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荒村物语

第二天,王二麻子从床上爬起来,感觉身体非常之舒服,能与护士小姐共度良宵,此非常难得,这便唱着舞着,来到了小河边,正见少秋呆在那儿,洗着菜呢。

王二麻子对少秋非常之仇视,因为此人,无端生出歹心,偷自己的牛,甚且还要偷自己的女人来着。一时非常气愤,这便也凑到小河边上,与之凑在一块儿,相互无语。

少秋因为被这王二麻子砍了一刀,此时虽然是气愤填膺,却亦无奈,作为读书之人,不足以对付得了此等无法无天之徒,在狭路相逢,亦只能是干看两眼而已,断不能把他怎么样了。

王二麻子洗完了菜,这便回去了,因为与此人呆在一起,非常之不行时,肺病之传染,那亦是要命的,自己可不想早早就因为得病而亡,这不,啐了一口浓痰之后,旋即逃去,溜之大吉,否则不定会传染上这种可怕的疾病,如此一来,这便不好了。

回到了自己的屋子,王二麻子回想着昨天夜里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真正是无尚美好,此时尚且沉醉其中,等待着下一次与护士小姐的邂逅。正于此时,又看到少秋路过自己的屋子门前,站在门口之时,不知缘何,还似乎瞅看了自己一眼,似乎亦想着自己的护士小姐哩。

见如此,王二麻子脖然大怒,岂有此理,天下还有王法吗?这便扑了出来,想把少秋的眼珠子抠出来算了,如此之心术不正,枉为君子,尚且还恬不知耻地活在人世,有何意思呢?

见王二麻子扑出来了,少秋不知这到底都是怎么了,自己不过是路过此地,又没有骂人,也没有偷人家的东西,至于如此吗?王二麻子扑出来之后,二话不说,在少秋的头上就是一石头,当时就把少秋砸得倒在地上不住地抽搐着,血汩汩流着,看来不久之后,这便会死在自己屋子门前。

少秋最终还是爬起来了,边捂着自己的伤口边恶狠狠地瞪了王二麻子一眼,不知此时何以如此,见自己就打呢?打了人之后,王二麻子舒服些了,不然的话,还真的就是委屈得要死。

之前不是又做了个梦吗,在此梦中,也不知为何,老是梦到少秋闯入自己的家门,见自己成了个残废,这便不管这么多了,搂抱住了自己的女人,在床上行那苟且之事。这样的梦亦不知做了多少回了,不然的话,在此时亦不至于如此相待,毕竟大家共处一村,活着都不容易,何必如此斤斤计较,睚眦必报呢?

王二麻子亦是有苦衷的,怪不得,要怪,亦只能是怪少秋自己命运之不济,不该活在人世罢了,不然的话,还能如何呢?

少秋被打之后,不敢呆在王二麻子屋子门前了,此去不过是想看看小花来着,既然成了如此模样,再想着去与少女约会,此只怕是不成。这便不去了,复回到自己屋子,呆在一片黑暗之中,默默伤心着,不知该如何面对这王二麻子之挑衅。

就在这天夜里,因为外面无端下起了大雨,无法出去,亦只好是呆在自己的破败的屋子而已,何况此时,还似乎听见死去的人的大笑,面对此情况,一时之间,更是不敢出去了。少秋在这个时候,往往便会把这屋门关得死死的,不然的话,无端听到这种死人的大笑,长此以往,对精神之刺激,亦是大大的不利。

于是趁着夜色漆黑,死死地关上屋门之后,爬上床去了,雨越下越大,如此下去,不知什么时候,这小河又要涨水了。这些事情也不用去关心,对付王二麻子要紧,不然的话,三天两头来打自己,拿自己出气,此断不是个事。

少秋睡在床上去了,此时发现自己站在少女身边,与之坐在一起,相互诉说着一些往事来着,就在这时,看见王二麻子过来了,就在自己的眼前,强行把自己的小花伤害了。对此,作为读书人,少秋能怎么样呢,何况此时王二麻子拿着大刀,如若反抗,打了他一拳,或者是砸了他一石头,这便可能会死了。

对于王二麻子如此之行径,少秋一时之间,亦是没有办法之至,干站在一边看着,不然的话,还能如何呢?王二麻子得手之后,旋即离去,匆匆脚步,不时之间,便消失在一片苍茫夜色之中,不复可见矣。

少秋吓得不行,正准备找上前去,与之理论一翻,却在此时,听见不知何处传来一阵虎吼,惊天动地,直使不远处一座大山亦是断裂开来,垮塌之声,有如天大,不少飞禽走兽纷纷躲避,神情慌乱,四散而去。

