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荒村物语

花伯这天呆在自己的屋子,听说庙祝前来,与自己相商这修茸古庙之事宜,一时非常激动,热烈欢迎,为此还摆了三天三夜的酒席,如此积德之好事,一时之间,怎么能错过呢?

尚且记得之前一天夜里,花伯从吕镇赶集回来,夜行逢鬼,不仅如此,天上不时之间,亦是下起纷乱细雨,路面湿滑,行走不便,唯今之计,亦只好是权且安身于破庙,非如此,不足以摆脱鬼之追逐。

那天夜里,对于花伯来说,无异于一年之久,甚至可以说是十年百年之长,真的是太难熬了,因为此不是一伙人,却只有自己一人面对,荒凉的旷野的风亦不断地吹刮着,不少瓦片碎在寂静一片之中,声音听去,纵使极其微小,却在此时听去,不知何以,觉得过于嘲杂、聒耳。

破庙虽然有大门之存在,却是不知为何,年久失修还是什么,大门上颇有几个孔洞,从里面往外瞅去,不时之间,一片漆黑之中,断无任何东西之存在,月色深沉,小河里似乎一片吵闹斯杀之声传来,静静一听,却又几近死寂,啥也没有。

花伯不敢出去,虽然不见有人,却颇能闻听得到人语喊杀之声,有人不断扬言,在此旷野无人之处,不做了花伯,不使之曝尸荒野,任由野狗侮辱嬉戏,誓不为人!

虽然是听到有人说话,仔细看去,月色朦胧,长天空旷,风一阵阵刮过,令人不寒而栗。早知是这么个结果,才不如此,此时一人独行,想找个伙伴闲话,如何可能?

呆了不知多久,长此下去,亦不是个办法,花伯一时冲动,拉开庙门,站了出来,却见此时有一闭黑影藏身在不远处一株大树下,声音可能就是源于彼处,一时害怕得立马关上庙门,断不敢出去,却在此时,不知何故,庙门愣是关之不上,就算关上了,在这门背后又压上了一块石头,风轻轻一吹,这便又开了。

大门既然是关之不上,只好听天由命了,不然的话,还能如何呢?正于此时,那座庙不时之间,这便开始掉砖头下来,狂风呼啸着刮过,这便轰然倒塌,把花伯深深地压在乱石断木之下,好久爬不出来。

当然,可能是上天保佑的吧,花伯从那些断壁残垣之中爬出来时,看这天色,不知为何,依旧一片之苍凉,可能离天亮还远着哩。

不敢停留,匆匆前行,不时之间,已然是离开了破庙好远,回到家里,久久心情不能平静下来,自此好多年过去,自己一次也没有去过破庙,纵使是岁时腊月,逢年过节,亦无去过。

之后的日子里,多次有老人托梦于他,说是为了他免遭不测,老人甘愿牺牲自己的生命,不然的话,那天夜里,可能死的就是他花伯了。天天做如此相同之梦,令花伯一时之间,有所疑惑,莫非那破庙真的灵验,不然的话,怎么会天天做同一个梦呢?

想必那座古庙,为了保护自己于万全,在那天夜里,与恶魔邪灵战斗,纵使是粉身碎骨,一度垮塌,却亦是无怨无悔。这种大恩大德,花伯时刻铭记于心,念念不忘,一旦时机成熟,这便会报达一二,略尽自己的一份感恩之心。

此时说要重新修茸古庙,一时之间,怎么能不施舍一些财物呢,至少亦得去帮些忙什么的,这便找到了少秋,要他去为自己修茸古庙,如若不从,那么小花之事,以后就想也别想。

少秋此时病得不行,听这么一说,觉得去修修庙,祈祷一翻,于自己身体之康复,可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念及此处,一时之间,纵使是病情严重,几乎是到了走不动路之地步了,亦得强行从床上爬起来,匆匆拉开屋门,一阵风似的去了,何况此是花伯之命令,自己不敢违抗,不然的话,想小花与自己在一起,只怕是比登天还难。

到了破庙边一看,才知这庙祝不知搞什么明堂,明明是一座好庙来着,何以要重修呢?重修的话,这座古庙先得拆除,一般来说,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直接拆了就是,却不成,因为这座古庙有了怪事,庙中菩萨这天放出话来,谁胆敢冒犯自己,把自己金身拆除,谁将不得好死。

花伯不知情,尚且以为不过是去重修一翻,如此积德之事,本来是不肯让给少秋的,却因为自己正忙着,这不,正在修茸自己的房子呢,一时抽身不开,这便找上了少秋,令他去修古庙。当然,如此做的用意,不过是要这少秋好好的,因为最近听说这王子不知为何,犯下了强暴民女之罪,不时之间,已然是就地正法,曝尸荒野,落得个无人收尸之下场。

