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荒村物语

黑匪往前走着,吕镇此时,寂然无人,冷风呼啸着刮过,不时之间,吹在人的身上,不知何以,使人有些受不了。空旷大街上,几乎没有人了,更不用说女人了,纵使有,亦是些头脑不太清楚,为人不甚机智之徒。

可是,不为自己找个女人,这长夜漫漫,很是难熬,亦且不时有怪物出没,一旦没人作伴,长此下去,亦可以说是可怕之至。没有办法,为了子嗣,还真得赖在此吕镇,不然的话,回去之后,又得受瘦弱男子的嘲笑了。

在小巷之尽头,不知何故,一少女站着,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美艳异常,尽显窈窕之态,只需看这么一眼,黑匪已然是深深喜欢上了。却不知何故,少女一见到黑匪,立马逃跑,不时之间,已然是不知所踪,访遍了大街小巷,想找出少女之行踪,怕是万难。

没有办法,只好是不去麻烦人家了,往前继续走着,亦不知到底要去向何处,却在一座大桥边,不少人聚集在一处,相互殴打,不时有人死去,纷纷从大桥坠落,随着汹涌的流水,不时之间,便寂然不见。

不知这些人, 大好日子不过,到底所为何事,竟至于如此大动干戈,一度杀得血流成河,尸横遍野?黑匪这便凑上前去了,在这些人之中,颇有一些赤身裸体的女人,敢情这些男人,为了这些女子,这便相互大打出手,以至于如此?

那些女人们,一见黑匪之前来,这便纷纷穿上了衣服,十分怕羞的样子,可是先前不是这样的啊,难道,纵使成了这么个人了,亦不好事黑匪,自己的胴体非但不让他得到,甚至看也不准看?

有些女人们,因为自己之不小心而让黑匪看到了,一时非常难过,久久徘徊在大桥上,不知如何是好。黑匪见自己不小心看了人家,心里也是不太好过,却又是没有办法,谁叫她自己不穿衣服来着,自己不也是在看了一眼之后,这便迅速闭上了眼睛,不敢看了吗?

但是,迟了,那人诅咒了黑匪一声,这便往大桥下一跳,就此落入河水之中,随着波浪沉浮着,不久之后,这便什么也看不到了。

黑匪很是为自己的行为难过,自己之所以来到此地,不过是为了子嗣嘛,何至于如此相待,怕自己看到她们好看的容颜呢?既然如此,她们这些人为何又要相互聚在一处,什么也不穿呢?

既然人家不待见自己,黑匪一时之间,亦不便再呆在此处,惹人讨嫌不是?这便离开,沿着冷清的街道,往前不断走去,不时之间,这便不知来到了什么地方了。

此时坐在一边,边喝着一杯淡酒边瞅看着天上的云朵,也不知何故,这天上的去朵看上去,变得非常漂亮,有些是红色的,而有些不知何以,竟然是紫色的。这一片片云朵下,黑匪自在地喝着一杯淡酒,往日之愁绪,今日之落魄,有了这一片紫色的云朵之陪伴,足以遣散心中之郁闷。

却在此时,看到人提枪站在不远处,似乎有何紧急事务要处理,不然的话,何至于荷枪实弹来着?此时一个少年提着把菜刀出现了,准备去砍人似的,这令持枪者不管三七二十一,这便放了一枪,把准备砍人的少年一枪撂倒在地,血流如注,几乎染红了整个大街。

杀了人之后,这才听见有人高喊着“磨菜刀+——”声音有些凄凉,特别是在此时听去,那个杀人的持枪者,一时之间,因为自己搞错了,颇为忏悔,可是准备磨刀之少年已然是就此死去。

杀人的持枪者就此离去了,警戒任务完成,旋即撤离,一阵风似的不知消失于何处了。此时,人们纷纷涌出街头,提着菜刀,往磨刀处涌去,过了这么久,磨菜刀的人才出现一次,此时万不能错过机会,无论如何得把自己的刀磨一磨。

而那个准备磨刀的少年的尸体,亦被人拉走了,一时清冷的大街,不时之间,随着人们的散去,渐渐冷落了下来,不复往日之繁华了。

黑匪独自行走在此冰冷大街,一时无事可做,干呆在此,不是个事,不如就此回去,呆在自己的帐蓬等着那个妖艳的寡妇吧,比坐在这空旷的大街似乎还有意思些。

此时,觉得肚子有些饿了,似乎不去吃些东西,这便不行,会得病的。长此下去,对人的身体不好,届时独自面对那妖艳的寡妇,尚且可能会有什么不妥之处,万人那人想谋害自己的性命,而这身体之不好,怕是不好。

