无比,一举一动都不曾莽撞,虽然行动迅速,可她手掌下施出的每一针,都沉稳有力。

陈书杰还想问什么,可最后所有的质疑也只能憋在喉咙里。

许静顾不得其他在想什么,更是没时间擦汗,在拿起最后一根消毒瓶里的银针后,许静没再将其刺在男人胸口,而是在思忖片刻后,对着宋东权的头顶刺了下去。

“天啊……”庞德明瞪大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

“不!”陈书杰更是惊叫出声。

那可是致命的大穴,头骨最软的地方!

噗——

银针没有任何犹豫地刺下去,原本躺在病床上痛苦难耐的宋东权猛地睁开眼睛,坐起身的同时,一口黑褐色的血从嘴里喷洒出来,直接喷在了坐在他身边的许静的脸上。

砰的一声,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守在外面的张老爷子和秦老太太,以及踹开门的冷峻男人,还有瞪大眼的沈执和沈欣怡等人,所有人挤在门口,却都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住了。

大家本来是听到了陈书杰的吼声以为宋东权出了事,可是却谁也没想到,病房的门被蒋衡踹开之后,看到的竟然是这样的画面。

许静从头到脖子鲜血淋漓,暗黑色的血不仅沁湿了她的头发,让她面目全非,更是散发着腥臭之气。

从头顶到脸颊,从脖子到上身的衣服,许静全身被腥臭发黑的血液浸染,哪里还有一点之前娇媚可人的姑娘模样。

几乎不用解释,大家也能看得出,这些血都不是好血,是有毒的!

而这些血明明是宋东权吐出来的,可是许静却显得比宋东权更加狼狈。

毕竟在这口血呕出来后,宋东权不仅醒了,脸色也不似之前那般青紫胀红,原本不能聚焦的瞳孔,都因为清醒而再次变得深邃冷沉。

他的目光一直锁在许静的脸上,错愕,震惊,动容,几种情绪交杂在他的心间,让他的心,满满充斥着两个字。

许静!

只有许静!

她竟为了他做到这般地步!

顶着压力不惜暴露自己的秘密不说,被他吐出来的血污浸染得这么狼狈,不仅没嫌弃,鲜血淋漓的脸上露着一双清亮的眼睛,微微弯着,竟还在对着他傻笑!

宋东权凝着那双眼睛,死死地凝着,激荡的情绪震撼得他的胸口微微起伏。

他再也顾不得外人在场,一把将满身是血的小人扯进自己怀里,暗哑着嗓子道:“你说你傻不傻,嗯?傻不傻!”

昏迷中,他不是毫无知觉,隐约也知道她的处境,更清楚张家人的手段。

倘若她不能让他醒来,她怕是要赔上一条命!

他不信她不知道这里头的风险,可她偏偏宁可搭上自己,也要救他。

这样的女人,叫他如何放手!

“宋东权,你干什么,别乱动,你身上还有针呢!”

许静慌乱地推人,趁着宋东权身体的遮挡,快速将他胸口的银针都拔了下来。

真是要命,怎么他一醒来就动手动脚的,丢死人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深空彼岸 神秘复苏 不科学御兽 宇宙职业选手 明克街13号 半仙 光阴之外 赤心巡天 择日飞升 人道大圣
相关推荐:
我和妹子那些事我的女友是阴阳师假婚真爱:冰山总裁独宠我一人渣男从良记金粉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