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荒村物语

砸了一天,王二麻子见少秋不敢开门,本来是想打人,甚至要杀了他来着,却在此时,因为天色之不早,夜了,得回去了。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之后,王二麻子不知为何,发现自己身体不适,浑身无力,较比昨天,更是消瘦了不少,照此下去,要不了几天,自己可能就要死了。

何以会如此呢?王二麻子不知道,可能是感冒了吧,他躺在自己的床上这么想着,想着想着,这便渐渐睡着了。

不知不觉地,王二麻子来到了一个所在,亦不知此到底是何地,莽莽苍苍的森林,高山流水,满天霞云,更皆苍龙吟啸,一时之间,有种误入神境之感。在此地,陌生得令人想哭,正于此时,王二麻子看到了自己的爷爷,可是爷爷不是早已过世了吗,此时出现,究竟是何意思?

“你时日不多,多做善事,少造孽,不然的话,定当受到天谴。”爷爷站在一朵云上面,如此苦口婆心地对着王二麻子说道,说完此话,一阵风似的不见,化为一点光,不时之间,这便消失殆尽,唯有自己呆在此苍凉陌生之地。

正于此时,一条巨蛇扑过来了,就如一座大山似的,挟带着风雷之势,所过毁灭,残破的石头、断了根的大树,随处可见。大山摇摇欲坠,不时之间,这便真的要倒下来了,却在此时,王二麻子还算是机灵,迅捷躲开,还好,并未受伤,略擦破了些皮而已。

王二麻子站了起来,亦不知该往何处走去,只是信脚闲行,正于此时,碰到了一个没有头的浑身漆黑的人,而在这时,白天旋即变为黑夜,使王二麻子无所适从,此时伸手不见五指,想躲开那个无头之人,却在此时,终于是躲不过,被那无头之人抓住了,这便要把王二麻子的头揪下来, 戴在自己的头上了。

王二麻子忽然之间,发现自己没有头,一时吓得哭泣不止,早知是这么个地方,打死亦不过来,这下好了,成了这副模样,万一碰到了护士小姐,会不会不再爱自己了呢?正在这么想着之时,听见有人不住地大叫着,这便冲杀过来了,想在这个陌生而荒凉的所在,弄死了自己。

醒来之后,王二麻子看了看周围,不过是呆在自己的屋子里而已,何来鬼怪之事,这便爬起来了,得去少秋的屋子门前看看,无论如何要他把自己的护士小姐交出来,不然的话,这便要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了。

且说少秋这天呆在自己的屋子来着,心情相当之不好,肺病日益严重,不时咯血来着,此时更是非常厉害,再这么下去,看来也活不了几天了。到了夜里,少秋这便静静地躺在自己的屋子,姑且无聊地听着门外的风声吧,也只有听着这风声,他的心情才会好过些。

正于此时,也不知到底是怎么了,王二麻子又出现在自己的屋子门前,不时喊叫着,要自己无论如何把这屋门打开,否则定当闯进来,弄死了他。少秋不敢开门,不然的话,后果如何,自不待言,可能会立马就死喽。

王二麻子见这门不开,可能觉得是护士小姐正在与少秋鬼混吧,一时之间,因为吃醋,非常愤怒,这便要撞开屋门,强行闯将进去。荒村的人们都这么说,说护士小姐就呆在少秋的屋子,不然的话,王二麻子亦不至于来到此地,甚至想死在他的屋子门前了。

就在此时,门前又有不少人无端走过,纷纷说着一些不三不四的话语,“护士小姐就呆在里面。”

“少秋也真是的,怎么就霸占了人家的女人了呢?”

“还真是应了那句古话来着,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特么欺负我的女人叫他试试,看老子不活剥了他的皮!”

……

王二麻子趴在少秋的窗户,往里面偷偷看去,不时之间,还真是怪事了,护士小姐不知为何,竟然是呆在里面来着。虽然是不太清楚,却八九不离十,这使王二麻子出离愤怒了,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当时二话不说,这便不住地砸着少秋的墙,一旦进去,这便要使出霹雳手段,不打死少秋无以洗刷自己蒙受的耻辱。却在此时,不知为何,感觉浑身无力,这显然是得病了的症状,可是王二麻子浑然不知,不知自己已悄悄地感染上了不治之症,活在人世的日子已然是不多了。

原来,后来那个护士是个假的,有病来着,可能是王二麻子作恶多端,此时受到天谴,这便错误地把那个女人当作了护士小姐了。真正的护士小姐仍旧在吕镇医院工作,浑然不知王二麻子这些破事,自己对他的笑,那也不过是职业性的,可叹可恨的是,愚昧的王二麻子,竟然错会了人家的意思,以为人家看上了自己。

王二麻子砸了几石头,这便砸不动了,坐在一边,休息着,此时见天上不住地开始下雨,觉得再这么砸下去,不是个事,没有多少意义,倒不如回去算了。

此时,又听见里面回荡着护士小姐的笑声,可不就是自己的心上人呆在里面来着,这便死亦不肯走,得蹭在此处,想个办法,一旦逮到机会,这便有少秋这小子好果子吃。

王二麻子不住地砸着墙体,转眼之间,这便几乎要把这墙体搞破了,这是少秋花去了毕生的积蓄,好不容易砌成这么个墙,此时让这王二麻子砸成如此模样,心里别提多别扭了,况且如此吵下去,天天不得休息,与其让人活活整死,还不如去与之拼拼命,不然的话,纵使是到了阴曹地府,怕亦是只有任人欺负的份。