黑匪准备去买两个馒头吃吃,不然的话,怕是不行,万一有人要打自己,浑身没力气的话,这怎么行呢?正好在自己的面前有个小小的摊子,上面摆放着一些馒头包子之类的,看得这黑匪直流口水,想去买些吃吃。

“老板,馒头多少钱一个?”黑匪问道。

“你买不起的。”老板语重心长地对着黑匪说道,眼神看着黑匪,不知为何,倒像是有些怜悯。

“到底多少钱一个嘛?”黑匪不甘心,如此问道。

“一百块钱。”老板说道,说完这话,不知为何,又啐了一口,有些唾沫甚且啐在馒头上了。

黑匪因为饥饿,亦不管这么多了,有些口水什么的,应该也不算什么事,总比没有吃的来得强些不是?这便准备买下这个馒头了。

“这也太贵了吧,能不能少点呢?”黑匪讨价还价来着,“我又不是没有买过馒头,还照之前的那个价,一块钱一个,成不?”

“不成!”老板吼了一声,“非一百块钱一个不卖!”

黑匪此时坐在一边,数了数那个破钱包里的钱,数了三遍,不多不少,正好是九十九块九,想买一个馒头,尚且还差一毛钱。算是让人说对了,自己买不起。

“老板,能不能少一些,这也太贵了吧?”黑匪如此问道,此时非常之饥饿,再不进点食的话,看看就要休克了。

“不行。”老板回答。

“九十九块九也不行吗?”黑匪问道,此时浑身不知为何,已然是开始颤抖,不知到底是中了什么邪,竟然是连站都快站不住了。

“甭说少一毛钱了,就是少半分钱,这也是不行的。”老板丢下这话,见天色不早,这便准备打烊了。

“老板,我看这样吧,少你一毛钱,我把这块瑞士手表抵押给你,你看如何?”黑匪此时把戴在手腕上的手表脱下来,送到了老板的面前。

老板一时停了下来,接过了黑匪送过来的手表,不住地把玩着,有点爱不释手的意思,却在看了一阵子之后,摇了摇头,“货是好货,可是我不需要,时间对我来说没有意义,你走吧,我这小店要打烊了。”

老板关上了店门,一时吕镇大街上,渐渐冷落下来,此时一条狗不知从何处出现,刚好凑到了老板的店门前,老板看了看那狗,发现自己的馒头有些馊了,这便将之扔给了狗,拍了拍手,啐了一口,打了个哦嗬之后,随即扬长而去。

黑匪想把那狗吓跑了,不然的话,这么大一个馒头就让这狗吃了,多可惜,多浪费啊。但是,不成,狗看到黑匪握着一块石头在手,不时之间,这便已然是逃得不见踪影,只留下黑匪一人呆在空旷的大街,形影相吊,无所适从。

此时因为肚子实在是太饿了,眼冒金花,再这么呆下去,不是个事,可能真的会出人命的。可是放眼看去,吕镇大街上,已然是没有店门是开着的,纷纷关上了,似乎怕着黑匪,可是黑匪并不会打抢他们的,至于如此吗?

没有办法,只好是在吕镇大街不断地前行着,一时之间,不知来到了什么地方,因为眼花,根本就看不清地,不然的话,绝对不会来到此地。在这个地方,几乎什么也没有,摆放着不少棺材死人什么的,之所以如此,敢情亦是如自己一样,买不到食物么?

正于此时,天上不住地开始下雨,无处躲避,只好是任这雨水淋在自己的身上罢了。本来想去一户人家的屋檐下躲避一阵子,却不知为何,刚去人家的屋檐下站住了,那户人家的屋子这便垮塌下来了,轰隆一声巨响,尘砂飞扬,呛得人鼻子出血,鬼哭神号,而一块砖头砸中了黑匪,流了一地的血。

不能去站在人家的屋檐底下了,只好是站在一株大树下,却在此时,天上不断地刮着大风,风过处,闪电划破天空,不时之间,这便是雷声轰隆,因此之故,断不敢站在大树下了,不然的话,可能真的会遭雷击的。

只能是站在空旷无人之处,面对这不住地下着的大雨,一时之间,也是无能为力,加上饥饿,此时可以说是非常难堪,再这么下去,要不了多久,这便真的有可能休克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神秘复苏 宇宙职业选手 赤心巡天 不科学御兽 明克街13号 光阴之外 择日飞升 半仙 人道大圣 深空彼岸
相关推荐:
桃源小仙医自在逍遥小王爷重生逍遥君王团宠SCP莫得感情朱雀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