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穿成暴君的早死小青梅后,全家火葬场了

“那陛下还在生气吗?”君朝云默默抱着眼前的男子。

“生气,所以阿云以后要待孤好一些。”

“比如呢?”

“发生了什么事都要我们二人一同解决。”

“遇到了危险一定要珍惜自己的命。”

“好。”

“好阿离,我们以后会长长久久的在一起的。”

“嗯。”楚离眉眼含笑,低头在她的发间落下一吻。

大梵音寺一如既往的香火鼎盛。

“你们果然又来了。”了燃大师看着对面的二人笑道。

“了燃大师,我的命格必须要以他人的代价才能改吗?”君朝云问道。

“老衲当初之所以告诉娘娘这些,是因为老衲知道你们二人间的因果。”

“所以才告诉了你真相。”

“命格一事本应该不与外人道。”

“但娘娘不同,既然得了这么大的机缘,是因为陛下以他的命来换娘娘的这一世。”

“你们二人一死一生,本就是这逆天改命要付出的代价。”

“半劫之命的确是早夭之像。”

“但既然经过这件事后,娘娘的命保住了。”

“也许又是另一番机缘。”

“娘娘不想陛下为您而死,所以打破了陛下的死局。”

“向死而生,或许说的就是这个的意思。”

“如今娘娘的命格如同凤凰涅磐,已经浴火重生。”

“您之前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冥冥中应该有的劫难。”

“死局已破,娘娘定能活得长久。”

“多谢了燃大师。”君朝云眼里闪着泪光。

“既然老衲与二位有因缘,便是上天注定老衲插手此事。”

“二位历经磨难,也是苦尽甘来。”了燃大师魔了摸发白的胡须,笑得欣慰。

“谢大师指点迷津。”楚离起身行了一礼。

“陛下安危关乎我朝国运。”

“老衲也是做了力所能及的事。”

“二位能够逢凶化吉,也是一大幸事。”

“大师可认得此物。”楚离将平安扣递了过去。

莹润的平安扣已经出现一道微微的裂痕。

了燃大师眸色微动,随即又长叹一声,“认得。”

“此物是老衲亲手交于萧老将军手中。”

“是前朝南郢的圣物,传说有定乾坤,通阴阳的说法。”

“只是恰好到了老衲的手中,萧老将军于老衲有大恩,当初传信说为萧皇后寻一宝物。”

“送给未出世的外孙。”

“也就是送给陛下的这枚,是罕见的天山寒玉所作。”

“虽然不知道这样的奇闻是真是假,但枚平安扣与陛下有奇缘。”

“世间之物变化莫测,或许二位因它而化险为夷也极有可能。”

君朝云看着这平安扣突然想起,前世她死前手中握着的就是这枚平安扣。

这一世也是到了她的手上。

也许冥冥之中二者有什么联系。

“今日受教了。”君朝云细细摸索着手中的平安扣。

天色微暗,君朝云踏出长生殿的大门。

前来祈愿的百姓络绎不绝。

那棵百年的松树上挂满了祈福的红绸带。

“陛下,曾经也在那棵树下祈愿,只是陛下不知道。”

“求了什么?”

君朝云沉思了片刻,“不如陛下与我一同去祈愿,然后你就能知道了,可好?”

“孤乐意至极。”

君朝云拽着他的胳膊就奔向了那棵祈愿树下。

案前摆满了红绸,上面还挂着小小的铃铛,微风拂过叮当作响。

“夫君先请。”君朝云将笔塞到他的手上。

楚离微挑眉,提笔在红绸之上落下字。

待二人写完,楚离又亲手将它们高高挂起来。

微风拂过,铃声作响,君朝云抬眸看去。

愿卿长安乐,百世无忧。

这是少年帝王,对上天最真挚的祈愿。

“愿君常康健,岁岁年年。”楚离轻声念道。

“夫君,这就是我两世心中所愿。”君朝云温柔一笑。

“会的,阿云想要的都会实现。”

“嗯。”君朝云点点头。

月色朦胧,云景之坐在城墙之上,我进手中的月牙玉佩。

“将军,有客来访。”

“谁?”云景之随意的问道。

小将士犹豫道:“小姐说是您的故人。”

“故人?”云景之微皱着眉。

“现在人呢?”

“小侯爷,好久不见。”一道清亮的女声传来,云景之心头一颤。

他猛地转头看过去,女子静静的站在不远处,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小将士吃饭有眼力劲的退了下去。

君子姝看着眼前呆愣愣的男子,忍不住戏谑道:“怎么,小侯爷这是不认识我了?”