想到这,少秋已然是颇为气愤,砍了自己一刀不说,此时还天天这样,如此活人,还有何意思,这便操刀在手,二话不说,冲出去了。却在此时,又想了想,觉得不妥,就这样杀了人,无端给人口实,说自己是个杀人犯,届时荒村的人们一起众,闹将起来,有自己受的。

这便把刀放下了,这刀不过是用来切菜用的,此时放在屋子里,亦因为王二麻子天天来叨扰,怕出事,届时有了这刀,尚且有个依靠,说不定能够自卫亦说不定。此时把刀放下了,缩回床上,躺下了,却在此时,又听见王二麻子不住地说着一些下流至极的话,说他在小河边上,与小花怎么怎么着,甚至说已然是与小花成了夫妻了。

少秋一时之间,已然是无法忍受了,刀是不敢拿的,这便拉开了屋门,见这王二麻子正呆在自己的屋子门前,脱去了裤子,拉屎来着。少秋无法忍受了。这便在这王二麻子身上踢了一脚,只是轻轻地一踢,可是王二麻子不知为何,硬是倒在地上,又翻了几翻,这便倒下去了,趴在阴沟之中,不省人事了。

幸亏此时来了几个人,匆匆上前,掐人中的掐人中,甚且有人因为看到王二麻子浑身无力,脸色苍白,竟然是个虚脱之象,这便为之灌下了一杯独参汤下去,不久之后,但见王二麻子悠悠醒转。人们把王二麻子抬进了自己的屋子之后,旋即离开,怕有何扯皮事在自己的身上,无端给人口实,说王二麻子之死是拜自己所赐。

少秋看了一眼王二麻子,此时抹干净了脸上的泪水,这便又说了些好话,不时之间,因为时日之不早,再也不能呆下去了,这便火速撤离,否则万一出了什么意外,这便不妥。

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之后,少秋颇为后悔,早知王二麻子这么不禁打,自己才不去打人呢,这下好了,岂非是闯下了大祸。人们这时也是齐聚少秋的屋子门前,不时议论着什么,似乎在怪罪着少秋之打人,不出事还好,一旦出了事,这便有少秋受的了。

如此过了几天,王二麻子这天呆在自己的屋子,因为与那个假护士有了关系,染上了不治之症,这便日渐消沉,精神渐无,不时之间,甚至出现了下世之迹象,留在世上的日子真的是不多矣。

荒村的人们,因为王二麻子平日待人之不友好,加上怕这病有何传染性,纷纷不敢上前,只是远远地站在一边,相互议论着。人们还以为王二麻子之所以如此,那是因为被少秋打的,却不知另有隐情,这王二麻子因为不学好,染上了性病,正苦苦熬着日子。

这天,不知为何,还真是亘古未有之凄凉,落雨不断,而且这雨色,看上去不知为何,红黄变幻,闪烁不定,非常美艳,却这般凄凉。

王二麻子在这天夜里,最后一次拉开屋门,是自己错怪了少秋,护士小姐没有出现在他的屋子,真的是不应该呀,自己怎么就如此对待人家了呢?此时颇为后悔,却也是不能为少秋做些什么了,此时行动不便,走不了几步,这便摔倒在地,久久不能爬起来,进屋之时,发现这天色一片之漆黑,一颗巨大的流星划破夜空,落在前方不远处,又在一阵大风的作用下,滚进了自己的屋子里来了。

“看来还真是活不过今天了啊。”王二麻子如此念叨着。

几天过去了,几个月过去了,人们不见王二麻子出屋子,此时颇为怪异,这便去看了看他,但见王二麻子躺在自己的屋子一个漆黑的角落,紧闭双眼,已然是谢世多日,尸骨早已腐败,不成人形了。

“王二麻子死了。”荒村上下,一时不少人这么嚷嚷着。

少秋闻到这个噩耗的时候,正呆在自己的屋子读书来着,想不到自己这么轻轻一脚踢过去,竟然是把王二麻子踢死了?此时不信,却不由得他不信,因为有王二麻子的尸骨为证,他已然是永久 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了。

此时荒村到处有人在传说着这个消息,有人说王二麻子是少秋杀死的,也有人说不是,到底如何,一进半会儿,还真是没法说清楚。不过,在听到这个消息时,少秋还真是吓得不轻,早知是这么个事,自己才不打人呢,这下好了,出人命了。

三天之后,在王二麻子出殡这天,少秋去为之送行,回来之时,这便想不开,非常之郁闷。不知这到底都是些什么事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神秘复苏 宇宙职业选手 赤心巡天 不科学御兽 明克街13号 光阴之外 择日飞升 半仙 人道大圣 深空彼岸
相关推荐:
桃源小仙医自在逍遥小王爷重生逍遥君王团宠SCP莫得感情朱雀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