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群雄争霸之蚁王

小蚁起身道:“我南儋部州的百姓能够安定,我也就放心啦。”随后便起身离去。家蚁跟上去呼道:“小蚁,小蚁,你这一离去不知何时才能返回?”小蚁转身道:“我定会回来的。”家蚁道:“好,你去吧。”又望向小蚁离去的身影。小蚁转身望向家蚁,呼道:“家蚁,你回去吧。”家蚁点头道:“好。”随后又呼道:“小蚁,我等你回来。”小蚁只是挥挥手,随后便转身离去了。

他们乘龙从南海到东海,又飞跃东海。在东海之边有一个岛屿,那就是绳文岛,在这里的百姓还过着原始部落的生活,靠采集果实或是打猎来维持生计,近亲通婚成为他们的习俗,那个时候还出现抢婚制度。部落的群居生活也宣告他们摆脱了山洞的生活方式,每一个部落开始稳定下来。这个地方处于火山地震带上,自然灾害频发,这个阶段的板块是最为活跃的阶段。

这一天,部落的首领带领百姓举行祭祀活动。大祭司带领祭司们站于高台之上,围着火堆而舞。部落的百姓围着祭台跪拜,仰望东方升起的太阳,他们是在祭拜太阳,这是在为当地的百姓消灾祈福。这个时候的他们还没有文字,结绳记事。这天是在祭祀太阳神,记事官就在这上面打一个大结,这个时候也称绳文文化。这里的百姓都在信浓川两边生活,他们膜拜东方升起的太阳。

这个时候,天空有乌云密布,黑压压的云层压下,遮住了升起的太阳。他们个个都是面露惊恐之色,很是恐慌,为了此事不知所措。本是明亮的天空顿时暗淡下来,伴随着电闪雷鸣。雷电划过厚厚的云层,在天际炸响。部落的百姓忙于奔走,乱成一团。祭祀台上的祭司看着百姓慌乱的奔走。部落首领上前问道:“大祭司,这是怎么回事?”大祭司慌道:“不知为何?我们得罪了天神,天神震怒,要降灾于我们。”部落首领带领着百姓躲在山石之下。在厚厚的云层之中,传来龙吟之声,可震碎山河。有飞龙飞出云层,落于大火山口。豢龙氏从龙背之上走下,龙腾飞而起,隐藏在厚厚的云层之中。小蚁探出头来,问道:“先生,这是什么地方?”豢龙氏眺望而去,道:“这是在东海之边的一个荒岛。”部落的百姓向大火山奔去,望向高大的豢龙氏,都一起跪下呼道:“神!神!”小蚁再次探出头来,迟疑的问道:“先生,他们这是为何?”豢龙氏道:“他们误认为我们是神仙下凡。”首领跪上前三拜。百姓们抬来坐榻,豢龙氏坐于坐榻之上,被这些百姓抬下大火山,抬入大祭司的帐房。

男人们出去打猎,女人们出去采集果实,来供奉他们所谓的天神。在大火山之下,有成片成片的果林。但是在这里时常有豺狼虎豹的出没。所以这些女人们外出采集果实是相当危险的,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这些女人们身上穿着树叶皮或兽皮在果林之中转悠,有一个爬上树摇晃着枝干,成熟的果子落地。在树下的女人捡起果子收于兽皮之中。谁知?虎豹就躲藏在她们附近的草丛幽林之中,借用身上的花色作为掩护,危险就在她们的附近。虎豹成群的冲出,虎啸之声于豺吠之声。女人们扔掉采集的果实便开始逃命,但是她们怎么能够跑过虎豹呢?扑上前去,利爪划破她们的皮肤,一口咬住女人的脖子将其扑倒,鲜血飞溅而出,将这些女人的身子撕裂,一声又一声的惨叫,还有她们的惊恐之色。

