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这位诗仙要退婚

梁萧微笑道:“老爷子是说我面相不好?”

东野沧海微微点头,一脸不忍,看向剑无媸。

剑无媸沉声道:“你与你爹那么像,你爹战死沙场,不可谓不惨,你的面相能有多好?”

沐琴雪和江拂雪忍着不悦,看向剑无媸,眼里满是失望。

她们还一度以为,夏侯青衣的脾气是受其师影响。

目前看来,这位前辈异常冷漠,辞色不善。

梁萧微笑不语。

他老爹确实是战死沙场,还被北胡人枭首示众。

他不相信这种玄学的东西,但现在还有一个精通相面的东野沧海在场,自己总是说不相信这种话,就有点不给面子了。

“前辈你也不必不忍心了,就让晚辈来说吧!”

剑无媸冷眼盯着梁萧,严肃解释。

“你身边的姑娘一个比一个有贵气,甚至有凤仪之姿。就连你的手下,也和当年不同,当年他那面相和心性,就不是能善终的,而现在,却是必能善终。只有你,一脸死气,这面相也不是能大富大贵的面相。这张脸除了俊美,就不存在对你任何有利的因素!”

“你这面相,本就是英年早逝的相,再怎么滋补,再怎么趋吉避凶,也无济于事!”

夏侯青衣满眼震惊,连连摇头,拉了拉剑无媸的衣袖,剑无媸却没有反应,自顾自地补充。

“如你的经历,曾经经商破产,又得罪世家,还是兰陵侯之后,都是败相与死相的体现。”

对面三个姑娘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夏侯青衣快要崩溃了,连忙起身要鞠躬致歉,却被剑无媸拉回座位。

“他若只听好话,也不配做燕州太守了,不是么?”

梁萧微笑道:“看得出来,阁下怨念颇深。是对我,还是对我兰陵侯府一脉?”

东野沧海连忙出声道:“可否容老夫说几句?”

众人这才收声。

东野沧海步履蹒跚,走到梁萧身边,重新坐下,握着他的手,一字一顿道:“是你梁萧的出现,让老夫从此再也不相信什么天命了。”

剑无媸眼神一变。

她的相术,大部分是东野沧海当年出于恩情提点的,受益匪浅……

公孙月也颇为惊讶。

剑族内部有一支精英,名为“相师”。

他们不是普通的相师,而是算尽天下事,向来料事如神。

就是这些剑族相师,也认可东野沧海的识人能力。

“也许,这才是老夫与诸葛丞相的差距所在,诸葛丞相一定对你赞不绝口。”东野沧海苦笑片刻,说道,“梁萧,老夫想说的是,正因为你不信这些东西,才是真正让老夫惊喜的事啊!”

梁萧郑重点头道:“我与丞相都只相信人定胜天,不能什么都由天命来定。”

“人定胜天,说得好!也只有你们二位这样的人,才能济世救民!”东野沧海连连点头。

东野鸿机连忙解释道:“兰陵侯,刚才家父只是试探,还请见谅!”

梁萧道:“无妨,他们二位的话倒也提醒了我,平时不能掉以轻心,尤其是在战场上。”

剑无媸只是悻悻坐在原位,剑眉微皱。

夏侯青衣则是开心地看着梁萧,眼波流转,暗暗松了口气。

他还只有十八岁而已,却能让精通相面的东野沧海就此放弃玄学?

这本身不就是玄学么?

果然,自己师父心心念念的“那个男人”,就是梁萧的老爹……

想通了之后,夏侯青衣又不禁忧愁。

如果是这样,那她的师父和梁萧只怕没有和睦相处的可能了?

剑无媸起身道:“晚辈改个时间来访!”

东野沧海立即让东野鸿机送客。

夏侯青衣深深地看了梁萧等人一眼,欠身行礼一番权当为剑无媸道歉,才随剑无媸离去。

沐琴雪看出了夏侯青衣的难处,也颇为担忧,连忙起身道:“我随前辈去一趟客栈,咱们好好聊聊吧。”

“我陪大姐姐去!”江拂雪同样担忧,连忙起身。

公孙月见势不妙,生怕双方一言不合,也起身表示要跟随,以便随时打圆场。

“随意!”

剑无媸拂袖离去,夏侯青衣回望了三个姑娘一眼,眼里满是无奈。

沐琴雪上前握住了她的手,她总算心安了一些,也不禁自卑。

这位沐小姐,的确有兰陵侯夫人的风范,和他更般配。

梁萧没有反对,只是让顾平休把随行的女玄卫分配去保护三人,这才与东野沧海继续交谈。

“梁萧,其实老夫等你很久了。鸿机,你先退出去吧。”东野沧海叹道。

东野鸿机识趣离开,顾平休接过了他的任务,负责随时搀扶老爷子。

“人生在世,有太多太多的身不由己。就如老夫,其实心里是认可诸葛丞相,拥护皇权的。但东野氏几经打击,已经经不起任何折腾了。”东野沧海眼里满是失落。

梁萧道:“我明白老爷子的意思,关陇贵族不也曾是一群忠臣。朝廷需要重新建立信任,让他们放心归顺,归还军权,任重道远。”

“你是变数。”东野沧海叹息之后,认真叮嘱道,“诸葛丞相其实也精于相面,但他的确又不信这些东西,他学习这些,只是涉猎。不过,老夫所料不差的话,他一定时常叮嘱你注意安全。”

梁萧哑然失笑,点了点头。

现在他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诸葛晖会这么担心他的安全。

段云袖会如此急着要孩子,可能也有受诸葛晖的言论影响。

按照梁萧的看法,哪怕自己必须去信这些东西……他在故乡已经死过一次了,应劫了,余下的便是尽人事听天命。

不过,自己从来不服输,只相信人定胜天!

东野沧海一脸神秘道:“你爹作为兰陵侯,当年也有万夫不当之勇。你可曾听说过,他有一副特制的护手,刀剑难伤,又能用来拉弓。”

“家父的事,那必须是如数家珍!老爷子说的是兰陵护手吧。”梁萧点头道。

东野沧海像个孩子一样哈哈一笑,随手从旁边柜子里取出一副白色护手,放在梁萧面前。

梁萧拿起来一看,这哪里是护手而已,分明是护手+手套,能保护整只手!

手套的指头上面还有专门用于拉弓的扳指,手套的手心处异常的粗糙。

若是手心出汗,或者脱力,就很容易握不住武器,手套异常粗糙的地方,正是为此考虑。

梁萧瞬间明白了。

这是一种多功能护手,而且材质不一般。

手套的表层是……白龙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神秘复苏 人道大圣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择日飞升 光阴之外 深空彼岸 赤心巡天 明克街13号 半仙
相关推荐:
从Amazon开始的假面骑士综漫物语进化与传承高危任务路人男主穿成琴酒弟弟的我京师驱魔人阴阳怪气的驱魔人大煌的驱魔道人退婚后不装了,我就是你们找的诗仙黛玉是个小哥哥[红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