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群雄争霸之蚁王

在召陵,商辅站于这会盟台之上。公元前六百五十六年,齐国为首的中原诸侯国与楚国会盟,成就齐国的霸业。齐楚两国争战也是在召陵,召陵原是楚国的领地,魏国攻占了召陵之后在此建立召陵邑,由于是在魏国的领地,它们没有带来多少大军,只有随身军队一万和一些近臣。楚王与齐王站于会盟台之下,商辅站于会盟台之上,面向站于会盟台之下的楚王与齐王,躬身行礼,随后起身道:“楚王、齐王,请上会盟台。”二王站出,它们是相对而站。楚王道:“齐王,请上会盟台。”齐王倒也是恭敬起来,道:“还是楚王先请吧。”二王一起携手沿此台阶走上,走上会盟台。它们站于高台之上,道:“从此齐、楚两国永结盟好。”

齐、楚两国结为兄弟之邦,商辅的使命已经完成,驾车离去,向赵国都城邯郸奔去。文王在邯郸城外迎接商辅的归来,远远望去,见商辅驾车奔来,下车站于文王的身前。文王面向商辅是深深的鞠了一躬,道:“商辅啊,你奔走齐、楚二国之间,说服齐、楚二国停战,辛苦啦!”商辅立即跪于文王的身前,道:“大王。”周围的文臣武将都一起跪下,呼道:“大王之仁德可照世虫。”文王先是扶起商辅道:“商辅,你先起来。”随后望向跪于左右的文臣武将道:“众卿请平身。”一起进城入赵王宫。

时年,齐、楚二国同时大旱。自从两国争战之后,又要面对大规模的旱灾。赤地千里,烈日炎炎。三年不下雨,大地在烈日的烘烤之下,干裂而开。禾苗都枯死在田地里。由于长期没有降雨,河、湖、井、泉干涸。近百年未见的大旱,千里无禾,百姓是颗粒无收,尸横遍野。更多地方出现虫虫相食,虫多渴死的情况。草根树皮搜食殆尽,流民载道,饿殍盈野,死者枕藉。黄沙尘土漫天,地面上白骨累累,这都是饿死的饥民。齐、楚二国受灾,同时也波及到赵国与魏国。这次旱灾规模之大,旷日持久,史无前例,随之出现粮荒。

赵国与魏国不算是多么的严重,很快的度过灾荒之年。自灾年之始,文王节省宫中的用度开支。平日里文王只是一天两顿,一顿也只是一菜一汤。一些官员整天是花天酒地,宴请大臣,奢靡程度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有一天,商辅入文王的藏书阁,这个时候也正是文王用膳的时候,一个寺虫给文王送来饭食,刚好在藏书阁之外与商辅相遇,打开食盒,见汤中漂浮着几片菜叶,呵斥着道:“大王每天就吃这些。”寺虫立即跪下,很是为难的道:“大王已是三个月没有吃肉了,大虫啊,你去劝劝大王吧,这样下去大王的身体怎么能吃得消啊?”商辅替寺虫想了一个办法,道:“大王不吃肉可以去给大王做一些肉汤,大王在看书或是批阅奏章,这时大王是不会有所发觉的。”

寺虫又下去照商辅的方法从新给文王做了一碗肉汤,送进道:“大王,该用膳了。”文王一边看着书一边道:“将它放到一边吧。”寺虫将一菜一汤放于几案的一旁。文王放下手中的书简,开始用膳。盛一勺汤饮下,感觉有些不对,又望向汤碗之中,是肉汤。抬眼望向寺虫道:“昌德,这是怎么一回事?”寺虫着实吓得不轻,立即跪下道:“大王,你已是三个月没有吃肉了。”之后商辅走出,道:“大王,它也是为了你的身体着想,大王就不要责怪它啦。”文王走上扶起寺虫道:“昌德啊!我知道你这是在为我着想,像这样的错误以后不要再犯了。”寺虫站于文王的身前,望向文王道:“大王,可是,可是你的身体。”文王很是和蔼的道:“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刚才我对你发了脾气,是我的不对,我向你道歉。”寺虫立即跪下道:“奴才不敢,是奴才没有伺侯好大王,奴才这是死罪。”文王再次扶起寺虫道:“你何罪之有?你无罪,快些起来吧。”随后又道:“昌德,你先退下吧。”寺虫这才退出文王的藏书阁。

文王又望向站于台下的商辅道:“商辅,我知道这又是你的办法。”商辅是躬身行礼道:“您是商辅的先生,又是赵国的君王,赵国之天下之主。若是您病倒了我赵国的臣民会心痛的。”文王走下道:“商辅,我知道你很聪明,又能言善辩。你的聪明不是放在这上面,而是民生之上。我赵国的百姓还在受苦,你叫我如何能够吃得下?”商辅站于文王的身前,见文王的身体是一天比一天的消瘦下去,有些心疼的道:“大王。”文王站于商辅之前,道:“商辅,我知道你的心意了,你先退下吧。”商辅这才退出文王的藏书阁。