逃出的女人向部落的帐篷奔去,惊恐的道:“首领,我们受到野兽的攻击,我们很多的同伴惨死。”豢龙氏走出大祭司的帐房,首领走上前,身后的女人们和男人们都一起跪在豢龙氏的身前。首领抬头仰望道:“神,你怎么出来了?”豢龙氏扶起首领,而后面向首领身后的这些百姓,道:“你们都起来吧,你们看看,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人,不是什么神。”首领与百姓再次跪下不停的磕头,道:“我们不敢亵渎神明,恕罪,恕罪。”豢龙氏只有默许了,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忍百姓惨遭屠戮,派下神职,亲近天下之百姓,护你们之周全。”首领与百姓不停的扣首,道:“是上天下来拯救我们了,拯救我们了。”豢龙氏道:“你们都起来吧。”之后豢龙氏又问道:“刚才发生什么事了?”首领又要下跪,豢龙氏立即扶起首领,道:“就站立回话吧。”首领这才回话道:“神,我们的女人遭到野兽的攻击。”

豢龙氏带领部落之中青壮年,带上石制的刀斧和长矛前往火山之下的果树林。这里的女尸横七竖八的躺在血泊之中,有的被咬断了脖子,有的被开了膛,有的只剩下残肢,其惨状不忍直视。这些虎豹隐藏于草丛幽林之中,注视着他们,随时要攻击上去。正当这些虎豹扑出之时,躲藏在丛林之中的人类拉弓搭箭,箭羽射出,射杀冲出的虎豹。它们冲出,手中的石制长矛伸出,将这些虎豹围在中间,缓缓的逼近。小蚁探出头来,道:“刺杀领头虎。”石制长矛戳瞎领头虎的一只眼睛,其余的野兽顿时逃遁,最后还是放它们一条生路。

其实,我们中国的儒家文化开始于丧葬文化,对逝者的尊重。将这些女人们的尸体拼凑好,抬回,打造棺木,将这些尸体入殓。尸体在入殓之前要清洗打扮一番,和生前是一个样,方可入殓。在此之前他们的丧葬习俗从事的是天葬或水葬,将尸体切割之后由壮汉抬于火山口,任豺狼虎豹叼去,我们可以看到火山口周围堆积如山的白骨,这就是他们口中所传的祭山神或河神,死后可回归于自然。小蚁精通儒家文化对于丧葬文化也是了解的。在账内设计灵堂。部落的百姓前来祭拜,亲人要起身行答谢之礼,男人和丈夫不哭只需低头默哀,女人和孩子则哭。孩子哭孝,女人哭丧。棺低正中央点有长明灯,对于四方东南西北各放七盏灯,名曰七星灯,七日之后出殡。天未明,由亲人手举招魂幡在前引路,子弟各扶明灯,百姓护灵,壮汉抬棺,缓缓的前行。挖好坑,填上石灰防腐。小蚁爬下站于土坑之中,将七星灯放于四个方位,引魂入幽冥,安息。拿出书简,摊开在双手之中,这是小蚁写的悼文,焚烧。将这些棺木抬入土坑之中。小蚁站于七星灯之中,棺木之前,念道:“生前之苦,死后可安,勿念生者,安息吧。”手舞招魂幡在棺木之前,仰天呼道:“归兮!归兮!”饮一口五谷酒喷出,呼道:“风调雨顺,”又跪下向八方膜拜,呼道:“八方来财。”又走上撒下从中土带来的稷,呼道:“五谷丰登。”撒下贝子,贝是那个时候交易的货币,呼道:“多子多福。”吩咐壮汉将长明灯放于棺木之前,呼道:“引魂上路。”为保各个方位的长明灯不灭,在墓穴之中挖有很多的灯穴,放置好之后盖土,立碑写撰文。碑前放有五个方鼎,方鼎之上盛有五谷,以猪牛羊的头祭之,小蚁站于墓碑之前叩首行礼,身后的百姓和首领是有样学样,丧葬文化从中土传入绳文岛。