此时睁开眼睛一看,不看则已,这一看还真是吓着了,因为门前正有个人趴在窗户上,借着夜色,正对着自己谩骂吼喝着。少秋看着趴在窗户上那个物事,亦不知此到底是何方神圣,无故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到底意欲何为,本来想出去与之对打,赶走此物要紧,却又不敢,因为听见自己去世多年的爷爷的声音了,叫自己断不可出去,否则后果直是不堪。

少秋不敢出去,只是睁着眼睛看着门前那个人,不住地拿着眼睛瞅看着自己,似乎想扑进来,若非有铁窗之阻拦,此时便要进来了。没有办法,作为读书之人,少秋没有力气与之对抗,不然的话,倒是想冲到门外,与之大战三百回合来着。

见少秋不理会自己,那物一时之间, 这便离开了,不久之后,在此处,便是什么也闻不到,什么也看不见了。少秋这时了无睡意,这便从床上爬起来,坐在窗前,回想着自己所做之梦,心里对此王二麻子,那真的可以说是恨之入骨,恨不能杀了他而后快。

天明之后,少秋不顾伤势严重,出了屋门,三两步又出现在王二麻子门前,准备去少女家里看看情况,与之说说话,或者是去为花伯干些活儿,这都是不错的。却在此时,发现这王二麻子又出了屋门,二话不说,扑上前来,以为少秋想打他的女人的主意,不然的话,亦不会如此相待。

少秋一时之间,旋即逃离,不敢呆在彼处,不然的话,尚且不知会有何不测之事发生,见少秋逃去,王二麻子不便追杀,关上屋门,继续与自己的护士小姐呆在一起,说着情话来着。

如此过了一些日子,差不多一年了吧,也不知怎么了,护士小姐出现的次数渐渐少了,甚至连着好几天没有出现。王 二麻子不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时之间,亦不去寻找,因为吕镇虽大,要寻到护士小姐,颇为容易,只好是一切顺其自然,听天由命罢了。

过了好一阵子,王二麻子一次也没有看到护士小姐,此时有所怀疑,莫非见少秋是个读书人,斯文俊郎,这便去了他家了?王二麻子怀揣着这样的想法,此时又出现在少秋屋子门前,想要与之说说话,问他一些事情。

但是,因为外面下着大雨,少秋一时之间,不便出来见人,亦且因为自己之处处挨打,活在荒村,几乎可以说是毫无面子,唯今之计,亦只能是呆在自己的家里了。

王二麻子见少秋不敢出来见人,此更是坐实了自己的想法,一定是护士小姐看上了此小子,不然的话,何至于不敢出来见人了呢?这便赖在少秋屋门前,不走,坐在那儿,听见少秋读书,这便捡了一块石头不住地敲击着,有时竟然是把这石头都敲破了,依旧不断地敲打着。

到了十二点钟,正是休息睡觉之时候,少秋此时颇为困顿,累得不行,不好好休息一下,睡个午觉,这却要如何是好?可是正当自己闭着双眼准备入睡之时,听见王二麻子又在自己的屋子门前不断地敲击着石头来了,虽然这敲击之声音有些悦耳,却毕竟不是个事,吵得人不堪,此时性起,想着出去,干脆与之拚命了算了。

正打算如此做去之时,门外已然是什么也没有了,敲击声听不到了,路过的人们的那种闲话嘲杂之声亦是不闻,能听到的,不过是淅淅沥沥的雨声罢了。

少秋这便闭上了眼睛,因为昨夜不知缘何,做了一天的梦,此时颇为疲劳,不好好休息一翻,这怎么行呢?正好睡个午觉来着,不然的话,下午还得上大山去干活,这没有力气的话,那可是不成哦。

可是这时,不要说能睡去了,睁着眼睛躺在床上亦是不能,因为王二麻子不让自己睡去,不住地用一把铁锤砸着自己的墙体,大有砸破墙体硬闯进来的意思 。少秋知道此人之厉害,亦且十分之不讲道理,出去与之理论,这显然是不明智的,弄不好,尚且可能会出大事来着,没有办法,亦只好是在自己的耳朵上塞了一些泥巴,不然还能如何呢?

王二麻子不住地砸着墙体,已然是砸出好大一个破洞来了,再这么砸下去,要不了多久,便可以打通这扇墙,进去看看少秋,一旦发现自己的护士小姐呆在他的屋子,这便要活剐了他。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神秘复苏 宇宙职业选手 赤心巡天 不科学御兽 明克街13号 光阴之外 择日飞升 半仙 人道大圣 深空彼岸
相关推荐:
桃源小仙医自在逍遥小王爷重生逍遥君王团宠SCP莫得感情朱雀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