商辅走出文王的藏书阁,站于原地愣了很久,又转身向赵王宫的后宫奔去,去拜见周室的长公主,也就是赵国的王后。商辅入赵王宫的后宫,面向王后跪下呼道:“王后。”王后起身走上道:“商辅,快些起来吧。”商辅委屈的道:“先生都六十多岁了,弟子看过它的饭食,叫弟子如何能够放心呢?”王后走上坐于榻前,有些为难的道:“你也知道你先生的脾气,只要它所决定的事,不管是谁去劝它也是没有用的,以后你还是称呼我师娘吧。”商辅望向王后道:“是,师娘,难道我们就没有什么办法了吗?”王后望向商辅道:“商辅,你家先生常在我身边提起你,你是它所有弟子之中最聪明的一个。你家先生在赵国以礼治国,推行仁德,你先生的心愿你还不知道吗?现在我赵国正是百废待兴的时候。”商辅起身之后躬身道:“师娘,弟子知道自己怎么去做了。”随后退出赵王宫的后宫。

文王在后宫节省一切开支用度,连赵王宫也是年久失修,显得是那么的陈旧不堪。下雨的时候宫殿内到处都在滴水,只有用那瓦盆来接住雨水,只是它的藏书阁翻新过好几次。藏书阁之内放满了书籍,既要防火也要防水,还要防虫。文王只有在空闲的时候,就可以看到它把书简装在一口又一口的大箱子之中,而后将其搬了出来,将这些书简摊开,晒书。文王是如此之节俭,感动了朝中的文武大臣,都纷纷的效仿文王,将多余的俸禄都捐了出来,救济赵国的灾民,共渡难关。

有一次在早朝之上,站于朝堂之上的文武大臣见它们的赵王是日渐的消瘦下去,一起跪下道:“大王,你可要保重身体啊!”文王起身走下道:“我赵国的百姓还在受灾,寡虫如何能够安心呢?寡虫决定了,走访民间,了解一下民间疾苦。”这些大臣纷纷拥上道:“就让臣等随大王一起前去吧。”文王望向它们道:“你们留在朝中各司其职,寡虫这是微服私访,就让商辅和寡虫一起前去吧。”商辅站出道:“是,大王,臣这就下去准备。”文王望向这些大臣道:“我离开朝堂之后,就由相国代理国政吧。”相国站出道:“臣遵旨。”

商辅坐于前驾车,文王坐于后,驾车离开赵王宫。在邯郸城之中,百姓是夹道相送。因为在赵国,文王是受到百姓爱戴的唯一的贤王。这些百姓都跪地拥上,呼道:“大王。”文王站于车辇之上,面对这些百姓,深深的鞠躬行礼,道:“你们都是我赵国的子民,你们都起来吧。”一个老者上前道:“大王啊!你是我们百姓的天啊!我们百姓跪的是天啊!”文王立即下车扶起这位老者,打量着道:“长者,你看你头发都有些花白了。”老者望向文王道:“大王,你也老了。”望向它那消瘦的身体,含泪的道:“大王,你可要保重身体啊!”文王道:“嗯,我知道了。”随后面向这些百姓是深深的行礼,上身后的马车。围观的百姓让开一条道供文王走。文王的车辇从它们身前缓缓而过,这些百姓都跟随在后,护送文王出邯郸城。文王站于车辇之上,望向身后的这些百姓,它们都不肯离去。文王这才下的车来,望向这些百姓而鞠躬行礼,之后又呼道:“你们都回去。”商辅站于文王的身后道:“大王,你不走它们是不会离开的。”文王退后几步,上身后的马车,驾车离去,很快的消失在它们的视线之内。

文王驾车向漳水奔来,一路之上有很多的饥民。文王望向这些饥民,道:“商辅,你都看到了吧,这就是我赵国的百姓,我们的百姓还在挨饿,你叫我如何能够吃得下呢?”随后下得车来,望向这些百姓。它们是徒步前行,去看看赵国受苦受难的百姓。赤地千里,黄沙掩埋尸骨。在烈日的曝晒之下,大地裂开了缝,禾苗干枯而死。文王问道:“商辅啊!我们这是到了哪个县啦?”商辅答道:“回大王,我们到了涉县了。”旱情最严重就是涉县了,文王道:“我们先找一个村子,寻问一下民情吧。”商辅站于一旁道:“大王,上车吧。”文王望向天空的烈日,道:“不,就这样的徒步而行吧。”走上前问道:“老乡啊!你们这是往何处去啊?”一个村民道:“我们也不知道前往何方?走到哪里去?”文王望向这些饥民,有些心痛的道:“既然你们不知前往何方?跟我一起回村吧。”这个村民道:“老虫家,我们回村只有活活的饿死,你看看这些尸骨吧,它们都是饿死的。大旱已有三年了,田地里是颗粒无收啊!”文王望向这些饥民,道:“我知道你们遭灾了,你们百姓受苦了。”随后站于高处,集合所有的饥民道:“旱情连续三年了,百姓遭灾,大王已经知道了。我是朝廷派下来的钦差,体察灾情。你们要相信我,我们一定会度过灾荒之年的。”一个村民站于文王的脚下,仰望着道:“老虫家,我不会说话,你真的是钦差?”看它是如此消瘦的老头。一个长者站于一旁道:“我们的大王是当今的贤王,受万虫所敬仰的贤王。它老虫家一定是知道我们百姓的疾苦,我相信你。”望向身后的这些村民道:“乡亲们,我们要相信它,一起回去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不科学御兽 深空彼岸 赤心巡天 半仙 神秘复苏 光阴之外 宇宙职业选手 择日飞升 人道大圣 明克街13号
相关推荐:
长生:从猎妖船开始肝经验威武我大夏大夏武神大夏皇族群雄之大齐帝国末世群雄召唤系统末日之召唤三国群雄火影:写轮眼黑化了,自动升级斗罗:绝世之霍雨浩的重启人生合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