入夜,在这里是男女不分居的,同吃同宿在一起,生下的孩子不知其母也不知其父,一个孩子很有可能就有几个父亲。小蚁有些想不通,独自坐在星空之下,仰望天上的繁星。豢龙氏走出坐于一旁,道:“小蚁,这么晚了,你为什么还不入睡?”小蚁道:“先生,男女同宿有失于礼,长幼有序,男女有别。”豢龙氏道:“你想改变这里。”小蚁道:“这还需要先生的帮忙。小蚁在这里开始讲学,教导这里的百姓守礼,将男女长幼分而居之,再教会它们种植或耕种,让这里的百姓很快的富有起来,农耕文化开始,刀耕火种,成为一个独立的小王国。”豢龙氏叹息的道:“小蚁,这在这片土地之上埋下了战乱的祸根,农耕文化的开始,代表贫富差距拉大,战乱于掠夺是不可避免的了。”小蚁道:“先生,我也不知道这样的做法是对是错,我讲学之所原因,守之于仁,礼就会有序。”豢龙氏道:“好吧,也许你的做法是对的。”

在信浓川的对岸,有一个强大好战的部落,他们的手段是及其的残忍,攻占一个部落将这个部落的男人全部杀光,留下女人为他们繁衍后代,他们自称是兽的部落,称之为狼部,豢龙氏所在的是浓川部落。有一天,狼部将本部落之中所有的女人都杀光了,这个部落之中缺乏女人,将要向浓川部落发起进攻,将新婚的女子抢走,这就是抢婚。浓川部落吃了他们很多亏,是有所忌惮的。这一天,浓川部落的百姓在地头耕种,遭到狼部的偷袭,男人见势而逃或不得已反抗,都被杀死,血流成河。逃回去的男人向部落的首领汇报,道:“首领,我们遭到狼部的袭击,男人被他们杀死,女人被他们抢走了。”首领道:“狼部强大而好战。”又问大祭司道:“大祭司,我们还有何办法?”大祭司上前道:“首领不怕,我们有神,战胜狼部是有可能的。”首领带领百姓进入豢龙氏帐房,跪拜道:“神,请赐予我们力量吧。”豢龙氏走上前道:“你们都起来说话吧。”首领望向豢龙氏道:“狼部袭击我们信浓川,请神赐予我们力量吧,战胜狼部。”豢龙氏知道小蚁精通兵法,于是问道:“小蚁,你有何退兵之策?”小蚁是胸有成竹的样子,道:“先生,先让他们都退下吧,我自有退兵之策。”

夜幕之下,狼部首领借此夜色的掩护,度过信浓川,向信浓川发起总攻,攻入这个部落,发现这里早已是一座空营。正当狼部首领疑惑不解之时,浓川部的男人们在部落之外举起火把,将它们包围在部落之内。火箭四射,很多狼部的人中箭倒下。男人们冲进站在他们的周围,擒获狼部的首领。狼部的首领站立着道:“你们要杀就杀。”豢龙氏走上问道:“你是狼部的首领吧。”狼部的首领见他那高高的发髻,穿着打扮和他们完全不一样,道:“老头,你是什么人?”豢龙氏道:“我是华夏族人,通称炎黄子孙。”浓川部首领站出道:“你敢亵渎神。”豢龙氏转身道:“不得无礼。”随后又面向狼部首领道:“你们本是一族,为何动刀兵呢?只要你们言和,我们将发给你们粮食,允许你们两个部落通婚。”两个部落从此结盟,互为兄弟之邦,修建城池,建立国家,浓川部首领就是绳文岛上的第一任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光阴之外 宇宙职业选手 择日飞升 不科学御兽 半仙 人道大圣 深空彼岸 神秘复苏 明克街13号 赤心巡天
相关推荐:
长生:从猎妖船开始肝经验威武我大夏大夏武神大夏皇族群雄之大齐帝国末世群雄召唤系统末日之召唤三国群雄火影:写轮眼黑化了,自动升级斗罗:绝世之霍雨浩的重启人生合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