云景之当即反应了过来,耳尖都红透了,手足无措的来到君子姝的面前。

“你,你怎么来了?”他紧张的问道,眼睛却一眨也不眨的盯着眼前的女子。

“来见故人,还带了从西域千里迢迢运回来的美酒。”

“做人嘛,总要有始有终才对。”

“小侯爷,不开心吗?”君子姝反问道。

云景之忽的就笑出了声,在君子姝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直接将人抱进怀里。

君子姝被男人紧紧的抱住,感受着胸膛炙热的心跳声。

怀中的女子只是默默的任由他抱着。

“你回来了。”难以掩盖的欣喜袭曼云景之的全身。

失而复得,所有的思念都在这一刻全然爆发。

“小侯爷,你的酒还要不要了?”君子姝提醒道。

她的手里还提着一壶酒。

云景之不好意思的将人松开,接过君子姝递过来的酒。

“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了。”云景之低声说道。

“小侯爷是觉得委屈了?”君子姝看着眼前小心翼翼的男子。

“是,有些人可真狠心,半封信都不肯传来。”

“所以我不是来亲自给补偿了吗?”

“什么补偿?”云景之有些忐忑。

“与你成亲。”君子姝轻飘飘的说道。

云景之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眸色顿时就亮了起来。

“你,你说什么?”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我说要和你成亲,相守一生。”君子姝笑道。

“好。”云景之应道。

“君子姝,我等你很久了。”久到他以为这一生再也无法触及到眼前这个女子。

“我知道。”君子姝点头。

“小侯爷,我的月牙玉佩还在你这,自然要来寻它现在的主人。”

云景之拿出怀中的玉佩递到她的眼前,“物归原主。”

“不了,玉佩是我的,小侯爷人也是我的。”女子笑得明媚。

说完便踮起脚在男子的脸颊上落下一吻。

云景之第一次感觉心里像是被什么给铺满了一样。

欢愉而又炽热。

“君子姝,我喜欢你。”

“嗯,我也喜欢你。”君子姝埋在他的胸膛点点头。

历经万水千山,此刻她只想为一人而停留。

“还走吗?”

“那就要看小侯爷对我好不好了。”

“我会做个好夫君的。”云景之将人牢牢揽进怀中。

“给你这个机会。”君子姝答道。

月亮入他怀,这世间再也没有什么比这更值得让人庆幸的了。

五年的时间转瞬即逝,大黎皇宫内最让人头疼的便是陛下和皇后唯一的孩子。

昭华帝姬北堂翎。

一个出生后便天降祥瑞,被立为皇太女的帝姬。

民间为此议论纷纷,可陛下雷霆手段让一众大臣闭上了嘴。

“小帝姬,小帝姬您慢点……”宫女跟在一身绿萝裙的小姑娘身后。

御书房内,小姑娘小心迈着腿跨过门槛。

可怜她年幼,整个皇宫对她来说简直太大。

北堂翎一路扑到她俊美非凡的亲爹面前。

小家伙抱住楚离的腿,抬头可怜兮兮的望着玄衣帝王。

岁月并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反而比从前更加温和。

楚离放下手中的奏折,将小姑娘抱到腿上坐好。

她揪住楚离的衣领,奶声奶气道:“父皇,母后她都好几日没有回来了。”

“翎儿想她。”

“父皇,你是不是也很想母后啊?”北堂翎圆溜溜的眼睛满是疑问。

楚离面对女儿的质问,默默点点头。

“那父皇去找母后回来吧。”小家伙恳求道。

“不行。”楚离摇摇头。

“为什么?”

“你母后她还没玩尽兴,去找她她会不高兴的。”

“哦。”北堂翎点点头。

“那翎儿和父皇就乖乖的等她回来,母后她肯定给我们带了很多好玩的。”北堂翎期待的紧。

“父皇,我今日有好好听裴夫子讲课了。”

“母后回来你一定让她好好奖励我。”

“可以。”

“是谁在背后说我的坏话?”君朝云提着大大小小的东西踏进大殿。

“不是我,不是我。”北堂翎缩着脑袋连连摆手。

君朝云将手中的木偶递到她的眼前。

“那这个还想不想要了?”

“要!”北堂翎两眼放光,欢欢喜喜的接过木偶。

“吧唧”一口亲在君朝云的脸颊上。

“谢谢阿娘,阿娘最好了。”小家伙甜甜一笑。

“去玩吧!”

“嗯。”北堂翎抱着怀中的木偶就欢快的跑了出去。

“夫人,我呢?”楚离委屈的不行。

“喏,你的。”君朝云将糖葫芦递过去。

“快尝尝,可甜了。”

楚离握住她的手凑上去轻轻咬上一口细细品尝着。

“怎么样?”

“好吃。”楚离点点头,眸色欢喜,看着温和又乖巧。

君朝云心下一软,扑进他的怀中。

“我说这位俊美的男子,可以让我亲一口吗?”

“可以。”楚离微微挑眉。

君朝云快速在他嘴角啄了一口。

“就这么简单?”

她用指尖轻点了楚离的唇,“当然不,好夫君。”

“甜吗?”楚离问道。

“甜。”君朝云不由地红了脸。

“陛下你可真…唔…”

山河无恙,心上之人尤在侧,此后风雨同舟,永不相弃。

(全文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光阴之外 深空彼岸 择日飞升 不科学御兽 神秘复苏 人道大圣 明克街13号 宇宙职业选手 半仙 赤心巡天
相关推荐:
权臣火葬场实录渣总追妻火葬场虐完我,沈总说他后悔了当初嫌我穷,离婚了你后悔什么侯府真千金牙一痒,哥哥们排队火葬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