若非如此,要花伯好事少秋,叫他去修古庙,此直是不可能之事。幸好王子已然死去,花伯思来想去,无论如何得为小花物色一个相好的,本来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王子来着,没成想出了这号离奇可怕的大事,一时之间,亦只有选择这少秋了。

正是因为花伯之介绍,少秋这才知道今日是修茸破庙的日子,顺便去看看,有能帮得上忙的,定然会尽力而为,上苍有眼,见自己如此虔诚用心,不会辜负了自己这一片心意,说不定自己的病就好了也是有可能的。

几翻跋山涉水,不久之后,来到了这破庙门前,许多人呆在一起,相互窃窃私语来着,更有人脸色极其难看,有如大难临头,不知所措。此时看到一位年青人之出现,一时众人脸上不再是阴云密布,冬天似的,朔风呼啸,令人不寒而栗。

这些人一看到少秋,脸上顿时放出光彩来了,就如三月春天,百花齐放,空气中处处是芬芳,呼吸之间,令人心旷神怡好不爽快来着。

至于这些人到底要少秋所为何事,病情几近恶化的少秋,已然是气息奄奄,头脑非往日之敏捷,甚且有些昏聩,不太明事理,站在这稠人广众之中,亦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无奈之至。

空气中不时传来阵阵可怕的声音,四处打探一翻,糊涂至极的少秋,找之不着,尚且以为不过是自己的错觉,这便置之不理,还是干好当下之事为上。人们此时纷纷议论着,因为菩萨金身说话了,说自己年纪尚轻,没必要就此死去,毁了他的人,必然会有所报应,不是横死当下,便会不日之后,夜行逢鬼,惨死于厉鬼之手。

听到如此说话,人们不敢贸然上前,能躲多远是多远,可是这破庙也得拆除,因为最近闹鬼,此庙已然是名存实亡,成了害人之物,不拆何待?庙祝找遍了大江南北,想物色一有胆色之人,只要敢于拆除此庙,则将重重赏赐,不吝价钱之多寡,只求能平平安安地过日子。

却在找了这么多年,依然是一无所获,此时想到了花伯,想必其人为了一些钱财,冒冒险亦是有可能的,况且此人之正在建房子,花钱之处,在在皆是,不然的话,庙祝尚且不会找上此人,加上此人之见识水平有限,纵使出了事,亦较为容易处理,不会为自己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这便找上了花伯,而花伯命令少秋来到此地,为广大众人修建庙宇,此不世之好事,人家求之不得,少秋又何必拒绝之深呢?

当时众人正苦于找不到这么一傻逼,此时见少秋前来,此直是求之不得之好事,不然的话,凭自己这些人的胆色,岂敢不敬于菩萨,违背着他老人家的旨意,碎坏了他的金身?人们不敢如此,无论如何。

正在此不知如何是好之时,看到少秋来了,走路之姿势虽然是慢得可以,并且每走一步尚且得休息一下,喘口气来着,不然的话,一口气接续不上,却要如何是好?不过这么一百米的距离,少秋拄着拐杖足足走了半天,从上午九点一直走到了下午三点多,这才走过来了,颤颤巍巍地站在众人之面前,听候庙祝之指示。

而正在这时,不知为何,少秋之耳朵非常之背,似乎有物塞住了,一时众人纵使是喊破了喉咙,想自己听见,此绝无可能。要是放在平日,断不必如此大声嚷嚷来着,此时不行,不大声说话,不用一个高音喇叭叫喊不已,少秋不会听到。

经过一翻大声地叫嚷,少秋终于明白了,不过是叫自己把那尊菩萨拆除,说这邪灵之存在,对荒村已然是没有保护之作用,相反还会祸害到人们,不然的话,此时荒村之人何至于聚集在一起,相互商量着,要把这座庙拆除了呢?

可是菩萨之不肯被拆,此亦是明摆着的,这不,正强烈抗议,并且放出狠话来了,谁胆敢送死,要拆除了自己的金身,这便绝不手软,定然格杀勿论!听到菩萨如此说话,荒村的人们不敢上去了,只是远远地站着,装着听不见而已,正在此没奈何之时,少秋来了,正好他今天耳朵有些背,听不见这菩萨说话,不然的话,打死也不敢去拆了它!

“诸位找我做什么事情?”少秋问道。

“去拆了这座庙。”人们纷纷凑上前来,笑着对少秋说道,可是这笑容看上去,不知为何有些不太正常,诡异之至。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神秘复苏 宇宙职业选手 赤心巡天 不科学御兽 明克街13号 光阴之外 择日飞升 半仙 人道大圣 深空彼岸
相关推荐:
桃源小仙医自在逍遥小王爷重生逍遥君王团宠SCP莫得感情朱雀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