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五胡明月

黄沙漫天际......

祭歌穿长夜......

烽火燎原处......

蚩尤舞干戚......

咚!咚!咚!

战鼓催人命......

命在刀下亡......

杀俘献祖灵......

生人又何辜?!

那高举着人头在痛饮鲜血的“狰狞恶鬼”......

那手舞足蹈不断高唱祭歌的“三眼蚩尤”......

那一排排跪在泥泞雪地中的“待宰羔羊”......

那一个个被恐惧捆住手脚的“战栗身影”......

“嚯!”

战刀在他们的头顶上空“呼呼”而过......

盾牌在他们的两耳之旁“砰砰”作响......

人头在他们的注视之下“咕哝”滚地......

明月的脑袋也被氐人屯长狠狠地踩在脚下......

刘蟒更是被一大群氐人摁在地上拳打脚踢......

杨难敌却是一边手舞足蹈地高声唱着古老而又沧桑的祭歌,一边又不停地用他那张骇人的三眼蚩尤面具,吓唬着那一大群胆战心惊的晋军战俘......

杨毅更是把刀架在了被俘的部曲督张绍仁和副部督唐有家的脖子上......

“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又是一阵急促的鼓声!

明月突然被氐人屯长一把抓住了长发......

然后就在无数麻木不仁的目光注视下......

一路被人强行拖拽到了祭祀用的刑场......

那扑鼻而来的血腥气味......

那身首分离的恐怖尸骸......

那满脸狞笑的人形屠夫......

刘蟒挣扎想要去救明月......

可无情的拳脚再次落下......

最后也被扔到了刑场上......

屠刀再次被高高地举起......

火光也让寒芒熠熠生辉......

“不要再杀了!不要再杀了!!我们投降!我们全都愿意投降!”

副部督李永康突然对着杨难敌父子“咚咚咚”地磕起了响头......

张绍仁痛苦地闭上了满是褶皱的眼皮......

唐有家也只能咬牙切齿地攥紧了双拳......

杨难敌目光狐疑地举起了手......

鼓声立刻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屠夫也只能慢慢放下了血斧......

明月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眸......

李永康却还在不停地磕着头......

“父亲?!”

杨毅眉头紧皱地朝着杨难敌看去,看着他的父亲抬起了右手,将那张骇人的三眼蚩尤面具给慢慢地摘了下来......

“杨大首领饶命啊!张绍仁麾下的这五百弓箭手,您还不知道吗?!那可都是百里挑一的勇士!要不是他们梁州军几次三番打了败仗,梁州参军晋邈又和大公子张援一起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卸给了他们,如何会让他们来干这些脏活?!”

“大首领!不能放过他们啊!咱们那么多乡亲都被他们给活活扒了皮啊!”

那个看守着明月的氐人屯长突然冲出来大叫了几声......

杨难敌立刻回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氐人屯长瞬间就被吓得闭上了嘴巴......

杨难敌更是借着火光扫了一眼众人......

所有人都噤若寒蝉似地低下了脑袋......

“大首领!小的敢对“天师”发誓,咱们这些人绝对没有干过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那些“人柱”都是其他人干的呀......”

李永康赶紧又“咚咚咚”地磕了几个响头......

可杨难敌的目光却只是冰冷地看向了张绍仁和唐有家......

一个时辰之后......

梁州,汉中郡,沔阳县境内,定军山下的某个洞窟内(定军山位于今陕西省汉中市勉县城南5千米,三国时期古战场,有“得定军山则得汉中,得汉中则定天下”之美誉。)

“噼啪”作响的篝火......

“呼呼”而睡的大黑......

还有满目杀意的马勋和一脸淡然的阿郎......

“你......,你怎么会?!你......,怎么会......,知道......,我是司马勋?!”

马勋眼角抽搐地紧咬着牙关,心头却是一阵“砰砰”狂跳......

那从苍白逐渐变得铁青的脸色......

那只不由自主摸向匕首的右手......

阿郎却仅仅是淡淡地瞥了一眼......

“呼!”

一阵狂风突然窜进了山洞之内......

马勋下意识地扭头朝洞外看去......

那如临深渊一般的漆黑......

那似鬼哭似狼嚎的风声......

马勋的喉结禁不住上下连续滚动了几次......

梁州的大军几乎全在洞外驻扎......

阿郎的本部人马也是严防死守......

即使杀人灭口也不能全身而退......

马勋不得不慢慢地缩回了摸向匕首的右手......

阿郎的脸上却是依旧挂着一抹淡然的笑容......

“大汉京兆尹司马防生五子,长子乃大晋宣皇帝司马懿,而第五子则是曹魏大长秋司马恂......,恂生冠军将军、济南惠王司马遂......,遂生中山王司马缉......,缉生略阳太守司马瓘......,瓘无嫡子又投靠成都王司马颖,然后又遇王浚而兵败身死......,至此中山国灭......,而你则是司马瓘的某个外室......,所生之子......”

阿郎故意把“外室”两个字咬得特别重......

司马勋的脸色也从铁青“憋”成了通红......

“大丈夫怀抱英雄之志,投身戎武之地,欲洗刷先祖之耻......”

阿郎笑容揶揄地抬了抬嘴角,顺手撸了撸他膝盖上的大黑......

大黑忽地半睁开了一只狗眼,疲惫地看了眼阿郎就又睡了......

马勋却是抑制不住地攥紧了拳头,甚至不停地发出“嘎嘣”的声响......

“哼哼!所以你才将俺一个人软禁在了此处?!”

马勋不由得冷哼了一声,就连看向阿郎的眼神,也满是狠戾的杀意......

“噼啪!”

篝火里突然蹦出了一个火星......

“报!”

“沔阳各处烽火皆已点燃,各部伤兵正往我定军山前来,沿途也未遇到多少追兵,但张绍仁与李永康所部皆不战而降......”

一个小卒忽地急匆匆地快跑到了洞口报信,又忽地行色匆匆地迅速离开了洞外......

一时之间......

只剩下了“呼呼”作响的北风......

还有那“噼啪”不断的篝火声......

马勋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液,脸色也瞬间就变得苍白无比......

“全败了?!怎么会这样?!杨难敌怎么可能会这么厉害?!是不是搞错了?!不是战败了才点烽火?!”

阿郎却是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毛,眼神里还莫名地闪过了一丝,毫不遮掩的兴奋与激动......

“所以......,你是不是应该好好谢谢我......,将你和你的人马都留在了此地?!”

马勋立时皱起了眉头,惊疑不定地看着眼前这个,笑得让人有些不寒而栗的阿郎......

阿郎却是忽地抬起了苍白发皱的右手,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它伸到了马勋的面前......

火光之下......

一颗似乎流转着斑驳之色......

还四溢着淡淡香味的药丸......

赫然出现在了马勋的眼前......

阿郎脸上的笑容也瞬间又诡异了几分......

“只要......,你吃了这颗“缚燕归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光阴之外 深空彼岸 神秘复苏 宇宙职业选手 人道大圣 不科学御兽 明克街13号 赤心巡天 半仙 择日飞升
相关推荐:
登徒世家都市武林风云榜女神是怎样炼成的沙漏游戏灵魂的愤怒永恒之月痕星碎重生之死亡策划者超级搜美仪金玉良缘九鼎仙皇