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白天侯门主母,夜里却被权臣亲哭

林晚意翻看医书的手,微微一顿,她轻笑一声,“不过是传言而已,怎么把我家小茯苓,给气成这样?”

“主子,您不生气么?竟然把您同那已经凉了的沈愈白,相提并论,实在是太晦气了!”

林晚意点了点头,“的确有点膈应。”

茯苓突然压低了声音道:“主子,我跟天玑已经把那些说您坏话的人,都给记小本本上了,等回头就趁着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挨个收拾。您放心,肯定不会留下任何把柄的。”

林晚意:“……”

看着她表情复杂,茯苓又补了一句,“您放心,他们如果也只是说几句话,我们也不会闹出人命的,最多就是让这人走路跌进茅坑,饭菜里面放上巴豆,出门让他们摔断门牙之类的。”

林晚意更加无语了。

都督府的这群人,宴辞到底是怎么给培养出来的?

说他们坏吧,其实十分忠诚,有的时候还挺可爱。

但若说他们善良吧,可那肚子里面的坏水,一个接一个的!

夜半时分,宴辞才回来,如今已经入秋了,他身上带着一股子微凉。

看着榻上已经入眠了的林晚意,宴辞则是转身先去隔壁沐室,清洗掉身上的酒气,冲走凉气后,才换上一身月牙白中衣,轻手轻脚地上了榻。

林晚意听到声响,闻到那熟悉的檀香,她转过身来,伸手抱住了宴辞的腰。

眼睛都没有睁开,声音软糯含糊,“宴辞你回来了?”

“嗯,吵醒你了?”

“还好,”她下意识地往宴辞怀中靠了靠。

看着她依赖的模样,好像是软萌的小兔子一般,宴辞心中柔软成了一片,他伸手轻抚过她的脸颊,“婠婠,我可能要离京几天。”

林晚意的身子一顿,瞬间睡意全无,她抬起头,诧异道:“是九皇子那边出事了?”

“不错,七皇子跟三皇子都派出一拨人,势必要杀了九皇子。”

“可是,九皇子的腿已经废了啊,身有残疾者,不能做储君,他们怎么还要赶尽杀绝?”

林晚意并不同情九皇子,就是单纯地认为三皇子七皇子,也都太不是个东西了。

宴辞冷笑道:“九皇子腿废了,但尚能人道,而且他还有后,虽然林皇贵妃已经把那孩子,接入宫中,但一个襁褓中的孩子,夭折太容易了。”

林晚意听后默然,早就听闻,皇家无情,这兄弟几个,为了夺嫡,恨不得弄死彼此。

她很快就想到了宴辞的遭遇,握住他的手,翡翠手镯跟那菩提佛珠,碰撞到了一起。

“宴辞,你那个时候,也很辛苦吧?”

穆皇后去世后,宴辞假死离宫,也就是林晚意之前梦到过,在破庙中的情形。

怎么能不苦呢?

如果不是为了复仇,他甚至好多次都不想活下去了。

宴辞爱怜地将林晚意一缕长发,卷在了手指上,他轻声道:“我那个时候的苦,都是为了如今遇见你。先苦后甜,古人诚不欺我。”

林晚意看着他把两人的长发,绑在了一起。

如果真是先苦后甜,那我上辈子吃的苦,都是为了这一世,与你在一起吧。

宴辞轻吻着两人的结发,“为了拿到七皇子三皇子,谋害兄弟的证据,再加上之前在北境我做的局,这次九皇子一定要活下来,然后当堂指认七皇子跟三皇子。”

林晚意点头,“我明白了,所以无论如何,这次九皇子是肯定得活下来。”

“嗯,不过婠婠你放心,我定然会在中秋宫宴之前赶回来。如果我没回来,你就不要入宫。”

“倘若,我躲不开呢?”

“就去找皇祖母。”

“好。”

宴辞前一刻用两人的头发结了发,下一刻就用那纠缠在一起的长发,轻扫过某处柔软。

林晚意本来困意袭来,突然被这么挠了一下,她忍不住轻哼出声。

她有点无语地按住那只大手。

“不是明日,要起早出城么?”

“嗯,不耽误的,我可以在路上补眠。婠婠你先睡吧,不用管我。”

林晚意都被气笑了。

闺房之中的事情,倒是让他给说得好像是‘客随主便’了似的!

林晚意没好气道:“宴辞,现在已经有人知道我怀孕了的事情,他们还在想,九千岁大人,为何愿意给别人养孩子呢。”

宴辞头也不抬,亲得认真,空当的时候不在意地说道:“婠婠不必为这件事挂怀,如果他们惹了婠婠不开心,我就让人把他们舌根都拔了。”

上一世就被七皇子的人拔了舌根的林晚意:“……”

不过很快,她就无暇顾及这个了,因为某人四处点火,床幔轻纱摇曳了起来。

一夜旖旎。

**

翌日清晨,宴辞天没亮就动身出发了。

林晚意醒来的时候,身畔被褥上,已经凉冰冰的了。

她伸手轻抚过微微隆起的小腹,神态如常地喊来银翘她们给自己梳头上妆。

除了妹妹婉盈回门那天外,其他时间林晚意深居简出,基本都待在都督府,不出门。

慕晚堂也是三五天才去一次,去了林晚意也不看诊,会让半夏帮忙,配置那些美容丸瘦身丸容肤膏之类的。

这些美容养颜的丸药,已经成了京城贵女们,竞相追捧,引以为傲的东西了。

毕竟这些药丸,不止好用,最重要的是,还限量!

江半夏好奇地看着林晚意,她疑惑不解道:“婠婠,为什么每个月,只每样制出来十瓶?这么多人来买,做得多,不就是卖得多吗?”

林晚意笑道:“如果都能够买到的东西,她们就不会这样追捧了。”

江半夏恍然大悟,“我明白了,是物以稀为贵啊!”

林晚意每个月月初,就会有这些药丸售卖,往往不到五日,就会销售一空。

今日正好是初五了,剩下的也没多少了。

现在林晚意准备的,是下个月售卖的药丸。

就在这个时候,大堂那边传来了喧闹声,不一会儿银翘进来禀告,“主子,那美容丸就剩下最后一瓶,之前被刘夫人定了,但刘夫人晚来一步,被江夫人给抢到了手里。”

银翘说的刘夫人,正是刘文举的夫人,也就是沈四姑娘沈静柔,跟林晚意有着短暂的姑嫂之缘。

而江夫人,就是前不久刚跟江妄成亲的杜宁燕。

林晚意听后眉角一扬,“走,我过去前堂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光阴之外 深空彼岸 人道大圣 宇宙职业选手 神秘复苏 赤心巡天 择日飞升 明克街13号 半仙 不科学御兽
相关推荐:
嫁入豪门的omega我都是仙帝了才激活成长系统回到古代开书院准点狙击我在东京开创忍宗不败龙婿星河遗孤原始文明:提前登录异世之野人纵横我是反派师尊的宠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